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海域纠纷与渔民生存之痛

    by  • May 21, 2012 • 世界与中国, 国土生态 • 14 Comments

    作为大陆国家的中国,最近几年的周边海域却很不平静。被北韩扣押的3艘渔船与活着的渔民虽然已经全部被放回,但谁都清楚这类案件还会再发生,只是不知落在谁的头上。在海洋资源有限和其他复杂的背景下,被生存焦虑煎迫的中国渔民不得不远洋捕捞,而这种捕捞越来越频繁地成为中国周边外交的燃爆点。

    这个问题牵涉到两个层面:一是国家海域主权;二是渔民的身家性命。对于国家来说,与某单个国家发生一点小摩擦已经很不舒服,更何况与中国发生海域纠纷的国家不止南、北韩,还有日本、越南、菲律宾等不少国家。对于渔民来说,其损失是按照“大数原则”计算的,即一旦某人失去生命或在冲突中致残,这损失于其个人及家庭来说则是百分之百,网上那些民族主义情绪鼓噪者们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

    我详细查阅过一些中文资料,即使在中国激昂的民族主义情绪下讨论中国的海域问题与渔业纠纷,还是可以看出一些应该反求诸己的问题。这些问题,中国媒体不是没有意识到,而是受囿于民族主义情绪高扬的舆论环境,只敢嗫嗫嚅嚅地说出来。

    第一个问题:近海捕捞成为不可能,是中国近岸过度开发所致。

    作为中国“大外宣”主力舰之一的《国际先驱导报》,于2011年11月27日发表“旋涡中的中国渔民:中国近海无鱼频遭外舰追逐”,其中引述国内媒体的一份调查,说“近海环境沦陷是中国近岸开发普遍过度的苦果。其中,仅重工业化布局而言,从大西南出海口北部湾一直往北,大码头、大化工、大钢铁、大电能到处点火。广东、江苏、上海等地莫不在向石化工业区的目标大步迈进”,“在地方短期利益驱动下,正在形成对岸线盲目抢占、低值利用的局面,沿海港口发展和临港工业基本都是靠围填海形成”。

    该文分析,正是这种多重掠夺式发展,令渔民“失海”问题日益严重。面对近海生存空间萎缩,中国渔民赴远洋捕捞成为突破的方向之一。例如,山东威海市鼓励有条件的国营和民营捕捞企业到国外建立综合性远洋渔业基地,中国渔民的足迹逐渐深入到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等地。这是在公海上发展捕捞业。但在东、黄海专属经济区制度下,中国渔民与韩日产生的涉外渔业事件,则往往涉及进入有争议的海域。

    第二,渔民进入有争议的海域到底是谁的错?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一国可对距其海岸线200海里(约370公里)的海域拥有经济专属权。“旋涡中的中国渔民”一文谈到,中韩等国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谈判之后,和别国以海域中间线划定了渔业线,“中国渔民由此丧失了韩国近岸和朝鲜海峡等地的传统渔区。在近海无鱼的生存危机下,有渔民不时跑到已划属韩国和朝鲜海域的渔场盗捕,使得渔业纠纷事件频发。

    这次北韩扣押中国渔船的冲突发生地点,据报是东经123度57秒(接近124度)、北纬38度5秒(接近38度)。尽管中国渔民被释放归来后坚称冲突地点是在中国海域,但我注意到人民网5月17日登载的“29渔民被扣疑系丹东黑社会与朝鲜军警联手作案”一文中有如下内容:“据一位叫杨洪斌的船主回忆,他们的船队于2日从山东荣城出发,并于7日晚到达事发海域进行拖网作业。那里位于东经123度57分、北纬38度05分,而东经124度才是渔民心目中的中朝两国海上分界线。”

    “渔民心目中的中朝两国海上分界线”不等于事实上的分界线。 经过查证,这一位置是白翎岛正西方约27海里(50公里)。白翎岛是北朝鲜和韩国存有争议的领土,目前管辖权由韩国仁川广域市瓮津郡行使,但北朝鲜将此岛划入黄海南道的范围。

    按照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国领海不得多于12海里;除此之外,在领海之外还可规定临接区,在临接区内一国可立法规定防制有关移民、海关等违法行为。目前韩国主张的临接区范围是领海外24海里(即距白翎岛36海里)。而北朝鲜则早在1977年即宣布50海里内为“军事区”。

    按照国际公认的领海和临接区规定,中国的渔船其实是越界进入韩国依法可处置违法行为的临接区,而且深入达9海里之多;按照北朝鲜的规定,则已经深入其“军事区”23海里之多。无论是按北朝鲜还是韩国的规定,这种做法都属于侵犯主权。

