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谷案到薄案的几个费解之处

    by  • October 2, 2012 • 中国观察 • 15 Comments

    最近,薄熙来被中共中央正式宣布“双开”,按照新华社通稿中列举的罪名,比较主要的罪名有三:滥用职权、收受贿赂(据放风,数额2000万)、与多名女性发生或者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对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我从来就持奚落反对态度,但薄现在受惩,我也并无半点高兴。因为我很清楚,这无非是中共政治史上又一个“成王败寇”的故事,无论是中共的腐败还是今后的政治路向,不会因此发生什么改变。

    薄的受贿金额仅为区区2000万,我认为这是中共高层慎重考虑之后定下的数额,目的是为了外界对中国政治高层腐败产生联想时有个边界,他的真实受贿数字只会比这里多得多。薄的百位情妇之数也不算破纪录,在薄倒台之前,官阶比他低的有多人已经破此纪录,那些人还为自己的十几位或几十位情妇分别配置了别墅。前薄督要想在这一“比赛”中胜出,只能与人家比情妇的“质量”,比如社会知名度之类。我甚至不认为前薄督是中共官员的最坏的人,因为中共的宣传惯例是:权势在手时,官员们一般都是德才兼备,为政清廉,琴瑟和谐;少数官居“党与国家领导人”之列的人,一般都能与圣贤比肩;只要他们愿意,还可以成为作家、哲学家、诗人、书法家……。但是,倒台以后,便有不少关于他们的贪腐与情色故事流传。薄的宦海生涯比起其他官员更富有戏剧性,很适合写成演义小说,外界高度关注实为理所当然。

    如中共高层为薄案定谳时所设想的一样,其中“与多名女性发生或者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成为最主要亮点。这是中共高层熟悉中国大众心理后做出的英明决定,虽然这不是刑事罪,属于生活作风范畴,如果没有共同索贿等类经济犯罪牵涉其中,“双开”可算是薄为此付出的代价。高层诸公想的是:让公众今年费劲猜了大半年谜,丢一些薄的桃色故事让大家好好消费一番,既将公众关心政治的热情全都吸引过去,这桩案件的政治特色也不会有很多人再去关心了。结果证明中央A确实算无遗策,这几天有关薄案的网络消息当中,至少90%以上就是围绕谁是“薄女郎”展开的竞猜游戏。

    不少人开始猜薄的刑期。我个人觉得这种猜测没实际意义,因为薄熙来这案件真正起因并非如今这三项罪名,而是通过非组织政治活动问鼎常委宝座,其实质是个政治案。受贿金额2000万也不是个致死之罪,近年以来,几亿、几十亿的贪腐大案主角都未判死刑,多是死缓、无期或十多二十年,独将薄判个死刑,留下的话柄也太多了一些。

    因此,我觉得从薄案公布的这些罪名来看,中央A的真正意图是结束薄的政治生命,而不在于要将薄置于死地。当然,海外不少评论者总担心胡锦涛纵虎归山,经常提醒胡锦涛不可忘记薄熙来如何心狠手辣,所以将薄熙来的刑期往重里估算也是情理中事。

    我其实关心的是从谷开来案判决到薄熙来案判决之间的几个费解之处。因为费解,所以要罗列出来,就教于方家,包括那些常在中南海听壁脚的小道消息提供者。

    世所皆知,在谷开来案审结之时,对谷开来涉及的经济案件只字不提,将薄与谷切割得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荒唐且备受质疑,但当时为薄开脱刑罪的意图是相当明显的。

    谷开来案开审是8月9日,宣判是8月20日;9月28日公布薄熙来被“双开”的决定。现在且来看看这一个多月当中,中国政坛上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其间王立军的审判共有两次,第一次是8月13日在成都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审,外媒广为报导,中国官方及王立军的律师王蕴采都未对此表示否认,只是未公布宣判结果。9月17日至18日,王立军涉嫌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受贿案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再度开庭审理,这次有了结果。

