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就业,“新城镇化”=制造流民 ——“新城镇化”的难点(二)

    by  • February 7, 2013 • 经济分析 • 21 Comments

    从大英帝国的工业革命开始,世界各国的“城市化”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人口迁移过程,而是和工业化、农业现代化,以及服务业扩展紧密相连在一起的一个现代化进程,其中就业乃是一切问题的核心,是重中之重。

    本文分析中国“新城镇化”无法避免的一个现实问题,迁入城镇的农业人口的就业机会从何而来?

    无就业机会,“新城镇化”只是“拆村运动”的延续

    过去的政府投资及房地产泡沫留下的货币堰塞湖,其实只是快速城市化留下的问题之一。以下诸多问题影响到城市居住的质量与安全,如中小城市无就业机会,从而造成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负担过重,无法承受更多的人口(北京的雾霾已算是一个警告);城市公共设施的建设严重滞后于城市扩张的速度,尤其是新城区的教育与交通设施落后,对居民形成极大的不便;大量城市的桥梁、路段质量低劣,经常塌陷;全国城市下水管道建设粗糙简陋,每遇大雨就出现雨涝;大量公共设施与住宅建在未经净化处理的“毒地”(一些高污染企业留下的地块)上,对人体健康造成恶劣影响……

    以上问题虽然严重,且麻烦多多,不断折磨着中国人,但都不如以下问题迫切,即大量被强迫“上楼”的农民无业可就。过去五年来,在中国20多个省市被强制推行的城市化过程(称为“拆村运动”或者“灭村运动”)当中,有数千万农民沦为城镇游民。

    按正常情况,城市化有如此之多的遗留问题,无论如何也需要停下脚步,改善、弥补上述缺陷,再考虑推进“新城镇化”。但中国政府的政策具有不容质疑的中国特色,过去这些问题属于过去,并不影响“新城镇化”的推行。最近,国家住建部官员在纸上描绘出了一幅很有吸引力的蓝图:新城镇化作为“带动产业经济发展的引擎与发动机”,将实现新增消费9000亿元,实现新增投资64890亿元,实现GDP增加值2.6个百分 点,约占GDP增长值的37.15%。

    中国经济过去多年来就是“无就业增长”。有人利用弧弹性的计算方法,发现20世纪80年代,中国GDP每增加1个百分点,能拉动就业约0.3个百分点;但自90年代以来,就猛降为0.1个百 分点。通俗一点说,就是每年GDP增速很高,却无法带来多少新增的就业机会。每年新毕业的大学生研究生都无法就业,失去土地、没有专业技能的中老年农民,一旦失去土地,就意味着失去基本生存依托。

    正在秣兵厉马的新城镇化,不管增加了什么内容,比如土地流转的配套措施、增加土地补偿款、甚至可以在当地将户口转为城镇户口等,只要没解决被城镇化的农民的就业问题,就是过去五年来拆村运动的继续,就等于制造新的流民。

    中国的城市化不同于世界各国的城市化

    中国城市化进程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不一样。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进程如下:在工业化过程中,由于城市的现代经济部门增多,农村剩余劳动力逐渐从农业部门转移到城市的现代经济部门就业。这一农村人口逐步迁徙至城市的过程就是城市化进程。在这一过程中,社会经济结构的重大变化与就业机会的增长是城市化发展的主要前提。

    中国近十多年的城市化进程,是房地产业对土地需求激增导致的“伪城市化”。其特点是:在未形成新的产业之时,政府出于地方财政的需要,利用行政权力在农村强征农民土地、在城市拆迁大量民房,强行制造了城市化过程。在城市化过程中,官员与房地产开发合谋赚取了超额利润。但失去了土地的农民就算从农村户口变成了城市户口,却并没有得到工作机会,成了新的城镇游民。在拆村运动发生之前,这些失地农民就已经高达1.2亿。(见本人文章:中国失地农民知多少?)

    尽管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早已开发过度,但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早已经熄火,地方政府需要财政收入,所以寻找新的GDP增长点就成了政府及为其服务的学者们的主要任务。现在有关“新城镇化”好处的论述、以及“新城镇化”与过去的城市化如何不同的文章有不少,有人甚至虚拟出新城镇化后将产生的新消费与服务业的增长,但都回避一个问题,即就业机会如何营造?如果没有就业,消费、服务业就等于无源之水,农民们的土地补偿款用光了之后,他们将如何获得后续消费能力?又哪里有钱支付服务费用?

