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南亚各国历史教科书折射的政治焦虑(二)

    by  • October 8, 2012 • 世界与中国 • 33 Comments

    就在10月4日,韩国外交通商部向国会提交“中国教科书中有关歪曲韩国历史的内容和韩国政府的应对现状”报告,称中国历史上依然存在包括朝鲜战争的起因等多处违背史实的陈述。韩国政府计划敦促中方修改。

    这一刚冒出来的抗议,说明数年前中日韩三国合编历史教科书,并未让这几个国家就此在一些“重大历史问题”上统一认识。数年前,韩国人申起旭在美国研究东亚史,由他出面在斯坦福大学发起成立了一个名为“割裂的记忆与和解”的历史比较研究项目,邀请中日韩三国学者与教师合编历史教科书,希望将这三个国家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归于一统,消除争议。

    据报载,在研究最初头两年,项目组聚焦中日韩美四国和台湾的历史教材,试图寻找五地历史教材对于一段共同历史叙述的差异。这段历史横亘从1931 年到1951年的整整20年,以发生在中国的“九•一八事变”为起始,以《旧金山条约》的签订宣告结束。其方法是,项目初始阶段,雇请斯坦福大学母语是中文、日语、韩语的研究生将四地使用率最高的历史教材译成英文,而后确定 “九•一八事变”、南京大屠杀、日本占领区的强制劳工与慰安妇问题、日本统治下的经济发展、珍珠港事件、日本核弹轰炸、朝鲜战争的起源,以及日本战犯审判这八个标志性事件作为比较内容。

    来自三个国家的编写组成员如何就这些历史大事件达成“统一认识”,其细节只有他们自己写回忆录来说明了。这里只说结果:花费大量人力财力,最后于2005年出版了《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在韩国刊行了7万,在日本发行6万册。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原来对此寄望很高,也居然只发行了11万本。在日韩,这本书是作为一种“副教材”;在中国则是作为“教科书辅助读物”。让有独立政治文化的三个主权国家合编的历史教科书,结果是三国都不想接受。无论斯坦福大学那个项目的资助者是谁,这种事情大概试一次已经足够了。

    但中国教育部并未因此降低寻找“国外历史教科书关于中国内容的不当或错误表述”的热情,继续投入大量资金研究。理由是:“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日益提升,中国内容将越来越多地进入到他国的教科书中,但是他国教科书中“如何讲中国”“为什么这样讲中国”“该怎样讲中国”等诸多问题,却“值得我们大力研究和关注。”

    其中作为重点研究的当然是日本的历史教科书。在《国外中小学有关中国内容的研究》报告完成之时,日本方面在多方抗议之下,已经承认20世纪30-40年代对中国发动的战争是“侵略“。但在中国看来,日本教科书的“问题”远未解决。该报告引用王宏志的研究《历史教材的改革与实践》,王分析了日本十多种社会历史教科书,认为各种问题当中最严重的仍然是近代以来的日本侵华问题,如没提731部队在中国的人体试验,对南京大屠杀人数的计算少于中国教科书,没提到日本扶植汪伪政权与济南惨案,等等。这方面问题最多,要求日本改进可以理解, 中国方面应当继续坚持。

    有些“问题”就属于中共统一思想的惯性使然,例如“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历史只提及中国1966年走上独立社会主义道路、中日邦交正常化,没有写新中国40多年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辉煌成就。此外,对双方有不同看法的问题,应该按照中国政府的提法来写,尊重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意见。如对1989年的中国政治风波的认识,中日两国存在分歧”——这等于逼着人家去讴歌毛时代那无穷无尽的政治运动,承认六四屠杀合理。这要求非常过分,因为在此问题上,全世界民主国家都与北京政府难以统一认识。即使是中国国民,北京也没法让所有人统一认识。

    一般而言,有关历史纠葛太多的国家之间的主要分歧在近现代史,不在古代史,但中国却不是这样,非得让日本及时地吸收中共建政后的考古新发现,比如中国历史的起始问题,在古代史上也纠缠不休。中方认为,“日本教科书里,叙述中国历史一般从公元前4000年的彩陶文化讲起,而中国早已将中国历史的起始提前到距今170万年的云南元谋人”。还要让日本吸收中国马克思主义新史学观,比如中国历史上就是个多民族国家之类,认为“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而日本的教科书里叙述中国历史上边疆的少数民族匈奴、鲜卑、突厥、吐蕃、蒙古、满洲等时,大都称为‘异族’,把他们建立的政权视同外国。”

