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接受普适价值究竟难在何处?

    by  • November 5, 2012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中国接受普世价值不容易,首先当推中共的冥顽不化,设置了“不搞西方民主政治”等“五不搞”律则,用以限制人民对民主自由的追求。但如果仅仅只有中共的冥顽,那难度倒也可以慢慢克服。问题在于中国人被统治者驯化多年,一些人不仅对普世价值形成了免疫力,连道德观也已严重扭曲。

    今年10月26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总理家人神秘的财富”,自此之后,公信力一向甚好的《纽约时报》受到海内外一些中文媒体的持续质疑,人民网于10月29日发表文章“《纽约时报》近年丑闻叠出声望下降”,海外也有部分中文媒体持之以恒地宣布《纽约时报》介入了中国的政治权力斗争,不客观。还有温粉则表示,即使事情是真的,也不应该在这个“敏感时期”公布。与重要的路线斗争相比,反贪腐在其次。还有些人干脆发明了一整套说辞为温开脱,除了反复念叨的温总理不知道其家属的事情,不应对此负责之外,干脆说温总理多年倡导改革,不应该抓住这些高层人人都有的贪腐问题不放。

    《纽约时报》这篇报道为什么如此招恨?

    要说是介入了中国的权力斗争,这样做的外媒不止《纽约时报》一家,从今年3月以来,世界各国数得出的大媒体都曾被动地卷入了中国高层的权力斗争,从美国到欧洲,有哪一家没有报过薄熙来家族那铺天盖地、真假无法查核的丑闻?为什么同样的“介入”,“被利用”,就没有遭到类似的指责?——可见涉入中国高层的内斗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能涉及“人民的好总理”温家宝。在这些人心中,道德标准因人而异,事实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目中的神像不能被褪去表层的金粉。

    《纽约时报》并非温家财富故事的第一个揭露者。为什么此前英国路透社、《金融时报》“曝光”温家财富不是问题,在十八大之前这个“敏感时期”就不行了呢?——这个“敏感时期”的界定,本来就是中共高层出于自身需要而规训本国媒体的一种说法,比如“敏感时期”,“媒体要自律,要统一口径,一切要服从党的需要,从政治大局出发”。现在看来,一个奴隶国度,不仅国内媒体得被迫接受这种规训,一些海外华人、华媒也自觉地接受这种规训,除了以此自律之外,还要推而广之用之于美国媒体。《纽约时报》不看北京的脸色行事,在“敏感时期”发表文章揭露“人民的总理”家的“秘密财富”,就遭到口诛笔伐,从报社的信誉到记者本人的操守与专业素质,都要被无中生有地重重挞伐。

    思来想去,这还是“中国特色”思维在起作用。

    第一,中共将媒体视为宣传工具的“喉舌论”其实已经浸透大多数中国人的灵魂深处。政治学者吴国光在他那篇“多重的真相还原”一文中,对“喉舌论”曾有非常精彩的阐述,他说,“‘喉舌论’不仅形象扼要地表达了中国媒体是中共的传声话筒这一研究中国媒体所必须了解的第一现实,而且直接蕴含了‘媒体不能客观报道事实’的基本原则。……换句话说,中共并不要求媒体能够实现‘使民众充分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样的功能,而仅仅要求它们能够传达自己的看法。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共把‘宣传’看得极为重要,而大众媒体不过是‘宣传工具’。既然要宣传我的看法,当然就要接受我的控制──扭曲客观事物与严格控制媒体,这样两个方面在这里就合二为一了。事实上,被控制的媒体必定扭曲事实,扭曲事实的媒体报道背后必定有其政治控制者的独特意图──它们在“喉舌论”中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纽约时报》的文章虽然让读者充分了解“正在发生与已经发生的事实”,但这事实不符合一部分中国读者的需要,因此《纽约时报》就是在“敏感时期”“介入了中国的权力斗争”,这篇报道也就理所当然地被他们裁定为“不客观”,甚至“别有用心”、充当薄党(包括他们定义的“血债帮”)的工具。

