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没有“贫民窟”的虚荣后面 ——“新城镇化”的难点(三)

    by  • February 12, 2013 • 经济分析 • 34 Comments

    谈到中国的城市化,不少人都将中国城市没有出现贫民窟引以为傲,并以此作为中国专制政治优于印度民主制的主要论据。

    中国剥夺了数亿农村人口自由迁徙的权利

    中国城市没有“贫民窟”,其实并非中国的真实状况。按照“贫民窟”一词的定义,就是“以低于标准的住房和贫穷为特征的人口稠密的城市区域”。如果中国按照京沪深广等四大现代化橱窗的标准衡量全中国,三、四线城市应该充斥着大量贫民窟。至于在少数大城市没有形成“贫民窟”,这一虚荣后面隐藏的恰好是中国政府不尊重人权这一现实:为了保证城市的“干净”,牺牲了中国农民的自由迁徙权。

    这一点,中国官员并非心中无数。2011年4月12日,在“中国-东盟城市交流与合作”研讨会上,马来西亚的代表对中国城市市容羡慕不已,通过翻译不停地问中国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中心主任李铁:“为什么你们的城市这么干净?为什么你们的城市里没有贫民窟?”李铁的回答还算实在:“作为政府的考虑,不希望在特大城市出现像巴西、印度等国的‘贫民窟’现象”,并指出“农村人口不能自由的进城镇落户,意味着他们在城市只能就业,漂泊生活,却不能获得和城市居民一样的公共服务”,承认“这种限制政策也抑制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妨碍了中国农村的发展”。

    因为语言与国情的隔阂,东盟代表也许不知道,李铁这几句话后面隐藏的事实很残酷,为了保护城市的干净靓丽,中国政府用有形的区隔(如户口制度),社会用无形的区隔(城市的高房价与高价格的公共服务)剥夺了高达数亿人口的基本权利。

    贫民窟现象是城市化的必然产物

    贫民窟的出现及其消亡,其实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国家能力由弱到强的过程。在工业化最早起步的欧美国家,在小农经济逐步被消灭的过程中,大批农民涌进城市谋求生存,英、法、美都曾经有过贫民窟现象,恩格斯的名著《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就是对英国伦敦东区贫民生活状况的描绘,纽约的贫民窟也曾世界闻名。随着英美两国的国家能力增强,传统意义上的贫民窟消失了,但也还存在着富人区与穷人区的区别。

    拉美和东南亚国家是后发展国家,国家能力并未强大到解决本国的贫民居住问题,因此,贫民窟仍然是这些国家最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些国家的贫民窟之产生,原因与欧美国家差不多:大批农民失去土地、小农经济破产,不得不迁移到都市,但都市并没有为这些失地农民提供足够就业空间,在都市乡村化和乡村都市化的双向负面效果的作用下,大量失地农民滞留在城市边缘,形成了穷人聚集的贫民窟。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印度金融中心孟买以及印尼首都雅加达的贫民窟,世界闻名,全球皆知。

    2003年10月,联合国人居署发布了一份重要报告——《贫民窟的挑战》(The Challenge of Slums),指出贫民窟密布于整个地球。贫民窟(slum)一般指穷人居住之所,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将其定义为“以低标准和贫穷为基本特征之高密度人口聚居区”。在 《2007年世界人口状况报告》中,“贫民窟”用来代指许多类型的住房,包括可改良的住房,它与“棚户区”、“非正规住区”、“棚户住房”和“低收入社区”等可以互换使用。传统上,贫民窟指曾一度有名望,但随着先前的居民搬迁到城市中更新更好地区而衰落的居住区;如今,此词还包括发展中地区城市中大量临时居所。2008年,全球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数量第一次超过了农村居民数量,但其中三分之一的城市居民(约10亿人)生活在贫民窟。联合国预测,在今后25年内,贫民窟居民将会增长一倍。

