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是擎天柱,难挽溃败局-闻习总“竟无一人是男儿”有感

    by  • January 30, 2013 • 中国观察 • 20 Comments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于2012年12月“南巡”,引发了观察人士认为“习宗邓”的猜想。但最近人们才知道,中国官方公布习的“南巡”讲话时是不完全引证,近日据说是全文的版本在网上流传,媒体称让期盼政改的人读后深感失望。其中最有名的一段话是他谈到当年苏联崩溃时所说:“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其中“竟无一人是男儿”,典出五代后蜀国主孟昶妃子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全文是:“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谈苏共亡党“亡国”之教训,竟引用失国君王之妃的名句,说明习总心头的压力很大很沉重。

    这所谓全本南巡讲话倒是没有引起我半点失望,在“习近平:红色政权的守护者”一文里,我已经分析过,习总从来就不是一个立场模糊的人,他所说的就是他想做的,实际上能否做到则是另一回事。他一向就对自己的角色定位有着清楚的认识,在保“红色江山”这一点上,中共几代元老绝对不会挑错人。

    但问题是:中国早就陷于全面溃败的溃而不崩之局,就算中共政治局七常委全是顶天立地的男儿,也难挽中共命运狂澜于既倒。无论是苏共的历史命运,还是中共将来的命运,都不取决于领袖的个人意志,而取决于人心向背,只是中共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目前已经进入“名尽、亲尽、信用尽”的“五尽之局”(参见拙文“‘五尽’之下的政治衰变”)。

    中共对苏共垮台的认知,以新华社2011年12月25日发表的“苏联解体的原因和启示”为代表。该文作者万成才提出了八个问题,除了“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是什么”比较中性之外,其余七个问题主要是从中共一党利益出发思考,如:苏联亡党亡国对谁是喜事,对谁是悲剧甚至灾难?苏联亡党亡国对世界格局的主要影响是什么?苏联亡党亡国,中国应从中应吸取的主要教训与警示是什么?对发起苏联改革的戈尔巴乔夫应该怎样评价。

    上述问题,普京其实早已回答过了,他那段著名的话包含两重意思,“不为苏联解体而惋惜,就是没有良心”,是惋惜苏联由世界超级大国坠落为二等国家;“试图恢复过去的苏联,就是没有头脑”,包含了结束苏联极权统治是顺应时势的明智之举的意思。不过,中国媒体对此做含糊解释,只强调前一句,并且让读者错以为这是普京的全部意思。

    事实上,外界早就非常详尽地总结过苏共灭亡的教训,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被归纳为三点,第一,苏联特权阶层腐败加剧了社会分离和社会对立,导致苏联知识分子与民众对苏共政权离心离德,苏共垮台前产业工人甚至组织了全国大罢工,反对党国官僚侵吞公产;第二,苏共为了维持超级大国的霸权地位,与美国开展“军备竞赛”,最后导致财政困难;第三,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顺应时势,开展了“新思维”改革,结束了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专制。

    且来看看中共目前面临的处境与20多年前苏共有什么异同。

    先谈国际环境。在这一点上,中共无疑远比苏共幸运,其面临的国际环境已经与前苏联面临的国际环境完全不同。20世纪80年代,苏联东欧国家的共产极权体制真可谓“神人共愤”,教宗保罗高举十字架,与美国里根总统共同领导了一场结束共产邪恶、拯救人类、捍卫信仰的正义之战。“推倒这堵墙”(Tear Down This Wall)这一世纪的召唤,随着里根总统的柏林墙前演说传遍了世界,我在电波里听到这句话时热泪盈眶。时任苏共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对此采取了顺应民心、顺应世界民主潮流的明智之举,使苏联东欧用“天鹅绒革命”的方式开启了民主化之门,并结束了“冷战”。戈尔巴乔夫不仅是具有大智慧的20世纪的伟大英雄,还将名垂青史,为爱好和平与自由的人们永久景仰。

    斗换星移,世事沧桑。本世纪前十年中国崛起之时,正值欧洲走向衰落之日,欧盟的成立只是落日余晖,让德法等国重温了一把大国梦。另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则因反恐、伊战等耗资甚巨,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而债台高筑,国民现在普遍厌战。在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之时,美欧出手已经是勉尽其力,目前对叙利亚的乱局根本无力顾及。这种情况下,美欧坚持对中国人权状态表示关心,只能说是尽国际义务,再也没有余力象当年那样,在第三波民主化进程中充当幕后强有力的推手。

    然而,国际环境有利于中共,并无法减轻助习总的国内压力。他除了“不做戈尔巴乔夫”这一决心之外,面临的局势真是非常艰困:

