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启东市委书记衬衫被扒之我见

    by  • July 30, 2012 • 国土生态 • 28 Comments

    最近一个月内,中国发生两起震动国际社会的维权事件,一在四川什邡,二在江苏启东,起因都是为了当地民众为了保护环境,为自己的生存权利而战。

    启东在抗议过程中,因为出了一件出彩的事情,即市委书记被抗议者围住,被强行要求穿上印有“反污染”字样的T恤,书记拒穿,因而被扒光上衣。就是这一个情节,在一些公知眼中,启东参加环境维权的抗议者变成了“暴民”,在他们的想象中,这扒光上衣之举已经被延伸至毛泽东当年在夺权过程中动员农民的“痞子运动”,“踏上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的暴力革命。

    万事皆有因有果。单方面指责“暴民”,并不能浇灭今天中国各地兴起的环境维权运动。更何况,“暴政乃暴民之母”,所谓“暴民”从来就是暴政催生出来的产物,两者有如一块硬币的两面。启东环境维权抗议活动从诉求到结果,均体现了中国人权利意识的觉醒,这种抗争具有无可争议的政治正当性。

    按照国家环保部《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污染企业应该经过环境评估,生产后还应该定期公布环境监测情况。从现有资料来看,江苏王子制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所属行业是石油化工(高污染行业),其合资者是官方的南通经济开发区总公司(占10%股份)。该企业生产的产品主要是高档纸与化学木浆,两条生产线已于2010年陆续投产。生产线还在继续扩大。为了解决王子制纸集团(南通)有限公司日产18万吨废水排放问题,南通市已制订了开工建设“南通市达标尾水排海工程”的方案,第二期工程考虑将南通、海门、启东等地产生的达标工业废水集中起来,通过长距离管道输送,将处理达标后的工业废水排入黄海大湾泓水域。该排海工程方案总设计规模日排放废水量高达60万吨,排放口拟选址在启东市塘芦港东北6公里海域。

    以上资料虽然简单,但已经可以将脉络理出来: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公司是官办公司,因此,日本王子在当地通过环境评估等审批,肯定由前者出马,自家人审批自家人,在南通市完成的环保评估。

    南通为什么发展高污染产业?除了地方官员的GDP冲动之外,主要是地区经济落差的因素在起作用。从21世纪零年代初开始,中国在产业梯度转移的同时,污染也从高到低一级级由发达地区向落后地区迁徙。南通在江苏省内属于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苏北地区,与苏北地区其他县市一样,为污染企业开辟了“黑色通道”,承接了不少污染企业,象日本王子这类由发达国家转移出来的企业,已经算是污染企业中的“上品”,成为南通地方官的“引资成就”。

    启东市政府的尴尬在于,王子制纸等排污企业并不在该市,甚至未享受到污染带来的“短期效益”,比如税收、就业等等,却要承担污染的恶劣后果,完全是污染的被动受害者。启东市政府为何要做这项赔本买卖?只因它属于南通市下辖县级市,领导定下的规划,作为下级只有接受,否则市长、市委书记头上乌纱不保。

    也因此,我理解了网上一些传闻,比如当地警察同情抗议者。我原来也一直纳闷:在启东人民自发抗议之前,在国内网站上流传的“日本王子制纸排污,启东114万人生存遇危机”一文,里面关于“南通市达标尾水排海工程”的介绍甚是详细,这些资料除了内部人或者与内部人有关系者,一般百姓无法看到。

    那位被民众扒去上衣的启东市委书记孙建华,据国内微博说因维稳不力被免职,开除党籍。我想说,如果这些真的已经发生,这不是他的耻辱,是这个体制的耻辱,是免去他职务的上级政府官员的耻辱。那些官员本想坐享GDP红利,又以邻为壑想将污染转移属下辖地,谋划不成拿他当了替罪羊。他本人不仅不会因那次事件而蒙受耻辱,因为面对十余万启东人民的抗议以及自己的受辱,他并未采取极端行为维稳。如果启东人民因此而真能让那个贻害启东的排海工程停建,孙建华书记即使因此而受处分,启东人民(包括我)会记住他的理性与被扒光上衣时那“苦恼人的笑”,因为这是他的尊严所在。

