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到底有没有拯救欧洲的能力?

    by  • November 3, 2011 • 世界与中国 • 8 Comments

    近半年多以来,中国将投资拯救欧盟的预期,成为支撑欧元市场的重要信心支柱。10月28日,经过欧盟方多方游说之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正式宣布,“不存在中国救欧盟”的问题,这个热议了几个月的话题终于尘埃落定。既然北京已打定主意不当拯救欧洲的“白衣骑士”,萨科齐等欧洲国家领导人必须放弃幻想,依靠自己渡过难关了。

    中国这次不出手“拯救欧洲”,我认为对双方都有益处,理由有二,一,于欧盟来说,内部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欧盟诸国那令国民不工作也能舒适生活的高福利制度,既使本国人民丧失了工作动力,也使企业及工作者税负非常沉重,早就成了一个必须动手术的脓疮。只是欧洲政坛大多是善于分钱的左翼当道,更兼无论哪个政党当选,都出于选票考虑,无法痛下决心挤破这个迟早会成为大患的疮疽。其二,中国在欧债已经投入了逾 5000亿的巨额资金,一直在亏损。据说今年以来的投资就亏损近半。从本国利益考虑,确实不应该再继续往里砸钱了。

    接下来先讨论的中国那外汇储备到底是谁的财产。

    中国那3.2万亿外汇储备,几乎成了国际国内都高度关注的一个藏金窟。盯着这笔财富的当然不只有与这笔巨额财富不相干的欧盟,还有比欧盟更具有资格的本国人民。自从有人提出政府应该将外汇储备分给全国人民以来,有关这个话题的讨论时时出现。鉴于这个话题隐藏着一些不便于让百姓们知道的内情,比如政府买外汇时需要使用大量人民币,这些人民币从印钞机里滚出来必然造成通胀;比如中国巨额外汇储备到底投向哪里,赢亏状态如何;…… 所有这些,除了政府愿意透露的1万多亿美元国债之外,其余的资金投向,都被当作国家机密,基本不向国内人民做任何说明。

    但分外汇储备之论日益高涨之后,中国银行界的政府智囊们也先后出来说话,声明外汇储备是央行的负债,每一分都对应着负债,最后必须应该由央行出面偿还。我当然知道这一说法确实没错,因为中国实行外汇管制制度,只要银行的柜台前出现外币,银行就得拿出相应的人民币购买,比如一美元得花6.5元人民币购买。只是智囊们没说两点:一是这钱是依靠政府印钞印出来的,3.2万亿美元得印上20多万亿人民币才“买”得下来,这样巨量的新增货币投放下去,必然造成通胀,最后的买单者还是百姓;二是这些钱用于投资,其增值部分的受益者应该是为通胀买单的中国老百姓。即使不分给国民,也应该将投资收益投放在一些与民生相关的公共事业上,比如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人人需要使用的水电煤气的补贴等等。

    再讨论中国现在究竟有无拯救欧盟的能力。

    欧盟翘首盼望中国投入一万亿到欧盟金融稳定基金上来时,似乎设想那外汇储备全都堆在中国央行的金库里,正愁着没地方投放。但事实不是这样,为了减轻通胀压力,中国早就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减轻外储备压力,如购买外国债券、投资、鼓励国民个人用汇等等。

    北京早就不是那种只会将金子埋在地下的土老财,一直在考虑如何盘活盘好这笔外汇资产。自2003年左右就开始实行外汇储备多元化,即“一篮子货币”政策;从2008年开始,北京购买的欧债增多,日元也是购买对象,美元资产现只占其外汇资产的70%左右。尽管中国从来不愿意公布外储资产的篮子,诸如欧元、美元、日元的具体占比,但据大致估算,目前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额约为1.15万亿美元,欧元债券约为5000多亿,还有不知具体数额的日元债券。此外,中国还签订了一些货币互换协议,如俄罗斯石油的200多亿美元,以及对东盟国家的一些协议。目前可动用的外汇储备大约只有5000亿美元,这是为了支付三个月的进口并支付所有的短期外债所需要的最低安全额度。