    因此,在天花乱坠的专家论述新城镇化好处之时,一份非专家的民间语文推出了一个专题:《城镇化勿强推,让农民在自由中失去故乡》——标题中的“自由”,显然是借鉴了马克思《资本论》中的话,即英国农民在圈地运动中失却了土地,因此也失去了土地的羁绊,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自由人”,成为流浪汉。

    一个正在扩张的流民中国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过去五年来中国规模浩大的“拆村运动”。各地政府手举“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上方宝剑,打着“城乡统筹”、“旧村改造”、 “小城镇化”旗号,用“宅基地换房”、“土地换社保”等作诱饵,逼迫农民上楼,导致不少自焚、与拆迁者同归于尽等人间惨剧,无数农民被剥夺了房子与土地。中国媒体在过去几年,没少报道过这类人间悲剧,但因为举世皆知“新城镇化”已成为新总理李克强认可的新经济增长点,大都不敢再触霉头,在其履新之际指出“新城镇化”与原有的城市化乃是换汤不换药。

    今后的“新城镇化”如果仍然是政府、房地产开发商与银行合作围绕土地牟利,土地收益还是在政府、开发商和城郊农民之间分割,农民仍然得不到新的就业机会,这种无就业增长的“新城镇化”只会造成更多的问题,比如制造一个流民中国。

    流民中国对中国的影响是什么?这有无数次改朝换代的历史经验为证,那些赫赫有名的农民起义,不如说是流民起义,如明末李自成起义、清中期的太平天国起义,其主体就是失地农民。

    专制政治历来有“官逼民反”的基因。尽管如今中国政府的维稳能力远远超出前代王朝,流民们的武装却无法追比前辈,连菜刀都要实名购买。但失去生存条件的流民虽无反的能力,却有乱的能力。他们虽然对付不了武装到牙齿的政府军警,但对付手无寸铁的平民却绰绰有余。中国现在各种恶性刑事案件高发的原因,其中就有一份政府大规模抢地的“功劳”。

    About

    21 Responses to 无就业,“新城镇化”=制造流民 ——“新城镇化”的难点(二)

    1. Hua Wu
      February 7, 2013 at 17:26

      这个’新城鎮化’,大概也是 “借鉴了马克思《资本论》中的话,即英国农民在圈地运动中失却了土地,因此也失去了土地的羁绊,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自由人”。”,可能也屬于創造性发展之一。

    2. Roc
      February 7, 2013 at 18:54

      共匪目前还掌握庞大的力量,其腐朽堕落还没有到无法维持其官僚机构和暴力机器的程度……大家可以研究一下《黄祸》这本书,里面说的很有前瞻性借鉴意义,一旦共匪开始支持不住,全面用暴力夺取中下阶层民众的财产之时,其政权崩溃就不远了。

      再来一个新城镇化无疑会加速这一进程,坐看共匪极权的崩溃。

      • 清剿共匪
        February 9, 2013 at 12:48

        共匪什么时候不明抢暗偷过?

    3. February 7, 2013 at 19:51

      没有政治改革,一切都是空话,要知道物极必反,乱久必治。

    4. 期待&812
      February 7, 2013 at 21:22

      让人绝望的未来!

    5. 期待&812
      February 7, 2013 at 21:33

      顶起

    6. February 8, 2013 at 01:50

      这个统治集团搞城镇化是为了这个圈内群体更大规模的略夺国民财富,因为这是集团利益行为,不是市场经济行为。这个集团在加速自挖坟墓。

    7. da
      February 8, 2013 at 02:56

      就业是问题没有解决,流氓会多。政府银行瓜分利益。无望。政府保护权贵。贫富悬殊。

    8. 无聊看客
      February 8, 2013 at 10:38

      当老百姓就是穷乐,哈哈,祝何老师春节快乐!