    这一点可说是强加于人。其实“中华民族”这概念是辛亥革命之后才出现的。满清皇室逊位之后,革命党发现“鞑虏”虽被驱除,“华夏族”这个概念无法将蒙古、西藏、新疆等地纳入版图共襄共和,于是发明了“五族共和”,这五族就是汉、满、蒙、回、藏等五族,维吾尔族还不在其内。到中共统治后演变成56个民族,统统算成“中华民族”的分支。这个概念解决了现实问题,即今天西藏、新疆、内蒙古等民族的政治归属问题,但却无法解释中国自汉唐以来的华夷之辨国族观念,以及历代王朝与周边少数民族之间的战争。这些少数民族发动的战争一直被视为对历代王朝的“侵略”,在这些战争中,华夏人民一直有激励自己的民族英雄,如宋朝的岳飞、文天祥、明朝的于谦、史可法等;也有被视为出卖民族利益的“汉奸”,如明末洪承畴、吴三桂等人。如果硬要用今天这“民族国家”的概念去评价,这些角色的历史定位都得重新改过。中国政府可以逼迫本国青少年不加思考地背诵历史“标准答案”,但力量还未强大到可以迫使他国也采用中共这种“古为今用”的方式去讲述历史。

    中国之所以重视周边邻国教科书中与中国有关的解释,是因为在中国政府看来,这些国家如此认定中国的形象。证明中国有关自身形象的描绘受到国际社会的严重挑战。修改国家形象的政治焦虑,使得中国与周边国家经常陷入关于教科书内容的争议,这种争议还常常演化为外交纠纷。

    今后有机会,我还将分析北京为什么如此重视他国历史教科书中的“中国形象”。

    (原载于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10月8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10/politic-concerns-eastasia/

    About

    33 Responses to 东南亚各国历史教科书折射的政治焦虑(二)

    1. October 8, 2012 at 12:14

      拜讀

      • December 12, 2012 at 20:36

        That’s a smart answer to a diffcilut question.

    2. ‏black-bread
      October 8, 2012 at 14:12

      教科书是一个国家塑造本国国民的国家认同所需要,这三个国家近代以来,纠葛很多,20世纪后半叶以来,中共统治的中国又不能让这两国认同,结果出现这种鸡同鸭讲的情况。一个患有自恋症——中国;一个患有失忆症——日本;一个患有意淫症——韩国,这就是三国决定合作出版一本书的故事。
      但比起来,中国教科书的问题多于95%,日本、韩国的问题少于10%。
      那钱,估计是中国出的,斯坦福与中国合作很多,外交部在那还有专设的办公室。

    3. 尚秋
      October 8, 2012 at 15:47

      何女士的文章每篇必读,大多扎实耐读,但这篇读来没意思。经济社会学家,讲历史就显得功力不够。中国人爱历史,不管什么专业的,一般中等文化者历史知识就差强美国那些所谓东亚史学者了。要写历史给华人读者看,此文这点东东委实太浅,还是多写自己学术强项的吧。得罪啦。

      • Hans
        October 8, 2012 at 19:24

        中国人读历史书的很多,但是大部分人只是黑格尔所说的「原始历史」(且不说这些原始历史有没有问题)。没有上升到反省和理解的层次。

        • 尚秋
          October 8, 2012 at 21:48

          有道理。

      • ‏black-bread
        October 8, 2012 at 19:29

        你的意见牛头不对马嘴。何女士是在谈历史教科书问题,不是在研究历史本身。我看就很好,如果你不喜欢,你就直接说她哪点说得不对。这种比较中国历史学者做过吗?这篇正好填补空白。
        另外你大概读她的文章不多,她原来就是学历史出身,我看她对中外历史知识涉猎挺广,在经济社会学者中少见地有历史感。

        • 尚秋
          October 8, 2012 at 21:47

          开始是讲教科书问题,可是后来就缠入辩驳历史去,铺开详解的又是全然童叟皆知的常识,其实是她跑题了,写了上下两篇,却不知到底想讲什么。我还是很尊敬何女士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么。