    首先,中共特权阶层与官僚集团的腐败远远超过当年苏共政治集团,追比蒙博托、卡扎菲等独裁者。且不说彭博社与《纽约时报》2012年曝光的红色家族,只要看看中国媒体的报道,就会清楚,凡属肥水衙门的高官,动辄可以聚敛几亿、几十亿美元的财富,小小村官贪污上亿的都已出现若干起。这种腐败状态远远超过当年的苏共的特权腐败程度。国内腾讯历史频道发表一篇《苏联70年腐败史》,将以前讳言的苏共腐败翻了个底朝天,但从其列举的事实来看,与中国近十余年相比,实在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所谓苏共高层的“特供”,不过是花钱买点专供特权阶层的紧俏商品如欧美进口的酒、衣物、相机、香水等高级消费品之类,而中共各级官员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已经进入“烟酒奢侈品基本靠送,收入基本不动”的境界。让苏共官僚阶层望尘莫及的是中共官员的国际化生存,数百万“裸官”家属移民海外,他们唯一需要的“特供”,是中国生态环境濒临崩溃的产物,即保障其食品、饮水、空气安全的种种“特供”。

    其次,苏联当时国内经济体系完整,国内资源充足,少有失业现象。而中国目前是资源耗尽,民不聊生,失地农民逾一亿,城市失业者至少有数千万。经济改革的红利基本在胡温十年消耗殆尽。如同我2004年在“中国威权统治的现状及其前景”一文中分析的那样,一个社会赖以生存的四个基本要素包括:作为社会生存基座的生态环境;调节社会成员之间关系的道德伦理(文化亲和力);社会成员的生存底线,具体指标是以就业为标志的生存权;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政治整合力量。目前,作为中国社会长期生存要素的生态环境、伦理道德与生存底线都已陷入坍塌与半坍塌状态,只剩下以政治暴力为主的政治整合力量在起作用。

    这种情况下,只有中共政治集团才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即使是最惧怕暴力革命的知识阶层,也非常希望中共改革,放弃一党专制,以规避暴力革命的风险。

    当此时,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才是令世界景仰的中国“好男儿”。

    Share Button

    About

    20 Responses to 纵是擎天柱,难挽溃败局-闻习总“竟无一人是男儿”有感

    1. 回望梁山
      January 29, 2013 at 09:17

      坐等天朝自掘墳墓。

    2. 路过的
      January 29, 2013 at 11:48

      此文甚好!不过中共怕是出不了戈尔巴乔夫。

      • Hans
        January 29, 2013 at 15:42

        不做戈尔巴乔夫,只有昂立克(被公审后停止追诉)或者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两条路可走。

    3. Hua Wu
      January 29, 2013 at 12:06

      其實,俄国共产党仍然存在,只不过没有多少人选他们。只能以后有机会再来一次十月革命了。当年苏共並非无人抗争,八二八不是搞了个由苏共最高領导层(总书记除外)发动的政變嗎?但可惜是苏联軍隊百万雄師齐解甲,竞无一人是男兒。但中国軍队个个是男兒,是历史上证明了的,怕什么呢?

    4. Hua Wu
      January 29, 2013 at 15:02

      说到当前的国际环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可以說是官僚资本主义。中国的权贵家族(包括港澳台),跟欧美各国的大企业主,早己是同一战壕上的战友。君不見,哈佛、耶魯、高盛的大门,不是为中国的权貴子弟敞开嗎?在他们看来,或許金錢比人道更重要一些。如果对待富士康的工人多一點人道,那么苹果的股价便跌多一点。真个是一荣俱荣,一損俱損。与当年苏联崩潰之時,恐怕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5. Hans
      January 29, 2013 at 16:02

      何老师有读过《炎黄春秋》发表的《苏共为何亡党亡国》吗?我觉得《炎黄春秋》的文章比新华社的看得更彻底。

    6. tTD
      January 29, 2013 at 19:07

      今天的党国,一位网友的描述非常形象:“一桶臭不可闻的大便,再怎么处理也不会成为一桶美酒”!

    7. deutschkai
      January 29, 2013 at 19:12

      放弃一党专制在现在不现实 不出1个月就会导致中国分裂 可以这么说 作为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你们的网站也就欺骗一下那些2B青年们 如果中国现在陷入动荡 不出3年中华民族就会进入日本侵华那种惨状 希望一些头脑清醒的人不要被这个网站所迷惑 它自己都承认获得美国的资金以抹黑中国大陆 不信的话可以翻看2-3年的一个藏人抗暴的文章 这个网站用的图片居然是印度抗暴的图片

      • 波拉特
        January 29, 2013 at 20:42

        放你妈狗屁!拿钱发帖死全家!

      • Hans
        January 29, 2013 at 22:11

        部分认同你的看法。确实,如果发生突发性的政局大动荡,必然会出现类似南斯拉夫和苏联解体后的混乱局面。但是,中国这个压力容器内部压力却在不断累积,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老习如果不做中共的康有为,走改良政体的道路,而只局限于做中共的李鸿章,走裱糊匠的路,那么辛亥年的大变局重演是必然的。

      • squirechina
        January 29, 2013 at 22:16

        你口口声声一个不出1月一个不出3年,请问是怎么来的?有理论和调查支撑吗? 听不得任何逆耳忠言,一面打肿脸充胖子,一面苟且度日,就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该做的事?
        何老师以海外之身辛辛苦苦收集数据整理分析,何尝不是在怀着悲天悯人的沉重心情做?谁不希望自己的祖国繁荣昌盛?敢于直面真实,揭露伤疤,只有一个真正对国家命途深深担忧的人才能有此作为。而你呢?除了狂吠之外有过什么建设?