    往深里剖析,这是“喉舌论”思想在起作用。美国加州大学北京中心主任唐占晞(John Thomson)回忆,中国改革开放后,他曾问大陆编辑:“你们到纽约想看什么?”一年长编辑说:“我们到纽约去,最主要是想了解纽约市党委怎么控制《纽约时报》”。唐占晞笑称:“我告诉他们,美国有两大党,但《纽约时报》不属于任何一个党,跟政府没有关系。但他们不相信。”现在,中国人虽然不会再闹这种笑话,但不少人骨子里仍将媒体视为“宣传机器”而非“社会公器”。作为宣传机器,当然不需要从事实出发,按照本利益集团的需要宣传,哪怕是制造谎言,也符合宣传机器的伦理;作为社会公器,则首先需要尊重事实,其次得遵从媒体的职业道德。

    乔治•奥威尔在《动物农庄》里,用一群盲目服从猪(统治者)的羊群来比喻民众,这群羊每天只会哼唱猪教导的“真理”:“所有的动物生来平等,但一部分比另一部分更平等些”。如今,中国这“动物庄园”的羊群能够自行创作新歌,即“贪污腐败是不好的,但某些好猪的腐败是可以接受的”。从部分海外华媒对《纽约时报》有关温家族财富的报道之反应来看,中国要出现做为社会公器的媒体,就算是有部分媒体人准备好了,民众的社会心理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因为他们更喜欢宣传机器而不是媒体。

    第二,在一片黑暗的现实之中,不少中国人已经缺乏面对现实的勇气。我曾多次说过,“圣君贤相”是中国人心目中常青不衰的政治情结,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都曾先后被国人寄予厚望。在不少国人心目中,目前在位的贤相仅有温家宝一人,他就是光明,就是希望,就是一切。也就是说,温家宝不仅是这些人在中共这棵被各种蠹虫蛀空的大树上所发现的一片绿叶,这片绿叶还被幻化成了一片将使大树回春的全部希望。如果有人告诉他们,那片树叶的绿是人工喷洒上去的,结果一定会应了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在《预言者》里面说的:“我向人们宣示了真理,可他们却疯狂地向我投来石块。”

    在中国这个建成长达60多年的动物庄园中,要让统治者及普通民众接受有关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理念的困难程度,远比反腐败困难。古今中外,人类文明社会无不视腐败为恶行,如今温家宝家族财富故事引起的争议,终于将国人(主要是海外部分华媒与能够自由言说的一些异议者)价值观念的机会主义特点充分暴露出来。这种机会主义包含有对人对己价值道德的双重标准、“某些好猪的腐败是可以接受的”,将媒体视为喉舌而非社会公器,等等,已足以说明中国接受普世价值的困难不仅在于中共的阻挠,还在于国人的心理素质。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11月5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11/china-values/

    About

    One Response to 中国接受普适价值究竟难在何处?

    1.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中国接受普适价值究竟难在何处? | 煮不爛的綠豆

    2. 尚秋
      November 5, 2012 at 15:50

      敢问何女士若有来世,愿做哪国人?

      • 何清涟
        November 5, 2012 at 18:25

        2000年5月我做国际访问者来美国访问了一个月。回国后,我7岁的儿子问我:美国怎么样?当时正好下雨,一辆警车从我们身边开过,不减速,水溅得我们满身满脸。于是我回答说,美国的动物权比中国的人权还要好。人开车在路上遇到动物必须避让,要等鹿、鹅等走过之后才能继续开车。不象在中国,开一辆军车、警车、豪华车就横冲直撞,躲让不及还要挨开车人的骂。我儿子记住了,但不理解。后来他来美国才知道这一切是真的,现在一谈起这事还记忆深刻。

        • 斯巴达
          November 5, 2012 at 19:13

          何女士,我在美国2年,对“自由”的本质最大的体会是,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而是尊重——尊重他人和自尊。不知道你是否有同感?

