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的世界没有“我们”的权利

    by  • September 28, 2012 • 中国观察 • 34 Comments

    十八大召开的日期终于确定,薄熙来案虽然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但于中南海来说总算暂告一段落。有关权力分配经常有各种消息传出,比如政治局常委九变七、哪几个人晋身政治局常委已定,谁谁又被从名单上刷下来。听到某些人上位,一些评论者欢呼雀跃;闻得某某被刷下,有些评论者表示沮丧。

    初看这些,有些好笑,那是中共统治集团高层自家人在争座次,“吹皱一池春水,干卿甚事”?但仔细想想,更多的是悲哀。因为还真不能完全责怪中国人这种热情,作为人民无参政权,国内人连猜谜语的权利都被剥夺,海外好歹还算有猜的自由。加之中国政府几乎完全阻断了自下而上的改革,有这种意愿的人或迟或早被戴上“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到监狱里去体验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百般无计之下,人们只好对“自上而下”的改革抱持一线希望。无论是2008年不丹在国王旺楚克五世指导下开始的民主化进程,还是缅甸经过艰苦斗争才争取来的民主化,都能在中国人心中激起一线希望:全世界都在民主化,中国的上层你们好歹也该动一动了吧?这也是国人乐此不疲地在高层人物的只言片语中寻找中国改革希望的原因。

    记得当年外媒要求我评论朱镕基时,我说过:中国政治已经不是强人时代,当整个国家的政治走向公权私人化、暴力合法化、政府行为黑社会化,并形成了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的状态,仅仅依靠个别领导人的意志,已经无法与制度化力量较量。更何况这种制度化力量的惯性排斥任何不利于统治集团的声音与人物。这就是胡温两位从个人人品来说并非残民以逞的独夫民贼,但其统治十年之内,中国政治从基层黑社会化迅速走向整体黑社会化的原因。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平民出身的官员当道,还是太子党红二代掌权,对于平民来说,都不能指望这个国家会有根本的改变。这些年曝光的平民出身官员之腐败,动辄过亿、情妇逾数十的情况常见。而维持这种利益分配格局于不坠的,就是中共这种一党垄断的极权专制。因此,在维护现存政治体制不变这一点上,中国政界达成共识。红色家族出身与平民出身的官员之区别在于两点:一、太子党、红二代们从小有接班人意识,加上自认与这个政权有血缘关系,对政权的前途要关心得多,“不能让江山毁在无能的贪腐之辈手里”。而平民出身的贪腐之辈对这个政权主要是利用心理,并无血脉相连之感,大多早就进入“裸官”状态,随时准备脚底抹油走人;二、红色家族出身者因为熟悉高层政治,好作“战略性思考”,也有能力集聚一些智囊,不比平民出身的官员那样短视,以满足财色酒为第一需要,多少更有“战略眼光”。

    但这“战略眼光”,决不是为中国走向民主化而铺设台阶。最近,我因写作需要而翻查旧文,找出了具有红色家族背景、且一向被视为“改革派明星”的潘岳的两篇旧文。一篇是他1991年主持写作的《苏联巨变之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其具体主张我已在《中国民族主义的两大危险倾向》谈过。这里就只谈那篇大约在2005-2006年间出炉,据说让潘岳仕途出现阴影的《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
    切莫以为这篇文章因主张民主政治、普世价值让潘岳倒了霉。这篇文章完全是为中共巩固执政地位谋划的呕心沥血之作——潘本人无论当年在国有资产管理局还是后来在国家环保局当副局长,也算是尽心尽责之官员。文中将苏联与中国作了对比,列举了中共面临的大量问题,希望中共完成向执政党的转变。为了担心中共高层误解,文末特别说明:“无论怎样转变和改革,有五条原则必须牢牢把握:第一,只能坚持一党执政下的党内民主,绝不搞多党制;第二,只能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依法治国,绝不能搞西方的”三权分立”;第三,只能加强新闻舆论监督,绝 不能搞新闻自由(也不能搞”新闻严控”);第四,只能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军队现代化改革,而不能搞军队国家化;第五,只能坚持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绝不能 搞全民公决与全民普选。”

