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北京对外放料看权斗终盘轮廓

    by  • May 14, 2012 • 中国观察 • 6 Comments

    5月11日,日本《富士晚报》发布一条惊人消息“失势中国大人物薄熙来独家专访”,报道说:4月26日,日本大和新闻社宇田川敬介在中国国安的安排监视下,与失势后的薄熙来共进晚餐。

    这是薄熙来被软禁后第一次与外界见面,消息无疑具有爆炸性,凡读到这条消息的人第一反应莫不是震惊之余加上不相信,大多人都在想:1、为什么这次按常情不可能的会面会选择宇田川敬介? 为什么这次北京会选择日本新闻业中一家并不以政治新闻报道见长的娱乐性媒体,而不是象4月中旬以前那样选择英美大媒体及港台媒体?2、为什么4月26日的见面采访,却延至半个月后的5月11日才发表?

    对于第一问,宇田川其实已经在文中回答了,那是因为他本人与薄熙来有渊源,1997年,宇田川曾在“MYCAL”大型超市集团负责法务工作。当时,MYCAL在大连投资,宇田川得以认识大连市长薄熙来,后来还与当时做律师工作的谷开来合订顾问契约,因而与薄家有联系。加上宇田川在报道中说了,本次由国安特别安排的餐叙不许拍照与录音,这等于事先说明,读者如果想要证据证明此次会面的真实性是不可能的。因此,人们只能凭借日本媒体业对他的专业信誉与《富士晚报》的媒体信誉来判断这条消息的真实性了。

    因为上述原因,虽然众媒体对宇田川个人资历、目前任职的大和新闻社(Yamato Press),再到《富士晚报》的报纸发行量及其报道品味逐项考证,依然无法就此次会面的真实性做出一致判断。我本人亦搜索到他的推特帐号“宇田川敬介@udaxyz”, 用英语向他问了两个问题:见薄熙来是来自中国政府的安排,还是出自他个人的请求?他以不愿意与陌生人公开在推特上讨论这一问题为由拒绝了,尔后又说他可以接受采访,只是需要我用日文。

    鉴于自从王立军事件发生后,各种耸人听闻、匪夷所思的消息纷至沓来,莫辨真假,有些已经超出常识判断范围,如薄熙来制造大连空难、王立军保存的杀人证据是一小片肉而不是通常的毛发、指甲等(通常后者取证易保管易,前者取证难保管亦难)。所以,我觉得去注目一时半会难有结果的会面之真假,还不如分析这篇报道所释放的信息。

    通篇报道不长。但要传递的重要信息却有三条:一是报道中说薄熙来否认与自己有关的大多数丑闻,没有否认谷开来的犯罪行为,并声言两人感情不好,后悔没早点离婚;二是否认是权力斗争,说是在重庆打黑遭受报复;三是最后声称“我会回来”。

    这三点对于解薄熙来之套实在太具有针对性,几乎可以说代表了挺薄者的重要愿望,而且也给中央A(公开化的、人们可见到的以胡温为代表的中共中央)搭了一架下台的梯子:将薄熙来与谷开来夫妻两人切割开来,可大大减轻薄要承担的罪责;说是“打黑”引致的报复,不是权力斗争,即给中央A全了面子;甚至为薄的复出埋下伏笔。高官受家属牵连不影响仕途,这在中共党内也有先例可循,根据传言,贾庆林之妻林幼芳据说曾深陷厦门远华案,贾通过离婚解套,仍然做他的全国政协主席,安享尊荣。最后那句“我会回来”的,几乎就是宣布“王者归来”,意在为挺薄者打气。

    上述信息,并非宇田川敬介这位日本记者能编造出来的。据一位日本推友考证,宇田川将自己的博客评论为“C级政治界说”,其博文主要是关于日本民主党的政治评论,也写关于中国的评论,文章带有日本人少有的幽默感。但即使如此,他要编得这么对景是做不到的。最重要的是:他本人并无主动编此信息的动机,还有冒因编假新闻而被损失信誉的风险。因此,我大胆做一推论:他与薄的见面是否虚构尚待进一步证实,但该篇采访的信息要点,却是中国方面放料给他,从有利于薄这点来看,应该是中央B。

    我注意到一个事实:在4月24日陈光诚出逃消息出来之前,中央A通过好几位隐身的放风者(只有一位王康愿意显露真名)向外媒喂料,全是有关薄家的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陈光诚出逃事件成为各国媒体热点之后,放风者几乎同时停止行动(他们向外媒表示上面有指示不能再讲了)。从陈光诚事件的结果来看,中央B占了上风,美国经历了近年对华外交上最大的一次失败。5月8日下午河南省襄城县村民聂木妮夫妇双双闯馆事件发生。次日,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杰弗里•贝德(Jeffrey Bader)对外公开说,美中双方都希望确保陈光诚事件不要成为未来企图在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的模式。