          • 何清涟
            November 5, 2012 at 19:24

            美国的自由是法制规范下的自由,比如开车,你得守交通规则。但其结果是所有人都受益。中国人理解的自由是随心所欲,所以开车横冲直撞,不守规则,结果会人为地塞车。尊重他人与自尊,在美国从小就会,中国人出来后,得学习。
            我一位熟人在中国有个驾照,但不会开车,求她的美国丈夫教,其夫要求她先考笔试,因当时新州没中文考试,她考不了,过来求我教。我说,我的驾龄倒是够了,但你必须考笔试,否则任何人教你都会违法。她说美国不好,做事太死板。要是在中国,她早就通过开后门搞惦了。我对她说,中国每年的马路杀手多,就是因为象你这样的不会开车却有驾照的人太多。你们是方便了,但别人的生命却受到威胁了。
            很希望她后来能够理解美国的规则。

            • 斯巴达
              November 5, 2012 at 19:45

              由此又涉及到国民文化的问题。美国各机构的条文规定其实并不比中国的来得更好。其特点就是想到了就增加,one by one, little by little,只要没有一目了然的前后矛盾即可。并没有经过logical adjustment。漏洞多,层次错乱,含义模糊等病态百出。但是对美国人民来说,却能够往好的方向理解和贯彻。规定漏洞多,反而让人们能够尽量方便优待他人。反观中国,却是另外一个极端。中国国民不但不能尊守规定(哪怕是合理的规定),而且还千方百计利用漏洞暗箱操作,损人利己,敲诈勒索。

            • 文人误国
              November 6, 2012 at 06:29

              提起开车这个事情,我不得不说,我在国外认识的外国朋友,当他去了墨西哥以后,发现在墨西哥只要交点钱就能拿到驾照,回头他就对法国的驾照考试深恶痛绝,觉得法国人做事麻烦,规则太多,然后我还和他争论了一番,说认真考试可以减少交通事故等等,结果他不以为然。另外,这哥们是硕士生,不是没接受过教育的社会闲散人士。也许这个不代表普遍现象,但是充分说明在人性里面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绝非什么制度问题

        • 尚秋
          November 7, 2012 at 21:39

          想来在美国如果有个小女孩被车撞倒了,不会有十几个路人走过不闻不问的吧?

          • 文人误国
            November 8, 2012 at 06:07

            要光从扶人这个角度说,那文革的制度最好了

    3. 斯巴达
      November 5, 2012 at 16:32

      这是Chinese civilazation的特点。模糊思维+利己主义+偏执型受害妄想。生活对普通中国人来说就是不断比较那种可能对自己更为有利,为了那一点更多的却模糊的可能性,中国人可以和人斗得头破血流。我不觉得这是中共造成的,China几千年来都是这样,如果要说中共造成了什么区别,那也就是中国人的借口体系有了一些不同。

    4. rosewell
      November 5, 2012 at 20:30

      虽说“有什么样的(子民)百姓就有什么样的(国王)政府”,这里也的确存在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悖论或难题,但思想的力量就在于穿透类似的迷雾,最终绽放出光芒。

      虽然对此问题,我个人也不乏悲观,看来何老师也属持悲观看法之列,但说到希望却是不能抹杀的。所以,我觉得还有其他更深刻、更不以人(包括某利益集团)意志为转移的内在动力将会推动我中华一族渐渐演进到普世(or适)价值的人类历史洪流的。

      所以我个人以为何老师所忧的被“斯德哥摩尔”症了的我中华百姓现阶段短期看应该只是具体、直接困难,而不会成为终极、根本困难。

    5. November 5, 2012 at 20:49

      君不見朝鮮兄弟姊妹們呼天搶地為金正日送殯, 而中國人還算懂得護”明君”了- 曉得選擇一下 ! 有所進步啦 ! 不過, 要進步至南韓人的水準, 不知何年何月了 ?

    6. November 5, 2012 at 22:44

      在被迫辭職的最重要的原因中,胡耀邦對陸鏗談到美國的制度。他說,一個人想要權勢,就從政,當議員、總統;想要有錢財,就經商、開公司;想要受人尊重,就當教授。(大意如此)。總之,不能像現在的中國,有權就可能發財,還可當工程院院士。
      望胡溫習李能帶頭向他們的老上級胡耀邦的思想回歸。中國最廣大的群眾觀念也能逐步變化。

      • December 12, 2012 at 02:55

        Whoever wrote this, you know how to make a good atrcile.