    启东人民捍卫家园,其实是捍卫本乡本土114万人民的生存权的绝地反抗,不仅值得尊重,还值得中国各地人民仿效。中国严重的环境污染已经将全国不少原本山青水秀的鱼米之乡变成了生存绝地,世界上现有的几大类污染,如水污染、空气污染、固体废物污染全在中国泛滥成灾。政府本来应负保护环境之责,如环境评估、企业环保监测等早就成了政府官员寻租的利益链条。说白了,中国各级政府早就是污染企业的放行者与保驾护航者。政府官员们不仅践踏了自家制订的法律,更践踏了哺育他们的土地。从剥夺人民生存权利这点来说,中国政府早就成了人民的敌人。

    被逼至生存绝地的各地人民不得不奋起反抗。从各地相继被政府投入监狱的环境卫士(如太湖卫士吴立红等)孤独的战斗,到什邡、启东人民为保卫生存权的群体性抗争,这是中国人权利意识觉醒的表现,也是公民运动的勃兴,与部分知识人放纵想象而引伸的“暴民”、“暴力革命”之间根本不能划上等号,这些运动比部分知识人的“不合作”更具有积极意义。

    我本人其实20多年前就已经很清楚地知道暴力革命的危害,也经常在文章中提醒中国政府,尽快完成政治转型,扼制腐败,不要为中国再创造暴力革命的温床。因为历史上任何一次暴力革命都不同程度地摧残了中华文明。但如今中国政府不仅倒行逆施,还视民众的正当利益诉求为叛逆,人民如果还放弃反抗,只能是等死。民不存,国亦不存。

    什邡、启东等地人民为保护环境而发起的公民运动,正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7月30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7/qidong-environmental-pollution/

    Share Button

    About

    28 Responses to 关于启东市委书记衬衫被扒之我见

    1. sjgd
      July 30, 2012 at 14:13

      何清涟的文章 绝对精劈 应该来大陆领导革命

    2. 东城游客
      July 30, 2012 at 17:12

      我同意何老师文中所说,剥夺民众生存权利的中国政府,已经成了人民的敌人。这种情况下,不反抗,也是死路一条,只是被污染折磨死。中国的癌症村遍地都是。
      所有的媒体报导与评论,几乎都未说清楚这个排海工程是哪里建造的,只在这篇文章里看到了说明。何老师的研究做得真仔细。但这样一来,这个市委书记不是挺冤的?

    3. 自由万岁
      July 30, 2012 at 19:35

      好文章!狂顶啊!

    4. cts
      July 30, 2012 at 20:01

      “暴政乃暴民之母”—精辟!
      中共乃中华民族之千古罪人!中共乃人民公敌!

    5. wzy
      July 30, 2012 at 21:08

      不是有消息说,启东游行初期政府方面没有积极镇压,是因为外地的武警被堵在来启东的路上了吗。所以并不能确认,启东政府方面应对民众游行的本意是克制。

    6. 老清新
      July 30, 2012 at 21:26

      中国的环境污染真的是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程度了,即使是乡村也已经没有一条清澈的小溪。这半年来我走过的地方都刻意留意了一下,工业排污和生活排污所形成的那个惨状真的让我痛心,可悲可叹的是那些无知的群众还在污染物旁的公园上悠然地散步…….

    7. 吴祚为
      July 30, 2012 at 22:43

      去年7.23动车灾难时,那九个人无声无影、后不得已来了个温总理;今年7.21水漫京师死了不少人,那九个人依然无声无影、连总理也不愿出面了;相比起来还真不如启东市长那苦恼人的笑来得更亲民。

    8. 邢立强
      July 31, 2012 at 02:36

      我四大冤案得主,是长春大学92年讲师邢立强,但仅仅一年就被无辜缓聘进而上访诉讼十九年无果,还被殴打恐吓,请搜“四大冤案得主”看冤案,这更是明摆着欺负人,和群体强势要求必须得这样,不许那样相比,以及他们对我这样的弱势不理不睬,我想国人欺软怕硬,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这些劣根性暴露无遗。看着吧,整个人类都在欺负我一人,看着乐着玩的局面正在上演而且在继续着。

    9. truestory
      July 31, 2012 at 08:54

      暴政是暴民之母,两千年的中国封建社会历史已证明这个观点千真万确!可惜历代统治者绝不会考虑这件事,不如老百姓!

    10. July 31, 2012 at 20:37

      專制者首先使用暴力, 民眾怎麼辦 ?

