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关系将遵循什么原则?

    by  • May 1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从第三轮中美战略会谈看近期走势

    在双方都明白自己的要的东西是什么的情况下,场面壮大的第三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列出的会谈成果颇丰:双方在战略轨道上达成48项具体结果,在经济轨道上则列出经济合作全面框架的20项共识。仔细算下来,这次对话共达成了除人权、人民币汇率和知识产权之外的大部分经济领域的合作意向。

    中美双方的赢利帐单

    从结果来看中国才是此次战略会谈的真正赢家,抛开人权这个马拉松长跑项目不计,美国最想解决的知识产权问题与人民币汇率问题仍然没有进展。在开局谈判以前,曾被《纽约时报》5月7日社论“跟中国交涉”列为美国可以用来约束中国的两项“法宝”——放宽美国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的限制、允许更多的中国资本来美投资,这次美方都已经用上了,再加上一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承诺,得到的回报是中方承诺美国可以进一步参与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这让2005年曾成为中国国有银行的“战略投资者”并在股市上狠赚了一笔的金融财团高兴不已。

    但美国的产业资本就没那么高兴了。近年来中国美国商会几度发布报告,称在华美商对中国投资环境抱怨不已,抱怨集中在知识产权、投资环境不透明及对在华外商的歧视与不公平待遇。在对话前一周,中国美国商会副主席 Michael Crain在微博上称:在与商务部长骆家辉畅谈后,在华的美资企业在中国市场透明度、自主创新政策和市场准入等问题上均获得了骆家辉的有力支持。但这几项内容似乎在这次战略对话中并无实质性进展。最让美国头痛的知识产权问题,仅在盗版软件使用一项上就让美国的损失从2004年的36亿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76亿美元,这次美国虽然再次获得中国要严肃处理盗版问题的承诺,但骆家辉也知道“中国很少履行承诺”。

    人权对话已成“鸡肋”

    在第三轮中美战略会谈前十来天,中美之间第16次人权对话无果而终。在没有找到人权外交的新着力点之前,这种对话除了表示美国对中国的人权恶化表示关注之外,不可能有任何进展。

    事实也果真如此,美方要求就中国的人权问题展开具体讨论,比如有关失踪、被捕和法律程序方面的个案。中方只同意进行一般性人权对话,而反对就个案进行讨论。面对着艾未未及大量维权人士被抓捕这一事实,中方代表崔天凯强硬回应:“中国的人权事业是一天一天在进步,在发展。有人拿人权问题来指责中国,这不是说中国的人权出了什么问题,可能是在做政治文章,这点要请新闻媒体能够注意。”

    而中国的人权进步体现在什么方面呢?且不说目前那些关在牢中的人与虽然从牢中出来因受到威胁噤声的人,欧美国家在中国的活动也受到诸多限制,据《纽约时报》5月7日的文章说,今年2月到4月间,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所组织的至少60项活动,包括论坛,校际交流以及大使访问等都在中国当局的干预下被迫取消。一些欧洲国家的使馆也面临同样来自北京当局的压力。数个有外国人参加的大学组织的研讨会也被取消。与此同时,中国教育部加紧了对出国访问学者的警告,要他们不要参加“反华”活动或接触海外那些推动民主的组织。因此,在此时展开人权对话,“这样的舞台离中国的现实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遥远。”

    这种徒具形式的会谈为什么要继续举行下去?人权观察资深研究员别格林的尖锐批评也许可供参考,“年度人权对话是一个犬儒机制,西方领导人通过这一机制可以在其余时间避免跟中国谈人权问题。中国则可以把宗教镇压、法外拘留和酷刑等问题限制在不会产生具体结果的闭门会议中。”《纽约时报》文章称20年来断断续续的中美人权对话是外交舞台上单调乏味、吃力不讨好的仪式。无成果的美中人权对话应该结束。

    为什么人权问题不会影响中美两国关系?

    应该说,北京已经吃透一点:中美双方在人权问题上争吵得再激烈,不会影响两国关系大局。这已经成为中美两国的共识,在《大西洋月刊》5月10日刊出的采访中,希拉里指出“我们不会因为认为中国人权纪录太差,就不再与中国打交道” ;《中国日报》则在一篇社评中称,美国的人权说教仅会“造成反感,拖延更加紧迫议题的合作”,言下之意是不影响大局。

    中美之间的利益合作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首先,在经济上,中美两国的互相依存度越来越高: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5万亿美元,美国在华投资高达600多亿美元,美国至今仍是中国制造最重要的市场,中国在军事、科技方面的创新能力严重不足,还希望在这方面从美国受益,……

    其次,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问题上是既有合作也有矛盾。亚太地区的大多数国家与美国维持着友好的关系,不少还是美国的盟国。现在,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日增,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越来越大,日本、韩国、东盟、澳大利亚都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这些国家经济上希望与中国发展合作关系,但在政治上对中国并不信任,更愿意亲近美国。再加上朝核问题时时出来搅乱东亚局势,亚太地区国家的这种双重需求决定了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关系非常微妙,必须在合作与摩擦中求得平衡。

    第三,中美关系当中,涉及到时全球性问题的事务越来越多。反恐问题,后金融危机时期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构建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机制等等,都需要中国的“合作”,即不捣蛋。

    与上述所有问题的重要性相比,中国的人权问题虽然重要,但决不会成为阻碍中美关系的主要因素。这就是在有关人权问题上,尽管双方歧见很大,在经济方面的谈判却毫不耽误的原因。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52期,2011年5月19日,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021)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