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1暴雨淋坏了“中国模式”的纸衣

    by  • July 26,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北京是中国首都,当今“圣上”们龙栖之地。在帝制时代,对这地方的称呼为“帝都”,被视为全国“首善之区”。该地的行政长官,自然是帝王心腹、股肱重臣。帝都的居民,也一向以自己能做“天子脚下”臣民自豪。住在这里,与圣上们共一城风雨,单说那份安全感,岂是非帝都的城市所能相比?

    但7·21雨灾,却淋坏了以高速、高效自居的“中国模式”那层镀金的纸糊外衣,人们终于看到了“中国模式”徒有华丽外表。

    当局再演“死亡人数”封顶大戏

    这场大雨中有到底有多少人罹难?官府说的37人死亡,北京市网友不肯相信,正忙着通过互联网打捞真相。因为他们亲眼看到的,以及听闻的确切消息,远比政府愿意承认的多。

    有人将微博上的信息整理发上来,标题叫做“北京暴雨死亡人数知多少?网友爆料触目惊心”,里面列举的情况,有几项都可能超过37人:比如“周口店淹了一个村。就救上来70多人”,“一辆失踪的大巴载有100人”,在“房山良乡小清河已经打捞出几十具尸体”。 网友周日(@zr739026793)表示:“光我们房山就多少?北车营,上万,坨里,周口店,十渡,青龙湖水库,燕山你们提都不提!现在还有多少尸体无人认领,知道吗?北车营多少房屋倒塌你们知道吗?上万堤坝大堤快崩了你们知道吗?青龙湖水库上飘着什么 你们知道吗?周口店多少桥坍塌你们知道吗?”

    网友们认为,政府考虑的是对于暴雨引发死亡人数多少合适,既不能太少激怒百姓,又不能太多让政府没面子,所以“最终死亡人数的确定要体现灾难,胜利,和谐。”在巨大的网络舆论压力下,7月26日,北京市政府宣布,共发现77具遇难者遗体。

    呜呼!可怜这些身居帝都的百姓,一场大雨就要了他们的命。这真是旷世奇闻,国际社会大概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那看起来耀眼明亮的现代北京城竟是纸糊的,居然连一场大雨都经受不起?

    中国城市的软肋:落后的下水管道系统

    7·21雨灾拷问着整个城市的灾害应急处理能力,同时也暴露出城市排水系统存在巨大缺陷。近十年是中国城市高速扩张时期,不幸的是,下雨后内涝成为这些城市的普遍状态。

    住建部2010年对国内351个城市排涝能力的专项调研显示,2008年—2010年间,有62%的城市发生过不同程度的内涝,其中内涝灾害超过3次以上的城市有137个;在发生过内涝的城市中,57个城市的最大积水时间超过12小时。

    北京市屡受大雨之害,数得出的2004年“7·10”城区暴雨,2011年“6·23”城区特大暴雨,2011年“7·24”密云、平谷山区特大暴雨,每一次都造成巨大损失。

    住建部有关负责人认为,近年来城市内涝呈现发生范围广、积水深度大、滞水时间长的特点,这直接反映出目前城市排水管网覆盖率、设施排涝能力偏低等问题。如北京市近10年来,城市建成区面积增加了一倍,但地下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却没有跟上,排水管网系统早已不堪重负。据业内专家介绍,北京目前的排水系统相关设施最高仅能达到3到5年一遇的抵御能力,而全国范围内70%以上城市排水系统最多只能抵御一年一遇暴雨。

    地下排水系统是由各地政府市政基础设施资金中开支。中国政府好大喜功,喜欢做“面子工程”,排水系统这种埋在地底下的工程,从来就不是政府倾注资金之地。据《2009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统计,用于市政基础设施的财政性资金,仅有4%投入到排水系统建设维护中,难以按标准规定进行定期养护。

    目前,据说中国各地方当局正在考虑为城市地下排水系统升级,且不说这种升级需要花费的金钱比原来一次性投入大数十倍乃至上百倍,首先就遇到一个在中国从来不被重视的技术性障碍:据统计,全国大约有70%的城市地下管线没有基础性城建档案资料,地下管线家底不清的现状普遍存在;全国每年因施工而引发的管线事故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50亿元,间接经济损失达400亿元。中国各地的城市建设档案馆是在80年代后期开始陆续建立,但各地均存在馆藏资料不全的问题,即使在广州这种管理水平较高的城市,下水道管网档案也有三成以上缺失。

    中国特色:轻自然灾害预警,重政治风险预警

    7·21雨灾发生后,官方称是61年一遇的特大暴雨。但事先却没有启动任何预警机制。这次受灾最大的地区是北京市西南郊房山一带,流经该地的拒马河发源于发源于河北省涞源县西北太行山麓,河道九曲十八弯,遇暴雨河水就会迅速暴涨,来不及泄洪,就会发生事故。7·21那天据说全市平均降水量170毫米,以中国现在的天气预测能力,本来应该启动预警机制,通知洪峰可能下泄区的人避险,该地的旅游活动暂停。但这些预警机制一样也未启动。

    中国有没有这类预警机制?按照官方说法,中央政府早就未雨绸缪。鉴于中国是世界上受自然灾害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发生频率高,早在2006年,中国就开始建立突发事件应急管理机制,各地要制订应急预案,面对突发事件如自然灾害、重特大事故、环境公害及人为破坏的应急管理、指挥、救援计划等。

    如果说别处对于建立这类自然灾害预警系统可能会敷衍了事,身为帝都的北京,应该认真执行才对。但从那天到房山的十渡等地旅游的人的博客来看,几乎没有人得到过风险预报。回想2011年初网上流传中国将发生“茉莉花革命”的传言后,全国各地政府那种森严壁垒的防范措施,可见中国政府只考虑防范政治风险,对自然灾害的防范几乎处于不作为状态。

    京兆尹郭金龙大概平常不上网,只看官方报纸与电视,脑中似乎缺少一根探测“民意”的弦,不知道中国百姓早就因政府腐败、维稳经费与三公消费过高,为民服务功能太差而怨恨官府。北京7·21雨灾发生后,他没有宣称政府紧急拨款救灾,却要在全市范围内发起民众捐款,结果引来一片骂声。很多著名知识分子和网友拒绝响应,说是“大雨浇醒了民众”。

    检视近几天北京政府的作为,只能说,中国政府本来就所剩无多的政治信誉,被7·21雨灾又冲走了一部分。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83期,2012年7月26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766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