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茉莉何时才会绽放?

    by  • February 24,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北非与中东的第四波民主化大潮还在持续发酵,一个横亘在世界及中国人心头的问题就是“茉莉花革命什么时候轮到中国?”抱有这一疑问的当然不止是中国民众,还包括中国政府。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亦真亦幻的“2.20茉莉花革命”,既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那用黄金浇铸的超强维稳能力,也暴露了中国政府那草木皆兵的脆弱心态。

    中国与中东北非的异同

    突尼斯与埃及人民要求统治者下台的理由,中国人看了相当眼熟。如果就经济状况而言,2010年中国人均GDP为3400美元,人民起而反抗的北非中东国家当中,只有埃及、也门两国低于中国。抗争最激烈的利比亚高达11852美元,突尼斯、约旦、阿尔及尼亚等国家均高于甚至远远高于中国。如果就贫富差距、政府腐败程度、失业、通胀、人民的政治权利等逐项考究,突尼斯总体状况远较中国为佳;埃及在失业、通胀、政府腐败程度方面比突尼斯严重,但却比中国相对缓和。从民众的政治空间来看,这两国都属于开明专制国家,多年前就开始实行多党制并放松新闻管制,允许民间组织 与外国 NGO活动。正是这些举措在国家与个人之间,为社会留下了一些空间,导致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培育了民众的自组织能力。

    在政治权力执掌方式上,突、埃与中国有较大差异。突尼斯、埃及两国是一党独大,在野党的活动能量有限,有形式上的选举但被最高统治者操纵,本.阿里统治了23年之久;穆巴拉克在总统宝座上一坐长达30年,还有将总统大位传给儿子的打算。中国是一党专制,但最高统治者实行了代际更替,是在统治集团内部实行集体领导(即权力分享)的独裁体制;相比较而言,中国这种权力共享的模式,使政治精英集团的内部矛盾低于权力独占型的突尼斯与埃及。

    中国目前没有爆发全局性的社会反抗,不是社会矛盾少于这些国家。而是中国政府近年来投入了大量财力用于维稳,“维稳”已经成了中国政治的一个关键词,成了各级政府仅次于GDP绩效的紧箍咒。

    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还缺什么?

    目前,从中东北非的局势来看,这些国家的政治前景尚不明朗,无法判断那里的“茉莉花革命”究竟是将这些国家导向民主自由之途,还是象伊朗那样,民主化只是为伊斯兰原教旨势力做了嫁衣?但这些革命却给中国带来双重影响,既让政府充满了危机感,也让人民增强了通过抗争改变社会制度的信心。

    中国至今没有爆发革命的原因,不是因为中国的社会矛盾不如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尖锐。在埃及与突尼斯成为大规模抗议活动导火线的民众自焚、自杀事件,在中国早已发生数十起,成为司空见惯之悲剧。只是因为中国政府防范十分严密,往往能够做到“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为了做了这点,中国政府可谓不惜工本。2010年的相关统计数据还未公布,但从2009年维稳费用占中国财政收入的比例可见其投入之大:2009年,中国财政收入为68477亿元,维稳费用为5140亿元,占全部财政收入的7.5%。试问还有哪个国家有如此庞大的维稳投入?

    这次北非中东革命发生后,军队的中立改变了独裁者与民众之间的力量对比。在这方面,中国民众确实没有突埃两国人民那么幸运。自1989年以后,中国当局认识到,为了 “有效应对各类非传统安全领域内的突发事件”,需要“增强对内维稳能力”,逐年增加建设“内卫力量”的投入。目前中国由警察、武警组成的防暴部队的装备堪称世界一流,对付数万人的“骚乱”无须出动军队。从军队所受思想规训及其腐败程度来说,军官们在对政府维稳能力有信心之时,能够做出“六四”时期徐勤先将军那种选择的人不多。但真到了利比亚这种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刻,善于逐利的军官们也会见风转舵,不做制度的殉葬品。

    至于中国民众的反抗意志、能力,近5年以来每年逾十万起的反抗可以作为一个窗口。并非所有的民众都麻木到丧失了反抗意志,而是缺乏反抗能力。其一是民众与政府之间力量之间的极不对称,十余年前,湖南农民领袖倪明在《时势论》中就说过,目前农民没有走向暴力反抗,并非农民们没有反抗的思想基础和情绪准备,而是因为大刀长矛的时代已经过去。其二是中国政府完全剥夺了民众的自组织能力。中国农村的反抗者的集结主要依靠血缘与地缘关系,以及共同的利益,如失去土地、环境污染、村委会干部的贪污腐败。但城市里的拆迁户几乎就只能独自与政府与地产商的联盟对抗。这次2.20茉莉花革命只是一场在网上的动员,但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还是有不少人亲至集会点“围观”,其中不少人随时准备从围观者变成参与者。

    中国共产党集30年地下工作之经验与60多年执政经验于一身,所有它自己当年用过的方法已经被它堵绝,但2..20茉莉花革命却让中共这“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网络时代发动“革命”,具有散而无形却又无处不在,虽无组织实体却又有行动能力,看似没有领袖却能形成广泛呼应等特点。2.20茉莉花革命的消息于17日在推特上流传开后,北京当局面临如此尴尬之境:若置若罔闻,则无影无形的挑战就会迅速凝聚成气势浩大的飞行集会,说不定成为“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以如临大敌的姿态应对,便会形成20日这天 出动大量警察、便衣与无影无形的集会人群对峙之滑稽场面,暴露出政府的心虚气短。

    可以说,以今天中国之政局与社会紧张程度,再加上中国政府过度迷恋暴力维稳,发生任何变故均有可能。

    (原载BBC,2011年2月24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hina/2011/02/110224_cr_jasmine.shtml

    2009年中国财政收入68477亿 赤字7397亿元

    http://news.163.com/10/0205/16/5UP985KV000120GU.html

    维稳费用为5140亿元,见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维稳‘新思路: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长治久安”,《南方周末》2010年4月14日, (http://www.infzm.com/content/43853)。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