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笼子、老虎与苍蝇”的随想

    by  • January 25,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在人们行将对中国的政改、反腐等感到绝望之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月22日的一番讲话又激活了无数人的希望。这番讲话的要点是:“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反腐败“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制度的笼子由谁编?笼子的钥匙由谁掌?

    先说这将权力关进笼子的典故。从几年前开始,网上就流传一段美国小布什总统的演讲,其中最有名的一句就是“将权力关进笼子里”,在网上查不到相应的英文,也找不到出处,算是中国人将“托古改制”的传统发展为“托洋改制”,希望借美国总统布什之口表达中国人对限制权力的民主政治之向往吧。

    由于共产主义文化对领袖有一个不近人情的要求,即领袖必须同时具有政治家、理论家、思想家三种功能。因此,每届新领导人上任后,必须发明点什么“理论”,至少得提出一些说法,不如此,领袖似乎就有缺陷,不够完美。因此,习近平上任之后,成体系的“理论”虽然还未出台,但各种说法已有不少,出炉不久的“三个自信”因为“创始者”之一的衣俊卿身陷《言情录》风波而光芒消退,这次终于将网上流传的“小布什语录”增加了三字,变成“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一语甫出,海内外群情激荡,有雀跃欢呼的;有表示质疑的;还有人说,不管做不做得到,有这个说法总比没有要好吧?

    自古君无戏言、自“十八大胜利召开”之后,习总所有的讲话都表明一条:中共的权力一元化格局绝不做半点变动,限制权力的西方民主制度是“邪路”,马克思主义与毛泽东思想这两把刀子绝对不能丢,而且还不能“用后30年(改革开放)否定前30年(毛式统治与文革)”,既然满怀“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那只能继续维持中国共产党一党掌权的格局。因此,习总的“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言下之意就是由中共这位掌权者自个设置制度,自个将自个关进自己编织的“制度笼子”了。

    制度笼子虽有,全用纸绳编就

    “笼子”之说也让人产生疑问:难道此前中共治国毫无章法,不设置任何制度?这肯定不对,纪委、监察部、检察院、反贪局、预防腐败局这类机构可谓叠床架屋,一直处于扩张状态;军队、公安还各有内部系统,比全世界哪个国家都多。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0年12月发表的《中国的反腐败与廉政建设》,中国的反腐败可谓万事俱备,从领导层的决心到法律法规制度体系;从权力制约与监督体系,到制度创新防治腐败,要啥有啥,堪称世界最完备的。仅举一例,改革30余年以来,仅有关禁止领导人配偶及家属经商、以权谋私的专门规章,中纪委至少下发过20来个文件。不仅如此,中国还于2006年发起成立“国际反贪局联合会”,经常出席国际反贪会议,向与会各国介绍中国“成功的反腐经验”。

    那为什么中国的贪法腐败越来越严重,在世界腐败排行榜中的地位却越来越靠前?例如在国际透明组织发表的《2012年清廉印象指数》报告中,共有176个被评比的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得39分,排在第80位,比2011年的75分有所下滑。

    说白了,原因很清楚,中国那“制度笼子”的编织材料是纸绳,笼子的钥匙在中共自个手中。那笼子的栅栏随时可以弯曲得更开阔,让所有腐败行为能够通过栅栏肆行无阻;有时不让其变成坦途,让官员及其家属自由通向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成就了中国几百万裸官。

    所以,如果还是同体监督,即自己监督自己,那就是沿袭旧制,往纸笼子上再加上几道纸绳,让它看起来密实一点。这“笼子”不要说关“老虎”,就算是狐狸、黄鼠狼之类也关不住。道理还是那句我讲过数百次的话,“再锋利的刀也砍不到刀背上,再高明的外科大夫也不能给自己动手术”。如果是异体监督,那就得将笼子的钥匙交出来,即:将选举权、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结社集会自由等各项政治权利还给人民,执政权必须通过民选由本国纳税人授予,再通过民选产生的监督机构(如议会)来监督权力的行使。不解决这些涉公民权利及政治制度的根本问题,说得再多也没用。

    不知习总书记在讲出那句“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之时,是否想到这句话可能与他刚讲过的“制度自信”有本质的不相容?

    《环球时报》再放话:“编织我们自己的笼子”

    一向用心揣摩高层意图的《环球时报》,立即于次日凌晨在官方网站上发表社评——《编织紧扣中国实际的“制度笼子”》,一方面盛赞“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显示了中国社会对于限制权力有着高度的共识;另一方面又声称,“中国不可能编出一个同西方一模一样的‘制度笼子’,如果这样编,中国就会变成南亚或东南亚那些国家的翻版,既未必能治住腐败,还会把国家推向巨大的不确定性中。”

    编笼子是个大工程,如果在现有制度下编笼子,实际上就只能采取“治乱邦用重典”这类方法,惩治一批贪官。从王歧山当初放话反腐要“润物无声”之后,习近平以总书记身份号召的反腐败已进入观望状态。这次习近平亲至中纪委,所有现任常委全部出席,在讲话中表示“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反腐,等于否定了“润物无声”那种春风化雨的反腐。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汇报》还托专家之口表明“中央将打两大老虎:金融腐败和省部级贪官”,果如是,原来在国务院主抓金融工作的王歧山应该轻车熟路,抓出几只“大老虎”来。

    我等旁观者是不是可以先等着看看“反腐战绩”,待抓出几只货真价实的大“老虎”后,再为中共自个为自个编“笼子”的壮举欢呼吧。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6期 ,2013年1月11日—1月24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4542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