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编译局言情录》摧毁北京的“理论自信”

    by  • December 14, 2012 • 中国观察 • 35 Comments

    近几天中国又爆情色新闻,这一次与以往不同,不是发生在普通的官场,而是中共意识形态产品的一个重要生产车间——中央编译局。女主角常艳副教授在被其情人——衣俊卿局长欺骗的巨大痛苦中,用真名实姓的白描手法自我曝光,揭开了这家“意识形态生产车间”那肮脏的内里。

    这篇情色交易自述的全名是:《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网上流传的书名简称为《编译局言情录》,全文长达12万字。与以往男性官员们的情色日记不同,一是多了些言情色彩,不完全是赤裸裸的性描写,这大概是事主性别不同的原因;二是出场的人物全为实名;地点及人物关系基本为实写;第三点,亦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女事主是将她与男事主的关系放置在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国家队”这个大环境中描写,让外界看到围绕“国家课题”这块肥肉,“马研”圈内按权力分赃的那种肮脏生存状态。

    综上所述,常艳的《言情录》之社会意义远远超越了以往的情色日记,其中有几个看点不可不注意:

    一、权色交易已成“买方市场”(即买方占优势由其定价),卖方除了色相之外,还得提供金钱,才能获得买方青睐。

    常艳供职的山西师范大学僻处临汾,她的现阶段最大人生梦想就是进入北京。为何她为入京如此不惜代价?是因为常艳所治“学问”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虽说“马论”的市场销路并不景气,除《人民日报》、《求是》杂志等外,媒体很少为“马论”开辟专栏。但“马论”却有一块其它领域没有的大蛋糕,即中共政府每年巨款发包的国家级课题,这些承包点的主要基地在北京。

    中南海对“马论”研究采取的是国家购买的方式,即每年发包若干个“国家级课题”,每个按其重要性配给给人民币若干万。地处北京的中国社科院、中央党校、中央编译局是“马论”研究的主要承包点。一旦被纳入这个系统,除了“钱景”之外,更重要的是有成为“智囊”的潜在可能。即使成不了智囊,有了“北京专家”这个身份,在奉行等级制的“马论”圈里,到地方去,身价也不同。

    近年来,中国各大专院校对“马论”博士进入批量生产,供过于求,能够找到教职已属不易。从《言情录》所述来看,凡能挤进编译局这个圈子的人,除了历年积累的“学术成果”之外,还得靠关系。而结纳关系,除了会钻营之外,男人靠钱,女人送钱之外还得送上身体。每年拿到课题费后,还得为一些相关人士送上课题费的回扣,大约10%-15%。由此可见,掌握国家课题经费好比办了一家不错的企业,世界上能够保持净利润10%以上的企业简直屈指可数——因此,马论研究在中国早已形成了一条食物链,全国大大小小的马论研究者都想攀附上面以分润一二。

    常艳对攀附这条食物链的“潜规则”了然于心,当他与编译局的掌门人——局长衣俊卿“老师”认识之后,就已经随时准备奉献自己,从送钱到财色兼送,在她看来都理所当然。她在初期的忐忑不安,不是困惑于“送与不送”这个“原则”问题,而是不太知道如何拿捏分寸与火候。在她送钱之前与同事兼朋友商量,可见这已经是该局的游戏规则。

    常艳还残留了一丁点女性的自尊。因此,明明是用色相与金钱“购买”编译局的工作岗位与课题费,但她冀望加点温情包装,幻想成为衣局长一段时间内的唯一情人,至少能够衣某在猎色猎财之后能够满足她入京的愿望。所以,当她发现她并非衣某人的唯一,而且衣某人并无帮她达到目的的诚意,于是开始产生龃龉,最后导致她愤而开展同归于尽的网络曝光。

    二、生产意识形态产品的“学术”机构早就沦为纵欲之地。

    从《言情录》所述,中央编译局这个“意识形态生产车间”招收博士后与工作人员,所谓“学术水平”不是主要考量标准,钱与色的份量足够就行。一批依靠权色钱交易进入“国家队”的人,主要依靠自己与衣局长的关系围着“国家课题”经费血拼混日子。自认为学术水平还不错的常艳在与“衣老师”闹翻后,大发牢骚:“编译局的博士后,还不如叫情妇团呢!以后面试,不要比学术,就比谁漂亮,谁会发嗲。为局长献美妾者,赏!赏官位,赏俸禄。现代版《甄嬛传》在中共中央编译局火热上演,马恩列斯老人家们已经挂在墙上了,可他们不忍心错过人间大戏,就差从展览馆蹦出来与局长大人抢女人啦!”

