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饭碗压力与权利意识

    by  • August 27, 2012 • 经济分析 • 20 Comments

    最近河南焦作市发生的一起扣押外国记者事件,其中工人在事件中承担的角色及作用与环保、人权组织期待的很不一样,突显了可能只有中国人才会理解的饭碗压力及劳工权利何者更重要的“中国问题”。且先简述故事如下:

    事件发生于河南省焦作市,这里有不少工厂且环境污染严重,德国电视一台一个4人摄制组来到焦作市,打算就环境污染拍摄一些镜头。8月11日,摄制组正在拍摄多氟多化工公司的外景镜头时,该公司保安人员前来阻拦并把他们带到工厂食堂扣留起来。厂方经理和工人要求摄制组把已拍摄的图片交出来。当地警察赶到现场后,试图保护外国记者。但愤怒的工人却冲破警察的防线,砸破大门冲进食堂,抢走了摄制组的摄影机。数十个工人还高呼“打死外国间谍!”被困的一位女记者只好打电话向中国外交部报告。外交部调动特种刑警队,这才于夜间将被扣留长达9个小时的记者们救了出来。

    这一事件里涉及的人共有外国记者、工厂主、企业工人与政府(当地警方与外交部)四方面。在涉及人权的采访中,一般情况下是政府与企业为利益共同体,权利的受损者与外国记者站在一边,希望将事情曝光,获得道义援助,以达成事件的解决。这一次却是污染的制造者(施害者)与受害者(工人,他们的工作环境不安全,也是污染的受害者)站在一边,一向包庇污染企业的地方政府这次因为害怕造成涉外事故,反而成了记者的保护者与解救者。

    必须指出的是,焦作地方政府肯定是污染企业的放行者与保护者,否则不可能放任这么多企业在焦作肆意排污——报导附了一幅记者取样水的彩图,河水全成了铁锈红。因此,可以断定,焦作地方政府这次对德国记者的保护,只能说是不想将事态弄大,并不意味着地方政府欢迎德国记者报导当地的污染。

    我上网查询,中国国内并无此事的报道,在股吧(http://guba.eastmoney.com/look,002407,4015979096.html)发现有关此事的讨论。从全部讨论来看,多氟多与一家德国公司有技术上的合作,但合作中有摩擦。一些中国环保人士发现多氟多产生高度污染,因此联系到德国电视一台来拍摄,本意大概是想通过对合作的德国公司施加压力,让多氟多有所收敛,减轻污染。但正好是这一背景,才被多氟多厂方故意说成是偷技术,策动工人出面扣押外国记者。工人支持厂主,原因是他们的饭碗系于此。

    这件事情让我想起外国跨国公司对中国的验厂审查所遭遇到的困难。自2004年以来,美国跨国公司在其母国劳工及人权组织的压力下,在中国推行“SA8000标准”(全称为《企业社会责任标准》),其本意是希望通过贯彻企业责任标准,促使中国的代工企业改善工作环境,使之符合人权标准,让工人能够在体面的环境里工作。但跨国公司与人权组织没意料到的是,反对验厂审查的不仅有企业、中国政府,甚至工人也不欢迎验厂审查。最后,这些旨在促进改善劳工状态的验厂审查,其结果是造就了一大批专门帮助工厂应付跨国公司验厂审查的“咨询”机构。

    但要弄明白验厂审查为何连受益者工人都不欢迎,跨国公司却花了两年时间。从表面上看,“血汗工厂”似乎是企业主缺乏良心的产物,只要约束企业主的行为就可以解决问题。但这种看法却很难解释与此相关的另外两方,即政府与工人对验厂审查的消极反应。实际上,“血汗工厂”是中国现有经济模式及整个社会大环境的产物,因此,反对“SA8000标准”的力量不仅来自企业管理层,还来自中国政府,愿意配合验厂审查的工人也不多。

    对于工厂与政府不欢迎验厂审查,跨国公司及人权组织倒是很明白其中缘由。按照验厂审查的标准,无论是珠三角还是长三角,能够通过审查的企业没有几家。企业如若要按照跨国公司的验厂标准为工人提供体面的工作环境与宿舍,许多利润本来就非常薄的企业根本无法再维持下去。如果大批企业关停,势必影响当地的税收、就业与GDP。因此,当时中国不少媒体都将“SA8000企业认证制度”说成是美国害怕中国强大,变相设置贸易壁垒,一场本意在保障提高劳工待遇的验厂审查最后被大多数中国媒体用怀疑的眼光审视。

