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熙来“入常”之路为何如此多艰?-2012年中国政局分析(二)

    by  • February 14, 2012 • 中国观察 • 29 Comments

    最近的王立军事件,至今只有三个关键因素确切无疑:一、王立军去过成都美领馆,一天之后又“自愿离开”;二、国安部副部长邱进等数人在成都美领馆之外将走出来的王押解进京;三、此事件的发生对薄熙来政治前途非常不利。

    现在回过头来分析2006年至2007年间北京流传的一条消息。在胡锦涛进入第二任期时,江泽民写信给胡锦涛,建议不能再走指定接班人的老路子,要通过党内民主,在省部级干部当中推选。胡听从此建议,在省一级干部与中央党校的干部学员中推选,据说习近平得票最高。因此,习近平成了中共党内集制度化资源(党内民主推荐)与非制度化资源(太子党身份)于一身的第五代领导人选。于是在2007年有了前文提到的对习薄两位太子党不同的安排。由于李克强当时已经成为朝廷心照不宣的下届总理人选,颇有雄心的薄政途前景很不明朗。

    第一,薄熙来的“入常”之路为何如此艰辛?

    谈到薄督,中外评价好用“野心勃勃”一词形容。我也用过“问鼎”一词,但形容的是其不按中共组织规则出牌的姿态,并非指他要求总书记位置,因为他现在要求的其实只是政治局常委一职。按其才干与以往治绩,薄督并不比其他可能“入常”的人选,如李克强、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等人的才具逊色。如果从“救党”这个角度来看,他其实比其他的人更有能力与魄力。按资格,他既符合中共提拔干部的制度化标准(知识化、在地方与中央部委的任职经历俱全),同样也拥有非制度化资源(太子党身份)。中国高层政治权力阶梯爬升的几步曲: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薄已登上两大台阶,他全力想攀爬的只是最后一级。就其资格与位势来说,“入常”乃是他那位置上应有的政治抱负,算不上什么“野心”。正如康熙时期“九王夺嫡”一样,王子们有王位候选人资格,能否上位得经过竞争,输者认栽。但“野心”之类说辞,只是胜利者加诸失败者的用语。

    我认为,薄熙来督渝之后,其政治姿态过于强势,强势到让中南海认为权威受到挑战,这是其“入常”艰难的一个主要原因。

    薄熙来从商务部长转任重庆市委书记并任政治局委员之时,能否“入常”,各有50%的可能。薄督如果采用低姿态谋求“入常”,并非无望。但薄督在权衡得失之后,竟走上了一条中共建政后从未有人走过的路,走上了一条长达三年、充满政治风险的“问鼎”之旅。其起跑点是“唱红打黑”,“唱红”意在表示自己承袭的是毛泽东的正统;“打黑”则是要还重庆一个“清明社会”。直到这一步,薄所作所为,还属于方面大员的份内事,但2010年正式出炉的“重庆模式”却已超越中共组织原则——按中共传统,在党内有资格提出理论的必须是党魁,如毛泽东有“思想”,邓小平有“理论”,江泽民有“三个代表”,胡锦涛则是“科学发展观”。以四个直辖市中位列末座的重庆市委书记一职,竟然要弄出一个“重庆模式”,无论如何也会让中南海诸位深感权威受到挑战。

    所谓“左右路线之争”云云,我一直认为纯属扯淡,那只是权争道具而已。

    第二:薄熙来所凭仗的资源到底是什么?