    中国的贫民窟居住者居世界之首

    中国居住在贫民窟的人口有多少?中国官方不提供相应的统计数据。联合国在《世界城市状况报告2010-2011》(State of the World Cities 2010/2011 )中提到,从2000年至2010年,中国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比例从37.3 %降至28.2%;印度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则从1990年的 41.5% 降至 28.1% 。 这个报告的结论让中国人没有贫民窟的骄傲荡然无存:按人口绝对数计算,中国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为3.84亿,印度3.43亿,中国比印度整整多出4100万。

    中国没有形成东南亚或拉美式的贫民窟,表面上似乎是“成就”,但细究起来,却并非中国的光荣,因为印度、巴西等国的贫民窟正好彰示了这些国家贫民的人权状态优于中国。以印度为例,印度宪法规定:一切公民均享有在印度领土内自由迁徙的权利,不管他们在什么地方居住,在就业、子女教育、医疗等方面均享有与当地居民同等的权利;同时,印度法律还规定只要连续使用一块土地30年,就自动获得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印度法律规定:只要政府没有规定不能住,那就可以居住。因此,那些市中心等繁华地段, 海边河边方便生活的地段,那些属于国家的公地,都被穷人占作居住之地。

    中国的城市经济几乎吸纳了中国乡村所有的资源,超过2.5亿的农村人口不得不进城工作,其中约有2000万据在城市从事捡垃圾等边缘性职业。这么多的农民进城,却没有在大中城市里形成贫民窟,完全是政府权力过份强大,剥夺了这些人的基本生存权利。大部分男女青年进入工厂或者建筑工地工作,居住在工厂的集体宿舍里,往往是十几个人挤住于狭小的空间里,他们只能在春节期间回家,平时需要承受妻离子散的孤独与歧视。国内已有讨论,认为这种两栖生活方式,比印度、巴西等国的贫民窟家庭挤住在狭小的空间里更不人道。

    那2000多万进城捡垃圾的农民可能携家带口。他们租住城郊居民的房屋、地下室等,还有部分则见缝插针搭建窝棚等。各地政府在“清洁市容”的口号下,一发现窝棚等违章建筑,就会出动城管予以拆除。这些“棚户区”、“窝棚区”、“城中村”实际上就是贫民窟。此外,中国农村大部分地区由于资源、人口日渐空心化,无论是经济功能还是文化功能正在迅速衰退,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隐形贫民窟”。仅以教育为例,2012年11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指出从2000年到2010年,在中国农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1小时,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教育的衰落对中国未来产生的消极影响,无论怎样估计都不过分。

    今年3月以后中国将全面推开“新城镇化”。中国执政者千万不要忘记,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城市的贫民窟现象不可避免,如何为贫民窟的居住者提供起码的生活条件及平等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不仅不是中国的耻辱,还标识着中国人权的进步。

    Share Button

    About

    34 Responses to 中国没有“贫民窟”的虚荣后面 ——“新城镇化”的难点(三)

    1. eric
      February 12, 2013 at 13:58

      很高興過年期間可以看到和老師這麼精闢的文章

    2. neonew
      February 12, 2013 at 19:00

      数月前发生在河南省会城市郑州的连续2个农民工死于高速公路桥下无人问津的惨剧应该是何女士此说法的最佳佐证(“住在大桥底下主要是好找工作”城市立交桥竟成农民工“露天职介所”
      农民工躺桥下20余日死亡 120救助站见而未接收)。至于如每年的春运之痛、常见于报端的留守儿童等等的’五十年不变‘的老问题无一不源于以牺牲广大普通百姓切身利益来换取’伟光正‘浮华盛世假象的执政方式。

    3. Hua Wu
      February 12, 2013 at 22:47

      如果中国没有贫民窟,那么中国的贫民住在哪兒?难道中国己经沒有窮人了嗎?
      祝何女士新春快樂。

    4. 蕭何
      February 13, 2013 at 00:31

      如一切中國公民均享有在中國領土內自由遷徙的權利, 不管他們在什麼地方居住, 在就業、子女教育、醫療等方面均享有與當地居民同等的權利
      香港也是中國領土, 那豈非意味著中國數億人口可移居香港? 兼拿教育醫療福利?
      老實說, 想起就恐怖

    5. 王齊君
      February 13, 2013 at 02:55

      台灣有不少去大陸探親觀光的人
      看到大陸大城市光鮮亮麗,就一個勁兒說大陸多好多好
      說大陸比台灣進步云云
      殊不知這是犧牲了多少人的權利
      台灣的人民,特別是外省一代和二代
      一定要了解這種慘酷的真相,才不會呆呆的給共產黨騙去……..

