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危机共振”离中国还有多远?

    by  • September 10, 2012 • 中国观察 • 22 Comments

    在外国金融机构不断就中国经济尤其是金融领域的风险频频发出警告的同时,《华盛顿邮报》的杰克逊•蒂尔(Jackson Diehl)也来凑趣,发表了更悲观的预言。他在美国《全球事务》的9/10月刊发表的文章认为,中共独裁政权与另一个独裁政权俄罗斯都面临瓦解命运,但是2012美国大选两位总统候选人却都没有对此作好准备。

    外部观察者们在观察中国问题时,往往容易忽视一点:中共特色的政治是无责任政治,政府与党的首脑从来不需要为自己的政策失误承担责任。中国现在的危机征兆只要有一半发生(不用全部)在美国、日本、欧盟,这些国家的经济危机早就转化为政治危机,导致政府垮台、内阁辞职,如同希腊曾经发生过的一样。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已经病入膏肓。就连胡锦涛日前在APEC的主题演说中也不得不承认“经济增长下行压力明显,部份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出口行业面临困难增多,解决新增就业人口就业任务繁重……”,此言一出,据说在场者感到更悲观。

    现在需要讨论,经济危机是否会导致政治危机并发生危机共振?如果会导致,会在何时出现?

    我的判断是,在最近3-5年内不会发生导致共产党垮台的危机共振。这一判断基于以下事实:

    从历史经验判断,中国历代王朝衰亡,往往是几大危机叠加所导致。这几大危机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危机、经济危机(最高表现形式是财政危机)以及外敌入侵。如果这几大危机先后出现并同时共存,再加上内部出现反对力量的集结,这个王朝必亡无疑。

    今年这几大危机的苗头都已经出现,但远未到威胁中共统治的程度,而且北京当局采取了许多措施防止政治危机与经济危机同时出现,比如地方政府努力支撑房地产市场,中央政府启动政府投资(发改委最近批准不少项目),这些饮鸩止渴的措施虽然会种下更大的恶果,但都能延缓经济危机的冲击。

    第一,统治集团内部今年确实因权力斗争发生危机,这种危机感因这次权力斗争前所未有地借助外媒打击并丑化对手,加之互联网传播的同步性与即时性,具有放大效应。但是,外部由于厌恶薄熙来的原因,忽视了权斗双方的底线与共同点,即维护中共统治。向胡温发难的一方尤其是其中的太子党与红二代,他们对胡温无能,在任十年国内社会矛盾丛生、民怨四起、环境生态千孔百疮的危局不满。我曾多次说过,太子党与红二代对中国政治拥有潜在的非制度化影响力,这是中国政治中的特有因素即“京城政治”。

    这种统治集团的内部斗争,如果双方势均力敌,相持不下,最后两败俱伤,那肯定会促使危机发酵。但如果很快斗出结果,其中一方取胜,反而会加强内部凝聚力。从目前的消息来看,胡温已处下风,标志有三:

    1,胡的心腹令计划近日已从大内总管(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这一要职调任统战部长。

    2,日本《产经新闻》9月3日引述多个中共内部透露的消息报道,胡锦涛已决定在今秋明春之间,把目前持有的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党和国家军委主席的职务全部交给下任领导人习近平,自己完全引退。

    3,中国国内舆论动向也显示胡温在此次权斗中居于下风。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最近发表以“胡温的政治遗产”为题的长文,其中结论性的话是“这10年同样滋生或制造了巨大的问题,甚至问题比成绩还多。”长文还列举了胡温留给继任者的10个难题。此文发表后,被财经网、和讯网等国内网站大量转载。在中共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最高领导在任,党内人士如此放胆公开评价其功过的先例。作者身处中央党校那种小道消息满天飞的特殊环境中,当然应该评估过自身面临的政治风险有多大。

