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经济:纵火与消防的循环(二)

    by  • September 29, 2011 • 经济分析 • 8 Comments

    9月25日国际金融杂志《欧洲货币》将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长奖”颁给了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比较有意思的是周小川在颁奖典礼致辞所列举的获奖原因:第一,中国央行为应对金融危机,采取了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货币供给,有力地支持了实体经济;第二,今年以来中国及时调整了货币政策,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即紧缩银根。用通俗一点的语言讲解,在两三年之间,中国央行先是奉命超量发行货币吹胀经济泡沫,继之剧烈收缩银根,压缩自个吹胀的经济泡沫,就是中国央行行长获得这个奖的主要理由。

    熟悉中国经济的人,一看就明白第一条讲的是自2009年开始,央行超量发行货币,作为政府投入刺激经济。发了多少呢?中央政府自2009年投入4至5万亿资金,地方政府亦大量利用融资平台举债近14.4万亿刺激经济,据说这些钱当中约有一半进了房市与股市,因此中国这两大经济泡沫得以继续胀大。

    第二条讲的是今年央行咬紧牙关紧缩银根之事。今年上半年,中国人民银行6次提高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这一紧缩,意在挤压前几年千万百计吹胀的房地产泡沫,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中国不少中小企业的流动资金枯竭,陷入破产境地,目前在福建厦门与浙江温州方兴未艾的逃债潮就是紧缩银根、资金链断裂的产物。

    再也没有比这个获奖理由能更生动地说明中国政府在第四轮经济过热所承担的角色。第一条是刺激经济,即“纵火”有功;第二条是挤压泡沫,即“消防”有功,横竖有功,这个奖给的也真算绝——必须说明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周小川这个央行行长对中国的货币政策作不得主,他主政的央行,最多是中央政治局与国务院的一个工具。我以这个奖的获奖理由来做为本文开头,只是因为它太生动地说明了中国经济这几年走势背后的荒谬。

    如果说在第二、三轮经济过热当中,中国的经济是依靠内需、外贸与投资三驾马车拉动,过热发生在外贸与投资两驾马车的车体上,自2009年开始的第四轮可不是这样,这一轮经济过热几乎完全就是依靠政府天量投资。这一轮过热几乎完全承接了第三轮过热中的所有问题,并且加倍放大:如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过度依赖、资源型产业的两大问题(带血的GDP与高度环境污染),经济的高度对外依存,内需严重不足,产业结构的严重不平衡,唯一可见的主要成就是政府财政收入激增,当然也伴之以社会反抗事件的激增,去年已增至18万起。

    第四轮经济过热造成的陷阱之多之深前所未有。

    高通胀陷阱。中国这段时期的通胀率之高,远超过国家统计局愿意承认的数据。而通货膨胀之主因,就是货币发行过多。根据官方数据,2009年广义货币供应量为60.6万亿元,是GDP的1.8倍,多出了27.1万亿元,2010年前三季度就超发43万亿元。总理温家宝的两次讲话——从今年两会期间要“消除房价物价上涨的货币基础”,到4月13日温相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消除通货膨胀的货币因素”,正式承认发行货币过多。

    公共工程的质量安全陷阱。这一时期政府投资,人称“铁公鸡”,即铁路、公路、基础设施建设。以第四轮经济过热当中投资最大、雄心最膨胀的铁路建设来说,堪称腐败丑闻不断,营运事故不断。今年327温州动车事件,暴露了中国用从各国“拿来”的技术拼装的“自主创新产品”中国高铁,存在严重的安全隐忧,不仅高铁从此不再高速,向世界输出高铁技术的美梦也一并破产。

    地方债务陷阱。为了向银行大量举债,各级地方政府设立了“地方融资平台”。央行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的两年之间,全国各银行借给地方融资平台的钱到底有多少?据央行公布的《2010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截至2010年年末,全国共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1万余家(省、市、县三级),2010年末银行系统的全部贷款余额为47.92万亿元,其中30%是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总额约为14.4万亿元,其中三分之一是由国家开发银行贷放,其余则由国有商业银行及城市商业银行。现确定其中有2万亿到3万亿有违约风险。

