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赦腐败与敦请行宪

    by  • December 14,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政府的反腐败由“风暴”变成江南细雨,润物无声。紧接着出现两个话题,一是张维迎的特赦腐败,二是张千帆等知识分子公开发表《改革共识倡议书》。这两种建言的内容与要解决的问题相差有如霄壤,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都看到了中国的危机。

    吴思、张维迎的“特赦腐败”目标不同

    说到张维迎的特赦腐败,不得不提到早几个月提出此论的吴思。吴、张两人的共同点是看到了腐败极其严重且极难管治,但两人提出特赦腐败的目的却不相同。

    吴思希望以赦免权贵与官员腐败之罪来赎买政改,以此卸下中国官员群体的腐败包袱,“荡涤污秽”,“与民更始”。这一建议显然未考虑特赦有无实施可能以及转型正义。观照中外历史,实行特赦的前提是政权鼎革,江山易主,为了达成社会和解,结束社会动荡,胜利者以赦免这种方式有条件地向失败者宣示恩惠,目的是为了避免追究历史责任造成滥杀。目前的中国,坐在龙庭上的执政者并未变更,处于弱势的人民依旧双手空空,没有任何筹码可以逼迫统治者让渡权力。仅仅用“暴力革命”发生的可能性来劝谕统治集团政改(让出权力),有如羊群对狼开出条件:以羊群不追究狼吃过多少羊的责任为条件,狼羊建立共和。狼则承诺,以后出于良知,不再吃羊。

    张维迎并未忘记自己许久以前曾经发表过“腐败推动改革论”,因此他将腐败分成“创造价值的腐败”与“毁灭价值的腐败”,民间从政府官员手里赎买权利,使资源得到合理的使用,就是他以前为之辩护的“创造价值的腐败”;而过去十年的腐败,很多已经变成了由官来贿赂官的腐败,即买官卖官,反腐败成了权力斗争的工具,这是“毁灭价值的腐败”,可能导致亡党。为了对这类腐败有个了断,他提出,十八大之后不再腐败的官员既往不咎,十八大之后继续腐败的官员新帐旧帐一起算——这是为党的存亡考虑的特赦腐败,目的是为了让官员不在反腐的威慑下消极怠工,政府保持效率。至于现阶段的腐败除了买官卖官之外,其实还有多种形式的商业腐败这一现实,以及现在这种“毁灭价值的腐败”是由他口中那种“创造价值的腐败”发展而来,张维迎就一律忽略不计。

    张维迎的建议不需要腐败官员付出任何成本。中共当局未便采纳的原因除了有政治合法性的考虑之外,还有一个实用目的,讲特赦,等于变相赞成腐败合法化,执政者从此将丧失最后对本集团成员的约束手段。目前,中共党内所有的党纪约束早成摆设,就剩下用反腐败这一招术。虽说反腐早已沦为权力斗争工具,但狼群也有狼群的规矩,放弃这些规矩,狼群内部就要乱套。战国时期各国策士向其国君献策时,不少都献上君王驭臣之术。张维迎大概不太研究策士的游说之术,这一建议虽然很符合官员心意,但不符合党作为一个组织的需要。

    《改革共识倡议书》问世

    12月24日,由张千帆等知识分子与一些媒体人联名共署的《改革共识倡议书》在共识网及张千帆的博客先后登出,鲜明地表达了希望中国和平转型(小革命)的愿望。签署者表示,不希望“中国将再次错失和平改良的机会,陷入暴力革命的动荡和混乱之中”,希望通过倡议书这种形式形成体制外压力,激发体制内的改革动力,希望党内外有识之士对现代文明所要求的民主、法治、尊重人权等宪政原则形成基本共识。

    为了北京能够接受这一建言,倡议书很小心地避开了被中南海定性为“邪路”的西方民主,从要求中共兑现1982宪法的承诺,依宪行政,落实选举民主、尊重表达自由、深化市场经济、实现司法独立、保障宪法效力等六项改革主张。签署者认为,这些主张应构成所有理性公民认同的改革共识。全文共8500字,与《零八宪章》的主要内容相当一致,民主、人权、司法独立等普世价值要素都囊括其中。如果一定要找出不同,那就是这两点:第一,《零八宪章》早诞生了四年整,由部分政治异议人士作为签署领衔者,还有英文版同时发表,在海外造成很大声势。而《改革共识倡议书》以体制内知识人士为主体,以国内吁请为主要目标;第二,《零八宪章》的语言可能更接近西方。也许就因为二者主要理念的一致,《零八宪章》的主要参与者徐友渔也在《改革共识倡议书》上签了名。

    这四年的时差当然很重要,2008年北京奥运带给中国的表面辉煌已经褪尽,如今中国社会矛盾的积聚与尖锐已非复当年可比。因此,这份以温和理性为特点的敦请改革书也被以“补屋”为宗旨的共识网所刊登,在微博与推特上都引起反响,只是与一些大的社会性话题引起的反响相比,没有那么热烈。从国内微博上的评述来看,不少人持肯定态度,认为这是知识界对中国的一大贡献;也有部分持怀疑态度的,认为这是与虎谋皮,当局不可能接受——我之所以未引述Twitter中文圈的反应,一是因为国内微博相对要“接地气”一些;二是微博用户的语言一向比推特上相对平和,我注意到同一位发言者在推特与微博上对倡议书的评论口气就有些不同。

    我认为,在中共高层于十八大明确宣示不走“邪路”、执政集团无改革动力、社会底层无博弈能力的情况下,这几十位知识分子能够尽责地提出自己的见解,提倡重建改革共识,并在技术层面提出一些能够付诸操作的细节,他们希望通过这番建言打破僵局,恳请当局以国家与人民为重,促使宪法实践化、经济市场化、党内民主化,这一行动无论如何都值得尊敬。中共当局如果连这种温和理性的建议都不接受,只会让更多的人失望,继续消蚀自身的政治合法性。

    从2008年的《零八宪章》到今天的《改革共识倡议书》,这段历程让人不禁想起1898年的戊戌变法与1906年的清末预备立宪。当年,被今人讥之为瞒旰守旧的西太后能够俯允臣工所请,试行立宪,将1898年被她排斥的维新主张化为新政内容。中国人今天的要求并不奢侈,只希望中南海诸公具有当年西太后曾有过的心胸,开放城门,放下吊桥,让出一条小小的通道,让中国在宪政实验中慢慢前行。

    中南海会不会断绝国人这最后一丝希望?我们且看中南海的反应。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4期    2012年12月14日—12月27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4015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