    至此,可以说,这次高层内部危机不会演化成当年太平天国的“韦杨之变”那种大规模地相互残杀。这种不以肉体消灭为目标的宫廷斗争可以解决权力分配,但不至于大伤元气。

    第二,经济危机目前还处于初始阶段,虽然影响到财政,但对经济发达地区来说,主要是不能增收,还未到枯竭。从各地方政府采取的五花八门的税收措施来看,目前还有回旋余地。只要熬过今年下半年,高层完成权力交接后,精力用在经济上,会想出一些新招。

    第三,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相对宽松。尽管中国比较孤立,但远未成为西方之敌。加之美国正逢大选之年,白宫连叙利亚的人道危机都无力介入,更遑论中国与周边邻国的南海争端。如果奥巴马继续当选美国总统,中国更可高枕无忧。

    第四,国内的反对力量还非常弱小且分散。由于中国政府长期在异议圈“掺沙子”,再加上一些自身因素,海内外各个圈子的异议人士互相斗争排斥的热情不亚于反对中共政权的热情(有时可能更高),几乎没有集结的可能。观诸历史,任何国家(包括中国历代王朝)就算出现政治危机,如果没有具有组织力与感召力的反对力量加以利用,也不会导致统治者垮台。但这不只是异议人士的悲哀,而是一个国家的悲哀。当一个政权基于自身的夺权经验而消灭社会的自组织能力及反对力量时,也就消灭了这个社会的重生机能。

    从以上分析,今后3到5年内,中国暂时还不会出现导致中共政权垮台的危机共振。这段时间内,北京真正的难题不在于如何应付危机,而在于如何象一个正常政府那样治理这个危机四伏的社会,并将其导入正途。从目前看来,中共除了高压维稳与开动宣传机器并堵塞言路,其他的正常管制能力已经丧失。这种溃而不崩之局如果延续得太长,中华民族将丧失社会重建资源。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9月10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9/china-political/

    About

    22 Responses to “危机共振”离中国还有多远?

    1. ‏black-bread
      September 10, 2012 at 22:36

      文章非常客观,这对一些认为中国马上就会发生革命的人是帖警醒剂。我记得何老师说过中国需要一段开明专制时期,以培养国民的权利意识,不知道中共当局会不会在危机来临之前做点改进,让出一点空间,这是双赢。
      希望何老师对此做一预测。

      • 笑看
        September 11, 2012 at 01:40

        符合你的想法(或者利益)就是客观的, 不符合你的立场 说到你痛处的 就是不客观的 就是别有用心的… 中共徒子徒孙们的思维还真是可笑!

        什么开明专制? 中共现行体制有谁可以搞开明专制? 中共完全丧失了自我调节和改良的能力, 也没那个动机! 还开明专制呢! 你以为共党内部有蒋经国那样的人物? 别意淫了!

        什么开明专制都是假, 变着戏法维持共产党统治才是真。 你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明眼人一看便知, 所以还是别装了!

        人算不如天算, 看共党还能苟延残喘到什么时候!

    2. September 10, 2012 at 23:27

      中国方面又从我这刮走几万个亿美元

      这个国家从政府官员到普通老百姓都不知道要守法。法律是极具价值的,这些人却选择金钱。
      是别人的钱!这些人却表现得想聪明的小偷一样。
      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煽动。中国政府和媒体不但在本国煽动,而且,到国际上,并通过各种渠道煽动,以济贫的借口,“要求发达国家转让技术”。无论是到世界银行,IMF,WTO,还是各国央行,有些巨额财产就只有几句话,而研究投入确实是几代人,这是几乎所有国家领导和联合国都知道的秘密。拿不到就强逼,强逼不到就派人偷,现在还学会了漫无边际的扯皮和诡诈。“忍无可忍?”,
      难么这些人就到法庭上去忍一忍吧。
      “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

