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太子党离权力到底有多远?-2012年中国政局分析(一)

    by  • February 13, 2012 • 中国观察 • 19 Comments

    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驻成都领馆事件,让薄熙来长达三年的问鼎之旅进入戏剧化高潮,使中共十八大权力交接更显扑朔迷离。在中共的权力斗争中,制度性资源(党政干部考核与任免)与非制度性资源(父辈家世、官场关系)一直相互为用。要分析最近重庆王立军事件与薄熙来的政治前途,先得从这里入手。

    在政治权力交接上,即使在共产国家当中,中共的权力交接也很有特点:既不象苏共那样,通过党内高层协商推选出继任者,血缘原则在权力交接中基本不起作用;也不象北韩金氏政权那样只认血缘,从一代到三代,都是父死子继,或者古巴卡斯特罗家族那样,兄终弟及。中国是双轨制运作:既有一套制度化因素,即高层指定接班人,但不能按血缘传给子女;又有一套非制度化的潜规则,离权力最近的“太子党”可以得到种种进入官场的便利与晋升优惠。

    这一权力交接模式形成于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毛时期另有特点。邓小平以退休元老的表面身份掌控朝政,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集体领导机制。在废掉两任总书记之后,指定江泽民任总书记,为了让他的政策能够延续下去,还隔代指定了胡锦涛在江后接任总书记一职。因为邓氏指定的接班人既非其子女亲属,太子党直接继承父辈权力从制度上看似断了路。邓并不反对高干子弟经商,但地位仅次于邓的陈云却反对,主张从太子党中培养接班人,因为“自己的孩子政治上可靠”。由此中共形成了一明一暗、相辅相成的干部选拔机制。制度化的“明规则”就是邓小平主张的“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有地方工作经历”,选拔时要经过推荐、考察等一系列程序;非制度化的“潜规则”就是高干子弟们在政治晋升上可以优先考虑,但其升迁必须符合“明规则”。

    现在回望当年,应该说80年代是中共执政以来对本党、国家与人民最负责任的一段时期。选拔干部的这两套规则在当时还确实使不少不合资格的高干子女无法进入各层级的关键岗位,一批起自底层的平民干部得到升迁。第三、四两代领导人就是这样进入仕途,逐级上升。赵紫阳当总书记时曾试行过政治体制改革,十三大第一次实行了党中央委员无记名投票和差额选举。北京市效仿中央,用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50名北京市委委员,提了55名候选人,其时已为司局级干部的陈元(陈云之子)很不幸地成为落选的五人之一。这个故事当时成为党内民主化的美谈,一些不太了解陈氏父子复杂心情的媒体还登过此事。

    恢复高考后最初几年的考试货真价实,并没有90年代后期那么多腐败,大学也没开始卖文凭。高干子弟要从政,首先就得拿到文凭,否则其仕途之路就可能卡在大学学历这一关上,即不符合“知识化”标准。当时,具备这些条件的太子党当中,最耀眼的政治明星有这么三颗:刘少奇之子刘源;薄一波之子薄熙来;习仲勋之子习近平。

    刘源仕途是高开低走,从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毕业之后,1982年从河南新乡县七里营公社副主任开始起跑,短短6年之间历任新乡县副县长、县长、郑州市副市长,至1988年任河南省副省长,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副省长。但1992年刘源的仕途象河流急拐了一道弯,转任武警部队水电指挥部第二政委兼副主任,此后的升迁就在武警与军界内部穿梭,再也未回地方。一个没有军事经历的人从地方官改为警界及军队任职,等于是为其仕途设置了天花板。其原因成谜。

    刘源淡出政坛之后,薄熙来成为当时最耀眼的政治明星。薄1982年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新闻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中央书记处工作两年,于1984年从辽宁省金县县委副书记起步,到1993年成为辽宁省大连市市长,并以城市建设为政绩亮点,成为中国当时最抢眼的政治明星。但从2001年成为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以后,其仕途那种鼓满风帆前进的势头停滞,传闻与辽宁省地方势力矛盾甚多。2004年任商务部长,直至2007年调至重庆任市委书记,列位中央政治局委员。

    习近平1982年进中央办公厅、再从中央军委办公厅秘书一职转任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因其进入清华大学之前已经在陕西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做过党支部书记,算是有了基层经历。从1985年开始,此后的任职经历主要在福建。与前两位不同的是,习近平从做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开始,就兼任宁德军分区第一书记,此后随其行政职务的升迁,兼任的军队职务也一直节节升高。从2003年开始任任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兼任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2007年先任上海市委书记兼上海警备区第一书记,同年转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转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

