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港矛盾的实质是文明的冲突

    by  • February 9, 2012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从今年1月开始发酵并日趋激烈的中港矛盾,表面上被归结于香港人对内地人大量进入香港侵占福利等资源不满,但实质上却是“一国两制”之下不同文明的冲突。

    香港经历过英国百年殖民,与经过共产文化洗礼的中国大陆,其文化归属于两类性质完全不同的文明。人是文化的沉淀,香港人与大陆人,从思想、行为举止、话语方式,以及在交往接触中尊重他人与自我尊重的方式,都已经很不相同。随着两地关系日趋紧密,大陆赴港人士增多,中港两地的关系已经由政府、商界再扩展至民间,两地之间政治、经济尤其是文化差异更形突出。对冲突双方来说,由于双方信息处于完全不对称状态,对这场冲突的认识完全不同。

    “回归”意识浓厚的大陆人不解港人之痛

    这一轮冲突的起因,在大陆人看来,主要是一位大陆女游客违反地铁规则在车上吃东西引起——对于不太习惯遵守公共场所规则的大陆人来说,这真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继而是北大教授孔庆东骂香港人是狗,于是将一场微小的冲突放大了N倍。但香港人以“蝗虫”来称呼来港挤占资源的大陆人,1月底香港报纸上刊登的一份广告,广告上的照片是一只巨大的蝗虫,配之以广告词“有的‘人’,没对香港作出任何贡献,却来到狮子山下分我香港人的资源。医疗、教育、福利……都应只系属于香港人!”

    2011年年中,一首叫做《蝗虫天下》的歌曲在香港流行,在短短两个月内点击量达三十多万 ,反映了许多香港人对于大陆人的矛盾与焦虑。但如果将大陆与香港的矛盾只归结于香港人担忧大陆人分享香港资源,又确实将问题简单化了。由于中国不是一个信息自由的社会,媒体受控,大陆人普遍对九七以后香港社会经济政情、以及大陆与香港之间关系的变化缺乏了解,再加上中共宣传部门的不当宣传,比如九七回归,香港回到祖国怀抱,不再沦落为英国的殖民地;香港经济主要依靠大陆之类。对“蝗虫”之骂,大陆人满怀委屈:香港不也是咱中国领土,咱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凭什么要受这份气?还有少数人想的是:百年前,你们那岛比咱们还差,现在“回归”了,凭什么与我们不一样?

    香港不满的根源在于“香港内地化”

    对于香港人来说,对大陆政府与大陆人的不满却由来已久。“九七回归”后香港发生了一系列令香港人感觉非常糟糕的变化,比如邓小平原来许诺“一国两制”,香港的政体保持50年不变。但事实上,变化在“回归”前就开始了,香港在港英政府治下,虽无选举港督的权利,但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集会自由却从不缺少。

    自从“回归”以后,北京对香港媒体的控制日益加强,媒体“自律”渐成行规,香港新闻自由度连年下降,时常有港人喜爱的名嘴被迫“封咪”。集会自由虽然还有,但已经受到控制与削弱。2011年七一“回归”纪念日前夕,香港人准备发起年度游行示威日,解放军驻港部队一反过去之低调,在香港市区进行海陆空三军联合跨营机动支援“反恐演练”,有市民更目击有数辆装甲车开上繁忙的弥敦道。香港人看到此情此景,不能不联想起“六四”天安门事件。2011年,香港人认为是九七“回归”后香港警察看北京眼色滥权打压言论和集会自由最为严重的一年,至少有416名市民在公众集会或示威中被捕,当中24人被起诉。2011年8月份李克强访港时候,每天 动员2至3千个警察去保护李克强一人,甚至派2千警察进驻港大校园。更被港人认为是严重破坏了学术自由和请愿自由,对示威和请愿人士而言是一种挑衅。

    香港人当中稍具社会关怀者都很清楚大陆与香港是两种不同的文明,深知中国的专制政治只要存在下去,香港这片自由人权的绿洲就有可能被吞没,因此一直在努力帮助中国推进民主化,改善社会状况,大至声援“六四”、纪念“六四”,小至赈灾,香港人一直很努力地在做。但这些努力有如浇在沙漠的水,随着香港大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加上台湾也在开始选边靠岸,努力向北京靠拢,港人的焦虑也越来越严重。在这一大背景下发生冲突势所必然,导火线不是那位女乘客在地铁上违规饮食,也定会有别的事件引发冲突。

    中国人赴他国产子只是准备逃生小舢板

    这次港人因冲突而骂大陆人是“蝗虫”,根据之一是大陆人到香港产子,挤占了香港的医疗资源,为香港本地人带来不便。

    赴港产子潮其实只是中国大陆接近疯狂的移民潮的一条小小支流。中国是艘将沉的“泰坦尼克号”,这一点我早在2001年发表的“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里提过,这一“沉船意识”此后从未从有关中国的分析中绝迹。在“沉船意识”的危机感驱迫之下,中国人如开闸的水一样向四面八方倾泻。地球上凡有人居住之地,就有华人的身影。至于如何出国定居,华人也算是竭尽心智钻空子,“代办各类移民”在中国早就成了收入颇丰的新兴产业,赴香港、美国、加拿大生孩子让其落地就获得该地居留权或者国籍,只是其中一类方法罢了。2001年香港法院因“庄丰源案”颁令内地夫妇在港所生子可享有居港权后,自此之后,这类“港生孩”由2001年的620人,增至2011年的29,760人,这47倍增速见证了大陆人赴港产子的疯狂。尽管这些“港生代”不少依旧生活在内地,但为他们编织“香港梦”的父母们则无悔当初,仍深信“多一个港人身份,孩子始终多一条出路。”

    中国人是不是“蝗虫”?做为中国人,我当然理解同胞们为什么要移民。但站在移民国的位置想想,被骂“蝗虫”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因为许多人就是奔着这些发达国家的社会福利去的,那些移民公司这样告知移民者:加拿大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育全免费,孩子从一出生到18周岁,根据家庭收入每月有补贴金。移民成功,光是一个孩子的教育经费就赚回来了,是两个三个赚得更多。

    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移出去十分之一,仍然会觉得人满为患;但世界还只接收了两千万(改革开放后移民者,约数),却已深刻感到“中国人来了!”与中国大陆毗邻且通过旅游轻易可达的香港,对“中国人来了”的感受自然要比他国更深。

    这些国家的社会福利是依靠本国纳税人缴纳的税建立起来的,正在工作的一代人养上一代,是因为上一代也曾养过更早的一代人。这种奔他国福利去的移民多了,尤其是退休之后依亲移民多了,不纳税只享受福利,会引起其他国家的警觉。英国移民部长格林最近在新政策性讲话中表示,进入英国的非欧盟移民必须“对增进英国人的生活质量做出贡献”,英国不需要“中层管理人员”或“无特殊技能的劳工”;新政策更加明确地指出,英国只愿意接受“最好和最聪明”的移民。我猜想,继英国之后,还会有不少国家会相继关上这扇被中国人视为逃生舢板的移民之门。

    最后,对本次讨论的主题做一总结,中港冲突的实质是西方文明与东方专制文化的冲突,缘于香港人对自身渐渐失去自由、公共领域和政治参与的权利所产生的焦虑感。如果北京政府只夸大注重“蝗虫论”,只能让香港人心渐行渐远。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71期,2012年2月9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395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