    在中国历史上,诸侯“问鼎”,往往发生在天子权威式微,诸侯势力坐大,因此天子无奈其何。但由于“问鼎”违背所处社会的政治伦理,问鼎者必须拥有强大的非制度化实力,才能与制度化力量对决。

    薄熙来是否拥有这种能量?答案是:他拥有绝大多数同级官员没有的非制度化资源:太子党身份。

    熟悉中国政治的,就知道“太子党”这个词在中国政治的特殊含义。按其父辈与中共政权的关系,又分为“老太子党”与“新太子党”。“老太子党”是与中共建政有关系的元老级人物后裔的合称。“新太子党”主要指第三代与第四代党与国家领导人的后裔。在中国,“太子党”这一身份代表着政治特权与经济特权。不够资格称太子党的,如果与中共打江山有关的一代“革命干部”子女,近几年的官称是“红二代”。其余党政官员们的后裔则只能称“官二代”。这是中国官宦子弟内部身份区别的大致界限。

    关于新老太子党利用父辈政治资源致富的故事,一直在中国坊间流传。由于这与中共标榜的价值观相悖,因此成了中国的政治禁词。用中国的百度搜索,所谓太子党都是别国发生的故事,如印尼、台湾、日本、美国等国的太子党。用google搜索“中共太子党”,共有328万多词条,形形色色的内容不一而足。英文对此的专用词汇是china’s red princesses,经常成为中国报道的热门话题。

    第四代领导人因为治绩不佳,对舆论风评论特别在意。自改革开放以来,第四代领导人的政绩用“乏善可陈”算是很客气的考语。标志这个时代的关键词有高度腐败、裸官、网络控制、五毛、征地拆迁、政府行为黑社会化、反抗者自焚、三亿多贫困人群、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等等,社会危机四伏。这不仅是头脑清醒的在野人士对时局的判断,也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基本认识,精英阶层纷纷弃国移民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因此,薄熙来在“唱红打黑”的基础上发展出“重庆模式”,算是对胡温政绩的一种否定,这种否定的姿态也引来了投机与真心拥护等各种动机杂陈的热烈呼应。至于“重庆模式”能否将中国引领出黑暗另当别论。

    可以说,胡温的无所作为与重重社会矛盾,无论是党内还是民间,堪称怨声载道。作为最高领导人,胡温的声望较前三代都低,被视为平庸之主。这就是薄督在重庆玩政治“蹦极跳“的社会背景。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2月14日,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20214-blog-china-politics-139283528.html)

     

    About

    29 Responses to 薄熙来“入常”之路为何如此多艰?-2012年中国政局分析(二)

    1. HerrLi
      February 14, 2012 at 11:03

      此人才干未必有博主所说之高。

      其一,对当今中国大势缺乏正确认识。只顾埋头争位,不顾方式方法。他搞的唱红,高举老毛子旗帜,其实是红白两道都讨厌。共党内部也会清醒地认识到,就目前中国国内矛盾重重的社会状况,不要说再现类似老毛子当年政治运动的场景,就连让大家回忆起那些历史都足以让人恐惧。再搞政治运动,只会加速民心甚至共党内部成员的背离,加速共党的灭亡。事实上,即使是重庆被自愿唱了红歌的公务员,也在私下的朋友交往的场合,指认薄做得太过了。因此,从这点来看,薄并不聪明,不管当前形势,想借左派还魂,不得民心党心。

      其二,缺乏团队管理能力。虽然说起来很复杂,有很多原因,但事实上,王立军始终应该算是最好例子。

      其三,不懂如何树立形象。中共官员普遍规则争取上边支持要努力,但行事要低调。也许这里有其急火攻心的一面。客观地将,在经济、管理方面要想短期内做出成绩是很难的。薄也知道。但为了不错过时间,也只好冒险一试,唱红打黑。表面成绩很大,但其实中国社会运作国内大家都懂,所以实际上在共党圈内只是跳站名声。还有这一唱红打黑,调整地方人员,还得罪一些有后台的人,同时还的加上如博主所说的和中央争风头。在中国政治圈内,这种行为是很愚蠢的。

