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口密度、环境支撑力与中国的生存环境

    by  • June 26, 2012 • 国土生态 • 26 Comments

    最近在微博与推特上流传一段话:“【一个传播了半个世纪的谎言】:中国贫穷是因人口多造成的。中国人口密度在全球排名为 55名。排在中国前面的国家几乎都比中国富裕,欧洲国家更是如此。亚洲比中国人口密度高的日本、新加坡都比中国富裕得多,亚洲人口密度最低的蒙古却是最贫穷地区。显然将中国问题怪罪于人口太多,是巨大的谎言。”

    这段话其实有严重问题。第一,并没有人将人口归结为中国贫穷的唯一根源,这是虚构前提。杜撰前提做为靶子,以此建构批判目标并提出自己的“理论”,是近年来认为“中华民族即将灭种”的“反计生派”(实是反节育派)的惯技。第二,人口密度不仅仅是因为人口自然增长形成的,而且它也只是衡量人口与资源、经济关系的一个指标。脱离具体的经济环境去比较后工业化国家的人口密度与工业化国家之人口密度,并无意义。三,中国人口密度固然在世界上排名靠后,但可耕地面积相对于国土面积来说不高,人均耕地面积很低。因此,上述话语显然是外行拼凑的,从前提、推论逻辑到结果都存在严重错误。

    人口密度高,往往基于以下原因:

    1、该地区地理位置优越或者特殊,长期以来是一国或者一区域的经济中心。除了人口的自然增长之外,还能吸引周边地区人口前来(即人口的“机械增长”)。这就是香港人口密度6420人/平方公里,上海2640人/平方公里,天津886人/平方公里,北京823人/平方公里的由来。
    港沪两地产业结构较优、经济发展水平高,服务业发达,早已进入后工业化时期,无论是经济辐射能力还是吸附资源的能力都很强大,因此能够支撑如此高密度的人口。其中北京的情况稍特殊,该地是消费型城市,但因为是一国政治中心,资源吸附能力特别强,因此能够支撑起这么多人口,至于因为资源过度汲取(包括水资源等)而形成的环京津贫困带,以及生活于这贫困带上的数百万贫困人口,却为社会所忽视。

    2、中西部地区人口密度高,则主要是人口自然增长的原因。例如山东人口密度579人/平方公里,河南553人/平方公里,湖北325人/平方公里,湖南304人/平方公里,四川172人/平方公里。安徽429人/平方公里。这类地区的经济辐射能力与资源吸附能力远比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与以广州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差,人口与资源的关系相对紧张,本地能够吸纳的劳动力有限,人口外流现象突出,湖南四川人多到广东打工,安徽保姆闻名中国。河南省则因为生态灾难频发,人口外溢,遍及中国北部省份陕西、青海、甘肃、新疆。在那些地方,据说满街都能听到河南口音,大都是历年陆续逃荒而去者。媒体将其称之为“生态难民”。

    3、人口密度低的西北五省。西北五省地理与气候条件均很恶劣,经济不发达,生态脆弱,上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前期过度开发,导致生态迅速恶化,无法支撑本地人口。比如宁夏人口密度85人/平方公里,甘肃57人/平方公里,内蒙古20人/平方公里,青海7.2人/平方公里。尽管人口密度已经相当低,但由于地理条件、资源、气候等各方面限制,其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极限。这些地区包含号称“中华水塔”的青海三江源地区(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黄河成河的甘南高原。早在十多年前,这些地区因过度开发而缺水,内蒙古草原也迅速沙化。潘岳在2005年就透露:中国已有1.86亿生态难民,主要来自于中国西北各省区。
    往外移民有多难?只要看看甘肃民勤县政府网站上一封群众来信就知道,这位号称“被遗忘的生态难民”张志德在2012年3月5日给政府的信中说,由于他家不在政府划定的搬迁户之列,留在难以为生的勤锋农场艰难度日,希望能够给他们一个迁出的机会。但民勤县政府却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以上分析说明,一个地方的人口密度只是说明人口与资源关系的一个参数,构成一个地区经济支撑力的因素还有经济结构、社会发展水平、资源吸附能力等各种因素。地理条件好,经济结构较优地区,每公里的人口密度即使偏高,如上海广东等地,其经济支撑能力也远远高于人口密度低、但地理条件恶劣的沙漠、戈壁滩,如甘肃青海等省份。中国31个省区中,人口密度最低的(只有平均密度的1.5%),贫困人口比例最高,许多人住着简陋的房子,吃着粗劣的食品;人口密度最高的上海(高达平均密度的21.8倍),贫困人口少,大部分人的居住条件现代化,衣食行方面水平也比前者高出许多。