    9. guest
      February 9, 2013 at 11:10

      “秣兵厉马”好像是“秣马厉兵”才对。

    10. 清剿共匪
      February 9, 2013 at 13:02

      何老师的文字就是犀利,共匪可是把中国人骗惨了~,如今能够把共匪剖析的如此透彻的真还找不出来第二人!

      老师说的太正确了,就业?实体经济?就拿我们这个小城市来说吧,八九十年代曾今兴盛一时的代“八一”字号的国营老厂早就倒完了,所谓的开发区除了盖了一片房子就是生产一些根本没有技术含量和市场竞争力的“廉价货”中小企业,再就是国家投入铝厂之类早就陷入严重产能过剩……,而是政府却一届又一届的疯狂‘开发’地产。‘掠夺’就是中共经济的本质!能支撑多久,李克强们自己都没底。混吧……

      只有彻底推翻中共,清算中共,要不然中国老百姓的子孙们只能做他们奴隶和奴才!

      另外今个是大年夜,赶紧给何老师拜个年,祝何老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新春快乐!

    11. Purushottam
      February 9, 2013 at 19:35

      建議博主釋以英文, 以助世人了解國情

    12. Pingback: 无就业,“新城镇化”=制造流民 | 清涟居

    13. 蕭何
      February 11, 2013 at 10:47

      如果中國失業率高, 那為何工廠卻發生招不到工人現象?

      • 无聊看客
        February 13, 2013 at 08:41

        这位萧何同学能翻墙上来还能提出这种问题真是个人才,我都有点怀疑是刮民党的密探走错地方了。你说的那些工厂只能叫血汗工厂,富士康员工跳楼秀总听说过吧?国内媒体还娱乐过一把,在这种工厂打工一天平均工作十几个小时,累死活该,一月平均工资2000元,不要命天天加班能拿到3000元,除去吃喝住行一年攒不到一万元,还要保佑工厂不欠新,年龄大点就一身职业病自动滚蛋,全地球也就中国农民工能建造这样的世界工厂,可现在很多年轻的农民也不愿攒这点短命钱了,更别提城市居民了。

        • 蕭何
          February 16, 2013 at 05:02

          我只是個普通的香港市民, 而且共黨也不信香港人, 不會讓港人加入,
          我有很多朋友都說在大陸招不到工人, 他們出的工資並不低。
          工人失業, 就沒有收入, 為了吃飯和養家, 就算是血汗工廠的短命錢, 那也只有去幹,
          所以失業率高與招工困難, 根本就是個矛盾現象, 沒可能同時出現

          • 无聊看客
            February 17, 2013 at 00:26

            你说中共不相信香港人,我可以告诉你犯下无数罪行的中共谁都不信,可按照十八大地区代表比例,香港至少有四十万中共党员,和大陆党员占人口比例差不多。还有你低估了现在内地居民的生存环境,据我了解很多农民可以轻易在县城银行获得贷款只要你知道腐败规则,事实上由于缺少监管这比大城市容易的多,当然还有其他很多赚钱方式比如地沟油,也就是说在中国只要你敢堕落你就不必赚那点短命钱。

          • yjx
            February 18, 2013 at 00:22

            可能有这么一个原因:大陆的农民工很多是在异乡打工的,交通、住宿等生活成本较高,情感方面的代价也很高,所以,你朋友觉得“并不低”的工资,可能就不那么有吸引力,尤其是当农民工可以在家乡附近找到每月少赚了几百元的工作机会时。

            • 蕭何
              February 18, 2013 at 12:39

              多謝指教

    14. 打到中共
      February 15, 2013 at 11:46

      農民失地后會得到一些補償款,不管之前他是同意還是不同意,總歸是有,所以流民中國的實質是要經過農民虛偽繁榮這個過程,也就是說制定政策者還有幾年時間等死。

    15. 环保工程师
      February 25, 2013 at 09:36

      很简单,用最低水平的劳保和医保让这些贫民窟里的中年以上人群苟延残生,再雇佣年轻人的一部分来安防其它年轻人。

      城镇化的结局一定是制造广泛的“贫民窟”,但这样的贫民窟仍然可以用来消解流民对中共统治的威胁。中共与历史上的农业王朝对比,幸运在于可以享用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新增生产力。以此来论定崩溃在即,证据尚不充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