    可以说,3万多亿外汇资产大概各有定向,欧盟狮子大开口要一万亿,完全只是一厢情愿的设想。

    欧盟诸国倒真是应该趁这次危机,让国民明白“免费午餐”总有吃到尽头的一天,趁机削减那非常沉重并将自己拖垮的福利包袱。瑞典也曾因高福利、高税收导致国民工作积极性降低,企业外移,积弊日久,导致经济发展滞缓。但2006年瑞典发生政治地震,执政长达65年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失败,强调市场经济的保守派上台并于2010年连任。从此瑞典开始全面变革:税率降低,社会福利得到控制,对企业的各种限制被取消,遗产税、赠与税被废除。在各种改革激励之下,瑞典已逐渐恢复活力,这个样板值得欧盟各国效法。

    中国自身的经济困难还刚开始,无论从能力还是从投资策略考量,中国不再向欧元这只盘子里砸钱,都算是明智的自保之举。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1年11月3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1/11/foreignsaving/)

     

    Share Button

    About

    8 Responses to 中国到底有没有拯救欧洲的能力?

    1. 学生
      November 3, 2011 at 19:44

      中共现在唯一执政的所谓合法性,就是他们借口使中国经济强大,然而当您读完以下两篇报道,中共还去拯救欧洲?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绝不夸张。———————

      (一)中国高利贷问题是政府缺失 还是政府纵容和参与?
      ——晴朗评论:是政府缺失,还是政府纵容和参与?–中国高利贷问题之四
      打印版 【 阿波罗新闻网2011-11-04讯】
        几天来,海内外都有“温州民间借贷余震未了,再现8亿人民币集资大案”的消息。消息来源是9月20日温州各大论坛网站出现的一篇贴文:“施晓洁以顺吉集团名义非法集资13亿元,最后和丈夫逃跑”。

      温州警方披露了值得注意的细节:此案几乎涉及当地所有银行,“有四五家商业银行的往来金额比较大”。这里所说的当地所有银行不是私家银行,不是民间银行。因为,在中国,国家始终是银行主体,政府对银行实行直接监控从来没有改变。国家的银行参与民间借贷,说到底,就是其背后的政府参与。

      中国经济改革三十年,并没有实现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政府权力越来越大,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如果政府决心将“民间借贷”扼杀在萌芽之中轻而易举。然而事实上,各级政府非但没有这样做,反而是默许、纵容,甚至参与。

      所有银行,包括国家控股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甚至非银行金融机构,都要执行国家货币政策,不可能贷款给数千万非国有中小企业。所以,中央政府不得不接受民间资本和民间借贷的既成事实,2004年,曾公开承认:“民间融资具有一定的优化资源配置功能,减轻了中小民营企业对银行的信贷压力,转移和分散了银行的信贷风险”。在法律层面,民间金融,甚至高利贷问题始终是相当模糊的领域。按照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第六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这里的“适当”概念,“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标准,完全没有可行性。它与中国历史上各主要朝代比较,在高利贷法规方面,不是进步,而是落后。与当代发达国家比较,不是趋于完备,而是失之粗略。

      至于地方政府,对于民间资本多半若即若离,甚至有意宽容,默许其发展壮大。因为在正规渠道资本短缺的情况下,民间资本可以推动就业增加、土地升值、财政收入增长,成为维持地方经济繁荣和资金正常流动的支柱。2011年,因为信贷持续紧缩,企业银行贷款日益困难,政府和企业对民间融资的依赖程度加剧。地方政府比以往更加希望民间借贷发挥融通作用。地方债务和地方性民间借贷走向一体化。

      说到地方政府和民间借贷的关系,必须指出,地方政府官员和各类公职人员直接和间接参与民间金融,形成了“官银”。民间借贷从而获得保护伞,得以膨胀。在温州高利贷案件的债主中,不乏当地官员。那起13亿集资案,年息24%到140%之间,牵涉出的债主,80% 不是身份虚构,就是人已失踪,多为官员。年初曝光的另一起非法吸存案,债主名单均为当地司法机构官员,资金从1500万到8000万不等。前不久,浙江省江山市出台了《关于禁止党员、国家工作人员参与非法民间融资的意见》。这是浙江省第一个严禁公务员涉足高利贷的文件,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公务员参与高利贷的普遍性。其实,以直接资本投入并依托权力开道压榨社会剩余资源的“官银”现像,岂止在温州或浙江?