        动不动”美国的资金以抹黑中国大陆”,我理解,以你这样的智商是太低估美国和何老师们的用意和想法了。

        与你这样“真正的中国人”同为国民,我感到羞耻。

    8. samyiyx
      January 29, 2013 at 20:37

      其次,苏联当时国内经济体系完整,国内资源充足,少有失业现象。而中国目前是资源耗尽,民不聊生,失地农民逾一亿,城市失业者至少有数千万。

      何老师一叶障目了,今日的中国,腐朽透顶是事实,但是民不聊生,实地农民逾一亿却是严重脱离现实。可能何老师久居国外,不知道国内目前的生活大体上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面貌已经大有改善。虽然改革的红利大部分被掠夺,但是剩下的一些红利也让民众的生活大大改善!

      • Juck
        March 7, 2013 at 04:54

        何先生这一点没有说错,所谓失地农民不是光指的那些因为土地被官商勾结占了整天上访被打压的农民!这包括所有在城市打工但是在家乡却已经没有了土地的那些农民工. 虽然他们目前勉强有活干能养家糊个口,但是不可否认他们的生活是很边缘的!而且这部分人是说失业就失业的,只要投资拉动的经济一停滞,他们可以说是立刻失业,而一个在城市居无定所,回家又没有土地的农民,你说他们会怎么办? 而历朝历代无一不是最终亡于流民之手! 当这部分农民被逼到”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绝望地步那就是中国社会真正的悲剧! 因为这个时候农民将充满极端主义思想!

    9. 尚秋
      January 29, 2013 at 22:31

      哪个能再活二十年,一定能看到共产党怎么死。何女士想必能看到。

    10. January 30, 2013 at 00:36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习总当年不得志被迫远离京城落难陕西,饱尝贫困滋味,深刻体会到苦难中国的真实状况,本应对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中国民众有憐悯和解救之心才是。但是时来运转,在英雄老子的福荫下,好汉儿子自强不息,左右逢源,孝敬师长,深得高人提拔,官运亨通,平步青云⋯⋯。现在的习总已经是玩官场游戏规则的习总,而

    11. 薛周處
      January 30, 2013 at 01:36

      目不視邪耳不聽邪口不言邪都只為掩飾心邪行邪,糧食污染蔬菜污染飲水污染因粉飾再添致命呼吸,憂,山河已碎內鬥不止盡招人煩;
      先進生產先進文化根本利益三代表妄想貞潔牌坊,生態浩劫二奶牛郎悶聲發財最無情完敗三個自信,尊,民為父母高風亮節沒有神仙。

    12. 路过的
      January 30, 2013 at 02:36

      中國的民眾大多數不喜歡中共,甚至反感中共,也有不少人認為中共會垮臺,不過你要問他能做什麽他就很茫然了。他會認為中共現在一時半會兒還垮不了,即便要垮自己這輩子也看不到了,所以垮不垮和自己沒多大關係自己該幹什麼幹什麼沒必要操這份閒心了。由於信息的封鎖和不對稱,所以出現一個怪現像,知道中共時日不多的官員們紛紛跳離這艘即將沉沒的破船,大多數國人卻還在歌舞昇平中做著各種美夢!等到驚醒了他們的美夢,知道中共其實已搖搖欲墜他們也就不能置身事外了。

    13. 无聊看客
      January 30, 2013 at 08:58

      哥的理解,这个不管是中国还是祖国到底好不好,主要看这个国家机器是在为谁服务,为谁保驾护航?我想凡是理解新闻自由的人都明白,中国的国家机器是正在为刮民党的大小贪官污吏服务,为权贵资本家们保驾护航,只有不要脸的五毛才扯淡谈什么党正在为民服务,少数官员腐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很幸福,敌对势力如何如何。。。。。我们一起回忆一些中共的口号,比如按劳分配,关键是由谁来分配?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底是那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党专政下当然是掌握权力的人和他关系密切的人先富起来了。所以只要你敢于思考,无耻的党国新闻宣传就是个屁!

    14. 尚秋
      January 30, 2013 at 10:49

      何女士说“只有”共产党拒绝政改,此说未必准确。我与许多国内知识界,商界,和劳工界的朋友谈过,发现几乎所有人都不希望中国有大变。并非对现状满意,但是他们这些年来为适应现状作了很大努力,终于建立了一套实用生存体系(包括思维方式,人脉关系,等等),他们觉得很累,不希望这辈子还要重新学习改造自己。他们没有把握在改造后即使更合理的制度下自己的地位会上升还是下降,而宁可守住目前所有。不错他们都觉得共产党会垮,但是不希望在自己退休前垮。

    15. Pingback: Hoping for a Gorbachev in Today’s China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