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入分配改革只是一场毛毛雨

    by  • August 30, 2012 • 经济分析 • 20 Comments

    最近,中国发改委将议了8年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发给部级以上官员征求意见,并宣称将于10月正式推出。国内有评论指出,公众对于收入分配改革有三大期盼,一是期待从“藏富于国”到“藏富于民”;二是期待缩小贫富差距,限制垄断行业的暴利,尽快实现以家庭为单位征税,降低工薪阶层纳税比重;三是期待住房、医疗、教育、社保等方面的公共投入增长速度跟上财政税收的增长速度。

    我的看法是:这个《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作为献给第五代领导人登基礼物,有收聚民心之效,但要让这个方案满足这么多期盼,几乎不太可能。理由如下:

    第一,中国的贫富差距是一个涉及到社会各阶层的问题,但从《收入分配改革方案》透露的内容来看,涉及的对象主要是党政部门的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员工与国企职工。即使就算真能够调节这几大群体的收入差距,也只涉及不到1亿人。

    中国已成全球贫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全国收入最高的10%群体和收入最低的10%群体的收入差距,已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目前的23倍。人们的不满既包括党政事业机关工作人员与国有垄断企业之间存在的工资差距,也涉及到农村居民与城市居民的收入差距,以及私企、外企员工的收入,还有1亿多每天支出在1美元以下的贫困阶层,遍布城乡的失业者与未充分就业者(偶然打零工但收入极不稳定)的无收入。从该方案已经透露的一些内容来看,此方案调节对象主要是党政部门的公务员与事业单位员工及国企职工的收入差距,贫困阶层、失业者与未充分就业者似乎不是该方案考虑的对象,但这些人恰好是中国社会的赤贫者。如果没有配套且操作性强的济贫法案出来,这个方案只算解决了部分问题。

    第二,收入分配的要义是切好蛋糕,尤其是初次分配中劳动者报酬的比率不可太低。

    工资总额在GDP中的占比,在经济学上叫“分配率”,它是衡量国民收入初次分配是否公平的重要指标。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越高,表示劳动者的工资性收入在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所占份额越大,社会分配越公平。

    有研究指出,中国劳动者报酬在GDP当中所占比例在22年间持续下降。这一问题在前年曾是媒体讨论的主要话题,争议很大,各部门给出的数据很不相同。据社科院2007年的蓝皮书分析,1990-2005年间,中国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例从53.4%降低到41.4%,降低了12个百分点。将中国劳动者报酬与美国相比,可略见其不合理。2010年,美国的GDP为14.6万亿美元,民众工资加上福利收入占GDP总额的54.5%。以上研究的数据,中国财政部坚决否认,认为中国劳动者报酬占GDP之比被严重低估。可以想象,今后中国要提高劳动者报酬在GDP当中的占比并不容易,因为国家财政部根本不认这个帐。

    第三,中国劳动者税率偏高。世界银行2012年4月发布的报告认为,2008年中国劳动者平均税率为45%,远远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甚至要稍高于欧盟15国的平均水平,高出澳大利亚、美国的平均税率近一倍。世行为此建议中国下一步要大幅降低劳动者税率,比如政府应该大幅降低个人所得税的税率,同时将社保缴纳占工资的比例下调。

    不过,世界银行这一建议改变不了中国政府行为。在GDP当中拿走超过三分之一份额的的中国政府仍然感到财政饥渴,此时此刻,中国各地政府正在开展如火如荼的征税大会战,各地企业叫苦连天,媒体称政府此举为“竭民而渔”。无法设想,开过十八大后,中国政府会幡然悔悟,主动缩小自已那块蛋糕的份额,并将之归于劳动者名下。更何况,国民分去的蛋糕就算增加了一点,政府再给国民增加一些税收,等于给国民的蛋糕并未增大。

    第四,权力市场化造成官员群体拥有数量不菲的灰色收入,这是中国贫富差距过大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收入分配方案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些灰色收入从哪些方面扰乱了中国的收入分配呢?

