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坎事件获得软性解决的背景分析

    by  • December 22, 2011 • 中国观察 • 16 Comments

    2011年的中国年尾,色彩似乎比去年年尾稍微亮一些:2010年的中国,浙江乐清寨桥村村长钱云会的惨死为中国画上一个黑色的句号;今年广东省汕尾市乌坎村村民用自己的韧性抗争为中国画上一个让国人稍感安慰的句号,尽管这种安慰还留有不少忧虑,比如秋后算帐;更有悬疑,比如作为事件起因的土地问题如何解决。

    乌坎的抗议从今年9月持续到11月,对峙越演越烈。就在一星期前,广东地方当局的姿态还很强硬:逮捕了村民代表薛锦波等人,并致薛锦波狱中猝死;派出大量警察围村,并切断乌坎对外通讯联系,诬指乌村事件背后有境外敌对势力操纵。地方当局的升级处理方式,使乌坎成为世界关注目标,在关注者都为其捏把冷汗之时,到了12月21日,即村民宣布要分几路外出举行大规模公开抗议活动的前夕,当局罕见地做出一点妥协姿态,同意释放被扣押的村民代表并归还早先被警方逮捕期间死亡的村民代表薛锦波的遗体,乌坎村村民代表接受这些条件,表示暂停抗议游行,接受由政府派出的十人工作组来乌坎处理村民投诉的诸多问题,包括土地。与此同时,与乌坎同属潮汕地区的海附近爆发的另一场环境维权活动也获得当局允诺,暂停新电厂上马。

    一些网友总结,这应当归功于乌坎村民抗争技巧水平提高,以及特有的韧劲,不轻易相信政府。这些因素当然都起了作用,如果不是乌坎村民持之以恒、张弛有度的韧性抗争,还有村民为之付出了生命 的代价,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一阶段性的结果。

    但根据我对广东历年其他地区的抗争的分析,乌坎抗争的内部诸种元素在其他类似事件中也有。比如有网友总结说,这次利用宗法关系组织动员是个新因素,这可能出于其不太了解农村人民组织反抗,一直就是利用地缘、血缘与亲缘作为动员纽带。早在90年代末期,广东省的村级选举中,不少村子的村民就反对政府以各种形式指定村官候选人,争取不受政府控制的自主选举,几乎是广东省农村地区的政治生态。而引发抗争的原因主要是三类:征地、环境污染、以及与征地、办厂有关的村财务问题。总的来说,珠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发达,村民的经济独立能力强,对政府的依赖性也相对小。如果要实行乡村自治,广东省应该是最成熟的试验区。

    可以说,广东省城乡历年各种反抗从来没断过,今年以外来工为主的增城事件中,广东省仍然是以大棒政策对应。应该说,导致广东地方当局在乌坎事件上做出一些让步,有一些今年上半年都还没出现的外部因素。这些外部因素概括言之,就是中共政权正面临1978年改革以来前所未有的困境,而且是内外交困。

    外交方面,中国今年11月以来连连失利,目前正滑入被国际社会孤立的困境之中,不得不重拾韬光养晦之策,这点我已经在“北京的孤独”一文中说过,不再讲述。

    至于内政方面,北京当前正面临1989年以后的又一次冲击。这一冲击来自两方面:一是与政府与宠大的社会底层矛盾空前激烈,许诺给民众的“面包契约”难以为继。社会反抗已经遍布全国,去年据说已逾18万起;二是精英阶层正在用自己的行动在表达他们对未来的担忧,他们用脚投票,大举移民外国,并把多年积攒的财产千方百计转移国外。在这一当口,国内任何社会冲突的爆发,都会加剧他们的恐惧,进而动摇社会对未来的信心。