      • op
        August 1, 2013 at 18:23

        这也无所谓,一定要被骗的,是拿自己开玩笑,他人奈何。台湾那些人觉得大陆好,就继续傻下去吧。不见棺材不落泪。

    6. Roc
      February 13, 2013 at 06:03

      所谓中国大陆没有贫民窟的政绩谎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7. 无聊看客
      February 13, 2013 at 08:21

      这个国家所有问题的根源在于不平等,官民不平等,穷富不平等,城市与农村不平等,教育、医疗、住房、就业、交通。。。。。处处不平等。与欧美等民主国家的最大差别是,少数权贵垄断一切权力与老百姓无权无势间的不平等最为严重,也可以说中国所有不平等的根源都是刮民党对民众疯狂掠夺造成的。祝贺何老师又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可笑刮民党一直在千方百计地隐瞒真相,欺骗老百姓,而真实数据一旦公开就击碎了无耻的宣传,呵呵。难得春节期间还能看到这么好的文章。

    8. 焚琴煮鹤
      February 13, 2013 at 13:52

      全国都是贫民窟,只不过让所有外国人都看不见。何先生应该知道内情。

    9. February 13, 2013 at 19:22

      訪問”上訪” 的人群吧, 中國”貧民”除了經濟貧困, 更有著自由貧困.

    10. 回望梁山
      February 14, 2013 at 12:35

      大部分男女青年进入工厂或者建筑工地工作,居住在工厂的集体宿舍里,往往是十几个人挤住于狭小的空间里,他们只能在春节期间回家,平时需要承受妻离子散的孤独与歧视。

    11. 孟华
      February 14, 2013 at 18:58

      非常同意本文观点。我曾指导学生对青岛市做过调查,发现贫民窟恰恰是城市的准入证。没有贫民窟的城市是城乡二元对立的结果。青岛也是这样,贫民窟抖处于地下状态,而且常常在那些过去资本家的洋房小楼里挤着若干家农村漂泊者。

    12. Lóðurr
      February 14, 2013 at 22:17

      中共一号文件见报、“家庭农场”荣登,土地产权异动,似与城镇化对接,期待先生续篇解惑!

    13. 150259366
      February 17, 2013 at 22:09

      In absolute numbers, China and India
      have improved the lives of more slum dwellers than any
      other country, having together lifted no less than 125 million
      people out of slum conditions between the year 2000 and
      2010 (estimate) (see Figure 1.3.1).

      In this resolute effort to bridge the urban divide over
      the past decade, China has recorded the most spectacular
      progress in the world, with improvements to the day-today
      conditions of 65.3 million urban residents who were
      living with one or more factors of shelter deprivation. In
      proportional terms, China’s urban slum population fell from
      37.3 per cent in the year 2000 to an estimated 28.2 per cent
      in 2010, a 25 per cent relative decrease (see Figure 1.3.2).
      Although disparities have grown with the country’s rapid
      economic growth, China has managed to improve living conditions through economic reforms and modernization
      policies that have used urbanization as a propelling force
      of national growth.
      Like China, India has been successful in improving the
      lives of slum dwellers, having helped 59.7 million of these
      out of dire conditions since the year 2000. Slum prevalence
      fell from 41.5 per cent in 2000 to an estimated 28.1 per
      cent in 2010, a relative decrease of 32 per cent.

