• 城市化进程不能剥夺农民的生存权

    by  • October 21, 2010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十二五规划纲要中的城市化问题

    从2011年开始,中国进入“十二五”时期。在十一五期间留存的各类社会经济问题当中,城市化问题因为关系到农村剩余劳动力安置、土地、城乡差距以及二元经济结构转换问题,因此带有全局性。基于此, 由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撰写的十二五规划研究报告提出,城镇化将是十二五期间带动经济增长、抵御国际经济不稳定、改变国内不平衡发展现状的重要动力,城市化将是中国短期宏观经济政策和未来中长期政策的重要结合点。

    从改革以来,城市化问题从未被忽视过,这次只不过是用更明确的语言强调其重要性而已。那么,以往30年的城市化究竟存在什么问题?这一问题在今后10年甚至20年内能否获得解决?这都牵涉到中国社会之根――农民的生存与农村社会的稳定。

    一、无法消化巨大农村人口的城市化

    中国现阶段既存在很多失去土地的村庄,还存在很多无处栖身的流民。近亿失地农民累积的社会问题尚未消化,中国各地方政府就以罕见的热情推行“拆村并居”运动,其口号是“以承包地换社保”、“以宅基地换房”。政府的目标很明确:让农民上楼,把腾出的农民宅基地等土地复垦后换取同等面积的城市建设用地指标。目的是既获得城乡土地之间的级差收益,突破宏观调控下紧缩建设用地的限制,完成各地GDP的发 展目标。山东省诸城市(县级市)在今年6月以来就相继撤销了1249个建制村,合并成208个农村社区,成为全国首个撤销全部建制村的城市。重庆市紧跟着于今年8月宣布启动在10年内让千万农民工进城的户籍改革。

    此举引起了中央部委学者型官员的批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先是在CCTV的访谈节目中强调“不能再对不起农民”,继而是在多个会议上反复强调农村土地与社会稳定问题,指出“中国未来的一个大的坎就是几亿人进城,就看这个坎能不能过得去”,“过去还仅仅是占农村的耕地,现在是变成了拆人家的房,全世界都没有见过。” 陈言辞犀利地批评:“和平时期大规模的村庄撤并”运动“古今中外,史无前例”,并指出,如果这场以城市利益出发、试图增加城市土地财政收入、盲目的城市化运动得不到有效遏制的话,“是要出大事的”。“这么多人进城往哪里放,来做什么,以及城乡关系怎么处,所以我想今后的发展,有两个方向要把握好,大中小城市、小城镇协调发展和推进城镇化与新 农村建设并行不悖地双轮驱动,这才能做得好。”

    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所长陈淮也指出,城市化当中的“化”字,本意专指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聚集和迁徙,中国以往那种无法让农民定居城镇的城市化,是伪城市化,

    二、“伪城市化”导致城乡鸿沟继续拉大

    城市化理论中有一个被视为规律的现象,即城市化进程加速将促使消费增长。但中国却产生一个奇特的现象,即城市化过程加速的同时,并未带来消费增长。

    2008 年中国城镇化率提高到45.7%,城镇人口增加到6.07亿,城市化率以每年接近1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但中国多年来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 ――即内需却严重不足,其中尤其是农村消费严重不足。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城乡收入差距达到1978年以来的最大水平,城镇人均收入为17,175元人民币,农村地区为5,153元,城乡收入比为3.33比1,较前两年有所扩大――2007年城乡人均收入比为3.32比1,2008年为3.31比1。 与农村人口收入下降同时出现的是农村消费的下降。1978年-1984年农村消费占消费额的62 %,以后逐年下降,2008年降至25%。这说明中国农村人口总体收入很低,消费能力近十七年以来一直处于下降状态。

    如此之快的城市化进程,却未能使农村人口在城市安居。至今,中国农村人口仍占总人口比率的65%。2010年8月7日,陈锡文在 “中国‘十二五’时期的农村改革”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时指出,中国城镇化率被严重高估,目前统计的6亿城镇人口中,至少有2亿人并没有享受市民的权利。

    三、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农民的生存权被剥夺

    由于中国的城市化无法真正吸纳农村人口,既导致优质耕地大量流失、城乡收入差距拉大、留守儿童日益增多等问题,还使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城乡结合部栖息着大量流动人口。这些流民与市民间的身份差异带来的歧视,以及群体冲突加剧等,积累了诸多社会问题。全国各地充斥着近亿无地可耕、无处可去、无业可就的失地农民,以及生存环境日益恶化的生态难民,形成了中国城市化过程中的特有的人权问题,目前正在全国各地推行的“拆村并居”运动,将使更多的农民在失去家园生计。

    十一五期间中国城镇化的主要问题是无法让农民在城市安居并产生大量流民,目前全国有27%的劳动力年龄人口处于失业状态。“十二五”期间,中国城市化的主要困难仍然是农民工的市民化。尽管政府提出要将以建设沿海特大城市为主的城市化转向为以二三线城市和中小城镇发展为主的城市化,但在经济结构转型困难重重的情况下,消化农村人口,保障农村人口的基本生存权利――土地仍然是重中之重,目前最要紧的就是停止各地方兴未艾的“拆村并居”运动,否则真会应了陈锡文所言:“将来出了问题哭都来不及。”

    (原载于《中国人权双周刊》第37期,2010年10月21日)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