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养活谁,中国人都来想一想

    by  • February 27, 2012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2月中旬以来,中国网络上疯传成都交警大队长吴宇佟的一条雷人语录。在处理一起交通违章的行政复议时,这位吴大队长很神气地对投诉者说:“我叫吴宇佟,你记住。我们这里不是西方,西方的警察是吃纳税人的钱的,纳税人养警察,我告诉你,东方的警察,我也是纳税人,我也交税。我们的经费来源于国家财政,和纳税人交的钱是两个概念,纳税人交的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录有这段话的视频在网上登出之后,事件本身已经退居次要位置,几乎没有人再关心行政复议的由来与这个需要复议的小案件本身,只关心这位吴大队长说的这句话“纳税人的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众多网友都对吴的话嗤之以鼻,但也有些网友认为,这位交警大队长与其他中国人一样,从小就接受的党的意识形态教育,而不是公民教育,所以对“纳税人”概念根本就不知道,要怪只能怪中国的意识形态教育有问题。

    确实,吴大队长说中国警察的经费来源于国家财政,还真是党努力灌输给全体中国人的一种定见。中共执政以来有几句天天讲、年年讲的套话,即“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国人民沐浴着党的阳光”, “是党给了你一切,从工作、学习到成长,你的每一步都饱含党的心血”。现实中,中共领导的政府垄断了一切资源,所有人的生存机会都会被归于党的恩赐。农民的地,政府说要收回就收回;城市居民的房子,政府说要拆除就拆除。“党与政府”是全能的。一个人在找工作时,“党与政府”并不负责给某人工作。但如果某人有批评政府言论及“反党行为”,这个人就会成为准异议人士或者异议人士,党与政府立刻可以卡住这个人的胃,让他失去工作;更可怕的是,党与政府可以派国保到异议者亲属所在机构里发出威胁,还可以威胁房东不许将房子租给异议者。总之,党与政府“恩威”所到之处,异议人士深感中国之大、竟无处藏身。

    党与政府的能量比神要高,比天还大,“纳税人”的权益无影无踪,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吴大队长等公务员们对自己能端上党与政府恩赐的饭碗,满心都是感激,在“P民”面前不免神气十足。

    纳税人的概念在90年代曾经通过各种管道进入国内,但被宣传部门屡屡禁止讨论。目前,高中一年级的政治教科书中专列财政、税收章节,其中有“纳税人”概念,其定义是“纳税人是指税法规定的直接负有纳税义务的单位和个人”,教科书告诫学生,税收具有强制性、无偿性,教师让学生背诵“固定性税收的强制性决定了税收的无偿性,而税收的强制性又是无偿性的保障;税收的无偿性和强制性又决定了税收的固定性”这样的绕口令。学生们通过教科书,知道“依法纳税是公民义务”,偷税、漏税、逃税等行为要绳之以法。可笑的是,中国人虽然在纸上做了一回“公民”,仍然没有获得纸上权利,我仔细翻看了教科书与好几个“精选教案”,其中只字未提纳税人有哪些权利。

    西方国家的纳税人都知道,是他们缴纳的税收为政府提供了财政收入,支持着政府各机构包括司法、警察等一切公共部门(中国将此叫做“专政机器”)的运转,政府必须为纳税人提供各种必须的公共品,如学校、交通、图书、娱乐等公共设施、义务教育、某种程度的公共医疗、对弱势群体的社会救助等等;纳税人供养的公务员群体是为纳税人服务的……,等等。这一切都基于一个最重要的宪政主义税收理念,这一税收理念起源于英国于1215年制定的《自由大宪章》,该宪章确定了几个重要原则――课税必须经被课税者同意(因此美国加税须经民意代表国会议员们反复讨论并通过后才能付诸实施);纳税人有监督政府钱袋的权利(政府所有收支都必须向纳税人公开,随时回答纳税人的查询)。