      在如何对待民间借贷和高利贷的背后,是中国金融资源的垄断制度问题。在当今中国的货币金融领域,怎么可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RFA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2011/1104/-137398.html

      (二) 日前,大陆房地产降价风潮越演越烈,“退房潮”也随之而起。玫瑰石顾问公司谢国忠认为未来中国房价下跌50%都很正常。经济学家何清涟亦认为,大陆房地产产业的畸形发展,严重扭曲中国之经济结构,严重影响民生,使中国经济从未走上正道。中国经济像失去控制的高铁列车,随时可能倾覆。
      房价全国性大跌 乱象频生

      过去10年,在中国投机性房地产泡沫过程中,国内主要城市房价涨了近10倍,令每个立志买房的人倍感受挫,而有房一族则看到恐怕是今生最大的一笔投资不断升值。

      然而,房地产的疯狂好像也在大陆走到头。据中国经营报报导,10月下旬,全国楼市颜色剧变,在一片萧条之后,首先扛不住的是上海市。继龙湖、中海、星河湾等开发商在上海楼盘突然降价20%~40%之后;降价之风波及长三角的杭州、宁波,继而万科、龙湖等一线房地产企业在北京的楼盘开始大幅度降价。

      随着多个楼盘降价序幕的拉起,长三角楼市“退房潮”此起彼伏。据大陆媒体报导,长三角地区爆发业主退房的城市,已经扩展到上海、太仓、南京、杭州等多个城市。杭州透明售房网显示,仅10月8日至18日的10天,该市就有20起退房。

      10月26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上海浦东外环以外的中海御景熙岸楼盘看到,售楼处窗户多处被砸毁,已被封锁。售楼人员不知去向,只有物业管理人员接待前来交涉的老业主们。 

      专家:未来十年,中国楼市暴利时代不再

      中原地产研究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因减价才刚开始,短期内中央应不会放松调控政策,上海当前的降价潮应该只是行业下行的开端,相信明年第1季是最坏时期。

      中原地产研究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高级分析师认为,未来十年,中国楼市暴利时代不再,投机性购房需求也将萎缩,市场波动的频率和幅度,将明显小于过去十年。

      “如果中国货币政策持续收紧,大量的房地产开发商都面临倒闭。”近日,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在出席某论坛活动时表示,未来中国的房价下跌50%都很正常。

      谢国忠指出,中国的楼价高是货币吹出来的,只有房价降到首次供房者有能力购房的时候,存量房才能有效消化,这意味着楼价会大幅下滑。

      何清涟:中国经济从未起飞过,何来“着陆”之说?

      经济学者何清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房地产泡沫,早就应该在2008年以前破裂,那个时候破裂比现在破裂好。现在是政府无法维持这个泡沫了。由于 2008年4万亿政府所谓救市资金的一半进入房地产及相关领域,人为的延缓了房地产泡沫的破裂。目前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对中国经济的破坏力及负面影响就更让政府难于应付。

      挤干泡沫,中国经济才有可能做一点正经事,才有可能调整一下经济结构,以及从民生来考虑如何进行经济布局。既然土地不能生财,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减少,无非是地方政府过一点苦日子。但政府“坐惯了宝马,你叫它去坐摩托,它是不会干的”,所以它会通过加税等手段增加财政收入,使中国经济永远走不上正道,中共不把中国经济弄得山穷水尽,是不会放手的。

      何清涟认为,中国经济的所谓发展是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以透支子孙后代的福祉换来的虚假繁荣。何清涟指出,中国目前有什么东西能向世界出口呢?中国号称世界工厂,制造业发达,然而却没有自己的品牌;资源除了稀土外,也没有什么能出口的;能源是进口大国;农业上中国是世界农业人口最多的国家,然而粮食却无法自给。

      针对有经济学家说中国经济会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崩盘”,危及相关产业,如目前钢材价格已经随之大跌,最终会造成中国经济出现“硬着陆”的说法,何清涟认为,“中国经济从来都没有起飞过,何来‘着陆’之说”?“中国经济其实更像一列失去控制、隐患重重的高铁列车,行驶在危机四伏的轨道上,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2. 林褒华
      November 3, 2011 at 20:00

