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扎菲为何被北京引为同道?

    by  • August 25,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的黎波里失陷以后,卡扎菲之败已成定局。中国微博上对此一片欢呼声,借卡扎菲之败抒发心中块垒,还有人发问:“什么时候轮到中国?”

    北京痛失暴政俱乐部同仁

    在沉默了数小时后,中国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做出反应。外交部发言人出面表示“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末了当然没忘记加上一句“中国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在利比亚未来的重建中发挥积极作用”,希望利比亚新政府在重建盛宴中为中国留上一张座椅,

    其实,在中国外交部表态之前十几个小时,班加西人已对凤凰台前去采访的记者明确表示:“现在我们对四个国家,俄罗斯、土耳其、中国和叙利亚有个很大的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支持我们,这是个在革命后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为什么他们没有支持利比亚的革命?我们要把卡扎菲装在瓶子里展示给大家看。”对北京缺乏了解的班加西人民可能不知道,卡扎菲的存在对北京有着重大意义。

    这意义主要在于,有卡扎菲之类的的独裁者存在,中国在国际社会不仅“吾道不孤”,前面还有一道遮风挡雨的墙。这位现在被自己的人民彻底抛弃的前利比亚领导人,自称是西方不能忽视的“关键国际参与者”,近几十年来发生的一连串恐怖攻击背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卡扎菲曾派兵入侵中非国家乍得,力撑涉及多宗恐怖袭击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1988年泛美客机在英国洛克比上空爆炸,导致270人死亡的大悲剧,就是卡扎菲一手策划。简言之,卡扎菲从“输出革命”、入侵邻国,不断与阿拉伯世界发生矛盾冲突,再到与西方“对着干”,他差的不是勇气与敌人,缺的就是“朋友”。因此,他的政权被视为“流氓政权”(Rogue State)。

    在卡扎菲的搅局业绩辉映下,北京在国际上的表现还算差强人意。习储君曾有言:“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说出最后那个“不去折腾你们”时,习储君的比较参照座标,应该指的就是卡扎菲与身死名裂的萨达姆,这两位魔君,都曾把世界折腾得不得安宁,我们中国比起他们来,难道还算不上国际社会的“好成员”?

    为了表示自己也算识时务者,新华社发了一篇评论:“强人只剩虚弱背影,卡扎菲时代终结”,但忘不了再次老调重弹“对西方而言,无论是笑脸还是刀剑,都是实现自身战略利益的工具”,“政权倒台造成的权力真空,往往会引发派别冲突,使社会持续动荡”,一副从利比亚国家利益出发代利比亚人民担忧的模样,用他们构想出来的利比亚“悲惨前景”晓谕蠢蠢欲动的中国人民。

    其实,中南海还真应该为自身荣辱系之的党、附带为中国想想今后的路应该如何走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卡扎菲挨打,北京缘何心痛”的短文,该文主要分析北京对外部势力干预的深切担忧。在北京眼中,似乎只要“外部势力”袖手旁观,中共独裁政治就可以“万岁、万万岁”了。这种想法其实是完全错误的,套用中共马哲经常说的一句陈词:“内因是事物变化的决定因素”,如果不是老卡在其统治的42年里面的大半时期倒行逆施,热衷于为本家族聚敛财富,疼惜一下子民,那真是“帝国主义想反也反不了”。

    北京与卡扎菲:同种鸟儿结伴飞

    限于篇幅,我不再追溯卡扎菲在“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鼓励民众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方面与毛泽东的师承关系了。只说卡扎菲治下的利比亚的状况,读者比较之后,自然会明白“同种鸟儿结伴飞”的道理。

    先说财富分配状态。我查了许多资料,才发现利比亚的财富分配状态与社会福利均比中国要好。有着近640万人口的利比亚人均GDP高达11852美元(2009年),也是非洲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普通人月收入2000多人民币,但医疗与教育免费,基本食品补贴,政府为购房者提供无息贷款。与一般资源输出国相比,利比亚的贫富差距相对要小得多,当然比现阶段的中国更小。但卡扎菲家族聚敛财富,在利比亚却是臭名昭著,目前该家族仅被英美等国冻结的财产据说就在500-600亿美元之间。