    将这“五个原则”与后来吴邦国宣示的“五不搞”相比,可以说吴的“五不搞”直接从潘的“五个原则”脱化而出。我一直猜想,与其说是这篇文章为潘岳的仕途带来不利影响,还不如说他当时力主的绿色GDP让中共各级政府很不好办,因为那等于是否定中国的发展模式。

    说这些,只是想说明:当今的红色中国,尽管从国名到政府、司法机构的名称等都冠上“人民”二字,实与我等人民无缘。红色家族中的二代三代,对于他们与我们,分得非常清楚。其中最开明的人,也只是想到水舟原理,为了不致出现倾舟之痛,对百姓们温和仁慈一些,还权于民的思想是绝对没有的。

    将“他们”与“我们”划分得如此清楚,当然不止红色家族,还有为他们服务的知识精英。多年前,我在《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一文中已经指出,一些知识精英对改革提出了一种”代价说”,这种“代价论”建立于他们构造了一个只属于他们的世界,这个世界只存在三种人,一是政府官员,二是企业家,三是为这两部份人服务的学者,其余的社会阶层则被排斥在这个”世界” 之外。

    弄清楚“他们”与“我们”的想法有什么不同,大概就不会因为谁争得十八大的常委宝座,就对中国未来命运保持乐观了。“我们”知道,有一段对苏共垮台的真实原因的总结,即“不是所谓的和平演变,而是它的三个垄断制度: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认为自己想的说的都是对的;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认为自己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垄断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认为自己有享有一切的福祉”,说出这段话的人是俄罗斯国家杜马共产党党团领导人久加诺夫,不是垮台前的苏联共产党的任何领导。

    什么时候,“他们”那里的执政者能够说出类似的话,并且愿意动手打破这三个垄断,“他们”的世界才会承认“我们”的权利,“他们”才会承认,“我们”与“他们”在人格与权利上本是平等的。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9月28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09/our-rights-bo-xilai/

    Share Button

    About

    34 Responses to “他们”的世界没有“我们”的权利

    1.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他们”的世界没有“我们”的权利 | 煮不爛的綠豆

    2. wang
      September 28, 2012 at 11:34

      精辟的文章 但华人没有镖悍的民风 不然就是另一番境像了

      • Bandera
        October 2, 2012 at 03:11

        这是误解,华人反反共分子是相当彪悍的。

    3. 酒加懦夫
      September 28, 2012 at 21:50

      何老师令人敬佩的洞察力和一语中的的文锋,大有振聋发聩的效用。时下之大陆,“他们”除了能够学舌口号之音、迷信隔代庇荫之外,产生不了久加诺夫,倒是充斥着了不少酒加懦夫。所以既容不下潘岳,更容不下薄熙来。“我们”不妨注视一下依然紧抱“三个垄断”这一祸患的“他们”,到底是苟利国家生死以,还是一意孤行自销亡。

    4. ‏black-bread
      September 28, 2012 at 22:15

      确如何老师所说,“他们”并未考虑到“我们”的权利。这个“我们”,是除了执政精英群体及为他们服务的公务员群体之外的所有人,包括中国现在的中产阶层、工人、农民、市民等一切人。
      这也是这次国内人民对十八大冷眼旁观,只想看笑话的原因。只是这三个垄断既然能导致苏共垮台,总不会到了中国又能使中共万万年吧?