    中国主流财税理论正好与自由主义宪政理念相反,“强制性”指政府无需通过纳税人的同意,想加税就加税,想加多少就多少;“无偿性”指政府通过税收所取得的收入,既不需要偿还,也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因此,政府如何使用财政收入,无需向纳税人公开信息,也无需接受纳税人的监督。正是在这种税收理念指导下,中国政府从不认为自己有责任向国民公开财政收入的用途。

    如果税收只强调强制性与无偿性,就与黑社会收取保护费没什么差别。目前中国启动一步到位的政改几乎无望,但中国至少可以效法英美经验,先想法管住政府的钱袋。英国提供的历史经验是从限制国王的财政权入手限制王权。这一点,100年前的中国人曾经成功地做过尝试:1910年清朝建立资政院,当年就开始审议预算,将朝廷提交的预算额裁减了将近1/4。今天的中国人理应比前辈们做得更好。去年中国有独立候选人参加地方人大代表选举,被中国当局想方设法阻止破坏。其实,当局但凡还有点头脑,利用现有制度资源先做些改革,比如让人大代表职业化,使所谓“民意代表”名实相符,理直气壮地负起监督政府的责任,其实于政府于民都有好处。因为让纳税人拥有监督政府的权利,从质量与种类两方面监督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既可以减少政府部门的乱开支,又可以减轻社会怨恨。这与中共用高压维稳的方式保政权的方式相比,成本小,社会摩擦也会少得多。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2月27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2/taxpayers-in-china/)

    About

    21 Responses to 谁养活谁,中国人都来想一想

    1. 50年代生人
      February 27, 2012 at 22:06

      这笔帐,在中共统治下,从来就是糊涂帐。
      中共确实常常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要说,没有共产党,才会有新中国。共产党没统治中国之前,中国再怎么地,没差到这样。
      我所住的黑龙江,据老一辈说,那时家里有一个卖淫的,男人没脸见人,一家都被瞧不起。现在的失业工人太多,大家没工作,女的年轻还能去卖肉,家里还有口饭吃。过了中年,卖不了,全家都死路一条。
      那时候,黑龙江富。即使在文革时期,全国的日子都不好过,来了黑龙江,怎么着也有口饭吃。现在,树被砍光,水被污染,无猎可打,无鱼可捕。城市里无业可就。
      当官的,个个肥得流油,二奶一两年一换,这是个什么社会?

      • 尚秋
        February 28, 2012 at 23:39

        关键在于要当官。当不了官怨谁?

    2. Despair
      February 28, 2012 at 03:14

      既得利益者,凭什么要放弃自己的权益?——他们自己没有内在的动力,民众的意见全部被打压,然后,他们再用功夫网截断国外的信息——这就是天朝现状。

      我朝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干的,起先是干扰国外的短波收音机频率,然后是一波接一波的扫黄打非——扫黄是虚、打非是实,再然后,等到Internet兴起了,我朝的思路依然不变——那就是坚决断绝子民接受外界信息的能力。

      天朝一直想让子民相信,他们生活在天朝里,没有了天朝,子民小命不保。子民要是不听话——那就真的小命不保了。

      • 尚秋
        February 28, 2012 at 23:40

        信息垄断权是我党的核心利益。谁敢动,我党跟他急。

    3. 中国草民
      February 28, 2012 at 09:51

      写的太好了,这样的文章才是中国的现实分析,佩服,一党专制必须放弃

      • 尚秋
        February 28, 2012 at 23:37

        一党专政觉不会放弃。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4. 无勇我
      February 28, 2012 at 09:53

      交警说的是事实上的事,何先生说的是正确的事。

      • 尚秋
        February 28, 2012 at 23:29

        精辟啊!一个说实话,一个说真理,鸡同鸭讲么。

    5. 中国草民
      February 28, 2012 at 09:59

      何清涟女士总是说中国要达到开明专制才能实现民主?可面对现实官媒垄断,五毛乱串,老百姓的声音都被压制,这如何达到开明?各个专制利益集团形成对民间组织打击不遗余力,中国的底层人民的生存环境不断恶化,作为一名老百姓根本看不到未来。

      • 尚秋
        February 28, 2012 at 23:27

        未来是有的,一百年后总会变的。也许五十年就够了。不知您多大年纪?如果已经到中年,恐怕不会有机会看到中国正真自由民主的一天啦。认命吧,还有好多人连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也没看到呢,至死还靠粮票吃饭呢。

    6. 有话不敢说
      February 28, 2012 at 19:45

      合法权利受到压制,不知道哪里诉苦,谁会关心小民死活?

