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部势力”对两波民主化影响之异同

    by  • July 22,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1 Comments

    “两波民主化”指的是始于80年代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以及2011年发端的中东北非革命。

    写这篇博文缘起于我在一些电台作Calling节目的经验。国内听众经常会发问:中国人权状态这么差,为什么国际社会不帮助我们?听其讲述,似乎他们不了解国际社会是由价值观不同、利益取向不同的各利益主体组成,往往将国际社会视为一个价值共同体,在面临任何国际争端时都能统一行动。我绝对无意嘲讽这些可爱的同胞,但我想通过剖析第三波民主化与2011中东北非革命的国际环境,让读者对国际社会有一个粗略的认识。

    近30年以来,世界经历过20多年前的第三波民主化与发端于2011年的中东北非革命。观察国际社会在这两波撼动世界的民主化浪潮当中采取的姿态,对还未民主化的中国极其重要。据我观察,两波运动有个最明显的差别:第三波民主化当中,外部势力的干预行动往往决定性地影响到一个国家的民主化;而2011年发生的中东北非革命,却完全是本国民众权利意识觉醒的结果,并无外部势力的介入与 “操纵”。

    对于外部势力在第三波民主化当中扮演的角色,亨廷顿在他的名著《第三波:20世纪后半叶的民主化浪潮》中已专列一节分析,其中提到当一些国家达到特定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时,就进入了最可能朝民主化方向过渡的地带。在这一阶段,外国政府或机构的行动也许会影响、甚至是决定性地影响到一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在1970年代的29个民主国家中,有15个民主政权要么是在外国统治期间建立起来的,要么是在从外国统治下独立后建立起来的。

    接下来,亨廷顿列举了以下事实:上世纪80年代末,世界上主要的权势和影响来源如美国、梵蒂冈、欧洲共同体(欧盟的前身)和苏联(指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共)都在积极地促进自由化和民主化。罗马教廷使天主教国家的威权政权失去了合法性;布鲁塞尔为南欧和东欧的民主化提供了动力;华盛顿则推进了拉美和亚洲的民主化;莫斯科消除了阻碍东欧民主化的障碍。我想提请读者注意的是,当时这些国家除梵蒂岗利用其宗教影响力、莫斯科主要利用其政治影响力之外,美国、欧共体等正处在经济上升时期。尤其是美国,使用了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手段来大力促进国外的民主化进程,为输出民主提供了大量实质性的财政支持甚至军事行动方面的支持,比如里根政府在1983年入侵格林纳达,布什政府曾命令军用飞机飞向马尼拉上空,以示支持阿基诺。

    但中东、北非今年的“茉莉花革命”,其发端却与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有完全不同的特点:无明显宗教主张驱动,无强大反对派组织,无外部势力在背后“策划唆使”,完全出自于北非中东国家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如果要说这轮革命与第三波民主化有什么瓜葛,大概就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为突尼斯、埃及等国人民获得相对宽松的环境创造了条件——90年代苏东波之后,在外部压力与危机意识的驱使下,这些国家的统治者为了长治久安而采取了相应的宽松措施,如部分放开言论自由、允许私人资本办报、允许民间结社与多党制。说到底,民主化虽然首先是一个价值观念传播的过程,但同时也是一个实践的过程。正是突尼斯本阿里与埃及穆巴拉克这种开了一条门缝的施政措施,种下了今天北非中东茉莉花革命的种子。