    1、数量庞大的“灰色收入”,导致分配秩序严重紊乱。王小鲁估计,高低阶层收入差距达55倍,其中“灰色收入”是产生如此巨大差距的主要原因。至于富裕阶层占有的社会财富到底有多少,有一个让中国人伤心愤怒的数字:150万个家庭(约占全中国家庭总数的0.4%)占有中国财富总量的70%。

    2、灰色收入集中于权势群体手中,还处于完全不透明状态,导致中国调节收入的各种政策包括税收政策失去制度设计的基本前提。

    中国的收入分配其实不是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因此,有关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讨论始自2004年,几乎贯穿胡温两届任期,却迟迟未能出台,就是因为造成中国贫富差距过大的原因远比《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能够涉及的问题复杂得多。基于我在文中陈述的诸种原因,可以做出预测:《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会出台,但对于缩小中国贫富差距,可能只是一场毛毛雨,连地皮都浇不透。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8月30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8/income-reform/

    Share Button

    About

    20 Responses to 收入分配改革只是一场毛毛雨

    1. jenny zhang
      August 30, 2012 at 18:27

      此文一语中的,道出中国分配失衡的根由。至于统治者将推出的分配调节办法,于哪点都是在统治阶级内部分蛋糕,与屁民无关。

    2. sam8
      August 30, 2012 at 22:58

      何女士评论到位!提供一个新信息,现在北京从9月份开始,所有企业都要开增值税票,而小规模企业销项税无法抵扣,等于变项加税!

    3. 大话西游
      August 31, 2012 at 00:36

      这个玩意儿从邓小平理论起就开始研究,历经闷声发大财时代诞生了500家族,又经科学发展精炼到了200家族,差不多研究了30年,终于赶在盛宴撤席前不失时机地接受部级官员的礼赞,这既是多年坚持不懈学雷锋的成果,更是诞生数以亿计新雷锋的动力。

    4. ‏@francisning
      August 31, 2012 at 09:53

      看了何老师这篇事实情理兼具的文章,明白国内大旱盼云霓的收入分配改革,就算真实行了,也于我们无益。比如加工资10%吧,那房产税一交。我现在不用交个人所得税,加如果增加工资10%,正好符合交的条件,算一下反而比不加前收入更少。总之,改革也罢,不改革也罢,看来于我们没什么好处。

    5. August 31, 2012 at 10:31

      我注意到这个信息:150万个家庭(约占全国家庭总数的0.4%)占有中国财富总量的70%。 我对中共官方改革不报希望。

    6. August 31, 2012 at 22:59

      公正的収入分配是一個社会穏定的基础。過甚的收入差距势必造就人心的不安和社会的動乱。
      任何一个社会都有贫富差距,绝对平等是没有的。但富翁们应明白财富取之于社会,还源于社会之道理。我所在的日本公司每年都会将営業额的百分之一用于慈善事業。包括為中国植樹造林,為柬埔塞等亞洲窮國家造學校,一般企業都如此盡力於社會共公事業,難到中國國有企業,國家公僕們只要自己富有就能安心了嗎?只有窮人也能安心生活的社會,富人們才能高忱無擾。收入分配改革應該先將富人的收入通過稅收形式還帰社會才是首務。

    7. Pronron
      September 1, 2012 at 05:10

      我非常支持何清涟教授的论点,就拿我曾经工作的国有银行之一,农行来说吧,我们派遣人员和农行没有直接的劳务关系,也就是说,我们的老板是劳务派遣公司。我们表面上是在银行上班很风光,很好听,但是,我们的工资两千多连买菜都不够,但是银行里面的正式员工,一个月工资都有一万多,年底奖金6万左右,平时过节还有发放各种名义的过节费和购物卡。我们的工资,不到人家的四分之一。更可恨的是,银行都是国有的,招工都是招领导的子女亲戚,过去是对社会招聘,现在是权力更加集中,搞校园招聘,银行现在招工要应届生,也就是说要提前签约,譬如说12年毕业,那就要11年就和银行签约,这就是所谓校园招聘的本质,都是服务于世袭的共产党特权阶级。提前一年招聘,毕业证都没拿到就可以算应届了,不,原来这是垄断资源和机会的伎俩。其实现在社会上的舆论都是这样,事情做得越多的人工资越少,如此这般,这真的是一个好恶逸劳的可怕的社会。共产党透过税收政策和财政政策,强行的供养着特权阶级,不断疯狂盘剥人民来养活他们这些好恶逸劳的既得利益者,我们可以看看政府部门和国有银行上班是怎么上的,上班都是喝茶聊天,要么开会玩吃饭消遣,这哪里是政府,哪里是企业。对于普通人家的子弟来说,就是一辈子做共产党的奴隶,不论是进民企还是国企工作,因为进民企条件差,透过税收被剥削,进入国企呢,进不了编制,工资很低还要做全部的工作,而那些在编人员只是喝茶聊天指手画脚。我遇到过那些银行的正式员工,他们说这些派遣人员就是在给他们节约成本的,说穿了,就是一部分人剥削另一部分人,这是吃人的社会,国企里面也一样,临时工都是要做最辛苦的活,正式工什么事都不做,工资是临时工的4倍,还有奖金,年假和每年4次旅游,临时工不仅工资低,而且连基本的社保医保都没有。

