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近平:红色政权的守护者

    by  • January 14, 2013 • 中国观察 • 59 Comments

    不少人持之以恒地释放习近平可能或者必须政改的念想,1月13日香港《明报》刊登的那篇题为“遭冒名出书谈政改,空军上将刘亚洲拟究责”的报道,应该可以让这些一厢情愿的观察者们稍稍降低热情了。

    这篇报道的大意是:一本名为《刘亚洲国家思考录》出版,该书编者“王易”声称辑录了空军上将刘亚洲发表过的言论。部分内容提及中国真正崛起取决于政改一役,而政改核心是民主化,尤其是中共党内民主化。据称,该书正文部分由2005年以前在网上流传的“刘亚洲讲话”辑录而成。但据说只有一篇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文章证实为刘本人的作品,其余均未经证实。《明报》消息称,该书未经刘亚洲授权,刘正考虑追究责任。

    这类托名于“刘亚洲将军”的时政论文至少在中文互联网上流传了近十年,所谓《刘亚洲文集》都出过若干本,网上曾有消息称,成都军区曾将其做为学习材料下发。但以前刘亚洲从未声明过这些文章是托名之作,为何在此时此刻却要声明?其中自有原因在。

    先看事实。自从2003年以来,中文互联网上不断流传号称“刘亚洲将军”的作品。不少文章涉及中国现状、外交及政治体制改革等话题。当时不少颇有名声的人曾撰文盛赞这些文章的开明、睿智与深刻,并从中引伸出“中共高层改革派隐然成势”的评断,让不少人对党内改革派、军内少壮派充满美好希望。当这传说开始时,我并未在意,直到后来发现我的长篇论文《中国改革的得与失》被人冠以“少将刘亚洲”之名并被反复引用,以证明党内改革派如何开明之时,我才关心此事,其间虽然作过澄清但效果不彰。直到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将此文作为其对太子党开明这一立论出发点时,我才认真写了一篇《介绍钱理群“对老红卫兵当政的担忧”并厘清一段文字公案》,陈述了这段纠葛。但刘将军并未就此置辞。原因我只能猜想:一,是他人将我的文章冠以他的大名,与他无关;二,当时形势未明,谈政治体制改革并非高危行当。

    因此,这本《刘亚洲国家思考录》的命运之所以有异于它的几本“前世”之作,被刘亚洲本人声明究责,只能说,时移势异,在高层已经反复强调“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视民主政治为邪路之时,他必须划清自己与“邪路”的界限。我想,对习近平等人究竟想干什么,接近权力核心的刘亚洲心里当然比外围这些一厢情愿的观察者更清楚。

    回顾习近平近几个月来的发言,他反复强调的就是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政治统治。对于党内在胡锦涛第二任期内已隐然成势且导致“薄熙来事件”的毛、邓路线之争,他并不想让其延续下去。对此他采取了折衷方式:在讲话中肯定毛泽东思想之后,立刻又“南巡”以表示继承邓的改革开放路线。当毛左与既得利益集团都认为习近平偏向自己并互相攻讦之时,习在1月5日中央党校的中央委员、侯补委员“十八大精神研讨班”的开班仪式上发表讲话,表示“两个三十年”有前后继承关系,不能用执行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后三十年否定毛泽东的前三十年,这等于宣示他连“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革”都不否定。对这一讲话,《人民日报》海外版精心解读为“前后三十年,一条复兴路”。

    观看中国政局,尤其是许多上不了台盘、且其详情不为外人所知的权力斗争时,虽然要用上“中南海占星术”(与“克里姆林宫占星术”同义),但在权力交接已经完成,权力格局基本确定的情况下,中共高层反复宣示的,其实就是他们今后想要走的政治道路。

    那么,为什么还有人反复表示,习近平一定会政改呢?我认为这是人们主观愿望投射的结果。

    对西方等国家来说,中国的“制度信用”一直是交往中的障碍。无论是外交还是经济往来,尤其是国际大事件中,他们经常痛感到中国特色的制度障碍,因此希望中国尽快走上民主化道路。这种期望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一直延续至今,中国先将其称之为“和平演变”,后来改为“西方的颜色革命阴谋”。尽管现在西方观察者在中国问题上已经内行多了,但仍然会有一些让人解颐的评论冒出,比如《华尔街日报》就曾刊登过一篇文章,认为习有位光芒四射的歌星夫人、女儿在哈佛读书、习在美国呆过数周、其父开明的遗传基因,所有这些将是促成习近平政改的重要因素。