    中东北非革命潮起,应该说完全出于美欧意料之外。自“冷战”结束之后,西方自由世界失去了“社会主义”这个共同的敌人,纷纷调整外交政策,不再以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为主要考量因素。当中东北非发生革命之际,西方国家正好陷入2008年开始的由金融危机导致的经济萧条而财力衰竭。因此当革命发生之时,美欧等国反应迟钝,几天以后才算是表态从道义上支持。利比亚在陷入卡扎菲政府军与反对派的内战之后,联合国安理会在一些阿位伯国家的要求下,才被迫于3月18日通过旨在保护利比亚平民的1973号决议,在利比亚设置禁飞区。一直是世界民主化领头羊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得不一再对内向国会保证此次军事行动不增加政府开支,对外一再强调美国参与军事行动的合法性和有限性。这一“有限”,使得利比亚的反对力量在与卡扎菲的武装对抗持续了整整4个月左右,才算是看到了曙光。7月中旬的伊斯坦布尔会议标志利比亚事件进入收尾阶段,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领导人马哈茂德•贾布里勒向会议呈交了一份详细计划,表示一旦卡扎菲屈服于国际压力下台之后,将把利比亚转型为全面民主国家。基于此,美国和其它30个国家承认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为该国合法管治当局。承诺在办完相关法律手续后,就会将卡氏家族存放在英美等国的320亿美元财产移交给利比亚反对派。

    分析两波革命中外部势力的作用与态度,主要是帮助中国国内追求民主自由的人认识一点:推动中国今后的民主化进程,主要依靠本国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及行动能力的增强。世界现在处于一种此前很少见的历史阶段:西方与中国经济同时陷入衰退期,欧洲经济颓势已成,短期内难以复苏;美国经济虽然比欧洲好得多,但目前也处在U字型底部,加之因阿富汗及伊拉克等几次战争而积欠的巨大的国债,不得不部分调整其国际战略,放弃或者减弱在某些国际事务中的领导者职能。比如在第三波民主化进程中担当了重要角色的美国之音,其中文广播至今前程未卜,就是在这全球包括美国经济衰退的大背景下发生的。

    当下,中国其实也进入了朝向民主化过渡的紧要阶段。当一个国家用于对内镇压的维稳经费超过对外的军事开支,全世界都知道这条路最后只会通向动荡混乱。中共领导层如果顺时而动,主动推进民主化进程,将成为世人景仰的戈尔巴乔夫。如果固步自封,顽固地坚持高压维稳,在今后某一天失去了权力,那也完全是自作孽,而非外部势力干预的结果。

    (原载美国之音何清涟博客,2011年7月22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1/07/democracy-china/)

     

    About

    11 Responses to “外部势力”对两波民主化影响之异同

    1. 中国人
      July 22, 2011 at 17:49

      我特别喜欢看何清涟的文章,她的文章非常有说服力,讲得有根有据,击中要害。我极希望在中国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就好了。

    2. 开荒
      July 22, 2011 at 19:54

      何先生,国人的奴性仍没有到了底线,人还有饭吃、有衣穿、有个水泥窑钻,多数男人也能娶上老婆。所以我的看法是世界民主第N+m波才可能在天朝出现。这里的N表示世界民主最后一波,m表示天朝民主努力最后一波。可能有人觉得这里的逻辑有点乱,其实不然,天朝从来就是世界的另类。君不见女人裹足裹了上千年,请问?别族可有这种荒唐史?君不见女人坐月子至今不改,请问?可见过如此弱智的民族?君不见中医中药还被人奉为民族瑰宝,请问?别族可有如此至愚?在这样的Q民下的社会要实现民主宪政,岂不要到最后一个?!而且天朝要民主必须先分裂天朝成小邦,如台湾之分裂出去,才由可能由边缘向内里民主,舍此,绝无天朝之民主。分裂一处,此处就是外,就可能受别族影,到一定程度,就成熟了,再往里推。否则,这些Q民(包括大量识字分子,因为天朝从来就少有知识分子)永远不会觉醒。

    3. 湖南湘西人
      July 23, 2011 at 12:17

      中国的地理位置让中国比较容易封闭信息,中国何时会出事,这个很难说。我现在注意观察周围各种人的状态,综合感觉很难判断。并不像是愤怒爆发的边缘,但是也不是一点不想反抗。但是中国大陆这些年的变化仍旧很快,日新月异。估计未来十年中国必定不会太平。我自己希望太平点,毕竟国家需要蓄积点财富。我起码要十年时间才能干出成就,想办法出国,脱离苦海。

    4. Andrew T
      July 23, 2011 at 17:03

      @oiwan oiwan
      The china Daily is out! http://bit.ly/id5kN7 ▸ Top stories today via @heqinglian @daxa