    以“沃尔玛”为例,当时这种验厂审查就引起了工人的恐慌,因为“沃尔玛”的“社会责任标准”使企业陷入困境,工人们将失去工作。在就业艰难的中国,“包身工”式的工作境遇尽管非常糟糕,但在中国城乡遍布失业者的情况下,有工作毕竟要比失业强得多。工人们既痛恨黑心厂主的虐待苛剥,但更害怕失业。因此,在验厂审查时,工人们大多不会向审查员主动提供真实情况,反而配合工厂主欺瞒审查者——在失去饭碗的压力与不体面的工作环境之间,工人宁可选择后者。

    无论是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验厂审查,还是德国电视一台最近在河南焦作多氟多公司的遭遇,都是工人在饭碗压力下做出的一种反应。自从中国有近现代产业以来,低素质劳动力一直呈过度供给状态,饭碗压力始终是中国工人行动的第一出发点,劳工权益(包括在无害的环境里工作)则始终居于比较次要的位置。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明白中国为何会出现职业病高发趋势,为何会有2亿劳动者“自愿”在危害健康的环境里工作。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 8月27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8/labor-rights/

    Share Button

    About

    20 Responses to 饭碗压力与权利意识

    1. tTD
      August 27, 2012 at 20:17

      黑心的企业主与卑鄙无耻的当地政府,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打工者是弱势群体,在饭碗和失业面前,他们能选择什么呢?

    2. george
      August 27, 2012 at 22:50

      其实中国大多数底层的人,都是群毫无自我意识的麻木不仁的,逼急他们了,他们会暴动,但一遇到领导出来安抚立刻就热泪满面的,高呼 领导万岁,变法的6君子,当年推到菜市口砍头的时候,这群麻木的群众,不也是旁边高呼,要打死这些变法的人吗。

      • tTD
        August 28, 2012 at 20:08

        请再好好看看何女士的这篇文章中的一句话吧:“在中国城乡遍布失业者的情况下,有工作毕竟要比失业强的多,工人们既痛恨黑心的厂主的虐待苛剥,但更害怕失业”!
        请你换位思考一下,这群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弱势群体,他们能有好的选择吗?虽然我不是他们中的一员!

    3. 话语权力
      August 28, 2012 at 07:15

      “低素质劳动力一直呈过度供给状态”。同时NASA等也是中国人扎堆。
      一个国家让自己的优秀人才全跑出去了,情何以堪哪。

      • 333
        September 13, 2012 at 03:32

        有本事的跑出去了,没本事的自认倒霉的留下来了。

    4. ‏@francisning
      August 28, 2012 at 07:57

      这篇文章反映了一个中国人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即社会底层的麻木以及目光短浅。但我相信中国人大多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因为许多人身上就有这种影子。

      • 333
        September 13, 2012 at 03:37

        和百年前的满清一样。

    5. August 28, 2012 at 10:18

      這恐是多年來愚民政策使然。一般公民得不到来真正的情報、且獲得的知識通常是経過濾過的、普通人根本無法判断事物的真偽。可悲。可怜。可哀。

      • 333
        September 13, 2012 at 03:36

        中华民族的聪明在近百年用错地方了。

    6. August 28, 2012 at 10:47

      中国得的是癌症,唯有切除恶性肿瘤,死而复活,别无他途。

    7. Paul
      August 29, 2012 at 03:30

      如今这般残酷的现实读来很让人悲哀。也可看出中国政府计划生育的政策是多么失败,它其实是限制了高素质人口的出生,变相增加了低素质人口的比例。当年学者提出限制人口的想法,估计就是想避免当今的局面。但由于方法的错误,结果就走向了设想的反面。

      • 333
        September 13, 2012 at 03:34

        增加低素质人口,变相稳固了中共的政权基础。民国时,中共能煽动那么多人暴动抢天下,那么多人中很多人都是低素质人口。

    8. August 29, 2012 at 10:15

      当今中国,普通白姓想做稳奴隶而不得,众多人尚不知何为人权。报禁网控使国民成瞎子聋子,军警谍探视平民如草芥,舆论洗脑和血腥镇压是共匪的维稳法宝。大多数民众觉醒时,便是打碎撒旦铁幕日。上帝啊,救救孩子!