    中国知识层与中产阶级盼望政改,是因为舍自上而下促成政改这条道路之外,并无任何可行的途径。社会底层的仇恨情绪,并非针对体制及中央高层,更多地是针对贪官污吏、商界精英及知识文化精英。看到“革命”的戾气在蔓延,知识层与中产层只好不断地发起政改呼吁,敦请中共高层尽快改革。近来的《改革共识倡议书》与南周事件引发的社会声援,都可看作这种诉求的急切反应。

    其实中共高层视政改为畏途,还可从王歧山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可看出。我曾写过“‘托克维尔热’折射的中国政治困境”一文,特别指出王歧山多年来力荐此书有双重用意。对知识界那些要求民主化的人士,其意在提醒:历史进程未必如他们所愿,中共垮台之后未必会带来民主与秩序,更可能出现的局面就像当年法国大革命一样,陷入民粹主义的泥潭,清算富人、践踏精英将成为常态;对统治集团 则是警告:托克维尔定律告诉我们,“一个坏的政权最危险的时刻并非其最邪恶时,而在其开始改革之际”。大家千呼万唤的民主化有可能只是断头台政治重演。

    由中共立场观之,无论是中国社会底层的仇恨情绪,还是“阿拉伯之春”后各国统治者覆亡的经验,都让中共认定:放弃一党专制是自取灭亡之道。基于此,中共挑选大管家的首要标准是政治可靠。从北京的立场与利益看,习近平确实是在与其资格相近的高官中接替胡锦涛做党魁的最佳人选,第一,无论是与中共政权的家世渊源还是本人思想,都绝对可靠,决不会成为“戈尔巴乔夫”式人物;二、与其前任胡锦涛相比,习敢于任事。与同是太子党出身且手腕果断的薄熙来相比,习近平行事张驰有度,在各种矛盾关系中较能收敛,不至于使党内高层矛盾激化。因有以上长处,他便被挑选来为中共掌舵。可以说,习近平是中国红色政权的守护者,如果指望他带领中国走上民主化道路,那是缘木求鱼。

    唯一的变数是经济。如果中国经济争气,能够再撑十年,习近平就不会改革。但如果经济状况恶化,并导致严重的财政危机,在巨大的压力下,习近平或许会半心半意地开始改革——只是这个“或许”,至少得在第二个任期之内了。

    (原载何清涟VOA博客,2013年1月14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3/01/china-politics-2/

    About

    59 Responses to 习近平:红色政权的守护者

    1. Spencer Fang
      January 14, 2013 at 22:44

      纪思道那篇文章好像是在纽时发表的。

      • 何清涟
        January 15, 2013 at 10:02

        我指的那篇是华尔街的,纪思道后来是不是也说过,我不清楚。看来这些人都是这样扯了。

    2. Spencer Fang
      January 14, 2013 at 22:50

      想请教何先生如下问题:

      1. 近期大规模暴动(能够威胁到中共政权生存的)的可能性有多大?

      2. 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这里边的阶级/阶层构成大概是个什么状况?

      3. 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中共将会如何应对?

      4. 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暴动主导者将如何收场?

      这些都是假想的问题,很难回答。不过很想知道何先生的看法。谢过为先。

      • 何清涟
        January 15, 2013 at 10:52

        答:1、一地的大规模反抗不会威胁到全局,中共富有镇压经验。2、我已经在社会信任里借用数据分析过去年群体性事件参与者构成,拜托去看。3、中共的应对每年都有报导,劝诱加镇压;4、主导者的结局从来就不好,第一代农民领袖多以悲剧收场,这有无数实例。
        这类问题不是假想,只要你看报看新闻,善于归纳分析就行。

        • 清剿公匪
          January 15, 2013 at 22:02

          是这样,只要天价维稳能够持续,武装到牙齿的中共对付毫无反抗能力的早就被中共打断脊梁骨的中国人,那是易如反掌,有着绝对优势。就如同老师前面那篇《社会信任:中国“砂砾”的粘合剂》所讲的一样,中国社会和中国人被彻底绑架了,中国人的一切被剥夺了,社会除了党之外没有任何组织,中国人就如同一粒粒沙子,你维权,你抗议只是鸡蛋往石头上碰。

          记得电影《阿甘正传》里面阿甘有一句话形容70年代的中国:‘他们什么也没有!’对,中国人被抢夺一无所有,不仅是物质上,精神上也同样一片空白。

          实际上中国人也明白这种强弱对比,你要对一个普通人说推翻中共或是中共垮台,他们根本不信,只会苦笑道:“别做梦了”!