      • Bandera
        October 2, 2012 at 03:14

        殊不知权利在于付出多少力就得多少,是自己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他们。

    5. 不具名
      September 28, 2012 at 22:53

      每每读何老师的文章,都有如拨云去雾、心头为之一亮的感觉,谢谢何老师!每天等你的新文章已经成为我头等之事。

      • 何清涟
        September 29, 2012 at 08:50

        并无这样的文章。大概是网上一些将问题简单化的言论误传吧。我推荐过一篇《尼伯龙根•蜗藤:关于钓鱼岛的历史的几个疑问》,
        http://heqinglian.net/?p=2700 该文将钓鱼岛之争的来龙去脉及相关历史文件均梳理了一遍,建议你读一下。

    6. XU
      September 29, 2012 at 02:47

      有个疑问:中国似乎从古至今都没有真正民主过,即使是在国民政府时期,否则老蒋跑到台湾后依然会被说独裁了,台湾也是在某事件后才真正的拥有了民主。回到疑问,对于一个国土面积很大的国家,如何管理才比较合理呢?就说苏联,中国,美国。苏联肯定不行,都解体的还有什么好的。中国嘛,反正在外国是被人所不齿的。那么既然美国这么优越,就想问,如果发生一个紧急事件,比如恐怖袭击了,那么美国是如何快速做出相应的,是总统直接下命令,还是需要全民投票?如果是全民的意见,那为什么打完仗后又那么多反战声音,那打之前他们都去哪里了?另一个问题,如果某个州的全体民众说我们要独立,不再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州了,那会怎么样?放任他们独立吗?
      所以我觉得,老百姓关心的切身利益,可以民主,让民众去投票自己决定,而一些想都想不到的事情,你让我决定,我能决定什么呢?

      • 333
        September 30, 2012 at 05:15

        某个州的独立的动机是什么?大陆某个省说独立倒是有动机,因为东中西发展差距太大了,都被动的依靠北京的政策倾斜,独立能让自己过的好些。美国某个州独立我觉得和“李嘉诚or巴菲特抢银行”是一个道理。

        • Bandera
          October 2, 2012 at 03:35

          美国允许讨论独立(但不一定允许独立),比如佛蒙特州一直都以独立的决心著称。佛蒙特州有13%的独立支持率,这个数字在增加中。比如英国的苏格兰将在2014表决独立的全民公投(英国政府也在不遗余力地力挽狂澜),这是西方社会用文明的方式玩的政治游戏。如果理解人权大于主权,我们就没必要做统治者的游戏(什么维护祖国统一的理论)的牺牲品。西方社会基本认识到靠杀戮得来的统一绝不是良策,中国是背道而驰的。看看西藏,看看台湾被压制独立意识的分裂的民意也清楚了。

    7. September 29, 2012 at 12:26

      對大陸共產体制,我們不能存不切實際的幻想。然而現在及未來的領導人也不是不知道中國內部問題的嚴重性。胡最近党校講話也提過。議論〝擊鼓傳花〞在大陸也很普遍。即使堅持潘岳的〝五不〞,為了〝執政下去〞,他們也會拿出一些新道道來吧?!且看11/8-11/16他們的表現。
      能〝碎步前進〞就好。我們還能祈求什麼呢?

    8. September 30, 2012 at 03:44

      閱完,除了點頭稱"是","對"。別無異議。怪不得中國建國63年來遲遲無法与世界普世価格観共存,原因是"他們"的世界和"我們"的世界有別。其實很多優秀的國人也認為政治是少數政客之事,我們只要自己生活得質量好些,心平一些便可。許多國人其實內心也明白他們我們之分。無法共存,也無力改変。只好忍讓。問題總是有一個限度,底線。超越了"絶對數我們"的生存空間的話,那麼就會是另當別論。

    9. 333
      September 30, 2012 at 05:11

      中华民族在近100年聪明过头了,出了个祖宗全反动、国外更反动,就我牛的毛泽东,开创了据说万岁的红色共产王朝。当一个个体或团体自认为自己的特权利益天然正确时,并且也能通过金钱改变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时,做事几乎是不择手段的。

      • October 4, 2012 at 03:32

        非常之可惜, 他们的储君 刚刚讲完这句话没多久
        我党具备天然正确性 天然合法性 天然伟光正没多久

        • December 12, 2012 at 11:34

          Percfet shot! Thanks for your post!

    10. 苟且偷生
      September 30, 2012 at 13:09

      他们的世界里却总有我们的义务!

