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拒绝民主化的N个理由

    by  • November 13,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十八大召开之前,海内外曾没多少来由地掀起一阵中国“政改热”。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宣示“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让一些原来期盼改革的人顿感失望,另一些媒体与人则开始移情于习近平的盼望。

    其实,所谓“改革”,从来就是一个政权应对危机之策,一般在几个条件下发生:利益汲取管道梗阻;统治基础削弱;社会反抗已经难以控制;外部压力过大(比如缅甸)。中国现在无外部压力,国际环境对中国政府来说非常有利,前三者,中共各有化解之方。

    利益汲取管道仍然畅通

    过去20多年,中国的“财富寻宝图”上的主要“宝藏”土地、矿产等都面临枯竭,“世界工厂”辉煌不再,但当局正在努力寻找新的利益汲取管道。各地高污染项目(如PX)遍地开花,就是各地政府寻找到的“新宝藏”。

    自9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进入权贵集团大肆掠夺财富而且风险很小的阶段。现行体制保证中共利益集团能够“代表”人民执掌一切国家资源(包括城镇土地、森林、河流、矿藏等资源,以及特殊行业的审批权),从集团利益来说,依据以上公共产权取得的收入都由政府支配,中国政府从不断增长的GDP总量中拿走的份额从四分之一上升到三分之一;从个人利益来说,公共产权收入成为少数权贵及利益相关者攫取财富的源泉。近20多年来中国财富增长主要集中在土地、矿产、金融、股市,各种公共工程更是成了官员生产贿赂的机器,无论是“红色家族”到省部级官员以及村镇干部,其私人财富的形成都离不开这些公共资源。

    目前,权贵集团与官员群体汲取财富的管道仍然畅通,退休者可以通过官场的利益羁绊(即自己提拔的继任者及利益相关者)保证安全,新进者可以附在这条食物链上汲取财富。更何况,中共一身而三任:市场规则的制定者,致富游戏的参赛者,市场行为的裁定者。加上中共政治在利益掠夺上早就形成了共犯机制,小小村官贪污上亿的都不鲜见,一个正处级县委书记都可以拥有数十个情妇。这样一种让自己人获得安全保护的共犯机制,全球少见,为什么要改?

    所以,胡锦涛说“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百分之百是权贵集团的真心话。毛时代的官僚特权主要在于多吃多占多拿,政府虽然掌握一切资源,但官员没有市场可将权力变现为金钱,高官与平民生活的差距是数学级别,即1、2、3、4、5,……之间的差别,哪比得上如今这“极权政治+市场经济”的体制,政府牢牢掌握一切国家资源,通过“一家两制”或者官商勾结将权力变现为财富并藏宝于域外,高官权贵与平民的差别,早已进入几何级,即1、2、4、8、16、32、64……,这距离一旦拉开,数代人都可安享荣华。此时如果走向西方民主,搞什么“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当个官还要依靠民选,财产收入要透明,违法腐败要查究,简直是自找死路。所以继吴邦国声明“五不搞”之后,胡锦涛坚决声明“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是稳定党心的明智之举。

    统治基础不断扩大

    中共宣称它一直在“政治改革”,并非完全无因,只是它的“政治改革”主要围绕强化其统治这一目标,比如不断通过扩大党员队伍,让私营企业主入党、在外企私企当中建立党支部等等。

    邓时代,中共的宪法与党章仍然宣称中共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先锋队,代表工农兵的利益。到了江时期,这种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南辕北辙已无法再延续下去,于是江泽民创造了“三个代表”理论,将中共从代表工农兵这三个“革命阶级”的先锋队,一变而为“代表”三个关键利益:“先进生产力”(经济精 英、城市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及高科技专家),先进文化的推广(如推广物质主义与消费主义价值观),以及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从此之后,中共一直在努力构建自己的新社会基础,各级人大、政协、由中共财政供养的八大民主党派,成了中共吸纳经济精英、文化精英与各种社会名流的政治俱乐部。

    与此同时,中共为了扩大拥护者基础,加快吸收各种社会成员入党,大学生入党成为热门。5年前十七大召开之时,中共党员是7000多万;今年十八大召开之时,中共党员人数达8260.2万名,平均每年增加200多万。党员人数已超过英法人口总和。

    中国人入党不是为了理想,而是为了获得挤进利益集团的门票。三一重工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因为新晋十八大代表,忘乎所以,于11月11日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说,“在中国,年轻男人是共产党员,找对象都要更方便一些。大部分的共产党员找的老婆,都要比非共产党员的老婆要漂亮一些。”

    网上将此当作笑谈,但梁稳根只是说了大实话而已。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一、在中国,有钱不代表拥有一切,有权才算是拥有一切。因为经济精英在中国并非真正独立的精英阶级,必须依附于中共;即使如他这样的企业家,也需要党组织的保护。二、普通人只有加入中共,才算有了进入权势集团的门票;三、在中国,有权有势的人(包括未来有可能拥有权势者),才是婚姻市场的抢手货。但要想成为有权有势的人,必须入党。

    梁稳根用现代中文道出了中国特色式真理:入党才有黄金屋,入党才有颜如玉。

    一个用物质利益集结起来的庞大组织,怎么可能不利用手中权力竭尽全力牟取利益?一个这样以自利为目的的政党,又怎可能超越自身利益考虑民意,考虑国家的未来?

    “就是不改”底气从何而来?

    在十八大之前,已经有北京的消息灵通人士放话:不少党内高层(包括元老)说了,“我们就是不改,你拿我怎么办 ?”这种态度说明中共已经不在乎什么政治正当性与合法性,与黑吃黑的黑社会龙头老大没什么差别。

    中共不改,当然是缘于丧失权力的恐惧,穆巴拉克、本阿里、卡扎菲这些权倾一时的政治强人及其家族的下场,已经让中共看到一旦失去权力,不仅多年掠夺的财富不保,还有性命之忧。前车之鉴未远,所以只能坚持“就是不改”。这“就是不改”的底气从何而来?我认为是基于两点:

    第一,中共长期宣传“一旦失去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中国必将陷入动乱”。由于社会治安越来越糟糕,底层社会与落后地区社会的丛林化,让中产阶级与生活还过得去的中低阶前的不安全感日益增强,在暴政与暴民之间,他们倾向于前者。

    第二,中共拥有足够强大的镇压力量。近年来,中共用于对内镇压的66万武警部队,无论是政治待遇还是军事装备都大大加强。驻守一些敏感区域如拉萨等地的武警,配备的武器装备之先进已经超过野战军。对付区域性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并无武力上的不足之虞。

    中国由这个除了“面包契约”以外不具任何合法性的政党来统治,前景非常黯淡。社会成员将在这漫长的“溃而不崩”过程中饱受煎熬。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2012年11月13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278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