          • ‏black-bread
            October 8, 2012 at 21:53

            何女士的意思非常简单,一个民族国家的问题,中国人根本没弄清楚。为了解决现实中的新疆、西藏问题弄出来的“中华民族”,不能上推到1911年以前的历史。这个问题是常识吗?我看你就未必清楚她要说的是什么。
            我理解她要说的就是:不要将统一本国人思想的方式用之于统一他国教科书。更何况,有些问题,如六四,本来就是中共说谎;有些问题,比如民族问题,历史上存在过的事实,就得尊重历史,不能因为今天的政治需要去妄加解释。
            你再仔细想想,问问你周围的人,看你自己说的“常识”到底有多少中国人知。

          • Hans
            October 9, 2012 at 02:40

            我倒是觉得何女士的两篇文章很能说明现实问题。其实道理很简单:历史是死的,但是活的人如何「感知」,也就是如何解读历史,那就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历史教科书表面上是讲发生了什么,实际上更重要的意义应该是如何解读发生过的事情,从而引导受众建立一个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也就是「经验」)往往主导受众以后的对现实政治的「感知」。从心理学上说,「经验」往往干预「感知」的内容,可以使人对潜在或明显的危险视而不见,也可以使危险的信号放大。这也是历史教科书可怕和敏感之处。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教科书是现实问题而不是历史问题。

            • December 12, 2012 at 10:26

              Hey, that post leaves me feeilng foolish. Kudos to you!

      • xingxingshenxu
        October 9, 2012 at 07:28

        把历史当做宗教拿去供着,人为地制造宗教或迷信,这种文化,有什么好的?

    4. Hans
      October 8, 2012 at 18:51

      “日本教科书里,叙述中国历史一般从公元前4000年的彩陶文化讲起,而中国早已将中国历史的起始提前到距今170万年的云南元谋人”。-个人看法,这方面日本说得有道理。元谋人其实也就是直立人,不是现代人类。历史,特别是一国教科书的历史,本应是文化范畴,不是生物范畴。

    5. ‏转发一推文
      October 8, 2012 at 21:26

      wangxiajuan ‏@ahrism

      我翻過兒子的歷史教材世界史。古代史非常詳盡,比我在中國學得內容豐富。近・現代則顯得較稀薄。但關於朝鮮戰爭原因倒有解釋。中國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也有簡述。之後的中國史似乎沒有記述。今天兒子去學校了,無法對證。 中國政府也真罷道,也人家的教材都要干涉。

      • 尚秋
        October 8, 2012 at 21:51

        霸道显示没有自信,不敢把真相让人民自己评述理解,所以要争取话语权。

      • 扬子江仍在奔流
        October 9, 2012 at 22:06

        我觉得应该一分为二的看,一方面,中共对于六四等的看法显然是不对的,不但不应阻挠别国的意见,更应从实际来解读。
        但另一方面,中共作为大陆的执政党,实际在一定程度、某些方面必然代表着大陆民众的利益诉求与实际利益。例如在很多的领土争端等等。
        尤其是诸如高句丽问题,朝韩赤裸裸的将对东北的领土野心显露出来,那么在此时,即使是作为反共的中国人,也必须与中共站在同阵营,因为这本来就是零和游戏,即使出于对东北的父老的利益维护的考量,出于对大陆民心的争取,都不应在此问题反对中共,否则,将会被大陆民众唾弃。

        • Hans
          October 10, 2012 at 11:07

          拿封建时代边境上的封建邦国的过去讨要主权本来就是无稽之谈,没有任何一个国际法著作认同这一看法。

          • 扬子江仍在奔流
            October 10, 2012 at 11:52

            关键不在朝韩用所谓的高句丽故土向中国索取领土,而是所谓的朝韩是高句丽正宗传人的说辞本身就是站不住脚。

            • Hans
              October 10, 2012 at 23:42

              不知道你如何从我的发言中得出"为了现实利益的考量,可以歪曲乃至伪造历史?"的结论。不过你倒是说对了一点,我确实认同「朝韩是否高句丽传人并不重要」。民族概念本来就不是静止的、一成不变的。近代民族从中古民族演化的过程,往往充满各种各样的吸收和分离。至于说今时今日业已形成的现代民族如何看待这种演化,那是一种非常主观的过程,往往受现代政治影响很深。仅从大家都认同的史料上看,大家都不否认高句丽亡国后有遗民被新罗同化,以及高句丽在朝鲜半岛历史、民族演化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从这个意义上说,朝韩认高句丽为他们的祖先逻辑上没有硬伤。但是这个并不是说我认同一些朝鲜人、韩国人伪造历史的做法。