      时间公元2012年9月11号北京时间9点。

    3. xingxingshenxu
      September 11, 2012 at 04:00

      从以前开始,东亚大陆人谈论政治,都是在说死人。为什么不说活人呢?因为如果谁要说“我的主张是XX,大家跟我来!”那么他马上就成异端了:他不说炎黄圣君、三代圣贤的主张是XX,不说马列毛邓的主张,不说死人的主张,不背当前领袖的主张,却说自己的主张,这种行为在东亚大陆文化里会引起极其强烈的罪恶与敌意,于是他马上就没了。
      据说春秋很好……有什么好的呢?一打开儒家和墨家的书,都是三代圣贤XX,所以当前也要XX。道家的理想社会则在三代圣贤之前。现实的政治,被书本上的死人吃了,活人被死人吃了。
      另外,秦文的不自动表达时态,使得表达过去事物的时候读起来犹如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武王伐纣——一般现在时,现在进行时?这语言,犹如发霉的迷雾,永远遮罩着现在。由于过去的事情读起来像现在,于是语言是否描述现在也就不太重要了。所以,这种语言有效地促使人沉迷于过去。而“过去”,又是写在纸上的——假设文献的存留是随机的,那么留下来的是重复最多的,至于是否真实,则未知。
      每个人都有将未知真伪的东西设为真、假,并以自己的人生冒险的权力。不过马列和儒教特别喜欢去改变别人的假设,强迫别人去冒险。

    4. September 11, 2012 at 11:50

      何老师的分析客观而清醒。中共封建法西斯组织体系之严密黑暗,使其内部既出不了赫鲁晓夫,也出不了勃列日涅夫,更出不了叶利钦,自我更新几乎无可能。中共在捆绑全体党员的同时,通过政法委和中宣部,极力对人民封锁信息和暴力维稳,对觉醒的行动者,或抓或杀,或盯梢软禁,它厄杀一切生命力和创造力。目前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途径尚不清晰,但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一定会融入普世世界。

    5. September 11, 2012 at 12:51

      等到西方经济回暖,道义责任感恢复,而中国经济危机加深,无力持续天价维稳,中国大变的时机就到了。只有一件事能救中共,就是经济持续高速发展,饼越来越大,怎么分都会让大部分人收入增加。可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这是可能的,那么今日中国的制度就是合理的了,这连中共自己都不信。

    6. tTD
      September 11, 2012 at 19:41

      党是独裁党,国是贪腐国,民是苦难民——-中华人民共和国之悲哀!

    7. tom
      September 12, 2012 at 04:32

      你所分析的中国历朝历代都是基于一个强权统治者,而现在中国的情况是更本没有一个强权统治者,所以你的判断有误,而正是由于这种非制度的,非合法的,非强权人物的型式,将导致政权崩溃的突发性,不可预测性和不可持续性,所以3-5年内非常有可能,苏联就是一个例子。

    8. 望江侯
      September 12, 2012 at 06:17

      非常赞成作者的观点和论据。但别忘了,一个腐朽政权的崩塌往往是在不经意之间。你认为马上就会垮它反而还能苟延残喘,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认为危机已过时,一个小火星就引爆了火药桶,历朝历代莫不如此。当然也有溃而不崩慢慢拖死。正如作者所说这个时间拖得太长“中华民族将丧失社会重建资源。”人的生命相对于历史长河短暂得如眨眼之间。这就是所谓命运吧

      • 333
        September 13, 2012 at 03:56

        耗到地球生命终结之日,一起game over。

    9. Paul
      September 13, 2012 at 04:28

      何老师的分析很客观,观察得很清楚。本来北京的权斗要进入收官阶段了,却又出了储君失踪的戏剧场面。看来意外还是会有的,希望中国的异议人士认清形势、加强团结,希望民众提高避税能力,希望罗姆尼当选美国总统,最后祈祷上帝再次中华民族一次机会。

    10. 后江胡时代
      September 13, 2012 at 11:10

      路过读过……….