    5. 中国人
      July 23, 2011 at 20:14

      看了何生的文章,对形势有点失望。在现今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国家里,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没有国际社会的支持,要在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真的是很难,一是中共动用军队及一切国家资源反对民主,民主的力量与独裁力量对比悬殊;二是很多人还没有觉醒;从历史经验来看,从利比亚来看都有外力的推动才能成功。没有外力的推动,中国不知要经历多少漫长的黑暗时期,也许黑暗到最后才会觉醒。

    6. pupil
      July 24, 2011 at 12:27

      中共对自己的能力是过分高估了,就像这次不幸的高铁事故,明明中国的铁路技术没有到达世界水平,无法保证安全运行,但是还要盲目投资建设,造成人员伤亡。中共官员贪污腐败欺上瞒下,造成中共对底层失去了解能力,各种统计手段已经严重失效。

      同理,到底中国人是不是还在逆来顺受?是不是国际的民主进程对中国依旧没有影响?对要求社会公正的包围镇压还会有效?对于这些状况中共到底能不能搞清?

      所以还是要劝中共接受崇尚诚实朴实待人的普世价值,只有这样才能提升道德标准,持续发展。

    7. pupil
      July 24, 2011 at 13:04

      中共近20年的“和谐”其实是在西方九十年代发展的背景之下的。现在西方经济停滞,中共的经济刺激计划的惨败,把中国的政治稳定推入到失衡的边缘。经济的大背景已经变化,在用以前的思维来判断中国政治的未来未免太刻舟求剑了。更糟糠的是中共失去意识形态的支持,没有人愿意为其义务奉献,既得利益团体之间就难以平衡,更不用提以前的累累旧债。看到现在的局势,多数讨厌中共独裁的朋友肯定会感谢温总理“大胆”的刺激经济的计划,铁道部水利部国土部国防部的各级腐败官员,还有许许多多继续为党未来涂脂抹粉的好干部们。

    8. pupil
      July 24, 2011 at 13:40

      我有好几位在文革中度过青春岁月的朋友,和他们在一起免不得聊起中共荒唐统治,和在国外有苦有甜的艰难岁月。不难理解,他们对中共的憎恨有时候到了不太健康的地步,任何回忆故乡的轻松话题都会绕到令人不快的成长经历,几乎没有例外。这种痛苦的记忆我看是要需要漫长的平静生活才能复转。

      不过现在情况有一点点变化,我的一位友人以前有诅咒中共的可笑习惯,后来意识到诅咒中共一是弄得自己心情不好,二是会不小心涉及无辜他人。看到中共带来的灾难,基本上都是老百姓倒霉。所以在大家的劝说下,渐渐放弃了诅咒中共的习惯,接受人生不平的事实,转而重新关注自身的心理健康。本来,现在的共产党危机重重,还需要他人的诅咒吗?

    9. July 25, 2011 at 08:55

      中国比小说更离奇,进入民主的过程,也不可能例外!虽然如此,中国进入民主,还要经历很长的黑暗时代,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的选择将成为上帝审判的依据!这也是上帝任凭罪恶存在的原因之一,天国近了人当悔改!

    10. paul
      July 27, 2011 at 05:11

      好文!我觉得中国要想走出苦难,人们首先要正视一个现实,那就是中国人自己或曰中国自己的统治者和精英制造的灾难远大于所谓的外部势力。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并不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大多是在谎言的背景下,至少是一面之词,被自己的统治者和精英生产的,为他们的专制和特权服务。
      中国人各方面已经落后太多,民主化和大一统强国不可兼得。所谓的崛起不过暴政下拔苗助长,只会在不远的将来带来更大的灾难和倒退。只有在民主自由的前提下,慢慢积累和发展,才有复兴的希望。

    11. star
      August 3, 2011 at 09:04

      爬墙进来,清风拂面,波光涟漪。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上帝永远是公正的,得于此者必失于彼。短短人世欲望的疯狂,必有漫漫地狱灵魂的磨难。爱人,是统治者自赎之道,你改悔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