    北朝鲜的规定颁布于1977年,如果中国渔民至今不知道,那是中国政府的过错。如果渔民事实上知道,却故意侵入他国依法管辖的临接区海域捕捞,发生冲突的过错责任是很清楚的。

    中国媒体也不是不知道这些情况,中国政府在香港的“喉舌”凤凰网在综合各种信息之后,于2011年12月15日很慎重地在“自由谈”栏目里推出一个专题——“民族主义不是渔业纠纷的挡箭牌”,反思了这些问题。但这类信息是否能够传导到渔民那里则是未知数。

    第三,还有一个中国人不太当作“问题”但却已殆害自身的问题,即海洋渔业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中国政府应该向渔民普及渔业捕捞的可持续发展知识并立法加以限制。据中国渔业互保协会工作人员向《国际先驱导报》介绍,目前在韩日专属经济区产生的渔业纠纷,偶有非法无许可证捕捞的案件,大多数情况下是“技术违规”。所谓“技术违规”一般包括,捕鱼用的网眼,或者鱼捞日志不符合规定等等。

    美国、日本等国早就对捕鱼设有相关规定,多少重量及尺寸以下的鱼不能捕捞。中国上古时期,渔民就知道渔网不能过密,否则就会威胁到小鱼的生长,导致来年无鱼可捕。孟子将其总结为政治智慧,言“数罟不入洿池”。数(cu,四声),细密之意;罟(gu ,三声),网,此处意为渔网;洿(wu,一声)池。孟子的意思是:只要不用密网捕捉小鱼,鱼类就会源源不绝生长,人会经常有鱼可食;君王只要不苛剥民众,民众就能源源不断上交赋税,达致国家的长治久安。中国这一民间生存智慧在1958年大跃进时期被破坏殆尽,当时为了鼓励渔民多捕捞,主张密织渔网,小鱼小虾尽数捕捞。这一竭泽而渔的陋习一直延续到现在,其原因笔者在“公地的悲剧”一文里曾详加分析。鉴于中近海渔业危机已经发生这一事实,政府应当给渔民定期讲习相关知识,并对渔网密度有所规范,一则是为了中国渔业及公海渔业的可持续发展,二是为了减少中国与各邻国的冲突。

    以上三个问题,只依靠同情中国渔民,在网上发射民族主义炮火围剿周边国家,不仅于事无补,反而有害。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5月21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5/maritime-territorial-dispute-vs-fishermen-survival/

     

    Share Button

    About

    14 Responses to 中国海域纠纷与渔民生存之痛

    1. 东城游客
      May 22, 2012 at 09:24

      中国近海竞争太激烈,渔网织得那么密,简直是要将鱼类赶尽杀绝了。捞完了近海就捞过界。以前的韩国那边不也照样抓了很多中国渔民,多为生计所迫,出一趟海成本那么高,不捞点东西回来肯定饿死。
      这样下去,与周边国家的渔业纠纷不断。政府现在其实是故意让渔民去捞过界,以确认领海。我看了好多年,早就不想关心了。与中国为邻,也算是其他国家倒了霉。菲律宾总统说了,军事装备不行,打不过中国。如果不是美国在后面撑腰,中国怕谁啊?

    2. Hans
      May 22, 2012 at 11:07

      其實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黃岩島事件,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誰對誰錯,一目了然。如果按照中國政府對日本沖之鳥島的態度衡量黃岩島,那麼黃岩島根本不是島而是礁石。除非位於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以內,否則礁石是不能主張主權的。

    3. 游客
      May 23, 2012 at 08:05

      东经123度57分、北纬38度05分这个地点到底是否为中国海域,这一点很重要,遗憾的是,何女士的文章并没有正式确定这一点,只少我感觉如此。

      至于北朝鲜在1977年宣布的50海里内为“军事区,要看它是否已经已经覆盖到了中国海域,并且他的这种宣布在国际法上是否合法?中国政权在法律层面是否承认?

      如菲国称黄岩岛是菲国的,所以去那里捕鱼的中国渔民违法,而中国政权又说此岛是中国的,中国人去那里捕鱼自然就不违法,谁说了算呢。当然黄岩岛是有领土争议的岛屿,而这个东经123度57分、北纬38度05分地点是否存在主权争议呢?