          就像大家如同Spencer Fang 问题一样,希望中共的倒台会是靠现在群体事件,或是同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啦……,不可能这些力量根本不是中共的对手。

          但是中共倒台是必然,而且不远了,‘无预警性’的垮台。【不过在如今信息时代,这样的大事不太可能无预警,‘无预警’只是无法估算精准的时间点而已】。

          除了经济,别的不要谈了。现在不会还有人梦想中共会主动放权吧!?这里经济的好坏,并不是中共吹嘘的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啦!‘实现小康社会’啦!鬼才信这些屁话,中国经济的本质就是红色资本权贵对中国的各种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赤裸裸的掠夺,而现政权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有了这个经济基础,才能实现权贵【官商】之间的大联盟,大家一起捞,中国官官相护,官商合谋,权力寻租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吧?【何老师在关于18大的文章里就道明大会是“权力与金钱”的相拥】。

          另一个中共以泰山压卵之势镇压百姓的暴力机构那是靠金钱堆出来的,再加上维系中下层官吏和养活庞大军队的费用,还不包括挥金如土洗脑喉舌,各级官员们的贪欲……,那一个不是销金窟,无底洞。没用两位数的经济增长,能维持的了吗?

          最后,只要让中国人有口饭吃,口袋里有点钱花的‘面包契约’还能继续,得过且过惯的中国人是不会闹得。

          可是中国经济还能两位数吗?从如今的经济现状就可以看出,邓模式的经济体制最终只会全面瓦解崩溃。我真不知道中国经济怎么从巨大无比楼市泡沫里解脱出来,以高投入,完全靠银行贷款进行的大工程怎么收回本,大家要知道哦!中国自己官方公布的印钞已经印到100万亿咯!还有30多年竭泽而渔,焚林而猎的掠夺式经济模式,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大家看最近各大城市如同鬼魅的雾霾天就知道,你那点子GDP付出是什么代价?还有要死不活的中小企业最终的结局还是死,【大家可以看看郎先生对中小企的预测】,无耻的垄断企业又是如何腐败无能……
          太多了,中国经济遍身是癌细胞呀!

          只要经济一垮,中共一切都完了。红色资本经济是中共政权的唯一支柱,中共国其他的早就瓦解完了,红色信仰他们自己都不信了,吹出来的伟光正,还有那个百姓信这个狼外婆吗?……,

          这边经济一崩盘,那边‘面包契约’就会完结,实际上现在已经图穷匕现了,不光是最近爆出的3.5亿贫困人口,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讨薪潮、失业潮;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一年比年多;巨额亏空的养老金,根本无法税现的社保……,再到最近接二连三出现的社会底层弱势惨死的案例【从贵州男童到郑州民工再到兰考孤儿】,这些都在表明‘面包契约’即将终结!到最后经崩溃波及范围会更广,中产阶级都跑不了,要不然为啥如今有点钱的人自己跑不了,也要咬着牙把自己孩子送出去?

          ‘面包契约’的终结,会引起遍地‘民变’更会是‘一火强如一火’局面,而且渐渐连成一片!

          而与此同时经济崩溃,会使得早就被掏空的政府【大家可以看看牛刀和郎咸平关于政府破产的文章】更拿不出钱来维系庞大的镇压机构,发不下来军饷的日子会有的,到时候谁会中共卖命呐?

          而最上层,他们是靠着金钱利益粘合在一起的,没得钱捞了,这个利益体自然就会瓦解,你看看现在高官也好官商也好那个口袋里不是揣着几本护照?老婆情人家种野种早送的安全之地了,包括他们敛聚的财产也藏在瑞士列支登士敦开曼了。这么做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垮塌那一刻好跑路。