    11. Paul
      August 1, 2012 at 03:09

      何老师说得很对,完全同意您的观点。已经有太多人提醒过中国政府要避免暴力革命,包括您在内,时间过去这么久了都没看到党及政府有什么要动作的意思。那些一贯对党和政府充满信心和希望,却不断指责“暴民”的公知不能不令人怀疑其用心,显然装傻已经骗不到人的了。
      有一点点疑问是,启动事件里出现的仇日情绪值不值得注意,是否只是有政府或军方有人刻意引导,转移矛盾?

      • August 1, 2012 at 07:48

        你提出的疑問,日本媒体也有報道。似乎有此意向。

    12. 述公之后
      August 1, 2012 at 04:45

      历史是一切行为的见证!

    13. 东城游客
      August 1, 2012 at 06:47

      腾讯上有关本文的一些评议:

      • 钟自鸣: 有些人可能真的是别有用心,还有一部分人可能是糊涂或者迂腐,如果说中山新塘有暴力成分还说得过去,但他们把【暴力说】用在启东,那就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他们好
      • 成来: 说的太好了 今天 14:09:57 转播评论
      • 国民尊严: jianhunvxiaqishi 这种狼和羊的故事已经上演了两千年,现在还在继续上演着。我们的任务是能唤醒一个是一个,我们是公民,不是待宰的羔羊zp1525170889用虚伪形容 这些人不太准确,用麻木评价也不合适说他们助纣为虐人性尽失倒也差不多。这些人最坏,道貌岸然看上去一身正气实则良心已经大坏weibocaipu250 今天 13:17:34 转播评论
      • 梁健: 别有用心
      • 永远妖娆: 您 的每篇文章我必看,可是这次我不赞同您。我承认在反对暴力的声音里,有人装傻或别有用心,我也觉得民众的行为不算过分,应该肯定。但这声音里不乏真心怕民 众遭到报复的人,遵守规则底线的意义,也不该只在胜利以后。且在支持暴力的声音里,同样有人煽风点火包藏祸心。盼您能保持以往的客观公正。
      • 竹叶轻扬: 支持喜羊羊! || 王小咪只谈风月: 转篇文章:《非暴力何以不合作》,该文梳理了非暴力思想的诞生及存在条件,以及主要人物的结局。对当前的一些论争颇有意义,无论是法律上的“程序正义”,还是政治改革中的“途径选择”。http://url.cn/5WCYJx || 添添精彩: 应该是有猪出来责骂羊 今天 08:04:26 转播评论
      • 王小咪只谈风月: 转篇文章:《非暴力何以不合作》,该文梳理了非暴力思想的诞生及存在条件,以及主要人物的结局。对当前的一些论争颇有意义,无论是法律上的“程序正义”,还是政治改革中的“途径选择”。http://url.cn/5WCYJx || 添添精彩: 应该是有猪出来责骂羊 今天 07:55:48 转播评论
      • Chenge: 一只狼对一千只羊说,我要吃羊,马上就有人送上。
      • 呼声: 说得好,这就是中过的现状, 今天 07:05:04 转播评论
      • 老实的野心家: 狼要实行开放、只请老虎、狮子、猎狗、豹子!
      刘伟: 不是人吃人,是制度吃人。也没有要置谁死地,只是斩断那双某后的黑手,打断狼的牙而已。你理解错了。|| 14:我想他们应该不是我们的世仇吧?也不是我们非消灭不可的人吧?这些对立有时候仅仅是存在我们的想象当中的。暴力是悲剧,每个人的悲剧。而且不能解决问题,真正要解决的是中国人的思 昨天 20:47:13
      青魄 转播 羊们有什么暴力呢?不过就是抗议几声,呼吁一下,偶或怒眼相向,有些不甘坐以待毙的有血性的羊也无非就是挥舞几下拳脚以泄群愤罢了。然而狼们不满意了,同 是羊的其他一部分也立即传道了:“这是暴力行为,是不对的,违法的。” 在他们看来,应该跪着乖乖任狼吃掉,这才是非暴力,才是和谐。

    14. 石峰
      August 2, 2012 at 19:40

      最近几年,中共政权确实不稳定,一个末落的政权什么都可能发生。问候何老师了。

    15. 环保工程师
      August 2, 2012 at 22:46

      何老师,您此文关于矛盾的定性是正确的。南通收益,启东承污,是引发民变的矛盾根本。

      但您在工程细节的描述上与实际情况不符,建议更正一下。

      1、造纸企业属于轻工,不属于石油化工。石油化工是以石油为基本原材料的工业,制浆造纸的主要原材料是植物纤维,不是石油。

      2、这根管道总排量60万吨/天,王子造纸只占用15万吨,事实上还有大量的其它南通高污染企业排水,这些企业很多是化工和石油化工企业

      3、最后,要指出几个环保热点事件的民众认识误区。大型企业工艺先进,在同样的产量下,在工艺先进性、污染治理力度、单位产品排污量、事故风险性等环保指标上,比一群小企业要优秀许多。这是工业生产规模效应的必然。