    14. 150259366
      February 17, 2013 at 22:13

      联合国在《世界城市状况报告2010-2011》(State of the World Cities 2010/2011 )中提到,从2000年至2010年,中国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比例从37.3 %降至28.2%,脱离贫民窟65.3百万人;印度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则从1990年的 41.5% 降至 28.1% ,脱离贫民窟59.7人。
      联合国在《世界城市状况报告2010-2011》(State of the World Cities 2010/2011 )强调中国为世界脱离贫民窟人口贡献最多的国家。

      • 何清涟
        February 17, 2013 at 22:59

        你愿意那样读,是你愿意按照共产党的意愿理解,它领导下的中国每一刻都在进步。这改变不了文字揭示的事实,即中国实际上是贫民窟居住者最多的国家。我还要问你一个问题:2000年以前的贫民是谁造成的?那时中共统治中国已经长达51年了,怪罪谁去?

        • 150259366
          February 18, 2013 at 08:08

          我需要澄清下四点,
          1.联合国报告原文我引用了,中文我也是直译过来,难道联合国也被共产党意愿洗脑了?还是你比联合国还权威?
          2.其1911年到1949年民国统治中国的38年期间,人口仅仅从大清的为4亿人增长到5亿,而1949年到2000年共产党统治中国51年期间,人口从5亿增长到12.9亿,中国人口总数占世界人口的21.29%,养活了世界最多的人。请问养活这么多人是谁造成的?为什么民国养不活这么多人?
          3.联合国报告的平民窟的人口数据很大程度是各国家政府提供的数据,这说明中国政府就没有否认中国没有平民窟的事实,而在国内是以贫困人口指统称。否则春节期间中国的党首们就不会没有去探访贫困家庭可能了。
          4.中国政府一直在宣称是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国还有很多人挣扎在贫困线以下;反倒是西方专家或政府官员硬是要吹捧中国已经步入中国发达富裕国家的行业。
          所以你的主题更本就没有意义。你应该去和美国人说说吧,叫他们多给中国资助改善中国贫困人口。

          • 150259366
            February 18, 2013 at 08:12

            更正下,
            3.联合国报告的平民窟的人口数据很大程度是各国家政府提供的数据,这说明中国政府就没有否认中国有平民窟的事实,而在国内是以贫困人口指统称。否则春节期间中国的党首们就不会有去探访贫困家庭可能了。
            4.中国政府一直在宣称是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国还有很多人挣扎在贫困线以下;反倒是西方专家或政府官员硬是要吹捧中国已经步入中国发达富裕国家的行业。
            所以你的主题根本就没有意义。你应该去和美国人说说吧,叫他们多给中国资助改善中国贫困人口。

            • 何清涟
              February 18, 2013 at 10:17

              中国每年给非洲与拉美国家大把援助,欧洲国家认为中国很阔气,早就希望停止对中国的援助。这点,人家也没傻到这地步,每年大把为中国花钱,中国大把搞经援助。另外,中国的贫困人口标准与联合国不一样,请你先弄清事实。看了你几个留帖,觉得你很能捣浆糊,这本事对北京很有用,但在我这里没有用。我有时间,回你一句话,没时间,就不多费口舌了。关键是:如果你并非领有任务者,就看你自己愿意清楚还是糊涂。如果你领有任务,就请多说,很愿意帮助你完成任务。

          • 何清涟
            February 18, 2013 at 10:22

            1、民国时期,生产力水平不一样;2、你认为中国生出了民国时期三倍多的人口,是社会主义建设伟大成就?3、中国宣称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是为了规避履行国际责任,比如可以在联合国少交会费,少参与国际教授。同时好拿别国的援助;它宣称自己是大国,则是想要更多的话语权。国际社会早就看透了,形容为:“要权利时想坐在前排;要尽责任时尽力躲在后面”。如果你觉得这很光彩,就请继续坚持这种观点。只是中国在国际社会越来越孤立,成为世界孤儿了。

            • 150259366
              February 18, 2013 at 11:15

              你的答复都不在重点上,没有信服力,扣帽子是红卫兵的本事。莫非你也是?
              中国会变得越来越孤立,太搞笑了吧。现在都21世纪了中国都自由资本主义化了,你以为还中国活在你生活过的60年代的老毛独裁统治时期吗?
              知道什么是地球村吗?知道未来30年内最大的市场在哪里吗?

