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普京以“孔子和平奖”为镜的结果

    by  • November 22,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 Comments

    世上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一方郑重其事的送出奖项,以为是给予人家荣誉;另一方却视之为不光彩,以沉默表示不屑。这样的事情正好刚发生一桩,那就是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和平中心”)于今年11月将第二届“孔子和平奖”颁给俄罗斯总理普京,而普京本人及俄罗斯官方均沉默以对。

    更让“和平中心”难堪的是,普京任领袖的俄罗斯执政党在其官方网站上,竟援引俄罗斯著名记者多连科的评论说,这个奖一钱不值,越来越多的一些不知名的小奖项“死皮赖脸”地想尽办法黏上普京。

    “和平中心”将此奖颁给普京的理由是:普京在2000-2008年任俄罗斯总统期间,极大提升了俄罗斯的军力和政治地位,并打击了车臣反政府武装,而且在2011年年初反对北约提出的对利比亚进行空袭的建议——顺便说明一下,所有这些理由正好符合中国政府多年来的主张。

    以“和平中心”的立场观之,普京不喜欢这个奖真是毫无道理。自从普京当政之后,俄罗斯就开始出现了回归苏联时期的倾向,美国欧洲等西方民主国家对普京这位“新沙皇”的政治倾向普遍持批评态度之时,只有中国在舆论上给予普京极大的支持。

    这种支持首先表现为热情拥抱对方,以期互相取暖。2006年是中俄关系到达顶峰的一年,俄罗斯为中国举办“中国年”,中国为俄罗斯举办“俄罗斯年”,热闹之极。这一年,普京访问中国。中国不仅给予了极高的官方礼遇,民间对普京的热情拥抱也超过了访问中国的作何一位国家元首。美国总统访问中国时,官方还会在北大、清华的相关活动中安排一些“爱国”青年学生给予质疑与诘问,普京可没这些烦恼事,所到之处鲜花盛开。各网站为普京举办了各种充满溢美之辞的专题介绍,普京的KGB经历在中国成为增加其神秘魅力的法宝,而不是污点。甚至有网站专门刊登了女网民选出普京是“当今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之消息,不少女网民热情呼喊着“普京,我爱你”,将网站当作吟唱爱情诗篇的月下情人之窗——当然,我无法分清其中是否夹杂着五毛的杰作。一个在政治公共空间习惯假大空扮道貌岸然的国度,一个充满了“爱国”愤青的国度,能允许本国女子民将对异国领袖普京的热爱演绎到如此狂热的地步,也真是难得见到的宽大为怀。

    至于普京的政治倾向,与北京的相似之处也真是太多了。比如二者都坚决反对“颜色革命”。本世纪零年代中期在前共产国家出现的“颜色革命”,如吉尔吉斯坦的“黄色革命”、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全世界民主国家都为之叫好,只有普京与中国同气相应,一致表达了对“颜色革命”的深恶痛绝,并且都认为这些革命后面“徘徊着美国的幽灵”。普京当时防堵“颜色革命”的各种举措,除了普京自己控制的媒体为之叫好之外,全世界大概只有中国新华社等官方媒体给予极高评价了。新华社旗下《半月谈》记者盛世良写的“普京连出三招,全面封杀颜色革命”,至今让人都能感受到作者笔端流淌出来的佩服之情。

    普京喜欢控制舆论,路子与北京相似,但与北京相比还差了不少成色。俄罗斯在1991年通过了《俄罗斯联邦大众传媒法》,对俄罗斯大众传媒及新闻记者的权利和义务定下较为严格的规制,此后俄罗斯形成了一些非政府控制的媒体集团。在普京担任总统期间,认为媒体寡头动摇国本,对一些跨联邦区的报纸和私人控制的电视台实施打击,开启了媒体国家化进程,此后的俄罗斯国家控制的媒体不许批评国家领导人。2007年3月中旬普京下令成立的监督局,主管传媒、信息和通讯技术、文化遗产保护、版权和其他所有权、无线电管理机构活动等方面法律法规的调整、检查和监督。有了新的监督局,政府更容易追查并向独立媒体施压。

    普京是前苏联克格勃少校,对秘密警察治国一直有偏好。自从普京当政之后,俄罗斯与东欧那些走上民主化道路的昔日“社会主义兄弟国”日行日远,波兰、捷克等国早就开始清除共产主义污垢,对共产主义时期的各种罪恶、尤其是秘密警察的罪行实施清算。但俄罗斯却没有类似行动——中国至今为止未对毛时代的种种罪恶进行清算,秘密警察已经渗透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当中。

    普京比较喜欢按照自己意愿修改宪法,他通过与梅德韦杰夫的政治默契修改宪 法,一是延长总统任期,二是改变总统选举方法,造成了俄罗斯政坛最高层的“二人转”现象,等于没有终身制名义的权力终身制——普京喜爱的修改宪法、权力由一党垄断等政治方式,也素为中共所喜,还宣称打算坚持一百年。

    俄罗斯人也了解这些相似性,因此俄罗斯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对此奖的评说是: “中国人记录恶劣,普京也同样不尊重人权,中国把类似的奖项颁发给普京这种人,普京当之无愧。”

    想来想去,普京实在没有理由不喜欢“和平中心”颁给他的这个“孔子和平奖“。如果硬要找出他不喜欢的理由,就是他所生活并统治的俄罗斯号称“双头鹰”,喜欢一只头朝向东方、另一只头朝向西方。朝向东方(即崇拜专制)是俄罗斯与生俱来的禀性,朝向西方是从彼得大帝时期开始学会的后天工夫。因为东方特色,普京才有如此政治禀赋;因为曾努力学习西方,普京总算还知道专制为西方世界所不齿,他有羞耻感,懂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因此从“孔子和平奖”这面镜子中照见了自己的丑陋,这应该是他对获奖沉默以对的主要原因。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1年11月22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1/11/putin/