    宽松货币政策造成了前三个陷阱之后,货币紧缩又挖了一个目前正在发酵的民间信贷陷阱。在巨大的通胀压力与地方债务陷阱面前,央行不得不收紧银根。在央行不断缩紧银根的宏观背景下,民间借贷不论是规模还是利率都近于疯狂,连经济落后的地方也开始疯狂放贷,放贷现象大规模入侵资本市场,最后酝酿成中国式信贷危机,目前因资金链条断裂发生大面积的借贷人违约逃债现象,风险高危区包括浙江、江苏、福建、河南以及内蒙古等省区。据《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调查》显示,当前1100亿元温州民间借贷资金中,用于一般生产经营的占35%, 用于房地产项目投资或集资炒房的占20%。

    陷入民间信贷陷阱的中小企业纷纷垮台。融资难导致中小企业转向民间借贷,这种“饮鸩止渴”的高利贷严重侵蚀企业利润,正在成为压垮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据9月初发布的《2011年中国工业经济运行夏季报告》显示,今年1至7月,在31万户规模以上企业中,亏损企业户数为4万户,亏损面为 12.7%。值得注意的是,企业亏损程度却在逐月加重:亏损企业亏损额增幅由1至2月的22.2%上升至1至6月的 41.6%,1至7月又进一步升至46.9%。因无法承担民间借贷利息的企业家纷纷逃亡或者自杀,成为近期中国新闻经常出现的内容。

    如果要画个简单明了的图象,第四轮经济过热的因果图如下:政府发行天量货币—投资过热—紧缩银根-民间借贷猖獗-福建温州等地高利贷屡现崩盘逃债—中小企业纷纷垮台。

    那么,北京能够吸取教训,不再一会“放火”一会“消防”吗?答案是:不能。中国副财长早就讲过,“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上山难,下山更难’,如果把刺激政策的角色比作上山的话,把退出政策的角色比作下山,我想退出比决定当 时刺激还要难一些。”北京确实不会轻言退出,前几天官方消息透露,沪浙粤深四地年内将成为自主发债试点,发债总额约251亿。如果人们不健忘,就在两三个月前,担心中国深陷地方债务泥潭的声音一度成为媒体重要话题。

    如此情况,让任期内经历了两次经济过热的温家宝总理谈什么好呢?除了空言政治体制改革,真是无可再谈。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1年9月29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1/09/china-economy-part2/

     

    About

    8 Responses to 中国经济:纵火与消防的循环(二)

    1. You Eric
      September 29, 2011 at 20:25

      早上湖师大上学时就听过何老师的讲座,现在漂在海外,何老师的观点总是一针见血。加油。

    2. 小宇
      September 29, 2011 at 21:23

      自从意识到党政府的思想灌输,我就开始关注您的文章,我现在还小,刚上大学,但是将来我会在追随自由与解放的道路上遇见您的!加油!您在大陆网络媒体有什么经常更新的站点吗?

    3. qin
      September 30, 2011 at 01:10

      管经济的谈政治,管政治的谈文化,管文化的谈祭孔。

    4. maymay
      October 1, 2011 at 19:11

      唉,喜欢你的文章,本想转贴到博客上和朋友们分享,可是每次一转过去,就被删除掉!

    5. Pingback: 读文有感:温家宝在玩”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有木有? « 多维博客

    6. limingdao
      October 3, 2011 at 05:17

      中国的事,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抑或是文化、教育、意识形态,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胡折腾!

    7. 白丁
      October 3, 2011 at 10:28

      说温家宝因为经济乏善足陈、无可奈何才转而谈政改,似难以令人信服。他可以不谈,也可以顾左右而言他。事实上他谈了,也不落好。还不如谈民生、谈廉政,谈纠正分配不公。

    8. Pingback: 中国经济:纵火与消防的循环(二)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