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的“软实力”为何不受欢迎?

    by  • May 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这些年中国花了不少力气打造以“经济+文化”为内涵的“软实力”。其中的“文化软实力”因今年对阿拉伯国家革命的选择性报道方式,使中国媒体的公信力成为各国媒体及网民质疑的焦点。对外投资虽获大幅增长——截至2011年2月底,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已高达2640亿美元。但事与愿违,中国“经济软实力”所到之处,却引起世界的不安。更讽刺的是,这种不安主要来自于被中国政府视之为“好朋友”的发展中国家。

    一、“官官联合”的中国模式不受民众欢迎

    按照官方阐释,中国的“软实力”外交分为三个层次:首先,通过增加对外援助与发展中国家政府建立牢固的政治和经济联系;第二,通过自由贸易协议等计划发展全面合作框架,让发达国家成为中国的利益伙伴;第三,通过半官方项目加强文化吸引力并增进世界各国对中国的友谊。三点当中,经济开发是核心,政治联系与文化吸引力等是为拓展经济开发服务。

    由于中国海外投资目前集中于非洲、拉美与东南亚地区,本文主要讨论中国“经济软实力”为何总在这些国家引发摩擦与冲突。

    中国的政府是个全能政府,做任何事情都无须考虑民意,这点决定了中国的海外投资的思维也很有“中国特色”,到任何国度开拓市场,都习惯性地认为“搞惦”该国政府就顺风顺水。这点当然也与中国海外投资的特点有关。中国海外投资偏重于“战略性”资源型产业,即能源、矿业与公用事业。前两大行业涉及到所在国经济安全与环境生态安全,公用事业的发包权往往在政府手中。因此,中国的海外投资往往采取“官官联合”模式:即中国的垄断型国企与国外政府之间的合作。这种合作模式最大的特点是只考虑投资方与外国政府的利益,无视当地民众的福祉。

    以非洲为例,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主要集中于石油开采、木材开采和修建大坝。这些都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很不利的影响。例如中国石油公司大量征用土地,破坏了当地传统生计,导致上尼罗河北部的居民流离失所,对南部居民缺乏尊重,引起非洲学者和非政府组织诸多批评。更兼中国政府漠视人权并支持非洲国家的独裁政府,这使中国公司及中国人在当地不受欢迎,当地人的武装组织袭击中国工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安全风险日益增多。2009年10月15日,赞比亚南部中国投资的Collum煤矿发生中国管理者射伤11名工人,更是在赞比亚引起了强烈的政治抗议。

    中国在东南亚国家修建多处大坝,由于信息不透明且无视当地居民意愿,也引起受影响社区民众的强烈反对,酿成多起暴力冲突。

    二、外国工会VS中国企业:咱们的工人有力量

    中国劳工在世界上堪称工作最辛苦、薪酬与福利最低的群体,中国工会的存在价值就是帮助政府与企业管理与安抚工人,并非为工人争取权益。习惯了如此对待工人的中国企业,大都以为非洲与南美国家的发展程度低于中国,根本没去想过这些国家的市场开放度较中国要高,而且早就形成了比较完善的劳工权益保障机制。

    员工有权成立工会,法律保护工会组织罢工的权利。在这个贫穷国家里,不少中国企业由于没有处理好劳资关系酿成罢工、示威甚至流血冲突,最后弄得两败俱伤。非洲已经实行双周日很多年,当地人民将法律赋予的休闲权利看得很重要,根本不愿意加班,这在中国投资方看来是“懒惰”。一些中国公司考虑到文化差异、语言障碍和成本问题,大都从中国国内带去劳动力。这在当地人民看来,中国的投资开发并未使非洲本土劳动力的就业状况有所改善。非洲人还指责中国企业将中国的工作模式(过长的劳动时间、过低的工资待遇与恶劣的工作条件等)搬到非洲,对当地企业造成不良示范作用。

    但与首钢在南美秘鲁铁矿的遭遇战相比,中国企业在非洲遇到的麻烦简直就是小儿科。1992年中国首钢以高于拍卖底价4000万美元的天价1.18亿美元买到了铁矿。在首例海外战略性资源投资的快乐当中,与该企业工会组织签订了多达35项的福利条款协议,包括首钢秘铁职工及其家属全部享有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居住和免费水电等。由于中国企业从来没把本国工会及劳动合同当回事,根本没想到秘鲁铁矿的“矿业工人工会”号称全秘鲁最有战斗力的工人组织。从1957年美资进驻秘鲁铁矿开始,到70年代收归秘鲁国有,秘鲁铁矿的工会已经与各色投资者斗争了50来年,诞生了数名有全国声望的著名工会领袖,令前几任投资者望而生畏。首钢入主秘鲁铁矿之后,自认为给工人的待遇非常高,比中国工人在本国待遇要好得多,秘鲁“工人兄弟”应该知足才是。没想到还是遇上没完没了的罢工风潮,用首钢管理层的话来说,“每次费尽心力解决完问题后,又面临下一波威胁。而每次罢工的目的几乎都是涨工资、加福利。”

    首钢的解决方式颇为中国化,搬出在中国解决劳资纠纷的法宝: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希望获得其支持;用高工资笼络秘鲁籍高层管理人员;给工会一些威慑,试图用职工代表大会取代工会。但这些在中国百试不爽的方法在秘鲁铁矿却失灵,罢工仍然不断发生,每次罢工矿工罢工给秘鲁铁矿公司带来的日平均损失在100-200万元不等。

    三、中国模式具有不可推广性

    上述事件在中国海外企业中并非孤例,中国坚持推广以罔顾人权与劳工权利为特色的“软实力”,可谓困难重重。

    首先,这些国家的政府大多数是民选政府,劳工组织掌握着选票。因此这些国家的政府不可能象中国政府那样,为了GDP绩效及官员与企业主的利益瓜葛去镇压劳工运动,那样做的结果是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

    其次,中国奉行的是一套与普世价值完全相悖的价值观,其特点是漠视人权、崇拜权力,这点势必与民主化国家产生冲突。中国推行中国特色的“软实力”战略,其中暗含的意思是不想改变自己,只想通过推行所谓“软实力”去改变其他国家,即喧宾夺主之意。当外商来华投资时,中国占主场之优势,可以迫使外商改变自己适应中国的制度环境。但中国到海外投资时,失去主场之利,还想继续推广自己的的企业管理模式与劳资关系模式,这种“软实力”的硬推行必将引起种种摩擦乃至冲突。

    (原载BBC·点评中国, 2011年5月9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focus_on_china/2011/05/110509_focusonchina_chinasoftpower.shtm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