    从上述三位“太子”从政经历可看到:父辈余荫这一非制度化资源起了极大作用。按中共党内干部选拔那一整套民主推荐、组织考察的制度限制,所有人必须熬资格,一级级台阶往上攀爬。没有非制度化资源起作用,上述三位升迁不会如此之快。但如果在“民主推荐”这一关卡了壳,仕途也不会那么顺畅。所以元老们一般都会挑选有自己亲信任职的地方,让“太子”下凡,尽快熬够级别。“太子”如果“亲民”,早早熬够资格,那是皆大欢喜,下边的亲信官员也算是对老上级有了交待。习、薄二人在基层熬级别时,由于为人的不同,风评也有很大差别。薄熙来从任大连市长开始,既喜欢在媒体露面,渲染政绩,还有一些丑闻缠身,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站负责人姜维平就是因匿名在香港媒体上揭露其丑闻而被诬入狱。习近平则绝少在媒体露面,低调实干,在非常复杂、大案迭出的福建竟然能够保全自己,其风评与薄相较有不小差别。到2007年薄至重庆任职、习至上海任职为止,这两位“太子党”政治明星其仕途前景已优劣尽显。熟悉中国政治的人士都已了然:从职位安排上看,习近平是做为第五代领导核心加以“培养”的。

    正因为在官场升迁,不仅需要打熬资格,前景也不确定,太子党中的多数人并非能在基层受这份苦的主,于是利用父辈权势经商,或是在军队及京城六部谋职,成为太子党的主要出路。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2月13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2/china-politics/)

     

    About

    19 Responses to 中共太子党离权力到底有多远?-2012年中国政局分析(一)

    1. CHENZHICHUN
      February 13, 2012 at 11:00

      每每看了何居士的博文,都有茅塞顿开之感,到了不看不快的地步。向何居士敬意。

      • Alex
        February 23, 2012 at 22:28

        呵呵 同感同感 每次来VOA都是先来看看 何老师的博客更新了没。。。

    2. thebeing
      February 13, 2012 at 11:03

      何先生晚上好!有幸坐到沙发。高中时曾读《仰望星空》,甚为喜欢。十余年间几不见新著上市,颇觉抱憾。年前方闻先生已避居海外,不知彼处米贵与否?颂祝康健!

    3. BRoad
      February 13, 2012 at 20:45

      文章写的很好。拜读。。不过薄熙来的丑闻是什么。文章这里写的不清楚。

    4. qamulet
      February 14, 2012 at 00:29

      我不是想抢沙发,只是想看到何先生的文章,于是就看到了,很好。

    5. February 14, 2012 at 03:29

      看来还有续集?成为系列了~

    6. 删掉批驳你的评论,这就是你们的民主吗?
      February 14, 2012 at 16:25

      I am shame of you!! 你删掉所有批驳你的观点却保留支持你的观点,这就是你和你的主子的所谓的民主吗?

      • 章邯
        March 22, 2012 at 23:06

        看美国之音还装孙子,NMB!

    7. Keep deleting comments that are against you
      February 14, 2012 at 17:33

      Delete! Delete! Keep deleting all comments that are against you and your ideas. Everybody will know what kind of person you are. We are really shame of you!!!

    8. February 14, 2012 at 20:24

      五毛說話的地盤太多了, 為黨國節省點錢吧, 要不就回到 “烏有之鄉” 之類地盤罵街吧.

    9. jack
      February 15, 2012 at 01:54

      写得很好!

    10. February 15, 2012 at 19:22

      很符合中共行事实情!这个独裁党是个怪胎,是人类文明史上的灾难!

    11. 天朝小民
      February 16, 2012 at 20:38

      写的不错 也让我们了解了很多事情,望能继续更新…

    12. mzrs
      February 18, 2012 at 04:18

      文章写的很好。拜读

    13. xingxingshenxu
      February 18, 2012 at 10:40

      既有一套制度化因素,即高层指定接班人,但不能按血缘传给子女;又有一套非制度化的潜规则,离权力最近的“太子党”可以得到种种进入官场的便利与晋升优惠。
      ---------------------------------
        无血缘关系的中国人见面后,表示自己有意建立亲近关系的话语是“我们是一家人”。那么,即便指定给了没血缘关系的人,但大家还是“一家人”——权力没有旁落到别家手里。如果没有“家”的信条,那么权力交接后,卸任者就没有什么职务利益了。但“家”的概念使其得以不在其位而部分地拥有其权、利。这延长了儒教徒的权力生命。

        以“家”的概念来调整人的关系与行为,是儒教对社会生活产生的效力。以专制规则“法”来调整人的关系与行为,是法教对社会生活产生的效力。法教的法由独一人而裁定,那么那位独一人是谁呢?这就需要儒教的圣人。而违背圣人的,就要被惩处,于是这就要法教的专政机器。那么严刑峻法、程序化的运作与独圣人政治同在,也就产生了。
        被儒法圣教垄断的社会里,家、命令以外的地方,没有利益。这种宗教拒绝人因其他理念而行动的可能。于是人与人之间,除了家、命令外,相互间无法互动。再有,儒法圣教鼓吹集体主义:如果个人就能成全许多事情,家与命令对个体而言就不那么重要。但在集体主义里,个体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征得别人的认可并卷入别人,如此,家与上级命令就变得很重要了。拿出演戏的本领,好言劝你无效,你不愿与我同家,那么我就要从法的方面整治你,让你服从我。
        家在法的幕布后有其特殊利益,法是用来对付讨厌的人的——儒法圣教里的“家”与“法”就如此地具有了其他文化里的“家”、“法”所不具有的特点。其他文化里,“家”并不必然有处于规则以外的部分,“法”并不是专门用来对付不愿与我亲近的人的。