          哎呀!到时候末代皇帝习近平可不是要唱空城计了?哈哈……

          • 路过的
            January 16, 2013 at 01:06

            发不下军饷的日子会有的,中共建立起来的庞大维稳队伍也是一种组织,很难保证中共能牢牢掌控这一暴力机器,自古王朝末年兵变都是常事。

            • 清剿公匪
              January 17, 2013 at 00:45

              不知道你们家有没有当兵的,我们家亲戚里有两个,一个是我的堂哥,一个是我侄子。所以还了解一点点现在部队里的实情。我堂哥是90年代入伍的,还好是正常入伍,也没走关系。但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那个黑暗呀!里面的各级干部都掉钱眼子里啦,连芝麻绿豆班长,都要‘孝敬’。各级军衔早就明码标价的卖了,那还是90年代。堂哥才当两年自己却赔进去2万块,出来找工作还是靠亲友!我的侄子上不进学,要当兵。可不仅年龄不够,而且还有点病【得过甲肝】,但还是凑了钱走关系送进去了……,现在当兵十有八九都是走后门。大家想一想现在共军里面都是些什么素质的兵。军队腐败还不像外面,根本无法曝光,贪死都没有人知道……

              这样的兵,这样的将到时候会怎么,想去吧!

            • 路过的
              January 17, 2013 at 21:23

              无非两种可能,要么革命,要么军阀混战。

          • January 16, 2013 at 14:22

            說得好!

    3. 张旺有
      January 14, 2013 at 22:56

      何老师分析透彻,拜读了。

    4. 朱毅
      January 15, 2013 at 00:15

      从刘亚洲拟究责——青萍之末看习李拒改之风向,何老师可谓睿心慧眼。举世难得的一份醒世预言!

    5. 清剿共匪
      January 15, 2013 at 00:18

      ‘末代皇帝’习近平是守不住的,何老师以前也说过。明实亡于万历,胡温交给习李的红色江山已经是病入膏肓的空架子了。共产党早就被人指出‘治国无方、整人有术’,共产党只关注权术,不在意社会的发展,所以49年之后中国社会畸形发展的六十多年。所积累的各种社会弊病到今天要全面爆发。邓只是在一定时间里缓解了矛盾,根本没有解决。江时期邓模式的各种弊病就已经暴露无疑。

      特别是胡温时期,在‘辉煌盛世’的烟雾弹下,中共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法制……的各个方面领域的弊病全面爆发。社会如同溃烂的腐肉,一天天的烂下去,没有最糟,只有更糟。也就是何老师说的溃而不崩。为了维持不崩,胡温已经把政治高压、铁腕手段玩到极致了,是滴,中共政权是暂时稳住了,可是一个严重的负面影响那就是把社会压死了,也就是大家说的“改革”已死,实际不要说‘改革’如今中共社会连基本的新陈代谢都无法进行了……。如今各种各样混乱就是社会已死的最好说明。

      另一个‘恶果,那就是胡温所造就的天价维稳,那天文数字的维稳费用,已经是中共政权延续的死结,一旦经济有个冬瓜豆腐,中共的慰稳经费补不上,也许一夜他们就垮了。如果再加上军费、中共官僚阶层明偷暗抢的赃款,中共好大喜功的各种工程、活动。你说中共的国库能不空吗?

      就是经济,这肯定是中共的死结、致命咽喉。一旦经济崩溃,首先维系中共统治集团的利益链条就会断,没钱捞了谁还会为中共卖命?如今还大把大把捞着钱呐就一群一群的往外跑,树倒猢狲散的日子不远了。再者,庞大的暴力机器,要是没有‘经费’补给,怎么运作呐?最后,也是关键的那就是中共和百姓达成的‘面包契约’将会终结,到时候‘暴民’会越来越多……。(‘面包契约’肯定是首先完结的,大家看看现在中国社会的下层民众弱势人群已经过不下去了,唇亡齿寒,到时候波及范围会更广。)

      如今经济早就泡沫化,货币化……,习李就是有三头六臂也解决不了的,那种掘地三尺,牺牲无数贫苦大众血汗的经济模式走到头了,不是谁能挽救的了得。中共国最后绝对是全民破产,这是跑不了的了。真是印证了顾炎武的‘亡天下’!

      中共灭亡之后中国的民主化到底怎么走,真的是无法想象。但是清算中共那是跑不了的,也是社会的需要。中国人在爱痛打落水狗,看看明朝皇室、满清皇室再到民国遗老遗少的下场,中共的下场会好吗?不要说之前的比比血债,最后中共垮台肯定是和中国社会的破产崩溃同步的……,到那时候吃不上饭,没有未来的中国人能不闹吗?