        • 苟且偷生
          October 13, 2012 at 18:09

          如果在那片被外族觊觎的土地上,内部两派双方拥有平等的权利,我支持你的看法,如同民主国家的两个政党。
          如果是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那么,对于被奴役的一方,只不过是面临着被谁奴役的问题,何来受到“被奴役者”唾弃一说?至多是“被奴役者”让原先的“奴役者”再多“唾弃”一次罢了!

          • 扬子江仍在奔流
            October 17, 2012 at 10:34

            没看懂你混乱的说辞的意思,不过,我想举个例子,清末的宋教仁与间岛问题。

            宋教仁能够将政权与国家区分开,忠于自己的国家,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

            你的意思似乎有因为现在的政府是集权的,所以被压迫者可以随意卖国,卖国就是爱国是吗

            这话有人说过,就是抗战时期的老毛,对毛这个嗜血恶魔,如果你跟他一样的心思,我就不多说了。

            还有,我看到有人从学术与政治结合的角度,就是想说,因为高句丽历史在近代构建韩民族民族意识发挥作用巨大,所以中国须放弃对高句丽的解释权,全盘接受韩人的说辞是吗?这是政治侵蚀学术的另一例证,是将历史作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 苟且偷生
              October 19, 2012 at 14:19

              我的说辞没有任何逻辑错误,只是你没能仔细读懂!
              我只是对你”在爱国问题上不和中共站在一起就应遭到唾弃”一说提出异议!
              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国”是什么?国土还是国民?还是两者之和?
              如果是国土,那么,我承认中共会爱国.
              如果”国”至少包含国民,那么,我认为中共不爱国!
              之前你说讨论的国土看法我都不反对也不太关心,但忽然你”转而顺势”得出最后的结论,让我感觉就像个思维不严谨的愤青!
              混淆”爱国”的含义,正是当今中共惯用的愚民手段!

            • Hans
              October 22, 2012 at 02:18

              那你说说查理曼到底是法国人还是德国人。

    6. 扬子江仍在奔流
      October 9, 2012 at 07:31

      给楼主挑几个错;1,“汉满蒙回藏”中的回指的就是维族,当时叫做缠回,今天的回族当时被划入汉族,称为汉回。
      2,华夷之辨是春秋战国完善的。
      还有,韩国人根本没资格指责中国歪曲古代历史,请注意是古代历史,韩国人歪曲高句丽的历史本身就是对中国的东北怀有领土野心。
      我也不喜欢阿共,但我热爱中国这个国家,我对楼主的文章很欣赏,但希望区分国家与政权。

      • Hans
        October 9, 2012 at 09:55

        中国在「东北工程」以前,一直把高句丽写进朝鲜历史。我手头上还有80年代编纂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绘图版世界通史」都是这样。

        • 扬子江仍在奔流
          October 9, 2012 at 21:57

          我觉得你眼里的真相只是你愿意相信的,所谓东北工程前高句丽被中共列入朝鲜历史的同时,中共还说抗战是阿共领导的呢,这你怎么不相信呢
          高句丽问题争议其实一直都存在,不过在21世纪前后网络在世界普及,从而浮出水面。
          对于高句丽问题,我认为应当用事实说话,如果朝韩能拿出韩人是高句丽后裔的确凿证据,我是可以认同的,但,很遗憾,至少到此刻为止,中国的观点更有说服力—高句丽的建立者高句丽族确实已经消失了,高句丽人从语言到文化都不是今天的韩人的主源,今天的韩人主源是与高句丽同期的新罗、百济(百济的统治集团是高句丽人,百姓是韩人的前身,史书记载百济统治集团与其百姓须通过翻译,而百济百姓与新罗百姓可直接交流)。