      • Liu Jie
        May 23, 2012 at 16:14

        查一下地图,此位置距中国几百海里,距韩国二十多海里,属于谁的领海一目了然。
        如果把中国的领海解释成数百海里宽,把公海和他国领海都覆盖进来,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安宁了。

        • 123
          May 24, 2012 at 06:58

          棒子也敢嚣张?你的领土最南端止于马罗岛。蘇礁岩,你休想坐实占领的图谋。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英国凭什么 占有 马尔维纳斯群岛呢?

          英国远在 北大西洋,马岛处在 南大西洋。远隔万里,都可以宣誓/拥有主权,中国凭什么不能拥有 黄岩岛的主权?

          还轮到你棒子来 撒野?

          小心你的韩半岛吧。
           
          金正恩的火炮只要一开,首尔就一片火海,烧死你们这群 4500万 人类 棒子。

    4. 123
      May 24, 2012 at 06:54

      看到何清涟的这个文章,似乎只谈是非,不谈立场。我到底想问一问,何清涟站在什么立场看问题。

      如果站在,美国的立场/菲律宾的立场,中国怎么做都是错的。

      如果站在中国立场,怎么做都不算过分。

      问题,就在于你何清涟站在那个立场。

      我想,你这么关心中国的问题,恐怕不会自绝于中华民族的一员吧

      你自诩为海外中华民族的一员。

      那就请拿出中华民族的一员 该有的 南海立场。

      若算是非,是非是无穷尽的。

      且,是非也不是 问题的本质所在。

      问题的本质所在,就是立场问题。

      我请何清涟大胆的宣传,南海就是中国领土,美国不要以通行自由的理由干涉南海领土主权问题。

      • 痛打五毛狗
        May 24, 2012 at 11:01

        123,请你解释一下什么叫“只谈是非,不谈立场”?你的意思是只要选对了立场,就不管它什么是非曲直,一切全凭拳头说话?问题是,你有这个实力吗?中国军队能吓唬到谁呀?朝鲜?韩国?日本?台湾?菲律宾?越南?印尼?印度?哪一个被中国军队吓倒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对中国军队实力的最贴切描述。中国军队是干嘛用的?是镇压国内老百姓用的!谁要是认为中国军队能这个胆量和能力对外作战,那我只能说你“Too simple,Too native”。所以,123,有什么怨言请对你的主子中国政府说去,问问他们为什么还不马上对外开战,跟何老师抱怨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 Hans
        May 25, 2012 at 11:37

        中国方面否定日本声称的"冲之鸟"岛的理由是:联合国海洋法中规定的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自然形成”排除了人工构造物形成岛屿的可能;“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又否定了小块岩礁、礁石划定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可能。从新闻照片看,"黄岩岛"只有一平方米左右大小,根本无法供人类居住。按照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礁石陆地面积应该归菲律宾,但菲律宾不能按"黄岩岛"划领海基线。

    5. huetieru
      May 24, 2012 at 09:16

      毗连区部分何老师说错了,毗连区是领海以外12海里,距离海岸线总共24海里,出事地点离毗连区还有3海里,因此没有进入韩国的什么毗连区。只有进入领海才能算侵犯主权,毗连区不是主权水域,专属经济区更不是。这些法律概念何老师应该搞清楚之后再写会更有说服力。

    6. 睁眼看世界
      May 26, 2012 at 05:49

      我阅读何老师的博客多年,这是头一次感到失望,何老师在美国是从事独立学术研究,应该是自由之身,不存在被谁协迫发声的问题,据此我觉得可以认定此文就像其他文章一样,代表的是何老师的看法。

      这些看法是否有失偏颇,写下一点文字,与何老师作个交流:

      我认为,所争议处是否属于哪一国,应以历史为重,这个历史当然是得到各方尊重和承认的历史,否则就会天下大乱,任何人都可据新的规条要求主权,那全球即刻就能峰烟四起,不独中国,其他国家类似争议的地方除了上文有读者提到的英国与阿根廷的马尔维纳斯岛之争,还有希腊和土耳其的海岸边界之争(从地图上是可以清楚看到的,希腊的边界紧贴着土耳其的海岸),我没有作过统计,应该还有很多,用今天眼光来看,都是不合理的,那是不是都要重新划分呢?
      至于说到各方尊重和承认,请看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nanhaizhengduan/content-3/detail_2012_05/05/14334649_0.shtml《菲律宾主流媒体:黄岩岛属中国 不应自欺欺人》,此文虽为转发,但也附有英文原文,各位既然能翻墙,去找一下原文应该不难,对于何老师,更不是问题了,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个菲律宾著名商人,他提出的菲律宾的历次宪法都明言菲律宾对黄岩岛并不拥有主权我是相信的,宪法条文一个商人并不能伪造,而中国长期以来都坚定声明拥有黄岩岛主权,除了近年来菲律宾有些小动作,各国并未有异议。进入二十世纪随着能源竞争日益紧张,这些国家才开始了主张南海岛屿主权的动作。说到底,是为了利益之争,别国可以为了利益来主张主权,我国为什么就不能为了利益维护主权呢?