    无需否认,中国人口与资源关系非常紧张,近30余年的经济高速发展是支撑在对环境的过度透支之上。观之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有如此多的人口,但自身的资源,例如金(地下矿产)、木(森林)、水(严重缺水与高度污染)、土(污染严重、13%左右被重金属污染)却已被消耗殆尽,石油等能源与铁矿等主要资源已需要依赖进口,连粮食都不能全部自给,需要进口——2010年,中国进口9500万吨粮食,占国内粮食产 量的17%。国人还要看到,伴随着大量耕地被城市和工厂占用、严重的土地退化,以及水资源缺乏等严峻的能源及环境形势,中国的粮食自给这一目标的前景不太乐观。
    以上例子,说明忽视一国经济是由资源状态、经济结构、社会发展水平、人口数量与素质等综合作用的结果,只孤立地拿人口密度说事非常偏狭。

    编造这段微博的人也许会说,那我们就努力将青海、甘肃等穷困省份发展成上海、广东、江苏浙江不就行了?答案是不行,上帝也没有那种能力,因为人类获取资源的能力受限于生态环境地理条件的制约,目前那些地区的缺水与沙漠化,就是大自然对其在上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初的过度开发的严厉报复。

    至于日本与新加坡,这两国的人口密度虽高,但因为经济发展水平高,而且在很早以前就有了社会节育思想,家庭规模与人口总规模都控制在合理水平内,尤其是日本,早就进入后人口转变阶段,不婚族渐多,生育率普遍下降,与中国面临的问题完全不一样。(请看续篇《中国的计划生育应向社会节育转变》)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6月26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6/one-child-policy/

    Share Button

    About

    26 Responses to 人口密度、环境支撑力与中国的生存环境

    1. Koxinga
      June 26, 2012 at 19:48

      一直关注何女士的文章,但观此文,貌似何女士 赞成计划生育的实施?
      先不说人口众多对经济发展的不良影响是否科学,(日本,也是耕地极少,大部分国
      土是山林,人口密度分部很不均匀,也从来没听说过日本有过什么政府性质的生育
      控制,而是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生育率自然下落),单单一看中国的生育率
      的发展历史就知,在中国1980年严酷的一胎化计划生育实施之前,早在70年代
      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从5.8下降到2.7。依照70年代末的生育率和生育率发展趋势,
      即使没有一胎化计划生育之实施,中国也不会发生50/60年代的人口爆炸。

      • Hans
        June 27, 2012 at 04:12

        可以參考一下我們偉大的國父 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 民族主義第一講」, 對馬爾薩斯主義有很深的批判。

      • R k x
        June 28, 2012 at 07:12

        政府的职责在于保障公民最大的权利。相反中共的政策不是保护环境提高产出,,而是限制生育自由,是完全错误的。自然资源少,人口密度高的发达国家是中国学习的榜样,比如以色列,日本,台湾,香港,新加坡,南韩。

      • R k x
        June 29, 2012 at 11:15

        计划生育是有关基本人权的政策,需要全面评估,何老师认为中国环境无法承担人口继续增长,大家对中国的环境破坏有目共睹。但也有他国证据证明只要有好政府,好的环境政策,土地的人口承载力可以增加。这两种观点都批评中共现有的土地环境政策。

        何老师指出中国环境的破坏是巨大而不可逆转的。究竟如何应该由科学界的生物农业环境专家了一切献策才能有出路。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的人口政策没有综合的科学评估,所以是错误的。

    2. 草鞋
      June 26, 2012 at 22:20

      我认为在讨论人类和资源紧张关系的时候,人的数量不是一个重要因素,人的消费行为才是最重要的,试问一个俭朴的僧侣,和一个进入西式生活方式的人,特别是穷奢极欲花天酒地的人,两者谁耗费的自然资源多呢?

      土地污染,森林被毁,河流干涸,背后都是现代市场消费行为。与其节育人口,不如节约消费,只保障生活基本消费即可,放弃所谓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而是建立计划消费的基本国策,真正严格控制高尔夫洗浴城之类的资源高耗产业。

      • Hans
        June 27, 2012 at 04:18

        人口多不可怕,關鍵是合理利用資源。如果地球真的有所謂「人口極限」,沒到極限以前,由於供需關係,地球資源會變得昂貴,開發外太空也就變得便宜。只要看看油價和電動車的發展不難得出這一結論。

    3. Paul
      June 27, 2012 at 03:50

      好文!分析得很透徹,希望中國人不要因中共的暴力計生而走向另一個極端–毫無節制生育。中共政權的計生政策不但效果不彰,還造成種種人道災難,慘不忍睹。極權能力日漸虛弱,還可能會引起人口的報復性增長。