      • Hans
        January 15, 2013 at 12:55

        滿清皇室下場已經算很不錯了。

      • 中国人
        January 15, 2013 at 21:57

        有道理,中共崩溃是时间问题。

        • 清剿公匪
          January 16, 2013 at 00:18

          中共倒台时也是中国社会全面崩盘时,中国现在缺少将中共‘斩立决’的力量,只有这样一天天拖下去,托到大家都完蛋的那一天。当然,最先‘完蛋’的是普通大众。

          • Roc
            January 18, 2013 at 14:11

            共匪全面崩溃之时,如此制度下的腐化军队一时间形成强力军阀的可能性很小,届时多半都是等着国军接收了,这个大烂摊子估计也得中华民国来收拾。

    6. January 15, 2013 at 02:10

      贊成.

    7. Hans
      January 15, 2013 at 02:11

      何老师,提个问题:中国特色的经济,一旦萧条能否有在三到五年内再起?

    8. Hans
      January 15, 2013 at 02:24

      另外,王岐山假如真的有如何老师文中那种想法,那就绝对是误判形势。一般来说,统治者肯主动改革的时候,往往就是形势已经发展到了没法再糟糕下去的程度。比如当年大清的新政,其力度远超戊戌变法,原因不外乎辛丑年已经使大清打入了谷底。如果不是法国财政已经破产,法王是决不肯开三级会议的。

    9. 季承硩
      January 15, 2013 at 04:01

      據報載,針對中國打車難,湖南省政協委員王義高指出,那是因為大陸計程車公司透過政府發放的特許牌照,再把經營牌照租賃給司機,從中獲取購車錢、承包費和「份子錢」,「這是一個靠政策和壟斷形成的寄生行業」。有趣的是「靠政策(而不是法律)和壟斷(而不是公平競爭)」這句話,實際上是描出了一幅「打著紅旗反紅旗」的畫面,那可是個難倒體制內諸公的大難題。問題是:當人人都在「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時候,誰知道哪桿紅旗是真的呢?荀子曰: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

    10. 读者
      January 15, 2013 at 04:07

      何女士言:我曾写过“‘托克维尔热’折射的中国政治困境”一文,……对知识界那些要求民主化的人士,其意在提醒:……中共垮台之后未必会带来民主与秩序,更可能出现的局面就像当年法国大革命一样,……清算富人、践踏精英将成为常态;对统治集团 则是警告:托克维尔定律告诉我们,“一个坏的政权最危险的时刻并非其最邪恶时,而在其开始改革之际”。大家千呼万唤的民主化有可能只是断头台政治重演。

      无非是唱和当局和与近当局的所谓“精英”:千万不能改革。她不是有意的,只是不觉得。

      • 何清涟
        January 15, 2013 at 10:00

        你为什么要将中间的话省略?我谈的是王歧山荐书的意图,你这样有点罗织之意。

        • 读者
          January 16, 2013 at 05:02

          写微、推习惯了紧凑简短,所以删去无关您宏旨的字句。不过是讨论,何谈罗织?奇怪您居然信手拈来如此心态。不谈也罢。

          • 何清涟
            January 16, 2013 at 09:50

            也许我言重了。但是那是一句前置性的话,已经说过王歧山有两个用意,你却说是我的看法。加上这两天推上有人也如此,烦,觉得怎么尽是这样的人与这样的话题,所以说了这么一句。但不是心态,而是没这么多时间费在这些本来就很清楚的“问题”上。

    11. wendy
      January 15, 2013 at 04:42

      何老师:中国没救了?有没有良药?给指条路啊?或者向我推荐您的文章。谢谢!!

