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政治生态下的“使馆避难幻觉”

    by  • May 3, 2012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从2月到4月,中国一共上演了两起出奔美国使领馆避难事件。这些事件让人看到了中国的政治生态极为险恶:尽管王立军、陈光诚两人的不安全来自于不同的政治层面,但在中国政治高度黑社会化的状态下无论是职掌刑司的公安局长还是维稳对象,都处于人身缺乏安全保障的状态。

    由于前往外国使领馆避难,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条不归路,因此有必要讨论一下中国人到外国驻华使领馆寻求避难的现实可行性,这种讨论至少可以帮助有此想法的人事前评估一下风险。

    王立军的“使馆避难幻觉”源于自我估计过高

    王立军的“使馆避难幻觉”由来已久。在王案事发后,我查阅有关资料时,曾读到一篇为王立军张目的文章——《辽宁铁岭王海洲诬陷王立军案内幕》(2009年),其中谈到王立军遭受老上司王海洲的“陷害”时,“一些外国机构不断给王立军打电话或发传真,询问王立军是否需要‘政治避难’或其他援助”——这段话应该是王立军自己对记者透露的,意在彰显自己的重要性与价值,该文记者并无相关的国际常识,相信了王的自吹。

    王立军在辽宁的所作所为已表明,他是一个善于使用黑道手段在权力场中游走且混成了气候的成功者。到重庆之后,在一大批向权力献媚的媒体、文人神化的氛围中,更是极度自我膨胀。

    王立军的自我膨胀并非完全出自于他的自大,而是中国这块特殊土壤造成的。且不说他在与薄熙来“龙虎风云际会”之后那段时期政治上的膨胀与媒体的集中吹捧,就以各种“学术荣誉”集于一身来说,他也完全有“理由”膨胀。未曾受过高等教育的王立军曾集教授、博士生导师、18项科研课题主持人、156项专利发明者等荣誉于一身。争相聘请王当教授、博士生导师的有当今中国著名学府浙江大学、东北财经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第三军医大学,还有重庆大学、西南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多所院校。在他罗列的简历中,还有“美国李昌钰美国李昌钰法庭科学(法医)研究所特聘专家、教授”这一衔头。

    这一“学术荣誉”亦真亦幻地毕集于一个未受过大学教育者的头上之荒谬现象,见证了中国社会特别是中国大学的无耻与堕落。表明所谓“科学、学术”在中国全是权力的婢女。

    为什么王立军会在重庆呼风唤雨之际,对记者突然说出这番多家外国机构邀请他避难的话来呢?从潜意识来说,这话表明王立军有不安全感。在中国官场这个修罗场摸爬滚打多年,王立军虽然一直是斩人的“刀俎”,但也知道在政治生态严重黑社会化的中国,自己也保不定哪天会沦为被斩的“鱼肉”。他亲手送上西天的文强就是个例子。

    从常识层面来说,缺乏国际知识的王立军根本不了解外国使领馆关于政治避难者的一些详细规定与要求,当然更不知道西方驻外使馆并不想在驻在国接收政治避难者这种“烫手山芋”。我猜想王立军看过一些“冷战”时期的间谍书籍,如《秘密战》之类,知道苏联克格勃情报人员会通过持有重要情报换取西方国家政治庇护。他对自身价值的判断大概是:在美国眼中,他的价值应该超过大多数前苏联克格勃间谍。正是这种早就产生的领馆避难幻觉,在他认为自己面临生命危险时,确实帮助他做出重大选择。

    美国驻外使馆如何应付“不请自来者”?

    在“冷战”时期,前苏联东欧国家的克格勃成员及异议人士到西方各国驻外领馆寻求避难常有发生,但成功者大多是事先通过接触与周密准备,“不请自来者”极难成功。在中共统治大陆70多年间,“不请自来”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并停留数十天后成功离境的中国异议人士只有一位,即被北京政府指为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幕后黑手”的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方励之教授。

    各国领馆门禁森严,并非中国平民轻易可进去之地。虽然如此,总免不了会有“不请自来者”能够“成功进入”。对于如何应对所谓的“不请自来者”,即来到美国使领馆或其他海外场所寻求庇护者,美国有着长长的工作指导清单。《华尔街日报以》4月24日一篇文章介绍说,据维基解密(Wikileaks)获得的一份2009年的美国国务院电文,对于这类事件,美国有两大最重要的任务:保证外交驻所的安全和获取情报。

    这份10页长的文件建议外交人员告诉寻求庇护者:该外交驻所不能确保他们能安全离开所在国,不能确保他们在其本国的安全,也不能确保他们能进入美国。电文中强调,如有以下情况,不可向外国公民提供临时身份:外国公民仅仅希望移民美国或逃避当地刑法;提供庇护会危及驻所安全;或国务院指示驻所不得提供临时身份。在王立军事件中,美国政府似乎很早就确定他并不是早些年的苏联克格勃叛逃人员那样的情报来源。

    在拒绝王立军避难要求之后,美国国务院曾面对数位国会议员的质询,为什么不接受“极具情报价值”的王立军的避难要求?对这一质询,国务院用“王立军是高风险避难申请人”,“是一位地方大员手下的政策执行人,而不是什么自由斗士”,“以保护人权为由向一位地方公安局长提供庇护是站不住脚的”等理由,让质询者无话可说。

    但陈光诚这一个案却与王立军完全不同,他是国际人权组织高度关注的知名人权斗士,符合美国提供政治庇护的要求。尽管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在特殊情况下让外国公民进入美国的事例很罕见,但两种情况除外。上述电文中列出的条件是:关乎美国特殊利益的个人;寻求庇护者面临立即的危险;或事件具有政治敏感性。

    4月27日进入美领馆的陈光诚,虽然看起来符合美国国土安全部规定的上述条件,但毫无疑问也算是“不请自来者”,而且时机极为不凑巧,正好发生在5月中美战略会谈之前几天。这种“不请自来”造成的尴尬,对中美两国政府都不算小。陈光诚事件当中一个最有意思的关键细节,至今无论从哪个管道都得不到消息,即陈光诚是如何进入美国大使馆的?这点弄清楚后,也就能够大致弄清楚陈光诚为何会在此时出奔美领馆的事实真相了。

    中国网友在网上发言,称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最安全的地方原来就是租界与外国使、领馆。还有人说,别的国家太小,扛不住中国压力,只有美国才能与中国对抗,因此,美国大使馆与领事馆才是中国最安全的地方。陈光诚事件可能会使中国人这种“使馆避难幻觉”的热度稍微消退一点。事实是:美国方面对此类事情肯定深感头痛,因为这会造成外交上的严重混乱。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2012年5月3日,第77期,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521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