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色家族”的财富传奇缘何又被翻晒?

    by  • July 3, 2012 • 中国观察 • 14 Comments

    最近,中国的权斗又起波澜,这一次波及的对象是一直被认为接班毫无疑义的王储习近平。招术是中央A已加之于薄熙来身上的一招:揭其亲属的财富传奇。且看中央B如何出招:

    6月29日,美国彭博通讯社(Bloomberg)网站在中国被屏蔽,很多中国的用户无法登陆该网站。彭博通讯社认为,这是因为该网站报道了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家人经商并拥有价值数亿美元的资产。类似的外媒报道以前曾发生在胡、温两家公子身上,在中国得到的待遇当然是一律屏蔽,所以彭博社网站被屏蔽在中国乃是天经地义。

    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Xi Jinping Millionaire Relations Reveal Fortunes of Elite”,译成中文,意即“习近平家族中的财富精英”。报道指出,习近平家人好运连连,在多家公司中拥有的资产总额高达3.76亿美元,其中包括在拥有17.3亿美元资产的一家稀土公司中拥有18%的非直接股份,以及在一家科技公司中拥有价值2,002万美元的控股额。文章指出,据彭博通讯社所做的调查显示,随着习近平在党内官职的提高,他的家人扩大了对一些公司的商业兴趣,其中包括矿业公司、地产公司和移动电话设备公司。文章还指出,习近平副主席的家人还在香港拥有一座价值3,150万美元的豪宅,长期以来房子一直是空着的,而且在香港还拥有另外至少六处房产。

    这篇报道让人想起今年5月间的一篇旗鼓相当的中文报道,《中国新闻周刊》5月11日发表了一篇“谷望江曲线控股喜多来的资本谱系揭秘”,指薄熙来妻子谷开来的三个姐姐个个叱咤商场,大姐谷望江借助喜多来集团控制20多家公司,价值达1.26亿美元,入了香港籍,还在灰色可疑的资本外逃中转站维尔京群岛拥有一个全资公司Infomatic Resources Limited。

    更值得注意的是6月26日在国际反贪局联合会第四届研讨会上,已经被海外某些评论与媒体吆喝了无数次“倒也,倒也”的周永康的一番发言。周永康强调,本届研讨会以“资产追回为主题进行研讨”,“资产追回是国际合作打击腐败犯罪的重要环节和手段”。联想到前一向外媒被北京“喂料”中有一条,周永康因在政法委工作多年,掌握了高层一大堆见不得人的秘密,因此,让其立即下台不利于稳定,可以判断周永康这段追回资产的发言并非纯粹的官样文字。周发言三天以后,彭博社就如此系统地披露了习近平家族的财富传说绝非巧合。这轮报道与5月间国内媒体(中央A是背后推手)揭谷开来大姐谷望江财富传说之举,正好形成“对等打击”原则。习薄二人之子女均在求学阶段,还未来得及加入敛财行当,因此揭其亲属的财富传说比较容易入手。

    用腐败作为打击甚至清除政治对手的理由,已经是江泽民时代就开场且用起来得心应手的老戏码了。当年政治局委员陈希同被整肃时,就有熟悉北京内部情况的人说过:陈希同的贪腐,远远比不上同僚张百发;其子陈小同的敛财挥霍,也远比张百发儿子逊色。因此,陈希同之败并非其贪腐,而是江核心要拔掉这颗碍事的钉子。此后,胡锦涛也效法其前任江泽民,拔掉了上海陈良宇这颗钉子。

    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揭黑幕之举其实早在胡锦涛第二任期内就已经开始,只是当时揭的重点并非胡锦涛,而是温家宝总理的公子温云松。2009年7、8月间,英国《每日电讯报》和非洲媒体报道胡锦涛长子胡海峰事,主要内容是胡公子亲自执掌的清华同方集团威视公司在南部非洲的纳米比亚被卷入诈骗和行贿调查。查其缘由,那是因为纳米比亚的参与者东窗事发,连累了胡公子,并非胡的政治对手刻意向外媒喂料。但温的情况则有所不同,2010年1-3月间,温公子云松执掌新天域资本公司(New Horizon Capital)的报道则是一波接一波。最开始是路透社1月25日发自香港的一条消息披露新天域内幕,继而是英国《金融时报》于3月10日发布China:To the money born——此文的中文译名有《译者》的“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还有《金融时报》自己于4月17日译成中文的“中国私募业的‘红色贵族’”。但这些消息都只能在海外流传、发酵,国内几乎不可能看到这类消息。同年12月10日,《澳洲悉尼先锋晨报》发表Historic Point Piper home set for the wrecking ball,指曾庆红之子曾伟夫妇花了3,200万澳元(约人民币2.5亿元),购买了Point Piper区的著名豪宅Craig-Y-Mor,也是澳洲第三昂贵的房子。