    对于广东行政长官汪洋来说,还有一重特殊考量。多年来,汪洋一直是被中共第四代领导层当作第五代备选成员,近两年以来,汪洋为了表示自己有足够的政治眼光与能力,一直持开明姿态,主张公民社会,放宽媒体管制等等,被视为与薄熙来的“左”竞争的一种政治主张。在离正式晋位只有十个月左右的时间内,以他本人意愿而言,是绝对不愿意看到治下发生以流血告终的群体性事件,因为在这节骨眼上,一着不慎,可能晋位无望。因此,尽管其辖下基层政府出于地方利益不想让步,但汪洋一定是力主下属软化矛盾。这种处置矛盾的方式也可能获得高层默许,因为在暴力维稳导致越维越不稳之时,当局也需要有地方大员尝试相对温和的柔性维稳,况且此时外事多艰,希望内部事端不要闹大。

    从村民来说,在当局同意接受最低限度的条件后暂停反抗,也是明智的。当反抗持续了三个月之后,反抗者与地方政府都深感疲惫,希望有个台阶可下。汪洋的软处理为双方都搭建了一个台阶。对于村民来说,其实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暂时接受这条件,徐图下一步;二是继续抗争下去,直至暴力镇压。其中利害考较,只能由利益攸关的乌坎村民自己做出判断与选择了。

    如同以往发生比较醒目的反抗时,不少人都希望该反抗能够成为专制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这次乌坎事件的“中盘”成为这种状态,只能说中国目前条件还未完全成熟。突尼斯的条件成熟了,一个小贩的自焚可以烧掉独裁者的王座。什么事件才能成为民主化起点,其实与当事者本身意愿完全无关,全由其所处社会的时势决定。这次当局处理乌坎事件,其实只是满足了村民几个最低限度的要求,根本还未触及土地如何解决,国内顿时一片欢呼声。汪督的声望一下高过了薄督。这些现象说明中国还处在人们盼望开明专制的阶段,即突尼斯90年代初的水平,这不能说不是民意,至少是占主流的民意。

    接下来还有几个问题:一、乌坎土地这个死结如何解开;二、解开了之后,其他地区是否照办;三、停征土地制度化。目前是房地产萧条时期,正是有条件实施停征土地的最佳时机。做到这几点,说明乌坎事件能够形成制度化反馈。如果做不到这些,最多就是将原来的金刚拳化作太极云手。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1年12月21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1/12/wukan/)

     

    About

    16 Responses to 乌坎事件获得软性解决的背景分析

    1. December 22, 2011 at 21:49

      乌坎事件还有一个重要进展,就是村民自治的实验。目前大多数农村只有对上级指派村官的反感,并不清楚地知道没有了这些村官日常村务怎么办。乌坎村的农民,真让天安门广场的高校学生们汗颜。

    2. paul
      December 23, 2011 at 19:02

      “这些现象说明中国还处在人们盼望开明专制的阶段,即突尼斯90年代初的水平,这不能说不是民意,至少是占主流的民意。”何老师说得很对。中国人民既没有阿拉伯之春国家的水平,也没有他们具备的条件。以前的当局制造革命的速度超过了改良,现在是看人民觉醒的速度能否能赶上环境破坏的程度。

      • December 23, 2011 at 22:00

        何女士说的道理,中共当局也懂,只是要他们拿自己的既得利益换国家前途,他们不会愿意干。

    3. yao
      December 25, 2011 at 08:27

      何老师怎么看韩寒最近的两篇文章?

      • H
        December 27, 2011 at 22:36

        这种不入流的角色何老师不必关注吧? 一个投机取巧者罢了

    4. 剑平
      December 25, 2011 at 13:16

      2011-12-25 09:58:48作者: 李尚舟来源: 看中国来稿簡 繁 【字號】特大 大 中 小 日前中共广东政权同意了乌坎村民所提的所有条件,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代领的工作组住入汕尾陆丰。看上去乌坎抗暴事件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此时,中共政权也许会惩治一些贪官,整理一下当地的土地市场,也许会查访那些乌坎群体抗暴事件的领头人。但是,无论中共政权如何作为,人们都不应该忘记,它是永远不会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力的。因为中共不仅仅是嗜权如命,更重要的是,抓紧自己手中的权力是其保证活命的唯一途径。因为其手中的血债太大,即使其死 100次都不足以偿还,因此它是毫无退路的。