    11. 环保工程师
      September 13, 2012 at 11:30

      我认为只需要一个条件,就是经济危机。

      当下中国的经济危机并不表现在生产能力下降,也不表现在大规模的自然灾害,或者发动战争。它的表现一定是权力阶层盘剥财富的贪欲超过了国民的供养能力。

      就如非洲黑奴贸易。原本就存在的小规模黑奴贸易,因为美洲殖民而迅速膨胀,过程损耗巨大,使非洲迅速丧失成年劳动力,最终导致本土社会崩溃。二战后的专制国家在国民财富上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古代的王国、帝国虽然因统治阶级的奢侈而浪费国民财富,但剩余的基本上还留在国内。而现代冠着共和国名号的专制政权,却可以大规模转移国民财富于发达国家。

      这种大规模抽血的能力,一定会超过国民财富的生产力。仍然以吴思先生“政府就是合法化的黑社会”来类比,“理性抢劫”只是个暂态现象,当强盗们的第二代、第三代不断增多,不断塞进政府里做“白员”,最后的历史还是指向了改朝换代。更何况现在可以境外转移财产,他们的贪欲就更难以“理智”和“克制”了。

      当中国大陆民众惊讶发现,基本民生物价已经在绝对值上超过美国,就是国民财富被大量偷盗、转移境外的结果。

      从地方政府的表现来看,土地财政枯竭,实业空心化,经济泡沫化,却还必须维持政府雇佣人员的薪资水平,以及支付医保、社保等近年新增的高额支出,技术上的财政破产其实已经迫在眉睫。当然最后,由于政府的印钞权,一定是反映在恶性通货膨胀上。

      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没人曾经预料过。中国大陆的茉莉花,恐怕也会以出人意表的方式展开。

      比如说,香港?

    12. 环保工程师
      September 13, 2012 at 11:54

      另外,何老师说邓聿文“胡温的政治遗产”长文应有政治风险的考量。这篇文章的核心其实是问题第十条,“政治改革和民主化推进不力,与还权于民的期望有相当大距离。这是中国目前最重要的问题………”。那么,能提出这个问题的后台,所谓的“中央B”,确切是谁呢?

      江泽民已经老朽,不可能再提这个。政治局常委除了胡温,剩下几个从来也不以改革先锋面目出现。而习近平,身为下一代接班人,过早的提出这口号,是试探?是敌对?是贴金?

      总而言之,这猜谜游戏,又要回到胡温身上。谁又能说他们二位一定合作”中央A“?强人邓小平身后,江李、江朱,都难称为一体。胡温之间的纽带更弱,何妨猜作一个A,一个B。

    13. 世人
      September 14, 2012 at 07:27

      何女士怎么从来不谈美国的经济呢?这波金融危机从华尔街刮起,祸害全球何女士身为一个“经济学家”怎么从来不发一言论?美国没有危机?美国又QE3了,没钱了就大印钞票,让债务贬值,把通胀加害到别国,无赖流氓行径,“经济学家”从来看不到危机?看不到经济危机也看不到道德危机?一个靠借债渡日的国家还穷兵赎武,到处插手别国事务,全球建基地。

      美国通过最脆弱的希腊攻击了欧元,火烧连船使得欧盟摇摇欲坠,欧元地位大大动摇,资本快速流向美国,修复美国资产负债表;通过挑起中日钓鱼岛之争,两个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外汇在潜在战争影响下源源流向美国,并打击日元和人民币,能挑战美元的欧元、日元、人民币受到打击,美国则从危机中快速恢复。

      这样无赖国度就是你这位”经济学家“要效忠的?

    14. 反共必胜
      September 15, 2012 at 03:38

      我同意何老师的观点,中共也还有大约3-5年的阳寿,但延续这三到五年前提是中国经济危机不爆发。不只是何老师提到得美国专家与何老师自己的预计。如今中国经济危机的预言满天飞,叶檀、郎咸平、谢国忠……真是国内国外的经济专家基本是一口同声的预言经济危机将会在中国全面爆发。只是没有人能给出精确的时间点而已。现在不是喊狼来了,而是狼一定会来!

      老师提到中国封建王朝的崩溃何其经济崩溃紧密相连,而中共的崩溃必是经济先倒。中共如今和中国历代王朝不同的是,维持中共生存的不再是相对稳定的小农经济。现在中国农业那点产值根本养不起庞大无比的中共专制集团。而中共财源土地【楼市】、制造、出口都在全盘崩溃瓦解的边缘。一旦经济崩盘,别的不说,中共庞大政府机构谁来养?天价维稳费谁来出?

