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微博之殇看中国言论自由的拉锯战

    by  • January 27, 2012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这篇文章是为辛卯年岁末(2012年1月中旬)中国几大门户网站实行微博实名制并整肃微博的行动而写。一是为了纪念那些借微博苦心耕耘、播洒自由民主理念种子而“牺牲”的微博博主,二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这个有点黑暗的旧历年末——在此,我只敢使用“有点黑暗”一词来形容,一是因为2009年新疆自“七五事件”之后,曾被全面断网十个月。二是因为今后肯定还会发生比关闭微博更黑暗的事情。现实生活中的暗无天日一定会与互联网上的不见天日同步发生。

    北京:微博是把双刃剑

    早在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工具在苏丹大选中发生作用之时,北京当局就已经预知微博这类社交平台的危害性。在2010年6月北京大学举行的《第八届中国互联网研究年会》上,与会者就讨论了所谓“推特政治”及其“共时性”。所谓“推特政治”,是指“在推特的活跃用户当中,聚集了中国目前大部分的政治活跃人士,……海外的异见人士、民主活动家,还有国内对现行政治体制有独立见解的人。推特能够聚集起这样一些运动领袖、舆论领袖、异见领袖,通过这些人以及他们言论的传播,影响到中国其它的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所谓“推特政治的共时性”,是指“一些人通过发表推特信息,把抗争现场与网上讨论现场共时地联络起来。”

    北京当局对微博“政治危险性”的认识远远超过其实质“危害”。但基于商业考虑,加上北京多年以来积累了控制互联网的经验,认为自己驯服互联网这头怪兽已有把握,于是允许四大门户网站开启微博。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中国进入了微博的全盛时期,据说新浪的微博商业化极为成功,高盛等公司还为其微博的资产价值做过评估。

    各门户网站主管为了说服北京相信微博对政府施政的正面作用显然花了不少口舌。2012年1月10日发布《全国首份政务微博年度报告》,指出2011年是“中国政务微博元年”,政务机构和官员微博在2010年“微博元年”之后高速攀升,增长率保持在200%以上。通过新浪微博认证的各领域政府机构及官员微博已达到近2万家,全面覆盖全国3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特别行政区。从这些数字来看,似乎微博已为当局设想的“微博问政”及“改善官民关系”搭建了很好的平台。

    “微博问政”:官民之间力量不对称的拉锯战

    中国网民使用微博,无论是政府还是网民,抑或外部观察者,都非常强调微博的“问政”功能,只是几方对微博问政的理解完全不同。

    尽管中国官员因为开微博闹过笑话,比如江苏某官员在微博上与情人私聊开房被曝光,郭美美乱说话导致中国红十字会陷入被动尴尬,但当局出于占领微博舆论阵地的考虑,还是鼓励官员开微博并开办相应的培训班,目的是希望加强官民沟通,树立政府的正面形象。如前所述,政务微博看起来似乎成绩辉煌,但实际上,“在政务机构微博中,约1/3没有任何发言,过半的政务微博发言小于10条”,官员们以实名开的微博上,三句话不离“和谐”、“百姓”和“职责”,无法引导微博舆论。而官员们在“马甲”微博上,兴趣与一些远离政治的网民差不多,关注音乐、旅游、明星,发言多围绕“享受”、“情感”和“时尚”。

    国内一些有社会关怀的学者,以及一些很活跃的媒体人则将微博当作普及常识、播撒自由民主理念的公共平台。一些能够不被经常关闭的学者与媒体人常聚集了十来万乃至更多的收听者。他们对微博的影响力其实超过那些动辄上百万的明星、体育名人等。其中一些核心微博一直是当局“关照”的重点,经常被关闭,博主转世重生已经成了微博常见现象。

    外部观察者在比较中美两国对社交媒体使用的不同后发现,由于中美两国的社会文化完全不同,因此中国才出现了微博的政治化倾向。全球知名的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曾发布《中美微博比较研究报告》,指出在中国传统舆论渠道存在障碍,微博独特的信息传播模式对用户更具吸引力。总的来看,“获取新闻资讯”、“休闲娱乐”“和朋友沟通”、“分享新闻”是用户使用微博的四大功能性原因。

    在中国政府的严格管控下,微博发挥的政治功能日趋减弱。以我自己在国内微博的半年体验来看,微博问政最成功的一次就是2011年7·23动车事故,网友们利用第一时间发布各种消息、现场图片,让事件真相暴露于公众视野。但此后中国政府加强了微博管控,在8月14日大连市民反对建PX项目、12月的“乌坎事件”中,当局未雨绸缪,不仅将相关词语列为过滤的敏感词之列,还禁制某些有影响力的微博发言——在上述事件发生之时,我的博客上无法上传相关文章,微博也失灵,处于只能看却无法发表信息及言论状态——采取了这些措施之后,当局最担心的微博政治的“共时性”根本无法出现。

    为了将微博的危险性至最低,当局在12月开始推行微博用户实名制,中国各大网站相继关闭不少被视为政治敏感的微博,萧瀚、上海财大副教授李健、聂圣哲、杨恒均等不少名博均被关闭。其中萧瀚与李健二人已是屡开屡关,成为老牌“转世党”。本人自去年6月开始在国内开设的四处微博、博客全部被关闭。其中网易的微博已是二度关闭。这场整肃中,不少未用实名登记的微博也被关闭。

    中国历史上闭塞言路的后果,前有周代厉王止谤,近有为袁世凯称帝造势而供其一人观看的《顺天时报》。在一个正常国度,无论是政府的科层组织之间,还是政府与民众之间,都必须保持信息的通畅。我相信,在控制言论与信息这场持久战中,北京可以获得一个又一个战役的胜利,但却无法避免成为这场战争的最终输家。

    (原载《HRIC双周刊》,2012年1月27日,第70期,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377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