    4. ALTURO
      June 27, 2012 at 05:19

      何女士为此条目做文章没有任何意义。此条目作者的原意是批驳中共的反人类的谬论,你现在大作文章值得吗?中共是现代最丑恶的撒旦,胡锦涛之流的险恶甚至超过毛泽东。你不信,可以看看胡锦涛的内部讲话,陈中美的文章。胡锦涛之流捆绑中华民族妄图吞霸世界,你不知道?希望你能以世界人民,中华民族的存亡为重,做一些有利于推翻中共撒旦的事。不要钻牛角尖。
      人类社会的发展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以你们经济学为例。经济学应当是人类历史上发展最好的阶段,可是社会经济并没有好转,说明什么问题?只能说明你们这些经济学者层次与经济没有依赖关系。政治学也是同样。你们学的东西再好,在中国都没有用武之地,在国外就不知道了。但是知道这样一个事实,要油盐酱醋不会找你们。
      我真诚的希望你们这些精英是依附在中华民族身上的皮毛,没有中华民族的生存,怎么可能光亮圆润?

      • 剑平
        June 27, 2012 at 13:45

        常听说,中共高干子女移居美国等西方国家是因为没自信,有危机感,是中共崩溃的前兆。其实大错而特错,这样认为的人只是自以为是,小看了中共,始终看不清中共的本质而已。事实是,当年的红卫兵,如今的太子党,将此举看成是推进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他们认为只要有钱就可以把世界攻下来,将他们父辈打下的江山推向全世界,即将中共恐怖极权统治推向全球。所以,你跟他谈什么践踏人权,什么破坏环境,他暗笑你是小儿科。善良的人们认为这怎么可能呢?!但看看美国,看看今天的世界面对中共的倔起如何步步退却,看看知识精英,甚至异议人士如何掉以轻信,不知为何不愿触及根本,胡锦涛笑了,看着自己手中的钱越來越多,他越來越自信:世界革命的曙光就在眼前!

        • 剑平是翻墙的五毛
          June 28, 2012 at 13:08

          中共高干子女移居美国等西方国家都是去过好日子去了,将推进世界革命的重任交给了五毛。可惜五毛都弱智,不但完不成推进世界革命的重任,自己也永远混不到移居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阶级。

    5. Hans
      June 27, 2012 at 23:15

      何老師此文忽視了一個因素:在沒有排除粗暴開發的情況下談人口密度和環境支撐力,說不過去。前幾年以色列還是前進黨奧爾默特總理執政,他就曾接受鳳凰衛視採訪稱:到過甘肅的以色列農業專家都說,拿甘肅跟加沙比,甘肅簡直是天堂。關鍵是技術和管理不到位。以色列僅大上海大小,是世界上最貧瘠卻又是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而且受宗教影響,生育率遠高於日本和新加坡,達2.88,是發達國家中少數能維持世代更替的國家之一。

      • R k x
        June 29, 2012 at 11:20

        说的不错,未来中国的农业科技变革可以大大增加土地的人口承载力,在这个选项枯竭之前,就不应该有计划生育。

      • 世人
        June 30, 2012 at 07:02

        拿以色列和大上海或中国来比不太合适吧?以色列民族单一,又有教规严厉的宗教,统一划一思想,国家在某种程度 上是也是高度计划性的。中国人各有各的想法,任哪一位高人提出什么最适合中国解决人口和发展问题的办法,要推行也不易,何况也没有什么高人出现。

        那些说中国放开生育不会出现人口爆炸的人,我想请问一句:我们的前辈5、60年代搞出来的人口爆炸是怎么来的?5、60年代不是说中国都饿死人了吗?70年代中国也很穷,怎么还后来还出现了人口高峰了呢?现在中国不算很穷,放开生育那肯定英雄母亲辈出

        • Hans
          June 30, 2012 at 19:01

          上世纪50、60年代的婴儿潮是因为战争结束而产生的世界现象,而且那个时候国人大部分是农业人口。在我国农村地区,生育抚养一个孩子的成本较低,孩子到七、八岁时,可以从事放羊、拾草、砍柴、收粮等劳动,对于家庭有收益,生育孩子没有什么损失,而且农村缺乏社会养老保障,农民主要依靠“养儿防老”,因此农村居民的生育意愿较高。而在城市中,由于生育和抚养孩子的成本比在农村高得多,即使国家不强制实行计划生育,放开让居民生育,绝大多数家庭预算收入有限,也很少有生育多个子女的意愿。特别是九十年代以来, 由于推行住房产业化、医疗产业化和教育产业化, 导致了房产、医疗和教育费用的大幅度提高, 大大加大了人们抚养小孩的成本, 促使中国人口的生育率进一步下降。今时今日中国大部分人口,特别是劳动人口,是世界上的城市居民。即使是农村,放开生育也不会引发较大的婴儿潮。当年开始搞一胎化时,在体制内专家梁中堂先生的坚持下,在三个北方收入中等的农业县搞晚婚加间隔的二胎政策试点,30年过去了,这三个县的生育率不仅低于全国水平,也低于附近"一胎化"地区的水平。