      第四,操纵民意,挟持中央。其实不管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方,政客自我炒作炮制政绩是很正常的现象。但如果你是用小儿科的东西来愚弄观众,那可能只能让人更加觉得虚伪和并对真实能力的怀疑。薄如何自我低级炒作的手段可从公开媒体查证。还有一件细微之处,读者也可以细细品味。中国内部媒体涉及薄的新闻,先前都是可以评论的。而评论之中几乎100%是抽象说薄是好官之类语言。打黑不敢会所,但唱红没有一票反对,是绝无可能的。这只能说薄家水军力量强大。当然这欺骗不了网民,五毛泛滥,水军横流这是中国网民所见惯不怪的。但是这在中央看来,实际上是在制造民意,要挟中央。薄的潜台词就是,你看我这么优秀,老百姓都支持我,你不把我弄进常委就失民心了。而中共是媒体的骨灰级玩家,薄此举既显得班门弄斧,又让共党很讨厌。

      所以,博主说他有才干,我不这样认为。或者至少我可以这样认为,薄熙来急火攻心,智商降低了。

      • 何清涟
        February 14, 2012 at 11:44

        你指望的才能是戈尔巴乔夫式的大智慧,须洞明世界潮流,有人道思想。那种型的人,中共内部现在没看到有。薄的才能还真就是中共政治下的才能,我是指这而言。剩下的,你看之三吧。

      • xingxingshenxu
        February 18, 2012 at 22:36

        “毛泽东思想是解决中国顽疾的良药!”“重庆模式是未来中国的出路!”
        这些人会拥护薄熙来的。就算他最还失败了,他们也会惋惜不已且更加坚定自己的信仰,所以薄,没有那么弱势的。

    2. 赵顶星
      February 14, 2012 at 11:16

      不厚书记还有入常的希望吗?王立军事件一出,他还入个狗屁的常。知识那么丰富何清涟咋也不自信了?

      • Johnwoo
        February 15, 2012 at 02:19

        受益匪浅。支持何先生的冷静、客观分析。

    3. srs
      February 14, 2012 at 12:48

      “对薄熙来政治前途非常不利”,不是不利,而是完蛋了。

      • 涟粉
        February 17, 2012 at 12:43

        “政治前途非常不利”其实就是“完蛋了”含蓄的说法。
        支持何老师~

    4. srs
      February 14, 2012 at 12:49

      另外,不是因为王牵连薄,而是要整薄而先拿王开刀。

    5. 老邪
      February 14, 2012 at 14:29

      楼主说得很好。

    6. 谁信谁傻
      February 14, 2012 at 16:56

      省部级35%是上海帮,说选举无非是欺骗。

    7. 谁信谁傻
      February 14, 2012 at 16:59

      江泽民就是秦桧,没错!

    8. February 14, 2012 at 19:42

      “關鍵詞” 應加上生態環境被极度破壞.

    9. 故人故事
      February 14, 2012 at 21:13

      现代的大陆中国人有两个喜好,一是造神,二是痛打落水狗,唯独不喜欢独立思考。‘秦琼战吕布’是侯宝林著名相声段子,说的是山东军阀韩复榘的荒唐与无知的故事,这个相声在大陆可谓是几十年不衰的保留段子,至今人们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却从来没有人问一个为什么,一个如此之SB居然能在冯玉祥的西北军中,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总司令?
      何清涟女士的这篇文章我认为是个好文章,赞同与否且放在一边,起码是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作出了冷静客观的思考和分析。
      文革中与薄熙来有过几面之交,我的印象,薄熙来是个性情中人,好冲动,好折腾,显狂,混不吝。另一方面应该说薄是有个人魅力的,极强的领袖欲,有主意,不管是好主意还是馊主意,总之他的周围总是有一帮人。薄熙来是不是联动我不知道,但是那时候有点儿‘思想’的干部子弟常常说“卅年后我们再见,看中国谁主沉浮!”等等‘豪言壮语’,这些你可以贬义地说是野心,也可以褒义地说是抱负,但不管怎么说今天薄们做到了?客观地说薄熙来是有他过人之处的,不单单是太子党的背景。要说太子党,那陈昊苏,陈元,刘源和他的兄弟薄熙成乘火箭当上省部级,局级干部的时候,薄熙来还在县里熬呢。一个50后强势进入政治局,强势入常,并敢与天子论天下的人,能是个低级动物吗?一个一个名人,政治人物出了问题不要再沿用毛时代传承下来的‘痛打落水狗’方式对待,好就是神,坏就是低能SB,这也太脸谱化了吧?都是什么时代了?能不能对人对事客观一些,理智一些。
      我基本同意何女士对薄熙来‘唱红打黑’的分析和判断,我觉得这符合薄的性格。我个人认为薄熙来的折腾和叫板胡温是时代的必然,也是时代的一个偶然。
      时代的必然,就是说在中国失去了铁腕领袖人物后,必然会出现诸侯逼宫的事件,即使今天没有薄熙来用唱红打黑来羞辱圣上,迟早也会有李东去挟天子以令诸侯。
      所谓时代的一个偶然,就是在和谐的时代,偶然出现了一个一心想当皇帝的诸侯薄熙来,还搞了一个唱红打黑的运动,因而打碎了和谐盛世,后来造成了天崩地裂,改天换地………!
      君不见,惊恐的老鼠倾巢出动四散奔逃各自逃命去了?!