      自邓以来,中国实际走的是红色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你搞工业化,搞资本主义就不可能不发生经济危机。英法德美哪一个没有爆发过,而且工业社会的经济危机的破坏力远超农耕社会,波及的范围更广,更猛。

      中国如今经济危机一触一发,破坏力难以估量。到时候一连串的社会危机全面爆发,还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哦!中国现政府是一个腐朽没落的自营自利集团,本身体制上就已经烂透了,再加上近亲繁殖的“领导人”根本就一堆废物,那有大智大勇,到时候谁能力挽狂澜?中共这20年可真算上是‘太平盛世’,没什么大风浪,真的大风浪来了,他们能顶的住吗?

      这个集团如今更是各自为阵,各怀鬼胎,‘太平’的时候狼狈为奸大捞特捞可以。有难谁会出这个头呢?光看看大批的精英移民,官员外逃。就看得出到时候,肯定是——食尽鸟投林,树倒猢狲散的光景。

      按现在发展中共一定会走到四面楚歌,孤家寡人的地步。当然现在官民实力对比悬殊,民众自然不会‘闹事’。可是那天价维稳的链条一旦断裂,民变是不可能避免的。出现内乱,美国肯定会顺水推舟,利比亚就是例子!

      总是中共倒台是必然,只是早晚、缓急的问题。

    15. xingxingshenxu
      September 18, 2012 at 03:43

      tg可能到死也不该。或者开始改的时候,已经没人信了,于是改不了。

    16. September 18, 2012 at 10:37

      何老师的分析很有道理,也很到位。从太子党、红二代看来,胡温不过是他们这些红色江山正宗传人的管家、打工者。老实说胡的表现的确太过平庸,既不敢放手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也不敢用强硬手段强化镇压,太子党刘源的智囊张木生早就公然骂他为: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但实际上也正是中共的干部选拔体系决定了出身于草根阶层者只有忠诚而平庸之辈才能最终胜出。其实薄王事件本来给了胡千载难逢的青史留名大好机会,但他的忠诚和平庸反而使他落于下风。从薄谷开来和王立军审判中都把薄熙来剔除的一干二净和胡尚未下台就换了大内总管来看,十八大太子党将全面掌控政权并不再会有指定团派为下一代继承人的可能性,薄熙来即使不再复出太子党也同样会推行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从近日钓鱼台事件来看对外特别是对日美的强硬路线将成为太子党的对外主要路线,这既有利于转移国内矛盾更有利于实现高压的军事独裁政策,看来中国又要经历一段黑暗时期了。

    17. 中共灭亡在即
      September 18, 2012 at 16:03

      中共的灭亡很快就会到来。中国社会的高压锅即将爆炸。

    18.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危机共振”离中国还有多远? | 煮不爛的綠豆

    19. 理性之邦勇士
      September 28, 2012 at 07:58

      前一篇房地产为什么还没崩溃,和这篇,分析都是基于理性的。但是,不要忘了,在中共这个邪魔的统治下,社会已经潜在存在着太多不理性的东西。比方说吧,起码6、7成的老百姓人知道中共的邪恶黑暗,但嘴上并不表露出来。但是一旦有点啥事成为引子,他们马上就会拿起棒子打中共这条恶狗。
      社会变革不会是绝对的基于理性的。
      在形式上,经济和政治都能挺到今年年底的。但芯已经烂掉了,象茅厕洞一样,挺在那里也只不过是挺个僵尸而已。
      加入理性之邦,消灭中国共产党。

      • 理性吗
        October 20, 2012 at 02:27

        不用说别的了,只要看看你称呼前国家领导人用的不毛泽东,而是什么其它乱七八糟的名字,就可以判断出来,你没有任何的理性可言。 仇恨太强了,以至于连一个名字都没法接受了,和谈其它的部分是理性的呢? 希特勒屠杀了600万犹太人,不一样正儿八经的叫希特勒,也没有被直接叫其它的名字,功过是非一样得到全世界的评判,你觉得会有任何的理性的分析把这个你自己改的名字放进任何有信誉的文章里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