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的薪酬被联合国“增长”了吗?

    by  • April 9, 2012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富人早就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的主力。3月份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ILO)首次计算出世界平均工资,尽管中国人薪资未达世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但在中国网民中引起的反响却是“被联合国忽悠”了。

    以下是笔者用剥笋式方法,揭示出中国人的薪酬真相以及真实生活水平。

    第一,一比吓一跳:中国职工薪酬只有ILO公布的一半。

    以2009年各国薪资数据为调查依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ILO)近日公布了对72个国家薪资的调查,全球平均数为月薪1480美元(约合人民币9327.7元),年薪不到1.8万美元。中国员工的月平均工资为656美元(约合人民币4134.4元),不到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位列72个调查国家(地区)中的57位。

    中国网友为什么会感到联合国在“忽悠”呢?因为月平均工资4134.4元远高于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同年全国职工薪酬数据:2009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32736元(月均2728元),2010年为37147元(月均3095元);私营企业更低:2009年为18199元(月均1516元),2010年为20759元(月均1729元)。

    上述数据揭示的事实是,莫说2009年,就是比2009年同比增长13.5%的的2010年,无论在何种类型的单位工作,中国人的薪酬也比ILO公布的2009年数据要低得多。按当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1:6.3计算,2009年中国非私营单位薪酬为月均433美元,私营企业为241美元。200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在非私营与私营单位就业者人数分别为60%与40%多,折衷计算,中国的真实薪酬接近第68位的吉尔吉斯坦(Kyrgyzstan)的月平均工资 336美元。

    中国的GDP总量号称世界第二,但人均月工资却如此之低,这意味着普通中国人并没有能从GDP这块大蛋糕分到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一块。

    第二,ILO的薪资水平为何远高于中国自身水平?

    如果说国家统计局习惯性地将本国职工工薪高报,国人可以理解为那是出于粉饰政绩的需要,但ILO又没有这一动机,中国员工的薪酬为何也要“被增长”这么多呢?

    这其实怪不得ILO。因为除了在非常特别的情况下,不管是哪个联合国机构,需要任何特定国家的某类数据,基本都由该国政府提供。ILO这份有关全球薪资的调查报告,其实就是以各国自报的数据与统计样本为基础统计出来的。只能说中国政府相关机构在提供中国员工薪酬样本时,出于一贯的“面子”需要,按照报喜不报忧的传统,做了一些必要的技术处理。比如在选送调查样本时,多选取经济发达地区如上海、广东、北京、山东、江苏等地的薪酬统计数字及调查样本报送联合国;或者在员工的概念与企业类别上作文章,将报酬很低的农民工从职工中排除——2008年的《中国统计年鉴》就将占全国非农业劳动力三分之二的农民工从职工当中排除——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员工全列入“非私营单位”,其薪酬自然比较高,看起来光鲜得多。

    中国国家统计局(或相关机构)在向联合国选送数据时,依据的就是“为国家形象考虑”这一原则。至于两年后ILO公布的中国员工薪酬会高出本国公布的工资标准许多,既不是它要考虑的事情,普通中国人就算看到了,那也会被认为是联合国ILO的数据不实,不会把这笔帐算到中国政府机构选送数据样本上来。我在推特与微博上转这ILO的工薪数据时,所有的人都认为联合国也会“忽悠”人。

    中国政府机构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虽然高报了许多,也没“胖”出世界平均工资的水平,还未达其一半。

    三、中国人的真实生活水平

    严格地说,ILO这里使用的美元并不是指货币实体的“美元”,而是被称为“购买力平价法货币”,也就是说,各国的人均收入被转化为以美元购买力为基准价值的数值。这里所说的人均月收入,其实是这一收入在美国的购买力。由于中国的通胀率是被政府相关机构严重低估的,所以中国人的购买力在此又是被高估的。

    薪酬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国大多数国民的购买力,意味着这个国家人民衣食住行的基本水平,以及是否有能力旅游休闲等。但由于被中国政府计入“职工”类别的人数在总就业人数当中偏低(据中国统计年鉴),只有1亿多,只占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从业人员48287万人的四分之一左右。再加上ILO的统计不包括中国领取社会救济的贫困人口一亿左右及庞大的失业人口,所以ILO的薪资水平不能反映大多数中国人的真实生活水平。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富人早就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的主力。 但盖洛普2010全球幸福调查发现,七成中国人感觉生活艰难。对此调查结果,《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者Josh Chin评述说,中国经济取得前所未有的繁荣,但中国现实乐观度较低,是因为“中国人往往重视谦逊,对预期的管理相对较严。而美国则不同,至少从19世纪以来,美国就被 ‘天命论’(Manifest Destiny)的乐观理念所推动。”这句话说直白一点,就是作者认为,中国人的日子其实不错,只是因与生俱来的悲观主义,喜欢哭穷。

    通过上述三重分析,可以证明,中国人对现实生活悲观并非源自其“与生俱来的悲观主义”,中国人的“幸福生活”原本就是被本国政府通过数据游戏营造出来的虚假现象。

    (原载BBC·点评中国,2012年4月9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focus_on_china/2012/04/120409_cr_chinese_salary.shtml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