    10. 民主新中國
      February 14, 2012 at 23:50

      薄熙來現在萬分危險。當今之計唯有奮力一搏,方能置之死地而後生。薄熙來應該學習葉利欽,立即向全國全世界宣布在重慶市全民直選市長和市人大代表並且同時在重慶市全體中共黨員中直選市委書記。薄熙來還應該向全世界呼籲立即在全中國實行全民直選國家領導人和全國人大代表並且同時在全國的中共黨員中直選總書記。只要薄熙來登高一呼,必將應著雲集,中國的局面極有可能會煥然一新。如果中國有幸從此進入民主國家的行列,中國人民得享自由民主均富公義,那麼薄熙來必將成為中國大陸第一任民選總統(主席)。

      • 民主是潮流
        February 23, 2012 at 01:10

        你脑壳坏了呀,薄有这能耐,能自大连始至今的一系列滔滔罪恶吗?

    11. qamulet
      February 15, 2012 at 01:30

      现在的核心圈子内甚至可以容忍一些“异质思维”,比如温的言论,但是绝对不能容忍处理问题的方式简单粗暴,简单粗暴的方式可能会直接葬送这个政权。党还是要为自己的“长治久安”考虑的,他们需要复杂的人来应付复杂的局面。

    12. cindy Chen
      February 15, 2012 at 02:46

      我很反感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唱红。对于现代政府,政府不应该提倡唱什么,应该让老百姓自己决定自己的喜好。我是从农村里出来的,毛时代的苦只有农民最有发言权。记得毛死时我12周岁都不到,我表妹比我还小一岁。那天记得是中午时分,听到广播说毛死了,我们都很高兴,这种感觉当然是从父辈这里来的。生活已经是不能最苦了,没毛还能差到哪里去?如果毛不死,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农村户口变成居民户口,没有任何的指望。
      打黑也是非常可笑的,我想他是针对汪来的,只不过文强以命来保汪(当然文也不是什么好人,共党内部没什么好人)。在这个过程中抓了近万人,非常恐惧的,如果你经历过中共的严打。在这个过程,他没有任何的法制观念。
      他似乎也有野心把他的瓜瓜儿子扶上位。这样的人如果上去,如果碰到弱主,是中国人的灾难吧。

    13. 竹叶连
      February 15, 2012 at 02:55

      薄熙来的表现,其实就是中国特色政治表现的典型表现,是一种毛泽东时代政治态度的惯性表现,谈不上什么现代政治智慧,无非就是坚持党的革命路线,也就是毛泽东思想。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就是一种红卫兵情节的再现,没有什么深层次“权谋”。他的不智,就在于他忘了他那套红卫兵文革行径,会威胁的多少大大小小当权派,他们能够接受他的那一套吗?接受那套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表面不说,心底里他们能让他得逞吗?看见薄熙来注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14. 竹叶连
      February 15, 2012 at 03:03