    7. November 6, 2012 at 06:02

      拜讀。

    8. Douya
      November 6, 2012 at 06:53

      很喜欢何女士的文章。有个小想法说一下:这两天我一直在看希特勒的2月10演讲,发现总能被他的激情澎湃的言辞和捶胸顿足的姿态感染。由此我在想别人是不是也跟我一样,一个挣扎无助的贱民希望有一个救世者出来,短暂的眩晕后再被这个救世者带进深渊——我们寄希望于政改而不去自己争取自由依然是这种心态的延续。再由此中国每个人,无论是当权者还是知识分子还是普通民众,若不彻底反省文革,民主自由就没有希望,因为文革不光是由毛泽东发动的,而且是由我们每一个人执行的,甚至遭受迫害的刘少奇也是文革的推波助澜者,然而目前还看不到这个迹象。

      • V
        November 7, 2012 at 05:49

        中国需要一次真正的启蒙运动
        五四和六四都试图去做这件事件
        可惜都失败了
        现在的中国人和一百年前思想上并没有进步多少

    9. Douya
      November 6, 2012 at 07:33

      又:大纪元网站对此次爆料温家财富的记者做了深挖,说该记者一贯为前薄大都督辩护(我看到了两篇类似的文章)。何女士曾经和新唐人电视台有过合作,不知道对大纪元的这个文章有何见解?

      • Hans
        November 8, 2012 at 02:08

        接受采访=合作?

        • December 12, 2012 at 01:31

          More posts of this quality. Not the usual c***, plesae

    10. 故人故事
      November 6, 2012 at 08:31

      这是一篇深刻,大胆又“召恨”的好文章。顶!

    11. deutschkai
      November 6, 2012 at 13:32

      民主在中国只能靠慢慢等 但是本人也不推崇美国那种民主 不要什么都说国外好 博主自己也动动脑子 中国人跟美国人本质上就有很大的不同 中国人给点阳光就灿烂 美国人总是依法做事 所以说美国鼓吹的什么民主对中国来说纯属扯淡

      • V
        November 7, 2012 at 05:32

        你的意思就是:中国人素质不如美国人,而且永远不如美国人
        所以不能实施美国式的民主

        你怎么看台湾的民主选举和五权分立?
        香港人是不是中国人,他们素质如何?

      • 末世
        November 7, 2012 at 08:13

        你有脑子没? 别把中方官方那套陈词滥调拿来叽叽歪歪鹦鹉学舌了。
        不学无术还好为人师, 看来是混衙门的。

    12. 金子
      November 6, 2012 at 15:01

      何老师您好,我想请教个问题:信仰在美国是自由的,如果似法轮功或青海类教在美国宣传“2012年是世界末日”也会被禁止吗?美国政府会允许此类宗教存在但并不表示允许这类宗教进行危害社会或他人的活动?

      • 刘菁
        November 8, 2012 at 08:04

        金子你好。想向您澄清一下法轮功没有说过“2012年是世界末日”。这个“结论”的来源是哪里,倒是可以考证一下。听说过,玛雅文化提到“地球更新”,圣经中提到“大淘汰”,但都不是“世界末日”。
        说到“信仰在美国是自由的”。我的理解是,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信仰的自由。你信基督教,天主教,佛教,或者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或者什么都不信仰,都是自己的自由。任何政府,个人都不能干涉你的信仰的自由。但是任何人如果危害了社会或者个人,违反法律了,那也会受到法律制裁。就像那些侵犯儿童的牧师还有那个有若干妻子、强奸幼女的教主Warren Jeffs. 但是,刚才说到的基督教,天主教,佛教,法轮功都不属于危害社会或个人的范畴。真正按照圣经,佛经,《转法轮》这些书中的教导去做,不但不会危害到任何社会和个人,反而会使社会和个人收益,因为会维持人的道德水平,人不会为所欲为。

    13. Richard
      November 6, 2012 at 19:50

      support !

    14. November 6, 2012 at 23:36

      博主有所不知:《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对当权者是如此招恨!对大多数人民却是大快人心!普通民众已越来越醒觉!!!!!