     

    About

    9 Responses to 普京以“孔子和平奖”为镜的结果

    1. 东城游客
      November 22, 2011 at 15:57

      总结得好啊。
      普京实在没有理由不喜欢“和平中心”颁给他的这个“孔子和平奖“。如果硬要找出他不喜欢的理由,就是他所生活并统治的俄罗斯号称“双头鹰”,喜欢一只头朝向东方、另一只头朝向西方。朝向东方(即崇拜专制)是俄罗斯与生俱来的禀性,朝向西方是从彼得大帝时期开始学会的后天工夫。因为东方特色,普京才有如此政治禀赋;因为曾努力学习西方,普京总算还知道专制为西方世界所不齿,他有羞耻感,懂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因此从“孔子和平奖”这面镜子中照见了自己的丑陋,这应该是他对获奖沉默以对的主要原因。

    2. TF
      November 22, 2011 at 19:20

      何老师上一篇的文章“如何才能让中国高兴?”中提到中共面临的外交溃败,国际孤立的局面。现在中共唯一的破局希望就是希望普金复出,加强中俄联合。中俄关系应该是中共外交的重中之重,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孔子和平奖”宣布颁给普京。这样一来,在国内的批评下,普京不得不沉默以对,将来也很难和中共亲近。

      “孔子和平奖”是不是愚蠢至极?我想中共自己也会同意。看来最好的办法是偷偷赖掉,假装没有发过这个奖。这就好比拉了一泡热乎乎稀屎在裤子里,还要假装它不存在,让它慢慢干掉。最搞笑的是周围的人都知道了。从这个层面讲,“孔子和平奖”是既富娱乐性的。

    3. 笑匠
      November 22, 2011 at 22:48

      听说普京为首的俄罗斯精英政治团体还算廉洁,不比国内,俄罗斯虽然也独裁,但人家根本瞧不上他的邻居;而且俄罗斯经济状况不错,老百姓生活指数要比国内高(不知道是不是的确如此)。俄罗斯看我们,可能和我们看朝鲜差不多吧

    4. paul
      November 23, 2011 at 04:28

      除了您说得普京不喜欢的原因之外,我想还有这个奖本身的问题。它从出生时就是笑话,而且笑话不断。如您所说,普京比中共还是有点羞耻感的。连战都不要的奖,何况普京。另外,普京魅力日减,最近看到他被嘘的新闻,我想恐怕他自己的好日子也不久了。如果俄罗斯发生二次民主化,对中国的影响比阿拉伯之春要大很多吧。

    5. 人云亦云
      November 25, 2011 at 11:11

      這真是〝熱面貼人的冷屁股〞呀。普京如斯之人,能被授于和平獎,真是奇怪。他之所以保特沉
      默,實在有難言之隱。一來,他一向很看不起東方文化。二來,這個什麼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
      是何方神聖,KGB大概正在普天蓋地進行調查。鄙人深知他的處境,不要責怪他。是什麼中心對他的惡作劇。

      我很知道這和平中心的旨宗和給普京和平獎的理由,請各住指教。

      我想;如孔聖在生,知道有人盜用他的名字給普享和平獎,大概會嘆日:吾不欲觀之矣!

    6. 笑不出来的小品
      November 28, 2011 at 06:52

      由于土共本质恶劣一切都是抢来主义拿来主义,所谓的高层核心、智囊机构都是些酒囊饭袋,不学无术一肚子屎,即使不是假文凭,也是在土共洗脑大学毕业出来的,试问中国那所大学不洗脑?因此党学者都是与世界科学意识相背,扭曲的心态必然会笑料百出无法收场让人唾弃,中国人都知道,尤其中央党校的文凭就是山寨文凭的代名词,死皮赖脸的孔子和平奖不出现才怪呢。

    7. 大风起兮
      December 3, 2011 at 09:48

      结尾好得很!
      俄罗斯的祖宗乃成吉思汗一族亲戚是也。因此,有游牧之风而无躬耕之好。这是自民族种族渊源谈起的家史了。自从民族大脑发疯拾起西方思想牙慧搞了个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中心后,忽悠东西方都不得要领且屡遭挫败结果导致自己折腾70年后自宫阉割成为如今模样。那个垃圾思想创造者言:幽灵在游荡。于今还在俄罗斯大地游荡,虽然有些魂不附体,但终究不是原来那身板了——看看二人转二次轮回的秃子近照——虽然经过整容也难掩姿色衰老之实了。不容易啊!呵呵。
      谈到拾人牙慧的双头鹰不免提及被炮声送来的幽灵且已安家落户的神州了。好好数千年大中华躬耕文明遭此游荡幽灵附体一劫,至今未能恢复常态和传统,深陷于四面树敌四面楚歌之境地。呜呼哀哉!
      双头鹰之复辟社会主义只是在民主制道路上对俄罗斯人民的一次考验而已。秃子支持神州黄土依然维持幽灵附体形态和心态为的是:让魂不附体的幽灵继续缠绕着号称世界第二的经济实体不要成为真正强大的对手——民主制国家和人民不好惹——有双头鹰在西方和前社会主义阵营国家撞得头破血流之前科在目。

    8. 成波
      December 25, 2011 at 22:13

      好文,谢.

      这个”孔子和平奖”,既侮辱了先人又诋毁了”和平”二字.

    9. Pingback: 普京以“孔子和平奖”为镜的结果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