      薄熙来的表现,其实就是中国特色政治表演的典型表现,是一种毛泽东时代“积极”政治态度的惯性再现,谈不上什么现代政治智慧,无非就是要“坚持党的革命路线”,也就是毛泽东思想,以为向上爬的手段。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就是一种红卫兵情节的再现,没有什么深层次的思想和政治“权谋”。他的不智,就在于他忘了他那套红卫兵文革行径,会威胁到所有多少大大小小当权派,他们能够接受他的那一套吗?接受那套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表面不说,心底里他们能让他得逞吗?可见薄熙来注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加上王立军出事火上浇油,政治前途肯定完了。

    15. 重庆市民
      February 15, 2012 at 04:02

      其实,重庆的唱红许多人还是有误会,甚至偏见或戴有政治有色眼镜。
      重庆所唱的歌曲其实真正像文革的歌曲极少,大部分是中外优秀歌曲,主要是爱国、赞美山川和生活,民歌和外国经典老歌等,如“雪绒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大部分是传唱已久相对中老年比较喜欢的歌曲。另外,政府还选择了一些古今中外的经典读物免费发给市民阅读,据统计约发了100万册,今年的春运火车也发了。文章大部分是励志或箴言,如《岳阳楼记》和唐诗宋词等等经典节选。我想这是薄熙来针对重庆市官员和不少市民码头文化浓厚,而文化修养和综合素养不高有关。因为,重庆官员能像博书记一样脱稿演讲的太少,这应该是他担忧的。而自觉喜欢参加合唱活动的老年人居多,学校组织的合唱学生也并不反面感,而且感觉有所收获或乐意参加的也不少。至少这几年重庆市的合唱水平缺失提高不少,这次到香港表演也得到肯定。由于这些歌曲不少是经典艺术类歌曲,所以也有不少人感到合唱很享受,觉得比盛行的打麻将更利于健康,我家里老人也坚持去排练合唱。其实即便唱一点老革命战争歌曲也没发现参加者就思想极左了。
      其实我们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包容合理解,不要看问题偏激和绝对化。任何能够开展起来的社会活动都有其合理和积极的一面。中国文革时期否定一切、打到一切的极左思潮需要杜绝,同时对其他政治制度和政治观念全盘反对的也并非科学和客观。包容和理解会有利于人类社会的和谐进步!有利于社会和平和稳定。原唱的人继续唱,不想听的人就别去听,而不要相互指责全盘否定了。这就算是和谐、自由的社会吧!

    16. 重庆市民
      February 15, 2012 at 04:15

      其实,重庆的唱红许多人还是有误会,甚至偏见或戴有政治有色眼镜。
      重庆所唱的歌曲其实真正像文革的歌曲极少,大部分是中外优秀歌曲,主要是爱国、赞美山川和生活,民歌和外国经典老歌等,如“雪绒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大部分是传唱已久相对中老年比较喜欢的歌曲。另外,政府还选择了一些古今中外的经典读物免费发给市民阅读,据统计约发了100万册,今年的春运火车丄也发了。文章大部分是励志或箴言,如《岳阳楼记》和唐诗宋词等等经典节选。我想这是薄熙来针对重庆市官员和不少市民码头文化浓厚,而文化修养和综合素养不够高有关。因为,重庆官员能像博书记一样脱稿演讲的太少,而打麻将到时成风,这应该是他担忧的。而自觉喜欢参加合唱活动的老年人居多,学校组织的合唱学生也并不反面感,而且感觉有所收获或乐意参加的也不少。至少这几年重庆市的合唱水平确实提高不少,这次到多个合唱队香港表演也得到肯定。由于这些歌曲不少是经典艺术类歌曲,所以也有不少人感到合唱很享受,觉得比盛行的打麻将更利于健康,我家里老人也坚持每周去排练合唱,老人感觉很快乐充实。其实即便唱一点老革命战争歌曲也没发现参加者就思想极左了。
      其实我们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包容合理解,不要看问题偏激和绝对化。任何能够开展起来的社会活动都有其合理和积极的一面。中国文革时期否定一切、打到一切的极左思潮需要杜绝,同时对其他政治制度和政治观念全盘反对的也并非科学和客观。包容和理解会有利于人类社会的和谐进步!有利于社会和平和稳定。愿唱的人继续唱,不想听的人就别去听,而不要相互指责全盘否定了。这就算是和谐、自由的社会吧!毕竟读点经典,唱点歌曲不会伤及社会和个人,而且对社会和个人多少还是有益的、积极的。欧洲不是还要唱经常唱宗教歌曲?不少国家民众合唱团体很普及吗?理解万岁!