      • 何清涟
        August 3, 2012 at 08:46

        当时写这篇文章时,王子公司并无详细资料的网站,这两天才全面更新。应该属于事后公关,补救工作。我不会根据该公司事后说明更正,因为这只是自述。
        建议该公司做危机公关,只是有多少可取信于人,则看他们自己努力了。

        我在南通人才招聘网上查到,企业性质就是这样。这些资料是企业自己提供的:
        http://www.ntrc.gov.cn/pc-html/html-company/Company_view_4085.html

        公司基本信息:
        【所属行业】: 石油化工 【所在地区】: 南通 – 经济开发区
        【公司性质】: 有限责任公司 【注册资金】: 91151万
        【员工人数】: 50-200人 【成立日期】: 2002-5-22
        【工商营业执照号码】: 004496*** 【企业法人】: 0
        公司简介

        江苏王子制纸有限公司位于风景秀丽的“近代第一城”—江苏省南通市,占地面积约200万平方米。本公司为中外合资企业(出资比率:王子制纸株式会社90%,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公司10%)。

        按照当前计划,本公司的第1条高档纸生产线(年产40万吨),将于2010年下半年开始正式运营。2011年,年产70万吨的化学木浆生产线也将启动。其后,第2条高档纸生产线也将建成投产。高档纸的生产能力最终将扩大至年产120万吨的规模。

        本公司将导入世界最高水平的环保节能型技术、先进设备及管理经验,投产后主要产品为铜版纸、双胶纸。
        ——————————–

        如果该公司通知南通人才招聘网更改资料,我这里已经做好截图备查。

        • 环保工程师
          August 3, 2012 at 12:13

          何老师:行业分类有国家规范,造纸属于轻工业,不属于石油化工。工业领域的行业分类不受意识形态和政治氛围影响,是纯粹的技术结果。以中国政府制定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与代码》为基础,衍生的各类管理和制度中,都是将造纸归类于轻工管理,不是石油化工。

          网站招聘广告资料的错误,应该归咎于王子公司职员或招聘网站的漫不经心。

          当然,轻工业并不意味着低污染。其中的印染、动物皮革鞣制、五金电镀等,都是污染监管重点行业,造纸也曾经是毁灭河流生态的杀手。

          所以,这个细节更正不影响您的文章主旨。

          • 环保工程师
            August 3, 2012 at 13:31

            又及:长期阅读您的文章,非常佩服您在社会学领域的犀利。但近几年您涉及到工业污染与环境保护方面的一些表述,有过于简单化和情绪化的问题。

            比如说您在前文中,说“水污染”“泛滥成灾”,这显然会导致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上海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上海的饮用水取于长江出海口,汇集了长江流域全部的工业、农业、城市生活废水。上海取用长江饮水而未成为死城,只有可能 1、长江水量极大,稀释了 2、长江净化能力极强,消解了 3、上海自来水供应采用了远超国内平均水平的工艺,足以净化这些污染

            河流的水量和消解能力共同构成了河流的纳污能力,水价则直接反映净化成本。那么以上海市民当前的健康水准和并不特别高昂的医疗支出、自来水价格,可以证明长江流域的水污染,至少对上海人民来讲,并未“泛滥成灾”。

            中共各级政府在利益上,也是“理性人”。在镇压民众和管理企业上,会选择成本较低的方式。近期几次涉及企业污染和潜在危害的大规模民变,最终以企业取消项目为结果,主要原因在此。因为镇压的代价需要政府支出,而项目失败的损失则是企业承担。

            中国在1998年前后是个工业污染治理的高峰,近十年来环境污染并未与GDP增长同步恶化,背后是这个机制起作用。民众的抗争提高了压制成本,放任污染的代价提高。现在官员们热衷于引进大型企业。投资大、利税高,写进政绩单子很漂亮;工艺先进、管理水平高、有实力投资污染治理、容易监管,给地方政府惹麻烦的可能性较小。这就是官员们在招商引资方面追求“规模效应”的理性选择。