      所以,我对黄岩岛主权纠纷国内很多民众主张维护主权而被何老师讽为“民族主义情绪鼓噪者”十分不解,那么何老师是希望中国政府放弃维权,让周边国家步步侵夺(在这方面中国可谓有许多教训)?

      我认为,做法可以改进,但领土的守护是寸步不能让的,让一步可能就导致十步
      、百步的损失。要知道,领土就是生存空间,这些领土不仅贪官恶吏们需要,老百姓更需要,不能因为自己暂时不需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就质疑保卫领土的正当性。因为当国内出现动乱或战争,贪官、巨富或者一些有名的知识分子或技术人才可以从皮包里拿出护照一走了之,或像何老师那样转道海参崴美国驻俄领事馆(我没有记错吧?)之类的机构要求政治避难,但没有任何移民、移居机会的普通老百姓怎么办?这样的人有十几亿,我们生存需要空间,每一寸的空间都很宝贵,历史既然已赋予我国人民这些空间,我们尽力保护好它,何罪之有?
      因此,尽管近年来国内老百姓对政府和官员反感到了痛恨的地步,但在维护领土问题上还是有许多人和决心维护领土的政府站在一起,包括本人在内。

      何老师的博客文章可以说我每一篇都读过,我认为何老师与其他因民主和人权问题而流亡海外的大多数写作者很不同的一点是,始终把握了一个学者的客观态度,行文也冷静,靠公开的事实和数据说话,令人信服,更重要的一点是,何老师的文章有的还很有建设性,如果国内主政者能常读读相信大有裨益,这与那些一味负气、文革式的谩骂文章相比,更有价值,这也是尽管我可以读到所有海外平台上的文章,但只有何老师的博客我能坚持下来的原因,我也从“建设性”这一点上看出,何老师虽然不得不背井离乡,心底里还是希望祖国强盛,希望族人能生活得更好的。

      只是,何老师这一篇,实在把我的心刺痛了,刺得很痛,像是不认识何老师了

      • Andy Zhong
        May 28, 2012 at 09:49

        说的好,我们在追求民主与富强的道路上,民族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我也不希望何老师步王丹等人的后尘,为了反对而反对。
        我们反对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但是我们不能践踏国家民族乃是普罗国人的利益。
        这是底线。

    7. 睁眼看世界
      May 26, 2012 at 08:52

      再补充几句:
      何老师说“网上那些民族主义情绪鼓噪者们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其实也不尽然,只是普通百姓能做的很少,但自从黄岩岛争端以来,我的一些朋友就放弃了去菲律宾旅行的计划(在国家发出警告之前),有些朋友解雇了菲佣(这是从新闻得知),还有,菲律宾的香蕉哪怕海关放行也卖不出去(我本人就不买任何产自菲律宾的工农业产品),这就是普通百姓对黄岩岛争端用行动跟政府的配合,哪怕影响了自己的生活也在所不惜,所以不是一句“不需要付任何代价”就可以抹杀的

    8. Paul
      May 27, 2012 at 05:19

      “只依靠同情中国渔民,在网上发射民族主义炮火围剿周边国家,不仅于事无补,反而有害。”何老师说得很中肯,也有建设性,对于解决冲突很有帮助。就怕中国那些自大、疯狂的法西斯分子听不进去和焦头烂额的危机政府顾不上这些了。

      • 睁眼看世界
        May 28, 2012 at 07:34

        恐怕更有害的是那些身居海外,形成“海外势力”的某些人不帮本国本族人,反而制造言论压力,让中国政府除了要考虑美帝驰援菲律宾,还要顾忌“国际舆论”。中国的官员多数都贪生怕死,只想捞好处不想做实事,你们这些“海外势力”的言论正好让软蛋官员有了名正言顺的做缩头乌龟的借口。中国老百姓辛苦上税不说,还要时时刻刻防着官员捞一笔就跑,普通公民有什么办法发表意见呢?只有网络,就连这点可怜的途径,你们这些“海外势力”也看不顺眼?非要把中国百姓奋起自卫、试图保卫国土的热情浇灭你们就开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