      • 尚秋
        February 28, 2012 at 23:36

        哪里诉苦?谁会关心?无处诉苦,无人关心。因为,伟光正领导下的中国人,都这样。要翻身?有办法,要学会拍马,行贿,造谣撞骗,贪污腐败,撒谎耍赖,五毒俱全,无恶不作,保管你很快就成了压迫而不是被压迫的人啦。

    7. 尚秋
      February 28, 2012 at 22:04

      其实比作黑社会还是不够精确,因为黑社会也要有契约,收保护费,理论上说是要尽保护之责的,而实际上在相当程度上黑帮还是守约的,所谓盗亦有道。即使对神还要有约,我给你供奉,你给我保佑。而中共制度却是空前绝后的创举,从底层人民到各级政府,每一级都只对上负责,只有纪律,没有契约,党中央是unfallible,如中世纪的教皇一样。

    8. February 29, 2012 at 01:10

      中共不怕你们骂流氓 不怕你们骂土匪 轻则掌嘴 重则割喉 永远发不出声音 中共只接受bomb

    9. Paul
      February 29, 2012 at 03:15

      中国人很善于偷换概念,强加解释,似理非理,此深得毛的真传。汉字被搅得乌七八糟,狗屁不通。外来的新概念大都被中共恶意破坏。
      何老师的建议都已经很具操作性了,可惜这个政权正坚定不移走向自我毁灭之路。它不遗余力的在内部制造不安、暴力甚至动乱,就算有心对外再次“韬光养晦”,恐怕也很难令邻国以及区域内各国信服。
      一个精神、行为分裂的政权,一套对内、对外两重天的政策,一个体积庞大、成分复杂、人口众多、缺乏常识、道德崩溃、社会溃败、环境危殆的国家怎能让邻居放心呢!

      • 话语权力
        March 8, 2012 at 05:44

        这点让人很郁闷。现代汉语简直就没法翻译。
        听到那个“熊猫和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笑话,我觉得很好笑,说给外国同事听,说了一半卡住了——中国人民和中国老百姓对我们是两码事,可在德语英语里都是一个词啊。

    10. limingdao
      March 3, 2012 at 03:27

      “1910年清朝建立资政院,当年就开始审议预算,将朝廷提交的预算额裁减了将近1/4。”结果1911年大清王朝就得倒台了,以史为鉴,现在的中国敢这样改革吗?

    11. March 3, 2012 at 21:35

      这个问题讨论没什么意思。当年说剥削不好,结果发现在大多数人被剥削的制度下反而生活得好。解放初剥削绝迹,也没有腐败贪污,结果弄得穷山穷海。现在也没有人说剥削好,说的是民主自由好。其实有没有剥削不重要,谁养活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言论自由,我可以说剥削好,你也有权说剥削不好,问题就好办了。如果只许我说我养活你,你不许争辩说你养活我,那就肯定有问题了。如果你在中国大街上能说吴宇佟你听着我是何清涟,我说了是我们纳税人养活了你们这些警察,呵呵如果能这样说话不给抓起来,那就没问题了,吴宇佟的说话权也应当保护的么。

    12. 郷下人在海外
      March 4, 2012 at 23:11

      没有民主,就像没有人格。纳了税,就像没纳税一様,没人理。

    13. 郷下人在海外
      March 4, 2012 at 23:18

      没有民主,就像没有人格。纳了税,就像没纳税一様,没人理。

      没有民主,就像没有国家。俺為了他,他不為了俺。悲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