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近平“反腐”大业的“短板”

    by  • November 29,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习近平接任后,重塑中共执政的政治合法性成了头等大事。据其两次讲话宣示,其方向有三:在统治集团内部,以“反腐”为手段治理党与政府;对民众,则许诺将“面包”做大,解决民生;对外采取强势的民族主义姿态,11月间中国新版护照地图将与东南亚邻国有争论的土地划进中国版图,引发与印度、越南、菲律宾等国的纠纷,可视为一种试探。

    中共反腐的腾挪余地有多大?

    上述三大举措,习近平能掌握一定主动权的其实只有“反腐”一项。因为继续保持经济增长以履行“面包契约”,要受本国资源、国际资本流动、国际商品需求变动等许多约束;展示强势的民族主义姿态,也得受制于他国的反应及国际局势。但细细盘点之下,这看似能掌握一定主动权的“反腐”大计,其实也存在不可克服的“短板”。

    中国的政治腐败非常严重。据统计,从2007年11月至2012年6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 64万多件,结案63万多件 ,给予党纪政纪处分66万多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4万多人——胡温时代这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反腐”,从严从重的空间很大。更何况,这些被查的腐败官员只占腐败官员的一小部分,在中国这种政治不透明的国度,腐败黑数相当巨大。

    所谓“腐败黑数”,是指确已发生但未发现,或虽发现但未惩处,因而没有计算到腐败案件统计中的腐败官员数量占腐败官员总数的比例,计算公式如下:
    被查处的腐败案件 +腐败黑数= 实际腐败数
    国际上习惯用百分比来表示腐败黑数的大小。中国的腐败黑数究竟是多少?有的学者估计80%以上,有的学者则认为达到了95%。 这就是说,查处曝光的腐败案件仅占腐败总数的5-20%。虽然这一估算相差15个非分点,但考虑中国政治的黑箱状态,只能如此宽松估计了。

    也就是说,习近平如果真要下决心反腐,空间很大,可以挖掘出来的腐败官员很多。从下届政府财政收入考虑,打击贪官没收其财产,也不失为财政困难的一个办法。

    反腐的“短板”在哪里?

    中国官场的腐败有多严重?瑞吉是美国Trace International的创始人和总裁。她曾将印度、中国与俄国的腐败模式做过比较,认为印度的腐败是金字塔型,主要由最基层的大量小额钱款往来构成,但高级别的政府官员不太愿意收受贿赂,部分官员在官僚系统里往上爬的时候已经“金盆洗手”。俄罗斯的腐败是一个巨大的矩形,从最基层一直到最高层,其腐败程度没有任何区别,并且都伴随着威胁与恐惧。中国则是倒金字塔型,级别越高,捞钱越多。可以说,今年中国由于权力斗争白热化而导致的政治高层家族资产曝光,正好证实了瑞吉的描绘接近中国现实。

    根据习近平本人推出以“六张网”全方位覆盖的“奥运安保模式”来看,他笃信“治乱邦用重典”。打击腐败官员,他也未必心痛,更何况基层政府过于庞大,通过反腐清除一大批蠹虫相当于精简人事。从1987年到2009年这23年之间,因腐败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只有区区120名,再将数量扩大一两倍也绝对没有冤死鬼。

    习近平“反腐”的短板在于“红色家族”的腐败问题。改革开放30年,中国“红色家族”的财富故事远播五大洲,只是中国人不大容易听到而已。近年来这故事逐渐在中国境内偶然也冒出头来,比如 《人民论坛》2010 年第4期发表了一组文章“中国新富家族”,透露一条重要消息:“有关机构在2009年发布了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总榜单,3000个家族财富总值16963亿,平均财富5.654亿。进入总榜单的1万个家族,财富总值21057亿,平均财富值2亿元。”该文还说,中国的富豪家族,除了草根崛起(以浙商和广东商人为主)、从体制内起步、亦官亦商的“红帽商人”这两类之外,红色家族为主要一类。红色家族拥有深厚的政治与资本,故起步高,容易获得社会资源。这些红色商业家族多从事一些需要审批的贸易,基础产业,能源等产业。房地产行业亦多为红色家族钟情的领域。

    制度性难题:一党专制与腐败是共生关系

    2012年,中国人是大饱眼福与耳福的一年,高层激烈的权力斗争让双方不顾一切地将这类“国家最高机密”抖搂出来,于是薄家、习家、温家无一幸免,全成了有关中国政治的大话题。薄家夫妇均在监狱里,无法置辩;习近平因妻女并无经商活动,其姐姐也算是前副总理公主,致富不一定是托其弟荫蔽,因此他说“打铁还要自身硬”,对彭博报道硬接了一棒。但温相却不同,一是披露的财富数额高达27亿美元之钜;二是其妻儿等直系亲属均为故事主角,因此他要回应《纽约时报》10月份那篇“总理家人的秘密财富”,并指责该报道关于其家人持有平安股份的内容虚假不实,保留对纽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纽约时报》对此予以针对性的回应,11月24日推出“一笔隐藏在香港的平安股权”(Ping An’s Hidden Shareholders: Friends and Family of Wen Jiabao),25日推出“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Lobbying, a Windfall and a Leader’s Family),指出因温相帮助平安度过了难关,作为回馈,温家人拥有平安公司价值亿万的股票,他们通过泰鸿于2002年12月从平安购得的每股价格仅为另一家投资公司(英国汇丰控股)两个月前所付价格的四分之一。

    温相为什么要坚持声明自己是清廉的?估计是因为他站在中国官场的污泥当中,与其前任及同期政治局常委相比,他内心认为自己的家族成员只不过做了与其他红色他家族相同的事情。红色家族的财富故事很多,2001年11月24日,国内的《证券市场周刊》曾刊发一篇“神秘的华能国际”,披露了华能国际成为总理李鹏的家族企业的故事,作者马海林锒铛入狱,至今下落不明。英国《金融时报》2010年3月29日发表“生而为钱的中共太子党”(China: To the money born),第三代与第四代红色政治巨头的家庭成员大多榜上有名。该文还特别指出,北京政坛内部人士认为,就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和朱镕基之子朱云来为野心勃勃的新一代太子党开路,培育出了金钱和权力的紧密结合的“现代化前景”。他们这两位给了大家这样一种印象:红色家族治理国家为的是自己的利益。他们的行为给年轻的一代太子党开了绿灯,刺激他们不择手段将金条装满自己的口袋,而不管这类行为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篇报导还指出,说新一代太子党利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来分享经济利益,是牺牲外国投资者还包括老一辈太子党的利益。

    中国政界的腐败是种赤裸裸的掠夺,它造成了中国大多数人民非常贫穷。这种财富分配格局只能依靠独裁下的政治暴力维持。也就是说,中国的政治制度本身已经成为制造中国各种社会问题的根源。要坚持这种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就是坚持维护腐败的再生机制。习近平现在虽然高调宣示“反腐”,但红色家族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注定成为“反腐”的政治短板。只要红色家族巧取豪夺的行为继续存在,平民出身的各级官吏绝不会停止掠夺:你们自称“红色江山”的真正主人,还如此疯狂偷钱,那我们这群“家仆”就有样学样,大家一道将这国家抢光偷光拉倒。

    各位读者,请原谅我描绘的这幅反腐前景图如此黯淡,因为我从来就没学会自欺欺人。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2期    2012年11月16日—11月29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505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