    12. dave
      January 15, 2013 at 07:49

      习近平现在背天安门毛的这块烂肉,最高体制下的人和这块烂肉一起在烂,现在是谁背那臭虫就往谁身上爬。。。

    13. 路过的
      January 15, 2013 at 08:26

      中共之所以能存在首先在于剥夺了底层民众的反抗权力。给了这些底层权力和自由,也就没了贪官污吏那还要你中共何用?中共其实是欢迎腐败的,没有了腐败中共在底层面前可有可无。中共一方面利用贪官污吏压迫底层另一方面又煽动社会底层仇富仇官仇知借此恐吓中产和富裕阶层——我们垮了你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吓得这帮中产和富人们天天颤颤兢兢不知如何是好纷纷脚底抹油往国外跑。不过中产们没有底层好哄骗,中共又忽悠什么宪政民主让他们瞎折腾,真以为中共会依法治国?所以中国是个很奇怪的国家,底层在中共的暴力压迫和欺骗洗脑下即便造反也不敢和不知反共,最多杀富济贫反反贪官污吏。中产和富裕阶层一方面害怕底层起来造反首当其冲,另一方面又希望中共能保护自己也不敢彻底反共。挑起底层与富裕阶层的对立自己则渔利其中,中共的手法不可谓不高。中共是不可能走民主道路的,走了民主道路失去了革命的可能,中产和富人的恐惧就不存在了。中共也不可能反腐败,没了腐败底层民众对中共的期盼也不复存在。只有让穷人生活在对腐败的仇恨中,让富人生活在对革命的恐惧中中共才有存在的理由。不过戏法总有穿帮的时候,等到穷人和富人都看穿这个骗局,中共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14. 哈哈镜
      January 15, 2013 at 11:37

      习当然是红色政权的守护者了,这个是万分肯定的。政治变革不会从党内发生的,国内公知仅仅是美好愿望而已。而党外也无变革力量,只有意愿是没有用的。中国如此沦落下去只能越来越糟,最后会陷入动荡与暴力的境地,但显然还是不会动摇党的政权,因为有军队就可以控制一切,朝鲜就是例子。

      很遗憾的看到,最后的结局可能是西方势力的介入来结束这段非常时期,但愿这样的想法是“科幻片”的剧情。

      • 何清涟
        January 15, 2013 at 15:46

        你提到“最后的结局可能是西方势力的介入来结束这段非常时期,但愿这样的想法是“科幻片”的剧情。”

        在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东南欧那块地方杀了几十万,最后到了科索沃战争,北约不得不介入;一场伊战,美国花了多少钱?利比亚之后,美欧算是竭力一博。那么大个中国,谁想惹那麻烦上身?

        就自个耗着吧。我谈的零和博弈,就是这个结局。

        • sdffr3
          January 17, 2013 at 10:29

          十亿难民,十亿蝗虫,谁不忌惮?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法就是把邪恶政权斩立决。当然,没有到达介入的时间点,他们不会动手的。

        • 哈哈镜
          January 17, 2013 at 10:50

          谢谢何老师的回复。

          其实,是有可能的,偶所说的西方势力介入,是指党若没有能力控制,且国内发生全民动荡后,一定会波及西方国家的在华利益,而引起的政治或者军事干涉,倒不一定是纯粹的民主或颜色革命。因为毕竟与朝鲜不同,牵涉的利益与关系太多太复杂了。

          当然,要靠西方国家来“拯救”中国社会,建立民主国家,那可能是幻想。

          • 民主革命必胜
            January 22, 2013 at 03:31

            美国始终是维护普世价值,发扬普世价值.中国的走向民主是民众与国际互动.

    15. 路过的
      January 15, 2013 at 15:20

      一提到军队绝大多数人都泄了气,不过你只要想想军队靠什么支撑就会明白这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16. Hua Wu
      January 15, 2013 at 18:46

      王歧山清清楚楚告诉我们:千万不能政改,只能强硬下去. 我看要一直强硬”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黄炎培語)之时.

    17. wsx2005
      January 15, 2013 at 20:07

      皇权下的顺民虽也被文字狱,国民尚可接承汉文化。因为异族自己的文化落后。但49后的马列红魔不仅从肉体上杀戮异见者,而且把国人从小就用红领巾洗脑。中国好的传统文化被汉族自己人毁灭,甚于异族。不仅毁庙扒坟,为害更甚的是杀掉传统文化的载体。文革杀掉很多大师级的人就是。皇权下是顺民,红魔统治下是愚奴。现在没了粘合剂,一盘沙砾。我读了何老师文后,更加绝望。

    18. 清剿公匪
      January 16, 2013 at 00:28

      ‘商界精英及知识文化精英。’

      何老师我想问一下这些‘精英’是谁呀?千万不要说是那些‘皇商’黑心烂肚子的地产商和煤老板,还有利令智昏的中小企业老板们?知识精英更不要是“孔庆东”‘张艺谋’之流……

      还想请教何老师,中共覆灭后,中华民国能复国吗?从台湾回都南京重建民国。比不上东德,还比得上波兰吧?波兰政府流亡伦敦50多年,依然复国了。况且中华民国依然在自己土地上,中华民国的宪法依然还在,民国的体制也在,到时候大陆全面崩溃台湾不是大陆的希望吗?再说的惨一点——救命稻草也算吧?