    11. 推翻共匪
      September 30, 2012 at 14:52

      说这么多,中共什么时候倒台才是关键。中国人被共匪打断了脊梁骨,被他们牢牢的攥在手里翻不了身,这样下去只有等到一起死了。老天爷,你就睁睁眼,让这个吃人的社会终结吧!

    12. 李先生
      September 30, 2012 at 19:51

      我经常拜读你的文章,特别受启发。希望能看到更多的评论。祝何女士节日快乐。
      体制内的一个老者

    13. limingdao
      September 30, 2012 at 20:50

      中国的事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坏下去,坏下去,任何补救都是枉然。

    14. 山东大成
      October 4, 2012 at 00:03

      何清涟老师的文章很精辟,开启民智、点亮光明。每一篇我都下载收藏。谢谢。

    15. Paul
      October 5, 2012 at 04:41

      文题很棒,引用久加诺夫的话很精彩。那三个垄断是专制的典型特征,是”他们“和”我们“的根本区别。”他们“即使懂得水舟道理,对百姓仁慈一些,不过是”他们“想让”他们“的专制更长久一些,并不”他们“就是”我们“或”他们“和”我们“一样。。

    16. 话语权力
      October 5, 2012 at 07:07

      “这就是胡温两位从个人人品来说并非残民以逞的独夫民贼,但其统治十年之内,中国政治从基层黑社会化迅速走向整体黑社会化的原因。”
      要是独夫民贼就更不得了了。这体制够狠。

      “红色家族中的二代三代,对于他们与我们,分得非常清楚。其中最开明的人,也只是想到水舟原理,为了不致出现倾舟之痛,对百姓们温和仁慈一些,还权于民的思想是绝对没有的。”

    17. china
      October 9, 2012 at 03:06

      VOAchinese基本上可以成为是针对中国的网站,除了颠覆,你们还能怎么样?难道你们还希望我们的国家重新沦落成殖民地吗?醒醒吧,凡是依靠外部势力建立起来的政权,最终都只是傀儡政府,人民是不可能幸福的,你强加给他的幸福那只是你自慰的快感罢了!我们可以这样说,不管中共是否垮台,中国依旧存在。作者除了会抨击之外,你还能干嘛呢?你当初在国内怎么不正式的教授给你的学生们呢?我不能臆断你是出于什么目的 成为了VOA中国的御用文人,但你的人格真的不值得我平视!如果你还爱你的祖国,请向日本人一样默默地去改变他们的自己的国家,而不是骂爹骂娘。我是一位海外的学子,但我知道我们的国家如果在发生战乱,那将会成为下一个苏联,中国将四分五裂,从此中国将不复存在,美国的霸权主义将无人可以挑战,何某你希望国破家亡吗?

      • October 9, 2012 at 09:03

        望着从小被洗脑的的悲粪青年,只能默默的祝好运

        • December 12, 2012 at 05:51

          If time is money you’ve made me a wleathier woman.

        • December 12, 2012 at 20:17

          With all these silly wbesties, such a great page keeps my internet hope alive.

      • Robert
        October 13, 2012 at 04:22

        此人不知底层人士的悲哀。意识没有觉醒的小P孩。可悲。

      • 五大湖人
        October 18, 2012 at 08:02

        既然在海外留学,多读些书吧。

      • December 12, 2012 at 17:13

        Life is short, and this article saved vluaable time on this Earth.

    18. tTD
      October 9, 2012 at 22:36

      中国政治已经不是强人时代,当整个国家的政治走向公权私人化、暴力合法化、政府行为黑社会化,并形成了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的状态,仅仅依靠个别领导人的意志,已经无法与制度化力量较量—一针见血,太精采了!

    19. 黑社会
      October 11, 2012 at 01:31

      地方政府黑社会化是今天中国的根本问题。

    20. 驱逐赤虏
      October 12, 2012 at 14:47

      共匪必将下地狱,它们是兽类集团!

    21. December 12, 2012 at 04:55

      Good job making it apepar eas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