    中央编译局这个“马论”研究圈,已经堕落成一个挥霍纳税人血汗钱的情色纵欲地。那些不惜奉上金钱与肉体的女博士后们,千方百计挤进这个饭碗集团,全因这饭碗里面有鱼有肉,外表看上去要比工人、农民的饭碗精致光鲜,虽然男男女女成天忙于各种情色活动,却能假装自己是比劳力者高贵的劳心者。

    问题是,如果女博士们都争先恐后地向上司奉上金钱与肉体,就会在卖方之间形成过度竞争。编译局秘书长杨金海看到女博士后们争宠并为争宠落于下风而苦恼之时,不由得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专业术语点拨这些在做梦的女人们:“孩子多了,就是按需分配,顾不过来;孩子少,就尽心,还会有点福利。”

    三、《言情录》摧毁了中共用以自欺的“三个自信”。

    《编译局言情录》对中共的打击远远超过以往的情色日记与视频。因为中共一直坚持用马克思主义规训中国人的思想,这些意识形态产品的生产者用自身的丑恶见证了中共宣传的荒谬与虚伪。

    我以前曾经说过,在所有的社会科学理论当中,只有马克思主义有一种类宗教功能,即它试图为人类存在的价值提供一种终极意义的解释。当苏联、东欧、中国等国的共产主义实践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反人道实质之后,马克思主义已经被觉悟者所抛弃,只有中国还在不厌其烦地念叨马经,并将马经中国化。这种中国特色的马论研究,其实比马克思主义本身恶劣很多,其欺骗功能当然也差很多。当年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在宣传“国家社会主义”理论之时,他本人多少还是这种理论的信奉者。今天中共意识形态生产车间的主管与生产者,几乎没有人真相信自己的产品质量。他们不顾廉耻地纵欲声色,挟公共资源迫使女博士后们“自愿”献上金钱与肉体,正好证明他们自身除了对肉欲与金钱的渴求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信仰。

    《人民日报》等中国官媒最近为了给中共政府壮胆,试图用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筑就一道意识形态防波堤,衣俊卿本人就在《光明日报》上发表过强调“理论自信”的文章。常艳女士这本《言情录》的出现,正好将这道防波堤当中的“理论自信”忽喇喇一下摧毁干净。

    至于常艳后来发表的道歉信,说自己这篇言情录是“虚构”。对这一解释,不管各位读者信不信,反正我不信。凡认真看过《言情录》一半文字的人,只要有脑子,也不会相信。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2年12月14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12/china-sex-scandal/

     

     

    About

    35 Responses to 《编译局言情录》摧毁北京的“理论自信”

    1. Pingback: 《编译局言情录》摧毁北京的“理论自信” | Info Aggregator (Mirror)

    2. Pingback: 转发何清涟文章:《编译局言情录》摧毁北京的“理论自信” | 煮不爛的綠豆

    3. 我爱 freedom
      December 14, 2012 at 15:45

      何老师高明。大家从这部《言情录》里看到的是“色”,何老师看到的是严重的政治问题。标题也起得极好,“《编译局言情录》摧毁北京的‘理论自信’”,谁说不是呢?
      顺便说一声,你那篇”托克维尔定律显示的中国政治困境“在微博上被人转载了,大家一片叫好声。
      似乎不是美国之音的博客文章吧?

    4. jenny
      December 14, 2012 at 17:39

      何老师眼力功底深厚,过人的智慧与洞察力。羡慕。

    5. maliepoxie
      December 14, 2012 at 18:48

      假泰斗真淫棍,证明了双面人的大行其道源于制度保证;听其言观其行,从苏联到朝鲜个个口是心非缘起灵魂丑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品味天壤之别何以能如此并存于世?真善美假丑恶,历来就是昭示人类除恶向善的镜面启迪!

    6. tTD
      December 14, 2012 at 19:32

      中共从上到下之“人民公仆”,不抓都是“焦裕录”,一抓全是“雷政富”,都不是好鸟!

    7. tTD
      December 14, 2012 at 22:12

      今天中共意识形态生产车间的主管与生产者,几乎没有人真相信自己的产品质量。他们不顾廉耻地纵欲声色,挟公共资源迫使女博士后们“自愿”献上金钱与肉体,正好证明他们自身除了对肉欲与金钱的渴求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信仰—-一针见血,说到根本也!这也是当今的中共“人民公仆”骨子里最真实的写照!

    8. December 15, 2012 at 05:24

      先不说中共的反动透顶,罪恶滔天,只说其龌龊卑鄙,恬不知耻,就全世界第一!