          • Hans
            October 10, 2012 at 11:01

            世界历史本来就是各国家、民族水乳交融的历史。对于一个曾经的边境上的封建国家,是否属于某一国的历史应该从这个封建国家是否在塑造近代民族观念上扮演重要角色。蒙古和中国今天是分治,但这个不妨碍中国把成吉思汗的历史写进本国史。古马其顿族历史上也游离于古希腊各邦,但这个不妨碍希腊也把亚历山大当作自己人写进本国史。

            • 扬子江仍在奔流
              October 10, 2012 at 12:00

              你这种说法不就是为了现实利益的考量,可以歪曲乃至伪造历史吗?
              这种观点根本是强盗逻辑,因为你韩国人要塑造近代民族国家,所以就可以伪造历史,将是新罗、百济百姓传人的朝韩装扮成高句丽的后人,而别人根据历史指出此说法的谬误,你却暗示实际朝韩是否是高句丽的传人并不重要!
              亚历山大大帝来自于古马其顿地区,亚历山大本人自我认同古希腊,这是希腊人将亚历山大称为民族英雄的依据。
              而所谓中共就成吉思汗的历史写入中国本国历史,我觉得你是偷换概念,一方面,中共写入中国历史的一般是忽必烈,而成吉思汗尤其是东征的历史从未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里,另一方面,中共的将忽必烈写成中国人这种婊子史观被广泛诟病,本身就站不住脚。

    7. Paul
      October 10, 2012 at 02:47

      极权专制的国家不会认为自己错了,弱小时还能“韬光养晦”,如今强大点了不可避免要去干涉邻邦。干涉从历史、文化开始,不会停止。民主国家的联盟“Contain”中国十分必要。

    8.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东南亚各国历史教科书折射的政治焦虑(二) | 煮不爛的綠豆

    9. a
      October 14, 2012 at 10:29

      很难说中共真的有去给别国统一思想的图谋,我个人觉得,中共对韩国历史教科书中的非难,可能多少还有些为将来朝鲜半岛统一后可能存在的领土中韩领土争议做些铺垫的意思,对日本历史教科书的指责(除去中日战争的部分),多数似乎则是单纯地为了出口转内销而已。

    10. Mario
      October 18, 2012 at 20:55

      題目是“東南亞各國。。。”,可文章內談及的只舉越南一例,日本韓國屬東南亞嗎 ?

      中國人看自己人寫的中國歷史書籍,包括作者的歷史觀,何不是專制政權的歷史觀呢 ?中國的歷史教科書本身也問題多多,卻想去“糾正”人家?荒謬嗎?

      中國人太顧及面子。歷史是過去的故事。祖宗的面子還須後代人去擔心。可悲也 !當然祖宗的面子和現代中國人的面子有關聯嗎 ? 歷代中國中原皇朝對華夏以外的侵略說是統一和開拓疆土。如果現代中國人不承認自己祖宗的侵略歷史,還強加周邊國家接受專制政權的歷史觀點嗎?
      我的祖宗世代居於嶺南的兩廣。我也認為我們是亡國者的後裔。我們的越國被漢人侵略!

    11. xingxingshenxu
      November 1, 2012 at 12:38

        以前是专制社会,为了国家,连民族身份都改了,把自己叫作汉族——为了第二个专制帝国。
        后来建立了共和国,汉族还是认为,国家之下只能有一个民族,他们不知道“各族共和”,于是又弄个“中华民族”出来……
        “中华民族信仰伊斯兰教、基督教,截止烟酒”……请问,那是在说外星人吗?中华民族崇拜祖先和血缘,将自己的面子赌在烟酒上,别人不抽自己给的烟,不喝自己递出去的酒,就是侮辱自己的尊严……于是这民族烂在烟酒里,且要把别人也拉下来。至于为何我爹不是你爹,你爹不是我爹,而中华民族却都是炎黄子孙呢?因为爹亲娘亲不如炎黄圣君亲嘛……我后面给出的界定,总比第一个界定更像中华民族吧?
        于是,五十六个民族都是自己是中华民族,那些汉族具有属性通过这个概念就传播到其他民族身上了。

        其他民族,终有一天,也会像那些被汉族吞噬了的人一样,也会被那些将转至国家高举过头顶,用国家的名号将一切碾碎,目瞪口呆地重复着自己的民族身份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