    2010年这轮集中报导中国太子党的财富传说之波过后,中国还发生了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即中国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出面否认了6年前(即2004年)由梅本人出面公布的一个商务部研究报告《离岸金融中心成为中国资本外逃“中转站”》——该报告被国内媒体反复征引的内容就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逃贪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人均卷走1亿元”。梅新育否定了这个报告以后,追查贪官海外财产之事就暂时不再被媒体提起。对这一诡异过程,我花精力大量考证梳理后,写了一篇“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雪泥鸿爪”述及资本外逃这一话题 的来龙去脉,以备参考。直到今年3月12日,才有一篇新华社记者采写的“我国去年抓获1,631名外逃贪官追赃77.9亿元”见之于媒体。

    中共高官的腐败,除了北京要清除的对象之外,一般是“上不及副总理”。太子党及高官夫人的财富传说,内容再离奇,也被视为“党内家务事”。今次消息发生在据说“清廉自持”且中央A、B双方都不碰触的习近平身上,更兼目前是权力斗争正处于胶着状态的敏感时期,让人不得不对北京还未落幕的权力斗争做更多的猜想。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7月3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7/red-princelings-xi-jinping-family-wealth-reporting/

    About

    14 Responses to “红色家族”的财富传奇缘何又被翻晒?

    1. ‏@francisning
      July 3, 2012 at 15:48

      喜欢看何清涟先生的分析,言之有据,总是能够从大量信息中找出相关性并指出其中各种联系,让人看了后顿时心中有本帐。
      上述信息,我似乎也都有印象,但主要出于猎奇,看过后只记得故事,无法找出相关性。比如,关于资本外逃的事情,我以前也奇怪,商务部说过的话怎么又自己收了回去?看来其中大有玄机。

    2. Hans
      July 3, 2012 at 16:00

      賴昌星出事時,老習是福建省委書記。賴昌星搞走私出事以前,搞走私的事實連路邊賣冰棍的老頭都知道,老習難道真的不知情?沒收好處?
      有納粹黨就有奇蹟!

      • 无名
        July 8, 2012 at 14:17

        做点功课再说,赖出事时,贾庆林是省委书记。习仅是地级市的市长,后调任福州市长。

    3. 老蝎
      July 3, 2012 at 19:57

      印象中关于温云松敛财的传闻在2006年以前已经在网上扩散。当时的主要指控是温云松从平安保险老总马明哲那里收取了巨额(上亿港元)好处。

      • 马明哲
        July 3, 2012 at 21:21

        马明哲给瘟家钱,是真的,不是传闻!

    4. July 3, 2012 at 20:37

      B隊也懂得出口轉內銷, 紅朝演義更上層樓了.

    5. cts
      July 3, 2012 at 22:30

      言之有理,非常喜欢何先生的文章!
      中共的高官,因为要争权夺利,所以就必须狗咬狗!老百姓早就对其斥之以鼻了!

    6. July 4, 2012 at 00:20

      说的太好了!!!

    7. 叁國忧
      July 5, 2012 at 22:52

      從這最新的劍指接班人的情況看,三个中央的隱憂亦未可知。百姓需求无暇顾及了。

    8. Paul
      July 6, 2012 at 03:41

      中央B此次爆料习家,是狗急跳墙之举还是实力大到可以扩大打击面呢?无论是温、曾或习都是有一定实力的,中央B将之都归入敌对阵营究竟是太狂妄还是胜券在握?实令人好奇啊,大有看头。

    9. Pingback: “红色家族”的财富传奇缘何又被翻晒? | 清涟居

    10. July 14, 2012 at 14:44

      何女士总能写出好文章!加油!

    11. 樊凡
      July 16, 2012 at 09:42

      我在新唐人发表有关评论,发表不出来,我是从另一个角度谈这个问题。我认为到习这个程度,不在于他是否清廉,也不可能清廉,这不是习本人的问题,是体制问题。我可以保证习不如江,也不如胡,文盲可以治国,我也无话可说了,为什么我们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呐。这是我们的清官情节的功劳吧。

    12. September 4, 2012 at 09:53

      Quite material,very goo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