    9. December 15, 2012 at 05:42

      無信仰無道德無良知無法律,這就是當今的中國,無上下之差,職業之別。讓我感到荒唐的同時,深深意識到「這些人都在找死,給自己挖掘坟墓」,哪有不透風的墻呢?
      何談理論自信?正人君子都無人愿扮演,低俗庸人遍及所有領域,這個社會還有希望可救嗎?
      暮也!

    10. yuxuan
      December 15, 2012 at 06:09

      何清涟女士讲得好

    11. Hua Wu
      December 15, 2012 at 14:09

      當今的中国的价值观就是:无赖加上无耻就是胜利.

    12. 尚秋
      December 16, 2012 at 00:13

      呵呵,这种事不说大家也知道个大概,说了也不惊奇。如果今天说某个政府部门居然不是风流场,倒是可以上新闻了。什么时候再来几部外交部言情录,国务院言情录,一定也精彩。中南海言情录其实已经有了,就是那死了的医生写的。

    13. 四明山人
      December 16, 2012 at 11:10

      党员干部就是要学习马克思的堕落,列宁的残暴,所以他们死扛马列大旗.放弃马列就是放弃毛思想,就是全盘否定党.习近平再怎么反腐也没用.党的根子决定了.

    14. nenesis
      December 16, 2012 at 14:34

      中国必须为自己所走的道路找出一个理论依据。播钱财给人,写出一些为自己的中国特色道路找到一个自圆其说的终极解释。

    15. nemesis
      December 16, 2012 at 14:56

      其纪实录中根本没有什么“色”的东西,freedom 所说的大家,不包括我,什么玩艺。 里面只有两部分,一,编译局就是个为国家所行的道路找到一切理论依据的场所。国家拨钱。大家分遗一勺。
      二,山西出了个名醋“常艳博士”她就是个好胜心强,占有欲强的女人。道德底线低下,文中偶尔提到他丈夫,他早已知道,但是她根本不顾,这是个没有道德的人。外加没有廉耻,反复摇威胁衣局长,要去和她妻子摊牌。她竟然不知她已婚外加小三,有什么资格?
      编译局研究马列的就是中国目前的产物。中国需要理论依据自圆其说。
      常艳就是个没有信仰国家的产物。要户口事业钱财。北京户口是很多人需要的名车一样值得拥有和炫耀。
      最后就是愚蠢了。愚蠢刊登了自己的实录,最后又愚蠢说自己精神问题。
      她好像没有拿到北京户口,但是100万是拿到了,我没细读。人生有成功有失败,她选择往死里走,她不具备一个聪明人的成熟心智

    16. 石头
      December 16, 2012 at 17:11

      马列的理论并没有严重的问题,问题的关键是马列主义中对共产党员的道徳要求,绝大多数人做不到,于是从上到下开始装,开始做假,开始舆论封锁,这就是根源。这位编译局长,空有一身理论,面对情色,一样坠落,说到和做到相距十万八千里。米国为守的资本主义国家是老老实做”人”;以苏联为守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在拼命的装”神"。对于人性道徳的提升这一马列主义最需要的法宝,世界几大宗教各有所长,但是宗教却遭到了限制和歧视。正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 December 18, 2012 at 12:21

        提供两个事实:
        1)恩格斯睡自己工厂的女工。
        2)马克思把女佣人肚子搞大了,把事情赖在恩格斯头上。

        • 尚秋
          December 18, 2012 at 20:54

          言行一致啊,都热爱无产阶级嚒。

    17. 言论要自由
      December 16, 2012 at 23:13

      常艳的10万多字关于衣俊卿的淫乱腐败文章中的时间、地点、短信、电话等描写的非常详细,看样很难说是编造的?就是莫言先生以魔幻手法恐怕也难以写出吧?虽然还有待于进一步证实。如果情况确实是属实的话,一个副部级官员,编译局这样一个清水衙门中的领导,还搞马克思主义的如此男盗女娼,不仅说明中国腐败的严重,更说明主流价值观崩溃。衣俊卿研究日常生活批判,现在他自己的日常生活出问题了,该被批判了;衣俊卿总讲马克思人学呀什么的,现在不是人了,如此不要脸。能卖官的卖官,能捞钱的捞钱,不好买官捞钱的就大搞淫乱,腐败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18. December 19, 2012 at 20:15

      Historically and ongoingly CCP is really a ” 4-without party”:
      A typically organized mafia group without law, without God, without morality, without sense of shame !!!
      It is a true teratoma/bizzare of human society !!!