      早点结束这样的命运,唯有革命。革命就中国。

      • tTD
        September 2, 2012 at 19:51

        银行与三桶油三贱客(移动联通电信)和电老虎水老虎等一样,都是为中共权势特权阶层近亲蘩之而准备的!

    8. Pronron
      September 1, 2012 at 05:12

      一切的问题都是政治问题,是制度问题,是共产党的问题!唯有革命,才有明天!

    9. 驱逐赤虏
      September 3, 2012 at 07:56

      只有彻底消灭共匪这个兽类集团,人民才可能获得幸福。

      • 驱逐赤虏
        September 3, 2012 at 08:04

        英雄所见略同,必须消灭共匪这个兽类集团,这是一切的前提。

        • chan
          September 11, 2012 at 10:26

          同意

    10. September 4, 2012 at 18:52

      楼上一群嚷嚷着革命的人是最无脑的一群人,不管怎么革命,最后的制度都是不会变的,人类社会永远都是人吃人的社会,就算你今天很革命,很正义,明天你掌握了权力,一样没法没天。那么多抱怨,除了让自己不舒服以外,生活照旧得过。要不你就仔细想想,怎样在制度中成为受益者,人类社会依然遵循丛林法则,强者生存,抱怨现实,或者期待现实的改进,只不过是弱者的意淫罢了。

      • 滚一边呆着去
        September 7, 2012 at 12:59

        五毛不算什么“强者”吧? 你Y的整天唧唧歪歪什么丛林法则 是意淫呢还是阿Q呢?
        你个不要脸的五毛, 别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不要脸。 你喜欢当奴才没人拦着你, 但是别把其他人都想象成跟你一样的一脸奴才相。
        整天呆在粪坑里生活惯了 居然好意思意淫所有的地方都是粪坑; 你个贱货虽然心里也明白中共社会人吃人 但是为了保持心理平衡只好自欺欺人地想象“人类社会永远都是人吃人”… 卑劣下贱到如此 让人叹为观止。

        我看你也就是一个混点残羹剩饭吃的货色, 离真正的既得利益者还差得远 , 还是洗洗睡吧, 别舞弄你那点五毛培训班上学到的三脚猫功夫了! 真是愚蠢又无耻,还自鸣得意的 … 既可怜又让人恶心。

        • December 12, 2012 at 12:32

          You’re the garetset! JMHO

    11. 河蟹
      September 8, 2012 at 11:39

      说一千道一万都是零,既得利益的共产腐官们怎么愿意那怕些小的改革呢?只有起来革命推翻旧制度,才有百姓的希望。

    12. 老夫
      September 8, 2012 at 21:52

      中共集团从《六四》反‘官倒’中受到‘启发’,利用‘党权高于一切’的《政治立场》编造出《让部分人先富》伪理论。用‘权力瓜分国家资源’使之《政策化》,免得被百姓抓住‘非法’的把柄。于是,一场‘权力瓜分国家资源’的闹剧,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外衣下纷纷登台、露相。事实形成了200个权贵集团,掌控200个国家资源的《权贵垄断集团》。在事实的极度的社会分配不公,引发出各地普通百姓的强烈不满与抗争事件。为了平息与遮盖中共集团赤裸裸的掠夺性,拿出所谓的《分配改革》来糊弄百姓,企图继续保持中共权贵集团的《可持续掠夺》的《经济发展模式》。再;寄望于中共集团的《政治改革》,实在是‘幼稚之极’;1;中共首先迈不过‘中共权贵利益集团’这个既得利益集团这个‘坎’。2;《政改》触及中共真正的‘核心利益’《党权高于宪法、高于国家》。而中共极权集团,一旦‘置于宪法、法律之下’,那么,中共也就《失去核心利益而自动解体》!

    13. 猪 笑笑
      September 17, 2012 at 18:06

      光打雷不下雨

    14.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收入分配改革只是一场毛毛雨 | 煮不爛的綠豆

    15. December 12, 2012 at 15:11

      You keep it up now, underastnd? Really good to know.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