      • 山川
        February 20, 2012 at 20:13

        同意关点。我也是重庆人。认为薄的几年搞的比前任好的多!他并非极左,反对对外开放发展经济。重庆经济发展,社会安定,进步全国最快!百姓最满意。我觉得薄这样做不一定是为了进常。相反他可能知自己官到顶了才觉得按自己想法干出个样子来让世人看看。

    17. CHENZHICHUN
      February 15, 2012 at 07:14

      再次翻墙阅博文,再次向何女士致敬。

    18. Rico
      February 18, 2012 at 18:51

      大多数人对大规模的唱红这种做法是反感的。无论是公务员还是普通民众,都没有义务配合一个政党的宣传。特别是可怜的公务员,他们不得不配合那个唯一的独裁政党进行唱红的表演。这更像是一种宗教仪式,而不是一个现代政府真正需要做的事情。

      至于打黑,超出了法制规范的任何举动都是无法容忍的。这样一种做法,迟早或者已经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如果这样的方式可以接受,那么遭殃的可能是任何人。因为一个地方大员有操作这个武器全部能力,枪口可以随时调转到任何需要的方向上。

      不可否认,在薄任期内重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今天中国那个城市不是在发生着激烈的变化呢?作为直辖市,重庆获得了巨大的组织优势。那么重庆发生的改变是否是薄一个人特殊作用呢?很明显不是的。

      最近薄熙来又几次题词,这种前改革开放时代的做法让我十分反感。这不是现代社会需要的元素,简直是在浪费笔墨。如果自己喜欢书法自家家里练练就好了。如果是可以选举,就因为这一点我就可以不会选择他了。

    19. xingxingshenxu
      February 18, 2012 at 22:25

        在面团社会里,众面粉们会崇拜拉面者,比如毛。薄熙来想当拉面者。如果不当拉面者,就要当面粉,被独他人拉扯,且与其他面粉一样,缺乏个性,仅仅靠制度机会上升。
        邓死后,没有拉面者了。这似乎真是一个机会呢。本来,依靠专制机器的惯性,也可以确保统治权力。但对于东亚四圣教来说,这种单纯的官僚治理太缺乏宗教快感了。所以如果不按规则来,当毛赞美的孙悟空,一面唱红巩固信仰,一面打黑如同镇反,最后再提出指导全教发展的模式,则薄在东亚圣教文化里,就具有了宗教魅力。
        但薄熙来的第三步违反了教廷的条例:地方服从中央,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集体。以一个地方主教的身份提出一套指导全教的模式,这就威胁到了中央教廷的权威。曾经,一开始的时候我比较担心薄因此掌握更多权力。后来感到:薄以违背教廷律令的形式获得教权,这本身会损毁教廷的运行;薄掌权后,如果效仿他的人多了,薄会给那些效仿自己获取权力的途径的人以更多权力吗?届时,那些效仿薄的人就成了挑战薄所在的中央教廷权威的地方主教了。
        且,如果薄熙来入常,且其模式获得了推广,那么他即便不是总书记,也成了邓。