      • Hua Wu
        December 20, 2012 at 14:16

        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无赖加上无耻

    19. 言论要自由
      December 22, 2012 at 11:19

      何女士的这篇文章评价很到位呀,堪称经典。何女士已经不在国内了,但是在中国大陆需要更多这样的媒体人勇于发声,这样中国的言论自由才有希望。

    20. 言论要自由
      December 23, 2012 at 03:11

      中国国内关于这个《小n实录》的帖子、微博、博客几乎被删没了,是真是假官方调查一下给公众一个交待不就可以了。如此限制言论,只能说明北京的不自信。民众在中国国内无法上美国之音中文网,只能翻墙来看,美国人一定可以上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北京经常指责美国在人权问题上是双重标准,我倒要反问一句中共在网络问题上不是双重标准吗?北京经常指责美国在世界上搞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我倒要反问一句中共在国内垄断权力搞一党制不是国内的强权政治、霸权主义吗?中共不也是在搞双重标准吗,一方面反对美国在国际上到强权政治,另一方面自己在国内大搞一党强权政治。

    21. 言论要自由
      December 23, 2012 at 08:31

      今天看到一篇以前的报道,名字叫《人文精神的守望者衣俊卿》,哈哈!如果中国的官员像衣俊卿这样“守望”人文精神,中国很快就成为官员淫人妻女的天堂,百姓受尽折磨的地狱。

    22. lily
      December 28, 2012 at 14:18

      ”凡认真看过《言情录》一半文字的人,只要有脑子,也不会相信“——–我就是认真看了约一半吧,(我有脑子,呵呵~~)实在觉得那些人可怜而肮脏看不下去。马论等这些强迫考研必修的课,10多年前我留校开始工作就听考生愤怒的咒骂。如今,马论食物链曝出的看点可能就是“真名实姓的白描手法自我曝光”的“勇气和后效应吧。

    23. 阿迪
      January 11, 2013 at 10:42

      请何老师不要侮辱马克思,共产党国家不代表真正信仰马克思主义,当今世界只有托派真正继承了马克思主义

    24. dunesp
      January 17, 2013 at 11:15

      完全是一个丧家的母狗在哀好,结果连累了主人。

    25. dunesp
      January 17, 2013 at 12:04

      完全是一个丧家的母狗在哀嚎,结果连累了主人。干他们这一行的(包括她的主人)都是些投机专营份子。强盗从人民那里掠夺财富,他们靠给强盗们遮羞狡辩而从强盗们那里分些残羹剩饭。男人为此打破头,女人为此献身肉。绝对都是<狮子王>中那些土狼的角色,可恶之极。

    26. dunesp
      January 17, 2013 at 12:44

      完全是一个丧家的母狗在哀嚎,结果连累了主人。 干他们这一行的(包括她的主人)都是些投机专营份子。强盗从人民那里掠夺财富,他们靠给强盗们遮羞狡辩而从强盗们那里分些残羹剩饭。男人为此打破头,女人为此献身肉。绝对都是<狮子王>中那些土狼的角色,可恶之极。

    27. lihang
      January 17, 2013 at 13:04

      问尊敬的何女士好。

      这位姓常的女人也许做了一件好事,以后也许大陆学生不用再学马列了。

    28. Agnes
      January 22, 2013 at 00:03

      不明白为什么要曝光编译局里如此多的女性,相反,中央编译局里的某个别男博士后才真正是禽兽下流,在马列猫的掩护下,干尽一些下三流的事情。比如这个局的个别男博士后同时在大学里是在职教师,在贫穷及社会压力的折磨下,心理极度的扭曲与变态,衣冠禽兽。据说这局里有男博士后借在校任教之机,把在校的大学女生骗其色至床上。这男博后喜欢单纯,不涉细故的很年轻的大学女生,因为据说这样的女生容易崇敬大学教师,猥琐老师容易把她们得手。但他们不喜欢找社会上工作了的女性,据说是工作了的女性比较物质的同时容易识破圈套,不好骗。据所传,其中一名男博士后,骗了至少5名无知单纯的少女,其中一位流产过2次,可能终身不育了,实在可怜。这位男博士后背着流产过2次的女友,与“情人”偷情时的下流淫猥聊天记录还被其中一位受害者传到了网上,比较难搜索得出来。(摘自POPO2004)

    29. Pingback: 《编译局言情录》摧毁北京的“理论自信” | 清涟居

    30. sg1991
      June 16, 2014 at 09:15

      【中在编译局这个“意识形态生产车间”招收博士后与工作人员】
      不用说。非近期看,前看后保存,当时加自己纠正或看法在archive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