      (林保华)胡锦涛访奥地利发表难以捉摸的讲话 谜底泄漏了

      ——中共政府更缺钱,何必做救世主?
      打印版 【 阿波罗新闻网2011-11-03讯】 作者:林保华
      欧债阴影笼罩全球,两个国家的表现引人注目:负债国希腊似乎有意赖债,救星国中共则企图勒索。

      如果希腊以公投为名真的赖债,恐怕难逃沦为流氓国家的形象。至于中国,本来可以说“干卿底事”,然而虚荣心作怪,要充当“大救星”的角色来“大长中国人民的志气”,可是自己并非老外别有用心吹捧的那样可以一掷千金,而且真是如此慷慨解囊,也与共产党的贪婪本性不符,因此想到一个既要面子又要利益的两全其美办法,那就是在“援欧”时索取长期以来追求不到的目的:也就是要欧盟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并且要欧盟解禁向中国输出高科技,主要当然是军事高科技,以实现一流军事强国的目的。

      当然,以共产党的虚伪,这种勒索条件不便由中国领导人敲锣打鼓提出,因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借访问奥地利之便,表面上发表一些难以捉摸、言不由衷的话,在私底下的会谈中则提出这两个希望,却似乎与购买欧债没有关系;然后再由中国国内的学者把购买欧债与这两个要求“有机”的结合起来。于是装傻的老外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权贵市场经济”,与“完全市场经济”是两码事,对这种无理要求,欧盟会答应吗?而购买军事科技以破解美国的制裁,然后扩张自己的“核心利益”,欧美日会放心吗?这当然会考验西方国家对“共产中国”本质的认识,是不是适合做妥协?尤其德国总理梅克尔就成长在东德,对共产党的所作所为不会已经淡忘了吧?

      但是,中国提出这个要价也是可以理解,因为中国的经济金融情况并非自己吹嘘的那样好,如果不提出高难度的要价,能说因为自己不行而“爱莫能助”吗?看看最近几则新闻就可以知道了。

      第一则,虽然北京首都机场的旅客量已经饱和,但是被寄予厚望的首都第二机场项目在10月下旬宣布搁置,原因是当地徵地拆迁费用庞大,基础设施建设昂贵,而北京市政府已经负有较多债务,难以承担高达10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项目。

      第二则,为了缩短盘山路程而建造的青藏铁路西宁、格尔木段的新关角隧道,2007年底开工后,原定5年完工,但在投入了9亿元资金后,因为经费短缺,虽然西藏涉及中国核心利益,这个工程也已经停工半年,职工的工资停发半年。

      第三则,预定投资逾770亿人民币、连接中国西北、西南的交通枢纽兰渝(兰州至重庆)铁路,因为资金短绌,已有90%路段停工,欠下工人薪水约3亿元,引发数万名工人上访讨薪。由于军心涣散,还在施工的甘肃临洮段10月29日发生翻车事故,24人死亡。

      第四则,铁道部8月公布的上半年财报显示,其负债总额已经突破2.09万亿元,负债率为58.53%。2010年全年仅还本付息就需要支出1501亿元,比 2009年的732.6亿元翻了一番。故此,铁道部从9月起逐月减少投资,并发行融资债券,目前累计发行1600亿元。

      不但国务院的部委穷到要发债来救急,地方政府更是如此。根据今年6月的审计结果,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接近11万亿元人民币,本来偿还债务已经很有问题,今年年底到今后两三年是集中还款期,可能爆发债务危机;再加上宏观调控抽紧银根,高利贷横行,楼价大跌、中小企业倒闭,影响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加银行坏账而增加金融危机的机会。

      在这个情况下,财政部却在10月中旬宣布解禁,批准在上海市、浙江省、广东省和深圳市开展地方政府自行发债试点,也就是允许他们增加债务。由于地方政府发债未经全国人大审议、批准,立法程序存在问题,而且地方债的偿还若由中央财政担保,地方政府有借的冲动,而无还的责任,埋下债务危机的风险。然而国务院匆匆作此决定,用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来解决金融与债务问题的燃眉之急?