      不过感觉如今马政府基本是在向大陆打躬作揖!而民进党能指望吗?还有即便民国政府要回大陆,还必须要美国日本的鼎力支持,到时候他们会吗?

      • Hua Wu
        January 16, 2013 at 11:12

        中国XX党,中国YY党,中国ZZ党,有区别吗?

        • 清剿公匪
          January 17, 2013 at 00:29

          那你说说看怎么没有区别?

          国民党是正常的现代政党,它具有合法性。共产党有合法性吗?光这一点就够了。

          大乱在即,谁还有能力重整河山呐?大陆面临的是整个社会的瘫痪和崩溃,红色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全面破产,无法为继。你到时候靠谁去,别给我说靠那些焦头烂额,如无头苍蝇乱窜的‘人民’?!

          • Hua Wu
            January 17, 2013 at 11:11

            中国的政党都是由”那些焦头烂额,如无头苍蝇乱窜的‘人民’”组成的.

    19. wsx2005
      January 16, 2013 at 01:28

      何老师,我就是那个企鹅上的鬼怪。我现在看的书多是诸如 三言两拍 聊斋 古文观止 之类, 孩子厌学,我主要给他灌输一些老天爷,善恶有报之类的意识。也不知道对不对。我翻墙看的最多是石涛评述。

    20. 民不畏死
      January 16, 2013 at 09:42

      现在通货膨胀好厉害哟,猪肉涨了30%。牛肉涨了50%,羊肉也涨了40%,真不知道穷人们怎么熬?

      • tTD
        January 16, 2013 at 19:07

        对于贫民百姓来说,党国现在是除了工资不涨,其余都涨!看看如今的党国大地吧:”暗无天日,伪大灰黄“!

    21. wang
      January 16, 2013 at 14:55

      事实上如果西方国家不与中共进行贸易 中共即刻会垮台

    22. 波拉特
      January 17, 2013 at 07:02

      你们太天真了,中国人民的底线是不饿死,只要有口饭吃就绝不会起来造反。

      • 路过的
        January 17, 2013 at 18:44

        你的話還不夠徹底,應該是即便餓死也不會造反,大饑荒餓死了幾千萬也沒見造反,放心吧中共江山固若金湯。胡錦濤、習近平大會小會提神馬亡黨亡國啊,不就是庸人自擾嗎瞎掰嗎!給自己點信心不好嗎!

        • 无聊看客
          January 18, 2013 at 09:29

          恰巧这两天看了杨继绳著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建议你也看看,当时的社会管制包括口粮,由于洗脑太彻底大多数人只能等死,少数人造反就是在找死,杨总结的很好,前三十年中共以毛为首的理想派治国,为了理想砸烂了中国也埋了自己,后三十年是务实派主政,我感觉是为了权势财富不惜抛弃理想,道义甚至人民和国家!至于民众造反是很可能,但绝难成功,一盘散沙,冷兵器对隐形飞机,人海战术对核武敢想象吗?玩游戏这样很爽,可拿到现实就太扯淡了!现在民众再不是五十年前的精神状态了,甚至和十年前相比,五年前也有很大差异,反抗是被迫的,群体反抗会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直到中共内部的矛盾被彻底引爆,我相信能埋了中共的只有它自己。

          • 路过的
            January 19, 2013 at 04:43

            我的意思是中共会千秋万代吗?

    23. prussia
      January 17, 2013 at 12:25

      中宣部已淪為普魯士當局,不准維憲的行為既違法又亂紀,理當嚴懲。不准維憲、何談改革!孰為阻力孰為動力一目瞭然。千萬不要忘了唐代張廷珪的建言:「自古革命,務歸人心。」

    24. BU2
      January 18, 2013 at 11:55

      群体事件不能推翻中共政权,但它仍然是有利的。
      一方面,群体事件可以消耗中共维稳的财力。中共内部也是利益条块分割的,绝对不是铁板一块。维稳费用由地方承担,中央基本不管。即使是出动武警,地方也是要承担费用的(见乌坎事件中汕头市委书记之语)。如果出于某种利益纠葛,地方不愿出钱管,或者出不起钱,事态会扩大化,消耗中共更多资源。中共搜刮财政的过程中必然触发更多的社会利益纠葛。
      另外一方面,群体事件有利于削弱中共的威权。一个政体的执政合法性,要么来自选举程序的合法性,要么来自绩效(经济成长)的合法性,要么就是意识形态上的合法性。中共自然没有选举程序上的合法性,经济衰退会削弱绩效的合法性,众多的群体事件和“体制的挑战者”(众公知),反叛者(薄熙来)会削弱中共意识形态层面的威权合法性,教条化的“代表人民利益”根本无人信,而忌惮于中共武力的“合法性”会越来越微弱。