      • neonew
        February 22, 2013 at 16:35

        ‘现在都21世纪了中国都自由资本主义化了,你以为还中国活在你生活过的60年代的老毛独裁统治时期吗?’

        — 这正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孩子,你应该认真学习一下中国共产党党史,看看毛泽东选集,读读如《历史的先声》等书籍,明白下共产党当初是如何对人们大众承诺的。建国60年后再回头看看共产党当初的承诺、憧憬,所有亲历过的人无不落泪。
        此外,现在中国应该还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决不是什么‘自由资本主义’(尽管实际上压根什么主义都没有,都不是)。你敢在‘新浪’说这样的话吗?

    15. Pingback: 中国没有“贫民窟”的虚荣后面 | 清涟居

    16. Paul
      February 19, 2013 at 04:21

      看完何老师3篇文章,令人清醒许多。中国人的前景很灰暗,也难怪人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得逃离。希望逃不掉的人们早点清醒,联合起来自我救赎吧。

    17. 蕭何
      February 19, 2013 at 09:56

      印度國土只有中國的三分一, 但也養活了十多億人,
      這樣說來, 印度人的成就還是遠高於中國人,
      中國人應向印度人學習…………哈哈哈哈哈

    18. Pingback: ☆☆新市街化の問題点ー中国に貧民窟はない、の虚栄の陰にー”新市街化”の問題点3」 | 清涟居

    19. Hua Wu
      February 20, 2013 at 21:45

      我不知道未来30年内最大的市场在哪里,但我知道百多年来最大的市場是在中国,不然就沒有鸦片战争了。既然联合国报告的貧民窟的人口数据很大程度是各国家政府提供的数据,那就很可能有知情人会比联合国更权咸。我是一个在六十年代生活过的人,所以很希望有高人指点一下,什么是21世纪中国自由资本主义?

    20. 环保工程师
      February 25, 2013 at 09:46

      这波城镇化并非让农村人口进城,实际上,是让事实上居住于大城市贫民窟里的农民工,有个退居城镇的出路。

      青壮年人口早就全部脱离农村了,他们在大城市里买不起房子,但又需要买房子,这波城镇化就是释放他们的购买力。

      这个举措总体上有利于中共统治。虽然他们是彻底的自利集团,但切不可把他们想象成只顾眼前利益的傻瓜,事实上,他们一点都不笨。

      • op
        August 1, 2013 at 18:37

        的确,一个显著的事实是,近年来城市的二手房多为农民购买。早年进城的农民的确累积了财富,加之各地现在放宽户口政策,也使得很多农民得以获得城镇居民的基本保障,比如教育等。

    21. 罗志刚jxncshl15
      February 26, 2013 at 10:43

      美国才3亿人,奥巴马就已经被就业问题和社会福利问题搞得焦头烂额,我一直在想:中国13亿人口,如果有美国那样的科技水平和生产力,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无工作?如何获得福利?独裁腐败的中共解决这些问题时因为科技水平和生产力不高(但是在逐渐提高),只能够靠基础建设投资来解决,使得中国的经济走上了绝路。有朝一日,中国进入宪政民主时代,中国该如何面对解决这些问题?
      非常希望您能够写一本关于:中国现今是怎样解决人口与科技水平和生产力与经济发展及其就业问题和社会福利问题的,中国进入宪政民主时代又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的书,并且希望您能够在书中警醒中国人,人口过多将对这块土地及其在这土地上生存的人造成伤害。

      • 何清涟
        February 26, 2013 at 12:50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写过《人口:中国的悬剑》一书阐述过人口观,因此,现在被中国的易富贤及何亚福等作为靶子胡乱批评。这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时代。

        • 罗志刚jxncshl15
          February 26, 2013 at 18:46

          感谢您的回覆,您的那本书我得找来看看,并且也希望那些想多生孩子的人有机会看下,易富贤及何亚福胡乱批评您的这本书,是想祸害华人这个民族,或许他们是想做蝗虫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