    巧就巧在第二次开庭审理的日期。17日之前的15日与16日两天,正好是中国各大中城市发生了“反日爱国游行”。这游行总共举办三天,其间政府的对应措施明显有差别:15-16日两天游行发生许多打砸抢事件,暴力行径让国际社会侧目,也严重影响中日经济关系。从胡温现任执政者的立场观之,十八大高层内斗方酣之际,这种事情绝对只会添乱,因此,可以判断,这两天主导游行的政治势力是政法系统及军方。据国内众多网友现场观察,这两天的游行示威当中,西安、河南郑州等地有许多便衣军警带头,上海、广州等地的闹事者不少是外地成车装运过去的,至9月18日那天,游行虽有,但不再出现暴力行为,估计是胡温势力后发制人,于这一天介入,加以约束。虽然发生了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座驾遭围殴事件,但未伤及人,没演化成大的外交事故。
    最意味深长的是,各地参加游行的毛左最有组织性,在不少城市均出现相同的口号:“小日本滚出去,薄熙来快回来”;“钓鱼岛是中国的,薄熙来是人民的”,向胡温代表的中央A挑战的意味极强。

    如果说,此前中共高层两股政治势力还处在为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人事安排讨价还价的博弈当中,反日爱国游行造成的内乱尤其是在国际社会当中的恶劣影响为中央A提供了口实,根据抓到的一些把柄(现场录相资料是其中之一),采取了一些行动,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9月27日被免职据说与该省的反日游行过激有关,这说法并非捕风捉影,此前,西安新城分局胡家庙派出所所长朱锢带头砸车,被网友拍下照片经人肉搜索确认后公布姓名。

    这段时期还发生了习近平9月2日至9月14日神秘“隐身”事件。虽然不知道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可以推测与中共高层政治有关。

    军方与政法系统联手,策划反日爱国游行并有意制造暴力事件,本来意在展示己方的能耐,向中央A(胡温势力)施压,但没想到弄巧成拙,这种动员力与破坏力给文官系统造成恐惧感,担心以后“枪杆子”势力尾大不掉,难于控制,因而积聚力量绝地反击,于是立即二审王立军并公布审判结果,据此做出对薄熙来“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的处理决定。

    以上是本人根据谷开来案之后发生的事件推断。虽然十八大开会的日期已经公布,薄被正式踢出中国政坛,九常委也联袂出席了两次公开活动以示“团结”,但决不意味着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就此消停。

    (原载于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10月2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10/gu-kailai-bo-xilai/

    Share Button

    About

    15 Responses to 从谷案到薄案的几个费解之处

    1. xingxingshenxu
      October 2, 2012 at 10:21

      无论是中共的腐败还是今后的政治路向,不会因此发生什么改变。
      --------------------
      我也这样假设。

    2. ‏black-bread
      October 2, 2012 at 21:57

      同意何老师的分析。有时候过犹不及。京城太子党们早就算计过,在中央委员这一层面上,他们绝无胜算。如果不发动军事政变,就靠这样折腾,很难成事。如果第五代接班,太子党接不上气,可能就此出局。

    3. zeuganov
      October 2, 2012 at 22:32

      谷王薄開“審”雖然就是一場開“涮”,但也涮出了“他們”還是故事依舊,涮出了有i個中央及其沃土,涮出了權力-貪腐-女人鏈背後的罪,涮出了“我們”是那歷史長河中的水,涮出了大禹治水的先賢智慧。

    4. 333
      October 2, 2012 at 22:57

      信息社会的政治阴谋。

    5. Sam C
      October 3, 2012 at 00:37

      何文极好,點名要害!
      谷,王二案,明示与薄切割,习未露面——-均属焦點!
      但局势急转而下——极為意味深长!

      素喜观何女士文,均为高见耳!