        与圣人治理同在的不是和谐盛世而是专制;与程序社会同在的不是约法社会而是独裁。没血缘关系的人,也可以是一家人;被物质决定了的精神还可以去反作用于物质……逻辑与经验的破碎和断裂,是东亚四圣教所必须的,四圣教的宗教效力来源于此——蒙昧与迷信。
        炎黄圣教宣称东亚大陆人是炎黄子孙——两个男人是无法生育的,那么这里的炎黄要被理解成炎、黄两个王室。如何才能让后人都成为两个王室的后人?一个可能的途径是:炎黄杀光了先民,于是只剩下王室的人相互繁衍了。否则,就只有用儒教的宗教信条了:以将圣人认作爹为大义之所在;由此,尽管血缘上不是我爹,但炎黄圣君是我爹。他们没有杀光先民,但要求活着的人说“爹亲娘亲不如炎黄圣君亲”。于是只知领导,不知爹妈:儒教强调血缘是次,强调圣人政治是主。
        只看领导,不看下民也是儒教的传统了,“天地君亲师”——牌位上供奉的,都是需要我仰望、服从、学习、崇拜的存在。儒教不教人平视他人,而教人仰视或鄙视他人。自己之上的是“天地君亲师”,自己之下的,一是“蛮狄”,需要被自己是教化、侵略,并让他们仰望、崇拜自己。如果不听,就专政他们,于是法教就来了。二是“民”。民为何在下?为何除了为民做主的圣君、圣君的打工仔(公务员)以外,还需要个民之上的士来为民请命?因为民没有政治权利,而是要士人发善心、发大义、发言论。士人为民请命后,他就会被民崇拜。士就实现了他的宗教价值与宗教追求,成圣。那么,为了儒教徒有可能实现自己的宗教价值与宗教追求,就必须剥夺民的政治权利。这就构成了“为民做主+为民请命”的儒教治理模式。如果不按这个模式走,那么你就是不懂儒教教化的蛮狄,不是人,于是法教的专政就来了。而马列很好地发扬了这一点:高层信徒为民做主,低阶信徒为民请命——两者构成了对人民的充足代表。你拒绝马列,你就不是人民,就要被专政。
        所以,天灾人祸、黑暗不公在儒教里是必须的,如果民的生活好好的,就不需要士来为他们请命。所以汶川一震,死了一堆人,总理一视察,啊,万民流涕啊,真感人啊!于是,圣人就这么产生了。比起死亡人数,以及导致死亡的建筑、失职等因素,儒法圣徒更关心“催人泪下的圣人临世的意境”。所以,灾难更大一点,人死的更多一点,去的官僚更高级一点,那个催人泪下的圣人临世的意境就更大了。这个又大又美的意境,符合炎黄圣教的华夏宗教美:华,美;夏,大;又大又美。他们的宗教快感就是这么来的。如果基督教名下有将一个个异端烧死并引起仪式执行者的宗教快感的情况,那么炎黄圣教、儒法圣教的名下有的,是一层层楼板整体垮了,于是一群群人就这么死了——忽然领导一降临,意境一变,就引起宗教快感的情况。在马列圣教里,这个仪式的名称叫做“视察”、“现场指挥”。

        马列的教科书上使劲鼓吹文艺复兴者与启蒙思想家、科学家是如何冲击、否定基督教的迷信的,不论其真假,问题是:东亚大陆的蒙昧与迷信是基督教造成的吗?马列圣教在炎黄圣教、儒法圣教、吃教统治的陆地上使劲地反对“基督教的蒙昧和迷信”,啊,其余三圣教真高兴:这个充满了“科学术语”、“客观规律”与“理性思维”的洋人的宗教真好用,真体贴!于是,三圣教的迷信与蒙昧依旧,而且还多了个马列圣教。

      • candida
        April 15, 2012 at 06:02

        你这一套也可对应分析美国权贵家族和政治体系,如果你有意的话,也可写一篇文章,分析一下美国权贵家族的历史,赚赚稿费。
        每个社会都是有统治和被统治阶层,只不过是看谁演戏手段高明一点罢了,民主只是统治阶层的光鲜外衣罢了,要不然肯尼迪怎么被杀了,再说肯尼迪家族也是权贵家族之一,统治阶层内部是不是也有民主这个说法也不一定呢!
        下一个统治者是哪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否管理好和平衡好他的治下人民,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就行了,少数利益不符的就只能被忽略或牺牲掉了,不管是在统治阶层内还是外,肯尼迪就是一个例子。

    14. 啊啊啊
      February 19, 2012 at 02:25

      学习了

    15. zgr
      February 19, 2012 at 05:51

      听下来中共高干有三种来源:
      (1) 原高干的后代
      (2) 团中央干部
      (3) 与上述无关者

      怎么觉得有点像废话?各类人都有好有坏。

    16. 故人故事
      March 30, 2012 at 18:36

      薄主在这方面只知道些皮毛,还是多写写经济方面的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