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授下跪、空气特供与政府责任

    by  • January 14, 2011 •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最近中外三则有关中国空气污染严重的消息,不仅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生存环境的不堪,更重要的是让人看到了中国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在放弃环境监管责任的同时想方设法用特供保护自身安全,继续“射杀带坏消息来的人”。

    空气污染:各阶层人士共一国风雨

    面对严重污染之害的中国人,在食物方面,有权的可以依靠“特供”构筑食品安全,有钱的可花高价买个“放心”,但只有空气污染,似乎是贫富贵贱只能共一国风雨。

    11月1日,数十名长江大学教授先后湖北荆州市的区市两级政府门前下跪请愿,要求市政府取缔该大学校园附近造成严重污染的小钢厂。近年来这种因污染而引起的群体性事件多于牛毛,要想得到网站与媒体关注非常困难。但这次由于参与者是大学教授,并采用了下跪这种中国社会底层常用的悲情陈诉方式,于是这条新闻因“教授应不应该下跪”这一“看点”得到各网站青睐,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

    与此同时,中国房地产大亨潘石屹等几位名人发起了一个网上签名活动,要求有关当局改善检测大气污染的方法。事件背景如下:今年10月底,北京连续几天出现阴霾天气,能见度降低,空气污染严重。10月30日这一天,北京的空气污染已经达到“危害”水平,但北京官方的数据却只是说“轻度”污染。潘石屹将使用美使馆数据的APP应用截图发到微博上,指出空气污染之严重。

    细究之下,人们发现北京环保局使用的监测标准与美国大使馆不同,北京环保部门监测的污染物是PM10,并依此发布报告,而美使馆监测的是PM2.5。目前,世界发达国家及亚洲的日本、泰国、印度等国均将PM2.5列入了空气质量标准。中国由于PM2.5的污染情况严重,如以此这监测标准,将大范围超标。

    明白了这个缘由之后,中国各大网站及一些媒体都以不同形式参与了这场讨论,希望国家环保部门能够采用国际通用的监测标准。

    空气特供:“都是美国惹的祸”

    潘石屹发起的网上投票,已有近4万名网友参与投票。92%的网友表示,有关部门应该在今年引入被称为PM2.5的标准。对此中国当局不高兴,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指责美驻华使馆“炒作北京污染指数”。

    但美国惹的“祸”还未到此完结。《纽约时报》于11月4日发表了一篇The Privileges of China’s Elite Include Purified Air,译成中文,就是“中国政治精英们的特供中也包括净化后的空气”。这篇英文报道本来国内也看不到,但小米主持的译者团队很快译成中文,被我看到,11月7日,做成图文(即长围脖)发表于国内微博上,结果一天之内被转发2300多次(W友谓之“狂转”)。11月8日,CCTV评论员刘戈发表评论“是谁制造了空气特供”,先批美驻华大使馆空气关注加入了政治色彩,又批《纽约时报》记者由于“知识结构的欠缺”,将很普通的空气净化设备硬给“说成了仅为特定人群定制的特殊商品。”

    了解中国国情的人看到这种反驳不会惊讶。中国政府习惯性地隐瞒不利于自己的消息。近年以来中国的国际社会地位提高之后,甚至会强行要求国际组织修改不利于中国的数据。比如2007年6月,北京就以“内容太敏感,会引起社会动乱”为由,强行要求世界银行修改一份有关中国污染状况的报告,世行被迫删除了该报告内容的近三分之一。(见BBC“北京‘删减’世银中国污染报告”,2007年7月3日)

    中国特色的社会管理能力

    中国环境的严重污染,中国人通过自身的视觉、味觉、嗅觉都能强烈感知。对于水污染中国人已经不得不当作既成事实接受下来,但基于不论是权贵还是平民,大家总得呼吸同样的空气这种希冀,民众仍然期盼政府能够有所作为,降低空气污染,因此,大气污染在举报热点中仍占第一位(今年6月底的数据)。

    如果要考察何谓中国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以环保为例应该是最好的分析样本。

    第一,法律形同虚设。从  1979年9月颁布第一部《环境保护法(试行)》开始,几乎每年都有针对环保的法律、法规问世,截至2007年7月,共有2000余项,人称“环保立法创下部门之最” 。(郄建荣,“环保部门立法多为何管用的不多”, http://www.zgkg.com.cn/lifa/w10146298.asp  )在如此之多的法律“保护”之下,中国环境迅速恶化堪称世界之最。

    第二,凡政府介入的领域,均成为一条蚕食社会资源的粗大食物链。中国环评领域早成腐败“高危地带”, 2002年至2008年6月,22个省区市环保部门有487人被立案查处,环保系统几名高级官员连续因“环评腐败”落马。当项目业主、环评机构、地方政府部门等均附着在环境评估这条食物链上,利益交织、环环相扣,就必然产生我早在几年前批评过的“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现象。在政治与金钱合谋之下,人们应不难理解中国那么多造成环境污染、甚至引发环境灾难的企业都拿到了环评合格的证书,也不难理解地方政府为什么那样立场坚定地捍卫这些污染项目,毫不顾惜人民的生命安全与生活品质。

    第三,当环境污染通过生物链使农产品与畜产品变得不安全之后,政府不是想办法痛下决心整治,反而为了本群体的食品安全,用开办蔬菜食品特供基地这种方式,为本群体构筑一道食品安全屏障。从2005年4月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正式成立之后,省地级政府机构、大型国企与金融机构等争相仿效建立“蔬菜自供基地”。考虑到政府机构、国企的资金来源于纳税人,它们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安全的食物,已经不只是一种责任逃避,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政治癌变。说明中国政府已经完全堕落为一个自我服务型的自利型政治集团。

    这就是《纽约时报》“空气特供”这条消息深深刺痛北京的眼睛与中国人的心的原因。

    (原载BBC·点评中国,2011年11月14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focus_on_china/2011/11/111114_cr_airpollution_byheqinglian.shtml  )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