    就在媒体对陈光诚事件的关注热度消退之际,宇田川敬介却在5月11日突然将半个多月之前与薄熙来共进晚餐之事写成独家采访,时间拿捏得很准:因为就在5月10日,广州《时代周报》刊发了一篇“谷望江曲线控股喜多来的资本谱系揭秘”,此文被多家网站转载,有的已被删去。但在金羊网上干脆就以“谷开来大姐资本谱系揭秘”为题刊登(写明转自《中国新闻周刊》5月11日)。《富士晚报》发表的文章将薄、谷伉俪从政治上切割开来,正好针对这篇文章。

    如我以前所说,中共这次权力斗争除了在中共内部开展之外,还借助了国际媒体。日本《富士晚报》11日登载宇田川宣示薄熙来表达“我将回来”之后,英国《金融时报》于5月13日登载“薄的同盟放弃中国安全部门的角色”(Bo ally gives up China security roles),该文的要点是:据来自三个高层党官的和外交官的消息,周永康将对国家安全机器的控制权转交给公安部长孟建柱,他不会被公开地被撤职,会任职至正式今年退休为止;如果公开剥夺周永康的权力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作为政法委书记拥有很多其他官员多年来的阴暗秘密。该报道说,高官们透露,周永康被迫在政治局常委为自己保薄做检查,但在媒体上还保持活动。

    这条消息如果没有写周虽然失势,“但在媒体上还保持活动”,也许更能取信于人。因为中国人习惯性地通过从媒体上查寻领导人行踪来判断其是否失势,这句话等于预先公示:周永康的公开活动,只是党中央从稳定大局考虑的安排,事实上周已经铁定“出局”。但事实上,开完十八大之后,周与胡温一起正常退休,目前交权给孟建柱,也只能算是退休前的正常工作交接,这算成了“大输家”吗?

    4月20日以前放出有关薄氏家族的传言,以抹黑为主,凡有利于薄不利于中共的则一律斥为谣言。这一轮放料多了一个特点:不再辟谣,而是故意搅水。结合所有的消息看,我只能得出一个判断:拥有党政军全部制度化资源的中央A与只拥有非制度化资源(即不少红二代及老太子党成员支持)的中央B在这场政治厮杀之中算打了个平手。

    真正的结果,还得等着看十八大人事安排。

    (宇田川敬介:《中国“失脚大物”薄煕来氏を独占インタビュー!初めて明かされる真実》,http://www.zakzak.co.jp/society/foreign/news/20120511/frn1205111124000-n1.htm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5月14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5/powerfight-bo-xilais-interview-with-japanese-media/)

     

    About

    6 Responses to 从北京对外放料看权斗终盘轮廓

    1. Paul
      May 14, 2012 at 23:11

      何老师的博客分析透彻,信息丰富又及时,来源也清楚,是了解中国的“必修课”。

      很同意您的判断。如果中央A坐拥全部制度化资源依然压不住B(只是“打了个平手”),在中国的黑暗政治环境下,他们敢去主动寻求妥协吗?不然,权斗可能还要加剧。估计放风十八大要推迟的也是中央B吧。

      不知胡温在中日韩峰会对日异常强硬,甚至胡都拒绝会见野田首相,算不算因有日本媒体卷入中国权斗且是中央A的对立面而迁怒于日本政府呢?胡温如此发飙,算不算您推论的一个佐证?

    2. 何清涟
      May 15, 2012 at 09:53

      老太子党们算是看准了胡温这几个人。他们如果熬过这一关,下一轮权力斗争会更残酷。胡倒不一定是对日本媒体介入发火,另有无名火。主要是在陈光诚事件上被中央B好好耍了一把。只是此事,中央A不想认,美国也不想认(此事等于心甘情愿地张口吞了一只FLY),维权人士更不想辩清进入大使馆前的事。比如陈说自己独自过七道关,他既是盲人,又从何得知是七道?我这文章主要是将事件发生前后的时间及因果关系列出来。
      大纪元系列总说是胡温改革,目前已经都不讨论政改,不知他们如何得出此判断。

      • 孟中原
        May 15, 2012 at 12:00

        我个人估计可能是胡温派人私下有何大纪元,新唐人沟通。只是个人猜测了。另外日文翻译最后一句可能翻错了,“この政治闘争の中で「手打ち」をしたのだ、と。”「手打ち」应换为「引き分け」。

    3. 乘桴于海
      May 15, 2012 at 10:03

      何老师觉得在中央A的制度化资源完全无法压制中央B的时候,中国会出现的到底是共产党政权的全面崩溃,还是中央B踢除中央A重新制定党内秩序?如果中央B获胜,您觉得它会以什么的方式来维持政权呢?虽然,您说过中央B的意识形态纠缠只不过是夺权手段,上台以后也未必会真的会搞文革。但是,在没有方法平衡既得利益和社会矛盾时,重提阶级斗争,煽动民粹转移群众视线,也不失为一剂镇痛吗啡。如果这样,中国有可能会陷入更加恐怖的情景么?

    4. 阿迪
      May 16, 2012 at 11:10

      何老师的文章非常精彩,但有一小小错误,急性毒药不会在指甲毛发沉积的,只有慢性的毒药才会。

    5. 不具名
      September 25, 2012 at 05:23

      何老师的分析十分在理,这篇分析更证明了陈光诚事件是中央B的阴险之作,何老师当时对温总理的要求现在看来是有点过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