        • R k x
          June 30, 2012 at 19:09

          从5,60年代开始,中国的人口增长率和世界的人口增长率是一致的。主因是农业科技的发展,也就是绿色革命,加上医学发展。以后还有避孕措施的发展。但中国的人口发展并不特殊,其他国家都经历相同的增长,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所以中国也不需要。

        • Hans
          June 30, 2012 at 19:23

          还有,中共建政后发生的人口膨胀现象不完全是婴儿潮的结果,而是婴儿潮加死亡率降低的结果。49年国人平均寿命仅40岁不到,到80年代人均寿命已经有70岁,主要是因为中共建政后,(不算大饥荒三年加文革最动荡的前三年)国内政局相对稳定,消除了军阀混战,加上医疗条件改善。死亡率降低,人均寿命增长,是为什么一胎化计生实施了三十年,人口还能继续增长的关键。

    6. Freetalker
      June 29, 2012 at 05:50

      本文的缺点是何女士没有提出解决中国人口多资源紧缺的办法,也许在下面的文章里就会提出来吧?

    7. xk
      July 1, 2012 at 07:28

      如果能解决农民的生存恐惧!他们或许就不生那么人出来以示挣扎了。

    8. Pingback: 人口密度、环境支撑力与中国的生存环境 | 清涟居

    9. 哈哈
      July 2, 2012 at 20:45

      在计生问题上,土共中的保守派(如毛左)、法轮功和所谓的自由派中都有相当多的人支持废除计生,并且为此挖空心思地寻找各种站不住脚的理由,这是一种看似其实并不奇怪的现象。这三派虽然在政治主张上各不相同甚至截然相反,但中国传统那套重男轻女、传宗接代的思想都在他们脑子里根深蒂固。很有意思的是,反计生派里头嚷嚷得最厉害的都是一帮男人,而且最喜欢讲的就是什么生育权,可他们却对中国女性在生育问题上根本没有多大决定权的现实视而不见。这种现象揭示的另一个可怕之处是:毛泽东当初搞政治运动时在社会上养成的说瞎话不讲逻辑甚至抹黑某些群体(如对独生子女的抹黑)的做法固然在毛左当中十分盛行,而在反对共产党的法轮功中也同样存在,最可悲的是,在自诩追求真理的某些所谓的自由派、民主派中也时常可见。文革遗毒之深可见一斑。

      • Fiamma
        June 24, 2015 at 20:47

        非常赞同你说的。反对暴力计生和反节育不能混为一谈。何老师开篇早就点出来了。中国现在这些个反计的人实际上反的是节育,说白了是打算撒开了生。其实控制人口最方便的就是把生育权还给女性。允许非婚生子。可这帮反计逗士里少见女人。可明明女人才是生育的主体,生不生生几个明明就是女人说了算。那些真正由女性主导生育的发达国家人口都是平衡的。总数不会过多,性别不会失衡。反观中印着两个千年男权国,人口超标不算还比例失衡。印度没计生,他男女失衡比仅次于中国,这怎么解释?说好的没了计生就有人权呢?印度妇女有人权吗?倘若放开计生的目的是把生育权从国家手中转移到男权手中,这怎么说都不算真正的尊重人权。毕竟生育对女性的伤害极大。男权治下女性只能不停生。孩子会牵扯母亲的经历,女性势必丧失工作能力和男性竞争的能力。那谁来保证男女平等?经济实力决定一切!女性经济不独立,中国又没有日本那样对家庭主妇的保护法,女性等于活生生地被隐性剥削啊。

    10. sam8
      July 3, 2012 at 00:36

      何老师的文章与见解让人信服。

    11. 卓一航
      July 11, 2012 at 09:05

      何清涟见解正确。目前的人口对资源的压力是空前的,这主要是当局以环境污染为代价发展经济的思路作祟

    12. 一个人
      July 16, 2012 at 20:19

      中共“中国人口太多 地球会爆炸!”的洗脑很有效!

      中共天天喊“中国资源少人口太多,一边却引进朝鲜劳工12万“这是什么道理?

      “大陆婴儿被计生强制堕胎屠杀,一边却引进朝鲜劳工12万“这是什么道理?

      安徽合肥聘请外国人当城管 2012-07-16 来源:网易

    13. 帝都底层
      November 12, 2014 at 11:39

      何先生好,致敬!

    14. Pingback: 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