    25. blackmail
      January 18, 2013 at 12:46

      请问何先生,中国未来走向如何?其实这个问题是很难回答的。按照中国历史,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共一旦崩盘(这个一定会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中国是否会出现军阀混战,血腥杀戮的局面?很可能最终会四分五裂。其实分裂也未必是坏事。

      • 何清涟
        January 18, 2013 at 13:25

        其实,我已经在《零和博弈: 现存利益结构的必然结局》中分析过了。 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2/12/zero-sum-game/ 五年前我就说过,中国将长期维持溃而不崩之局面,这当中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 XXD
        January 19, 2013 at 10:12

        我认为中国的分裂不可避免,先少数民族地区,后汉族地区
        这个过程不会很快,要加速这个进程,先把经济搞垮

    26. January 19, 2013 at 15:18

      被共产党修理过的人一致将共产党斥之為「共匪」。匪者,强盗、抢劫财物的坏人也。共产党有一首流行时代歌曲,其歌词以「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的率直告诉听众:「⋯没有吃没有穿,只有那敌人送向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如果我是共产党的「粉丝」,自当献上新时代歌曲歌词:天大地大不如敌人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阶级敌人亲⋯)当敌人被「完全彻底全部干净」地被消灭之后,共产党的供给维系立马就出现问题,人民群众生活窘迫应验了一副古旧对联:右为「二三四五」;左为「六七八九」。横批:缺衣少食。继而还先后爆发了中国史无前例的几千万人惨遭饿死的大跃进饥荒和几万万人自相残杀的文化大革命的连续大型现代历史悲剧⋯。中国真是一个「毛贼」遍地,「共匪」横行的可怕国度,谁知道接下来又是什么令人惊栗的戏剧?
      指望习近平能够在中国现代历史上和现实社会中有公平正义的作为,恐怕是靠不住了。两个三十年的两边讨好,可见习的泥匠身世,根本没一点修改错弊的大师風范。在这一方面我十分赞赏何老师的洞察与分析。

    27. January 21, 2013 at 23:36

      依靠腐败上去的国家领导能把国家治理好吗?古语说的好:上梁不正下梁歪。

    28. January 21, 2013 at 23:37

      浙江、台州市的黄岩区政府为了落实党的十八大各项任务,为加快经济发展,由区党委、政府统一部署,曾在12年12月14日调动各机关工作人员及公安特警、医务等人员组成500多人在东城王林洋村低价夺得土地800多亩,当场打伤顽固村民10几个人,其中打断杨阿荣4根肋骨,杨小波2根肋骨,将老太婆阿永娘抛在水中,这才压服了那些顽固不化的村民,为黄岩区的经济发展打下了基础。为了更好的落实十八大精神,下阶段必须采取同样手段在各乡镇实行,现基本上作好部署,望各党、政机关配合。

      黄岩区东城街道王林洋村群众
      2012年12月28日

    29. 踏墙而来
      January 22, 2013 at 18:59

      习近平头脑不清楚,而且是官二代,执政期内中国要么内乱要么外侵,或者两者兼有。

    30. January 23, 2013 at 03:28

      父亲好汉,儿子就是英雄,这就是有色眼镜看问题,习近平上来与这个也有关系,但是他学习江泽民,还会送礼,拍马屁所以就上来了,这在民主国家就不可能存在。

    31. January 23, 2013 at 03:52

      江泽民是怎么上来的,焦点访谈与我说:江泽民向他父亲表中心,还下跪:为国为民死而后已,他父亲不敢答应,叫了一百多元老吃饭,才最后上来了,所以人治不能把国家治理好,只有民主与法制才是治国根本。

    32. wds
      January 30, 2013 at 01:40

      此文认真拜读,好!
      中华的江山是祖先留下的绿色山水,不是鲜血染红的“红色江山”!
      中国的江山,是“公共”的!“天下为公”不属于谁!
      “政治权力”是公共权力,任何人无权非“法”占有!
      中国人民有权力问:“你凭什么获得政治权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