    再说人民为什么要反对卡扎菲。这次参加反卡扎菲行列的主体是利比亚的年轻人。与其邻国突尼斯、埃及一样,利比亚年轻人占的比例非常大,约75%的人口小于30岁。尽管石油和天然气给利比亚带来很高的收益,但近年来这个北非国家也面临着与突尼斯、埃及相同的问题,不能为增长过快的年轻人口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据非官方统计,年轻人在利比亚的失业率为20%-25%。今年反对运动初起时,卡扎菲很不理解,认为“人民生活过得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反对我?”一英国记者曾用同样的问题采访利比亚青年,你们生活有保障,为什么还要反对卡扎菲?那青年干脆回答,“我们是有饭吃,但我们没工作,大学毕业照样没有。卡扎菲已经统治了40多年,我们受够了,我们要选自己喜欢的人。”——忽视人民日益苏醒的权利意识,以为人权就是生存权,只要让人民有面包吃就行了,是卡扎菲与北京高层的思维共同点。

    接下来再看利比亚政权的性质。利比亚全称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意为人民来决定政治。但事实上,卡扎菲领导的政府多年来是一个剥夺人权和言论自由的独裁政权。从1969年卡扎菲发动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开始,在长达41年的执政生涯中,卡扎菲拒绝实行西方议会民主制,理由是这会扭曲人民的真实意志。1977年3月,卡扎菲发表《人民权力宣言》,宣布利进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权的民众时代”,取消各级政府,代之以各级人民大会和人民委员会,同时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建立各级革命委员会组织。每年,基层人民大会都会派出代表参加总人民代表大会,总人民代表大会会选出一个政府内阁,但内阁作出的决定可以随时被最高领导人卡扎菲接受或者更改——想想中国的国号、吴邦国前几个月强调的“五不搞”,以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作用,人们能够从中找出与利比亚有什么本质不同吗?

    卡扎菲为保住权力,严厉打压异己。他还利用军警、学生组成的“肃清委员会”严密监视人民,利用死忠支持者和被重金利诱的外籍佣兵来巩固自己的政权——这些“业绩”,北京也不落后,维稳办、610办公室、国家安全部、国保、五毛。中国还创下了超过军费有如天文数字般的“维稳开支”:2010年中国的公共安全经费即维稳开支为5490亿人民币,同年国防开支为5334亿人民币。2011年预算中公共安全预算开支为6240亿,超过预算为6020亿的国防开支,比医保健外交和财务监督的预算加总还高。

    卡扎菲除了敛财享受之外,也不缺乏政治理想。革命胜利后,卡扎菲推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1973年5月,卡扎菲提出了既非资本主义、也非共产主义的“世界第三理论”,并于1976年至1979年陆续出版了阐述这一理论的《绿皮书》,上面也有关于民主和民生的理想设计。卡扎菲心仪卢梭的人民主权学说心仪,个人无须保留自己的权利,而应将其全部委托给国家,由国家代为行使。卡扎菲的政治主张正是这种“直接民主”,他在书中用环中套环的图来表示国家政权的结构,圆圈最中心(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是“全国人民大会”——这些把戏,中国人肯定眼熟,因为老卡玩的这些把戏,北京样样都玩过,中国政府颁布的《宪法》以及每年推出的各种报告如“X皮书”之类。当然,中国人多,人才也多,因此还多了好几种颜色,黄皮、绿皮、蓝皮,白皮,应有尽有。

    利比亚凭借得天独厚的石油资源,在经济发展上也交出傲人的成绩单。但是,这种迅速发展带来的不只是成绩,还有更为严重的问题。卡扎菲家族积累的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他那美丽女儿的奢华婚礼,无一不刺激着利比亚人民的神经。各种社会问题,如贫富分化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交织在一起,这个石油输出富国就成了一个一点就着的“油桶”,一个火花就引发势如燎原的反对运动。

    细数今年一月以来被掀翻的独裁者宝座,只能感叹,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北京红朝。只是中国人那“什么时候轮到中国”这一问,无论如何都让北京寝食难安。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1年8月25日首发,第59期,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161)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