            在这个背景下,环境保护领域的从业人员,不管是对于污染预防,还是污染治理,都做了很多实际工作,并非一概“寻租”,做“保护伞”。中国国情下的多方博弈吧,虽然这种博弈带来的进步还非常有限。

            这段话与何老师私下商榷,阅后删除即可,不必公开。

            • Andy Zhong
              August 5, 2012 at 00:36

              何老师在这点很不厚道与专业,
              该网站是一个招聘网站非官方网站,其中的技术人员不一定专业。
              很多这样的网站出现错误的错误,就是苏州的招聘网也出现过这样的错误。
              一切标准以常识与专业知识来判定,直接将造纸业归为石油行业,不该是是一个
              专业人士所应该犯的错误,就是犯了也该承认错误改正。

              ————————
              另外请问王子公司在世界各国都有工厂,请问其他工厂环保标准是否达到,其他国家政府与国民是如何处理的?何老师没有说明。
              其实中国以经济发展为导向没有错,因为可以带来当地居民数千数万的就业机会。
              这件事主要出来中国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缺乏与人民沟通的意识与诚心与政府运作透明机制。
              这点是应该检讨的地方,而不是应该批评为GDP 论的政策是错误的。

            • 何清涟
              August 5, 2012 at 08:56

              谢谢你高度关注本文。
              第一,你说我有关环保的文章都情绪化,这是你的感觉,不是事实。我确实不研究环境,在文章中只引用相关研究资料论证环境与经济的关系。中国的环境恶化资料,我都是根据国家环保局等专业机构提供的数据,民间环保机构的只是做参考。所以,你说我的“不专业、外行”,应该是政府及相关研究机构的“不专业、外行”。如果你能够对这些机构的研究进行批评指正,很好。不过,他们的研究通常比实际情形要好得多,这个矛盾在挑战前你应该想好。否则与你的论证可能南辕北辙。
              第二,造纸用的纸浆来源决定其行业归属。人才招聘网上提供的资料是公司本身提供的,他们当初提供时还不至于犯那么低级的错误。至于行业归属后来如何变更成另一类别,你得去查找一下国家有关规定的变更。这应该不是他们公司的错误,而是中国政府为了某种考虑,改变类属。
              第三,水污染的情况很严重,我在上海生活过好些年,那水的漂粉味之重喝过就知。王维洛先生写文章谈过中德水标准的不一样。比如中国饮用水的含氧量与德国经过一次处理的污水含氧量标准相同。当然,如果要坚持中国水标准应该考虑国情,自甘与国际社会不一样,只好随意。谈环境污染不够严重,如同讲中国人生育太少,需要提高生育率一样,都是危机逼至眼前,还认为形势大好。与这样的人讨论很困难。
              你的意见我听听倒没什么。但有一个Andy Zhong(志愿五毛)一下得瑟起来了,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本来已经不想回复,但看到他那么得意,所以还是回复一下。

            • Andy Zhong
              August 5, 2012 at 09:49

              有必要这么敏感了,错了就错了,没有必要这么一直瞎掰。造纸业在世界的标准摆在哪里?
              如果我是五毛,我也是自费的会唾骂中共的五毛。
              而你就是美分,而且是以此为生唯美是从的美分。
              如此立判高低。

    16. limingdao
      August 3, 2012 at 05:25

      暴政是暴力革命的诱因,独裁专制的暴政之下,任何的暴力革命都是正当的,更何况没有任何一个既得利益的独裁集团会和平地交出政权。

    17. 理性才能救中国
      August 3, 2012 at 08:46

      嗯。好文

    18. 美国华人
      August 4, 2012 at 14:05

      当局者就是这样,其实美国镇压华尔街抗议活动,也让人心寒。。

    19. jenny zhang
      August 5, 2012 at 18:31

      什么也不说,一句话,顶何老师,唾弃共狗,五毛及一切集权主义走狗!

    20. 曹安良
      August 13, 2012 at 13:21

      启东,什邡,乌坎的一连串事件,是中国大陆百姓民心所向的最好见证!专治腐败的政权,已经穷途末路了!他自己也已神经兮兮,这从视整个西方为敌对势力,在国内又新抛出个黑五类之说可以明显看出,访民是敌对势力,告状者是敌对势力,维权是敌对势力,弱势群体是敌对势力,网民是敌对势力,哪他的朋友就只剩下贪官污吏和巴沙尔,金家王朝了!多么四面楚歌呀!

    21. Pingback: 关于启东市委书记衬衫被扒之我见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