      显然欧洲有欧债的问题,中国也有“地债”等等问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既然中国也是泥菩萨,又何必要打肿脸装胖子去做救世主?除非有国际战略的政治考量,否则还是稳定压倒一切,顾好自己吧。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2011/1103/-20976.html

    3. Koxinga
      November 3, 2011 at 22:43

      欧元区的危机,过度的福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欧洲各国的经济水平的巨大
      差距。北欧中欧诸国(如丹麦,瑞典,芬兰,德国,奥地利)的福利要比南欧好多了,
      但为何现在经济财政却良好呢?原因就是,北欧中欧的生产力,特别是工业水平要
      远远超过于南欧。像德国这种国家工业基础雄厚,生产力巨大无比,产能过剩,所
      以是出口型大国,在欧元区有巨大贸易盈利,而南欧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的生产力在欧元区远远比不上德国这种巨无霸工业国,贸易赤字。引进欧元后的后果是,南欧国家的工资水平大幅升高,渐渐地和富裕的欧洲中部北部拉平,但是其生产力远远没有跟上其国民工资水平和福利水平的提升,所以经济严重失衡,最终导致现在的危机。如果没有欧元,南欧这些国家可以给他们自己的货币贬值,从而增强他们国家的产品的竞争力,但是他们加入了欧元区就没有自己本土的货币,所以就不能通过货币贬值来克服危机。

    4. 睁眼看世界
      November 4, 2011 at 10:02

      “希腊“特色”的高福利制度令人眼花缭乱。公务员不仅包括政府工作人员,还囊括公共部门从业人员乃至所有的码头工人等。他们一年可以领14个月的工资,如会用电脑、会说外语、准时上班等,每个月还可以获得介于5欧元至1300欧元之间额外的名目繁多的奖金。法律保护公务员免于被辞退,并允许他们40岁之后就退休和领取退休金。如果公务员的女儿是未婚或者是离婚,可以在父母死后继续领取父母的退休金等。”

      —————-若干年前,朋友聚会,当了解到希腊国居然有这样的福利制度和希腊人午觉要睡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有人随口说了一句:“这样的国家不破产简直天理难容。”呵呵,一语成谶。也不难想象,除了橄榄油,有人还听说过希腊盛产什么吗?即使是老祖宗留下的历史遗产,他们也没有好好利用,看看报纸的游泳广告,鲜少直飞希腊的旅行团,多是欧游中的一小站,就这样的团也不多。
      我很奇怪,这个国家破落了,难道知识分子也都消失了吗?就没有人带头反思一下国家走到这一步,国民是不是也要负点责任呢?光上街游行能解决问题?
      近闻SZ的朋友说,当地的政府机关、国营事业单位也有这样的政策,鼓励年过40的人退休,腾出位置来(给谁腾不言而喻),于是有能力的人过了40拿了丰厚的退休金去干自己的生意去了,没能力的当然死也不走。所以那些部门都是些什么人可想而知,低效低能一点儿也不奇怪。
      希腊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儿,有人一定要追随希腊而去?

    5. 大道青天
      November 7, 2011 at 08:45

      何女士的2点说法值得商榷:

      1)对应于3。2万亿美元的人民币投放是在长达十年以上的时间过程中逐步发生的,所以这不是引起通胀的主要因素。

      2)外汇储备的投资收益归国库、归中央银行是合理的。央行已用等值的人民币与企业和民众做了交换,所以外汇储备的投资收益央行,就像人民币的投资收益归企业一样,无可非议。

      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够混乱了,何女士是专家,应有一种学理上的客观与真诚,不能再添乱了。只有这样,才能让民众把注意力集中在真正用该关注的问题上。

      • 何清涟
        November 7, 2011 at 11:01

        第一,请你告诉我,这3.2万亿外汇储备是如何运作的?难道买了十年期外国国债,在美、英德日哪国市场有五年期或者十年期的?不都是短期的吗?既是短期,就是现汇。
        第二,央行货币政策小组的的智囊几个月前都承认外汇储备过大造成通胀压力,劳请你网上查查。在你眼中,我是异议者,什么话都误导民众。他们大概不至于误导吧?

    6. Pingback: 中国到底有没有拯救欧洲的能力 - 多嘴博客——多嘴seo,多嘴互联网,多嘴人生大杂碎

    7. Pingback: 中国到底有没有拯救欧洲的能力?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