      这一次它"被迫"让步,是因为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件事情,媒体的影响非常大,所以它瞻前顾后,权衡利弊,认为这次暂时退让是比强行镇压要好。这次它要做的,除了秋后算账之外,更重要的是研究如何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如何控制消息的泄漏,如何杜绝外国媒体进入这样的地点,等等等等。

      那些认为这次事件是中国的民主道路的新的起点的人,应该清醒了。只要中共仍在掌权,真正的民主与自由就是一个恶梦,一个幻想。 同意乌坎村民所提的所有条件,对它来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它可以随时反悔,随时把抗争的领头人再抓起来打死。只是要看时机罢了。

      大家不要忘了,当它快被消灭的时候,它会高呼"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让我们共同抗日" ; 它在延安的时候,强烈要求当时的国民党政府组建多党制的民主政权;当它在重庆和国民党谈判的时候,它可以振臂高呼"蒋委员长万岁"。然而,一旦时机成熟,它就对国民党政府全力剿灭。当它一旦窃政之后,就不允许任何的政党参与其政权。一党独大,享受独裁。当年在六四屠杀之前,它也会和学生对话,缓解紧张的情势。当年镇压法轮功之前,它会公开宣布,法轮功的修炼是合法的,中央政权无意镇压。

      中共的本性就是邪恶、残暴、毫无人性和彻底的自私自利。它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善意”都是一种手段,一种权宜之计。谁要是真的相信了它,谁就要搭上小命。也许它将来会“被迫”给六四平反, “被迫”给法轮功平反。但即使它那样做,也只能是权衡利弊之后的权宜之计。当然,很可能它根本就走不到那一步就轰然倒塌了。

      • areader
        December 28, 2011 at 11:23

        very good comments. thanks.

    5. 剑平
      December 25, 2011 at 13:27

      上文题目 : 彻底放弃对中共的幻想

      • zhaoming
        December 25, 2011 at 21:44

        chinese goverment wreck email; blog; weibo; already four year to me, in my computo, ther chinese shurufa been destroied yestoday, so I have to write in english, i’m sorry, my english very bad, I am a truly chinese womanre

        you speak very good, very very good,

        my email can’t use, I rigist more and more, can’t use, all

    6. FT
      December 25, 2011 at 21:53

      流氓少干坏事,倒赢得不少掌声,真是气不过。薛锦波是谁害死的?

    7. john
      December 26, 2011 at 18:28

      那山东的临沂东石鼓村的维权抗争呢

    8. December 27, 2011 at 10:09

      父亲薛锦波之死—-薛錦波長女薛健婉自述
      http://www.isunaffairs.com/?p=2014

      (薛錦波長女薛健婉采访录音,下載)
      http://tv.isuntv.com/attachment/iSunAffairs/009/lufeng.mp3

    9. H
      December 31, 2011 at 00:35

      如果没有国际新闻媒体的介入,乌坎村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认为这点才是关键

    10. A
      January 1, 2012 at 08:38

      乌坎事件不存在什么软性解决,共产党肯定会背信弃义,反咬一口。人类社会永远弱肉强食,美国人有民主,也是普通美国人拿起枪自己争取来的。将来有一天共党下台,它豢养的走狗和疯子肯定也会一拥而上,将它撒成碎片。

    11. 卢海玲
      January 3, 2012 at 15:30

      只有像美国那样,人人都可以合法持枪,或许政府才会停止使用强权镇压。

    12. October 27, 2012 at 03:51

      You’re so interesting! I do not believe I have read a single thing like this before. So wonderful to find another person with a few original thoughts on this topic. Seriously.. thank you for starting this up. This site is one thing that’s needed on the web, someone with a bit of originalit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