    9. 环保工程师
      August 29, 2012 at 12:07

      斯德哥尔摩是个坑。

      很高兴何老师注意到了社会学里的非线性关系。因此我可以继续上次的关于中国大陆环境保护的话题。

      这些工人在与工厂主的关系里,处于受害人位置。但在工厂与周围普通居民的关系里,工人和工厂却是同谋。他们共同抢劫属于周边居民的环境质量,之后在分赃的过程中,利益又大部分被工厂主拿走。这种关系在吴思先生的研究里已经有过阐述。比如说在这个演讲里,就是大约1/10这种比例。http://www.zhuanxing.cn/html/forum/145.html

      这种关系形成后的可怕之处在于,虽然体系中大部分人是受剥削者,层级越低受剥削程度越高,痛苦指数越高。但大部分层级由于还能有那么一点点的剥削权力,以及最底层也梦想着爬进剥削阶层。这种当前利益的诱惑和对改革或革命的不确定性的恐惧,共同构成了整体上对体系的维护。甚至可能导致体制崩溃和重建之后事实上的恢复,陷进死循环。世界民主发展史的事实证明,人性中普遍的善催生平等、互利、互助,比普遍的人性的恶导致社会走向独裁、专制、互相伤害,要容易得多。

      以利益博弈的角度出发,这种具有锁死功能的体制,是一个很深的陷坑,仅凭一己之力,是很难爬出来的。唯一的崩溃原因只能是体制的财政破产。也即暴力体系的供给在各个层级都低于参与者的预期收益。于是体制破产也就取决于民众对外界世界的了解。如北朝鲜那种彻底的封锁,就不能指望内生变革力量。而已经实现的阿拉伯之春、中国未来的茉莉花革命等等,都需要民众充分了解,原来有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以此原则再回到环保的话题。鉴于上海在长江的出口处,显然“放任”长江流域各省市的污水排放,上海的自来水就不是简单加点漂白粉,而必须是代价非常高昂的把废水处理成饮用水—-题外话,王维洛那个中国自来水水质标准相当于德国污水厂排水标准的文章,彻头彻尾的造谣,驳斥文章发表在果壳网,写得很详细,引用这样的谣言对您的声誉有伤——而环保行业,就是体制内部分化以制约污染为生存空间的一个利益子集团。威廉•道布森的新书《独裁者的学习曲线》,为了维持专制的根本而不断的进行技术上的改进,环保就是这样的改进。这个集团确实有腐败、有自利,成绩也远低于发达国家的同行,但绝不是您所谓“污染的帮凶”。社会各利益集团的博弈是很复杂的,远非“花钱买通,什么都不管”这么简单的几个字可以全部覆盖。

      比如说什邡。什邡之所以上马钼铜项目,是本地有矿产。在“宏达钼铜”之前,本地已有很多小型选矿冶炼厂。宏达大型项目上马,势必挤压这些小厂的生存空间。于是民意就成了被操弄的对象。宏达停止,而小企业继续生产。请问污染是减轻还是加重?环保投资是加大还是减少?环保局监管力度是强化还是削弱?

      启东事件背后也有类似的复杂关系。那种非常精美的宣传彩页,显然出自专业制作。一步步的营造氛围,貌似制止实质鼓励的通告,隐含着非常专业的民意操作。

      我这么说,并不是否定这些民意操作、认同政府的专权,只是说明事件的复杂性。在民主化国家,这些民意操作不用隐藏在背后,摆到台面上公开PK,社会整体会更容易实现帕累托改进。

      社会是复杂巨系统,充满着非线性的关系。专制是恶的,但并不是专制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恶。自由民主是好的,但并不是自由民主的每一个细节都美好如天堂。也有一些事情,独立于社会制度之外。比如说雾霾天气,一般人都会直觉认为是空气污染典型事例,归咎于污染治理不力、政府监管缺失。但从逻辑上,既然字词并非新创,说明现象古已有之。而一些省份陆续公布PM2.5数据,也令人大跌眼镜。数据的波动情况与工业生产关系不大,反而与焚烧秸秆有很高的相关性。它和专制制度没有必然关联。

      何老师为文向来犀利,如能辅以细致精准,当更为读者之幸。

      • 环保工程师
        September 3, 2012 at 05:11

        勘误:

        世界民主发展史的事实证明,人性中普遍的善催生平等、互利、互助,比普遍的人性的恶导致社会走向独裁、专制、互相伤害,要困难得多。

    10. Bandera
      August 30, 2012 at 02:02

      短视,而且为未来的子孙留下烂摊子

    11. 石峰
      August 30, 2012 at 08:50

      中共一向都不透明,拜读何老师的文章了。

    12. 333
      September 13, 2012 at 03:39

      小时候,家长就有意无意的教导俺们贪小便宜的本事,方法就是:糊弄人,剥夺他人知情权。所以到现在贪小便宜练的炉火纯青,贪大便宜则有心无力。

    13.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饭碗压力与权利意识 | 煮不爛的綠豆

    14. mason
      October 24, 2012 at 00:37

      有工会就好了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