    6. 行云流水
      October 3, 2012 at 00:53

      何老师分析得很有道理,令人信服。
      薄熙来倒台是必然的,因为他如果得势中国必然打乱,貌似文革的两大大阵营厮杀不休,但时至今日,中国人已经不是50、60年代的中国人了,网路的相对开放,人的思想也变得活跃,没有巨大利益,再也不会有人去跳“忠字舞”,所以这样的争斗是任何人难以完全掌控的。无论那派执掌大权,都不希望发生这样不利于统治的事。薄熙来如果自己不能成“皇”,估计结局都很悲惨。
      现在他是胡温一颗至关重要的“棋子”,在“薄案”上胡温能透出很多希望外泄但不宜公开宣布的诸多信息。
      最后何老师所得极对,这是一场规模较以前大一些的权斗,不存在“面临政改”的可能。

    7. October 3, 2012 at 08:21

      分析非常到位,一党独裁的体制谁上台和谁倒台结果是换个口号和题材肥皂剧继续演。不过缅甸的民主进程让人产生联想。独裁体制的崩塌总是内因加外因形成共振的瞬间,也就是人们不经意之时。现在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怎么做。毛鼎盛时期不是他自己把自己搞破产的么,于今,无论从外部还是共产党内部已是病入膏盲,风雨飘摇么?我赞成刘亚洲的那句预测:十年之内中国将有次伟大的民主变革。共产党现在是镇压会催垮,缓和放松会崩溃加速

    8. 箴言
      October 3, 2012 at 08:32

      何老师。。。
      若胡没发令,作为一个严密系统的组织,其基层是不会随意轻举妄动的。
      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胡丧失对军警的控制。
      我隐约感到您近来的思路有些模糊。
      也许,中共高层在某些事情的处理问题上有分歧,但这种分歧现在看并没有上升到摊牌或内斗上来,更多的是胡的派系独大。

    9. October 3, 2012 at 11:52

      文章结尾「这决不意味着中共高层权力斗争就此消停」一句。让我觉得权力者的悲哀和兮兮可悯。他们永遠不得安宁,和平使者也終究不会去拜访他们。到死都要相斗。真累人。权力、金銭、美女都不属永衡,为何还要苦苦追逐。无法理解。

      • cindy
        October 4, 2012 at 05:40

        这帮权贵的素质决定他们只能低层次的纠缠于权力金钱美女。

        • 五大湖人
          October 18, 2012 at 07:40

          说的好!

    10. Paul
      October 5, 2012 at 04:17

      何老师分析得很有道理。军政法系统”弄巧成拙”,胡温得到文官支持。重判薄、王扳回一城,算是近来一系列过招中少有的胜手。同意您中共高层权斗不会就此消停的判断。结果未出,权斗不止。

    11. 环保工程师
      October 5, 2012 at 10:33

      何老师《现代化的陷阱》讲宏观的走向,几乎成为现实中国的沙盘预演。但最近对中南海权斗的微观分析,虽然仍体现了良好的宏观控制力,实质却仍不脱键盘政治局:猜谜。重大历史关头的个人选择,极大受制于外界环境,个人因素乃至偶然因素却也可能起决定性作用。以何老师当年果断离境的经历,应该有体验过细小决策对整体事件造成重大影响。在中国大陆最聪明以及最有权势的争斗情景下,谁能确定自己一周后、一天后、甚至一小时后不会完全推翻当下的判断和态度?连本人都无绝对把握的事情,旁人又怎能替他猜测到?宏观是统计,可以给出可靠结果。越微观,随机涨落越大,预测就不可靠了。

      好在也只有一个月,到那天,全都会水落石出。短短的这一个月,也乐得节约脑力,等他们现底牌。

      • 何清涟
        October 5, 2012 at 10:59

        我写过“克里姆林宫学与中南海占星术”。但我会根据这当中发生的一些国内媒体已经公开化的事情来推断大势。如果揭盅后结局也是如此,太子党一脉想当接班人就接不上茬了。官二代较之他们,水平、见识都差多了,靠着父辈积财享乐没有问题,政治上会无所作为。
        但正如我所说过的那样,平民出身者与太子党在对待平民权利方面,并无本质差别。

    12.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从谷案到薄案的几个费解之处 | 煮不爛的綠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