        但薄缺乏军队履历,仅仅靠内政暴力嘛……
      ------------------------------------
      这个四类分级法真好。老太子党,新太子党,红二代,官二代。

    20. February 21, 2012 at 21:36

      中国问题是全民的文化饲养问题。中共摧毁了传统,无神论促使每个人变成为了钱无恶不作的群体。先富起来的人都是为富不仁的家伙。他们按照共产党借用马克思教育汗毛孔里也要流着工人的血。其实圣经国家资本家不是这样的。共产党为了掠夺1949年前富起来的人的钱财,宣传无神论,是中国人烧杀抢掠毫无畏惧。文革到了顶峰。文革后,大陆华人变成了全球最最邪恶的群体。富起来的人遵循党的教导无商不奸,很多干部因此独吞而进监狱被杀头。这样那个帮派汕头林立来保护各自的贪污和分赃。黑社会自然形成。加上香港那里的人全部是被中共赶出去的地主资本家以及附庸,他们日夜想报仇,一代一代做梦都在想报仇雪恨。想出千奇百怪的手段极端的残酷极端的邪恶变成电影送往大陆毒化14亿大陆华人变成无恶不作的群体。

      现在,你即便给大陆人民主,最后也是官僚割据军阀割据。百姓习惯了被奴役。华人自古没人管治是不舒服的。这就是奴才习性。奴才习性来到香港旅游,到资本主义国家移民,没有道德基础,奴才有了钱就我那个乎所以,坏事干绝坑蒙拐骗毫无信用的霸道。

      所以,中国问题,没治。因为再坏的干部官员商人都是这样奴才百姓诞生的精英群体。百姓只是渣滓而已。

      什么样的百姓选择什么制度,选择了在独裁专制那就是走狗就好似奴才,就不要叫苦。汉人就是奴才文化。他们大汉民族心理,从来不同情其他民族的尊严和自由信仰。对少数民族能同化则同化,做不到就消灭。西藏就是这样,给食物,是侮辱性的,不接受,就杀。汉人对其他民族是很毒辣的。你见过哪个大陆汉人替新疆人藏人表示同情吗?没有。

      不信,你去救他们,他们立即喊来居委会老婆老太太穿上红袖章带着一名派出所临时工把你抓起来打死打不死关死你。

      中国的富人纷纷外逃,官员纷纷当裸官。他们在外国高喊爱国呀,我爱国呀。那是一种闲的发慌的嚎叫。是一股人世间的毒药群体。黄祸f泛滥蝗虫移民全球之日正是人类毁灭开始。

      • 话语权力
        March 8, 2012 at 07:43

        唐丹鸿是大陆人,支持西藏独立。

    21. wuyongwo
      February 23, 2012 at 11:03

      作者的观点是胡锦涛治理的不好,其他一些人也有这个观点。但是我调查的实际情况不是。

      胡执政以来,给拿銄的人加了不少工资,人们是满意的。这个是不是事实,搞清楚很重要。经济一直是政治的基础。

      老百姓最反感的是官员的贪污腐败,但有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这种体制没有办法的事,也只有说说而已。帐算不到胡的头上,他身边的一帮人实际是廉洁的。江那帮子腐败。

      多数老百姓与政府的冲突都是经济上的,比如拆迁等等还是关系一个钱字。政治上直接起的很少,要说这些冲突的根源是政治体制也不错,但是老邓都没推行的东西老胡没推行也很正常。
      胡是按步就班的人,大干快上不是他的风格,实际也没用。胡从一个弱势的接班人一步步变成现在的强势者,证明他是有本事的。不容易的。是个人就能掌权吗,一般人做不来的,当年华国锋记得吧。

      时间对形成一件事物的本质起作用。经验帮助人判断。
      无勇我

    22. June 3, 2012 at 10:38

      现在再来看何女士的分析真的令人拍案叫绝。minya-jさんへ:我々日本語勉強者にとって、いい勉強になりました。どうもありがどうございまし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