      • 何清涟
        November 7, 2012 at 01:28

        你到海外看看,痛骂纽约时报的全是中共的敌人。

        • 文人误国
          November 7, 2012 at 08:46

          嗯,连法轮功报纸《看中国》上刊登的都是阴谋论

    15. V
      November 7, 2012 at 05:27

      我总觉得现在所嚷嚷”政治体制改革”无非是两个结局
      1.嘴上嚷嚷,但不做任何实际行动,整个体制继续腐烂下去
      2.有实质性东西,但是最终被利益集团扼杀,成为一百多年前 “百日维新”的再现

      个人认为前者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后者.
      癌细胞已经扩散,病入膏肓

    16. 末世
      November 7, 2012 at 08:04

      活在中国这个人间地狱 真的是莫大的悲哀。

    17. 末世
      November 7, 2012 at 08:09

      很惭愧, 之前我也有类似的怀疑纽约时报动机的想法 …
      这几天,我也想了不少。 原来我对温家宝的某种不切实际的“好感”只是源于我不敢面对中国残酷黑暗的现实, 只是为了给自己留那么一点“念想” , 说到底也是为了自我安慰 … 这是何等的可悲 。

      今生最大的目标, 就是有朝一日离开中国, 活得像个人活得有尊严。

    18. jenny
      November 7, 2012 at 15:12

      这里好热闹,由不得也说几句。谈到普适价值或者说普世价值,问我们中国人离之有多远,我觉得不远,西方人也不是生来就懂普世价值人人平等的。他们的出发点是保护个体权利。从很多案例都可以看出,当一个人(或一群人)对另外一个人(或另一群人)拥有绝对主宰权力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不愿意使用这种主宰权力的。西方人首先知道人性之恶,没有制约的人性随时可能泛滥魔,所以他们在社会制度设计上倾向于制衡和止恶,保护个体、弱者与少数的权利就成为制度设计基础。什么时候中国人知道了人性本恶,知道提前预备防范制止罪恶了,知道保护自己个体权利了(自尊了),整个社会就有希望了。

    19. jenny
      November 7, 2012 at 15:16

      如果说我们中国人离普适价值远,那就问问互联网与电视、广播、报纸与出版如此发达的今天,为什么中国人对个体生命、尊严、与财产权的认识还模糊不清?我不认为是孔夫子或者传统文化在其中占很大成分,多半归功于共匪的流氓统治,闭关锁国和愚民政策。

    20. 肖扬
      November 8, 2012 at 08:06

      一向很尊重何女士,但认真阅读了此文,感觉何女士看问题过于肤浅,但自己又往往不自知,也许有其他原因? 我对温家宝比较了解,也是同行,我不相信温家宝贪污,那个报道,也并没有给出什么新的内容,都是几年前的旧闻,不值一驳。

      • 何清涟
        November 8, 2012 at 11:27

        你很深刻,深刻到将温家宝家族利用“一家两制”赚取财富这个概念偷换成“温家宝贪污”,然后再予以驳斥。有你这么深刻理解中共高层的人,中国的腐败会成为这个社会的梅毒。这些天,我见这类辩护太多了,你换个地方,国内论坛也许很希望你这种声音出现。

    21. wgwhappy
      November 15, 2012 at 23:28

      何女士:
      或许他们(不相信纽约时报的人)也很无奈啊,毕竟温相是唯一直言政改的人!很多人评批温开“空头支票”,消费良心。可是,中国毕竟不是选举社会,他政改又如何,不消费良心又如何?正因为此,我还是觉得温不错的,或许那是人工漆上的绿色吧,我觉得,温之后不会再有政改的声音了,领导根本没这个动力。

      • December 12, 2012 at 17:25

        Ah, i see. Well that’s not too trkicy at all!”

    22. December 13, 2012 at 00:09

      That’s an inventive ansewr to an interesting question

    23. 民不畏死
      December 18, 2012 at 08:36

      中国实现民主在我们这一代60年代出生的人看来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由于中共的长期愚民教育,我周围的人几乎99%的人都是非常愚昧、自私的,他们的追求只有钱和权,什么自由尊严在他们眼里几乎不值一文。前段时间市里选举省人大代表,选举之前都是定好的,然后随便找几个做差额的人选,然后官员们交代填选票时先把这几个后面找来做差额的人叉掉,然后圈其余的就不会错了。这次我再次领教了利益集团(代表们大部分是体制内的人)的卑鄙无耻。

    24. Pingback: 中国接受普适价值究竟难在何处?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