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严重污染瓦解“特供”安全感 ——解读中国生态系统中的等级差别(1)

    by  • February 25, 2013 • 国土生态 • 27 Comments

    不断恶化的严重污染,最后导致雾霾笼罩在中国多个城市上空,特权阶层终于开始认识到“污染面前人人平等”这一残酷现实,他们对特供食品系统构筑的安全信心也正在瓦解。

    环境污染与环境产品供给的阶层分割

    中国社会的等级制根深蒂固,近十多年在中国环境污染这一大背景下还开出了一朵奇葩,即环境产品供给系统的等级化。

    人类赖以生存的各种消费品,如大地上生长出来的农产品以及依赖农作物喂养的畜产品,还有空气、水等,无一不是环境产品。当然,中国形成这一意识比较晚,因为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大学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在“价值、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一节中,举例说明有些物品有使用价值但没有价值(及交换价值),比如空气、水等,对人类有使用价值,但不可以用来交换——这一条大概随着水市场的形成与壮大,应该早就抹掉了,否则会彰显编者太不“与时俱进”。

    中国的环境污染近十几年来非常严重,为了避害,中国这些环境产品的供给系统早就因特权、购买力而形成了等级分割——我未称之为供给市场,而名之为“供给系统”,是因为有些环境产品的取得并非通过市场交换,而是特权供给。

    与此同时,重要的环境信息被列为“国家机密”,不向社会公开。以土地污染为例,2006年开始的《全国土壤环境状况调查》早已完成,但政府不予公布。负责的官员解释说:环境数据具有相当的敏感性,“土壤的问题不仅是土壤,涉及中国出口的农产品安全问题。”

    今年是中国政府换届,由于中国从来没有离任审计这一成例,接任者只好采取信息公开的方式来盘家底,于是环境信息得以公开。先是宣布改用PM2.5作为空气测量方法,承认空气严重污染;接下来承认全国97%的地下水都遭受了不同程度污染,近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严重污染;中国环保部星期四发布的《化学品环境风险防控“十二五”规划》还提到了癌症村,承认水和空气污染严重造成高癌症发病率(2007年数据:每年因空气污染而死亡的人数高达65万)。

    中国生态系统毁损已难于修复

    很多人以为这是政府信息公开化的表现,认为这可以促使中国政府在改善环境方面加大努力。阿里巴巴总裁马云发声称“特高兴全民能平等吸雾霾”,认为特权阶层可以凭借特供水与特供食品保障饮水安全与食品安全,但空气面前人人平等,特权阶级这次没特供空气了。

    马云之所以“高兴”,是认为解决问题始于承认问题。我没有马云那么“高兴”,是因为这些年读过一些修复环境的技术资料(特别是日本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地的资料),已经明白一个事实,就算中国政府和污染企业从今日起幡然悔悟,改以家国为重,不再增加污染存量,就算是国人一改生活习惯,全面节能、减少生活污染,中国环境生态的整体修复也要历经数百年。——必须声明,我在此列举的两个“就算”,是假设中国不再发生“公地的悲剧”,这个前提本身就十分虚幻,犹如希望中国人从此革除身上的阿Q精神一样。

    食品特供的密码:权力与放弃政府责任

    空气污染面前人人平等,但此前中国特权阶层却愚妄地认为:凭借食品与饮用水特供,可为自身构筑食品安全的隔离网,因此中国产生一个颇有“中国特色”的问题:环境产品供给的等级差别。

    中国的食品特供系统其实是中央政府率先垂范建立起来的。说起来,这一“国家机密”的曝光还是“三鹿奶粉”惹的祸。

    2008年北京奥运前几个月,“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由此牵出奶制品家族的质量安全问题,最后追溯到饲料与土地污染问题。一篇“祝咏兰主任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的截图广泛传播于海内外中文网站,部分中国人从此知道,尽管食品安全已经成为社会公害,但政府部门不是想法从源头上解决食品安全问题,而是在2005年开始,在全国各地开办了数百个为中央 94个部委提供各类食品的专业养殖基地。此举意在为中央部委编织一道食品安全防护网,从此对食品安全的监管更是流于形式。

    面对网络舆论汹涌而来的指责,国务院办公室出面“辟谣”,称该机关无特供商品中心,也无祝咏兰这个人,无奈少有人相信。于是各地省级政府部门、大型国企、金融机构,以及有实力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等纷纷仿效,花费大量金钱在城郊租上大小不等的土地,形成自供食品基地。家有一小块地的别墅主人等也开始种菜自给。各地房地产商从“蔬菜自供基地”遍地开花这一社会现象中获得“灵感”,都竟相打出“买房赠菜地”的广告。

    重度污染面前,人人平等

    概言之,从2005年开始,中国食品蔬菜供应市场经历了两轮分割。第一轮是中央政府用权力分割,国务院通过掌握“国家机密”的机会,了解到全国哪些地方尚未污染,适宜作食品供应基地,先行圈占;第二轮是权力与金钱共同作用,再次分割第一轮未曾分割的、受污染程度相对较轻的地块。但参与二次分割的机构与人物,在权力圈中位置相对次要,所获信息也未必完全,这种分割的自我安慰成分稍重,算是聊胜于无。

    绝大多数中产阶级、城市贫民与农民,基本上只能享用在污染土地上用污染水浇灌出来的农副产品及畜产品。中产阶级与后两类人的唯一区别是能够花钱买纯净水食用。

    但中国特色的这种特供其实是自欺欺人,因为水、土壤(水分)与空气是个自循环系统,轻度甚至中度污染状态下,特供系统可保一定程度的安全。等酸雨、雾霾等都成为环境生态的一部分,在这种污染危害面前就人人平等了,且不说呼吸的空气人人一样,那特供食品蔬菜原来也是用污染的水浇出来的!今年以来,空气与水的污染资料等公布,当人人都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看到“有研究显示,每分钟有6人被诊断患癌,每年因癌症死亡人数逾140万,发病率最高的分别是食道癌、肝癌、直肠癌、胃癌和肺癌五大类”时,早就在住房与办公室安上空气净化器的特权阶层那因特供带来的安全信心大概也会被摧毁:谁敢说癌症不会光顾高官及其家属?最乐观的结果无非是,穷人发病率高,治不起;当官的发病率相对低,公费医疗保证他们能多活上几年。

    中国政府官员为了政绩、为了寻租,多年来放弃监管责任、与污染企业同谋,导致中国山河尽污。然后绞尽脑汁为自身圈地“特供”谋求食品安全,以避污染之祸。没想到在污染空气及其致癌后果面前人人平等。在中国这个一切皆有等级的社会里,为污染付出生命的代价,或许是“平等程度”相对最高的一个领域。


    About

    27 Responses to 严重污染瓦解“特供”安全感 ——解读中国生态系统中的等级差别(1)

    1. Hua Wu
      February 25, 2013 at 15:56

      要中国自动變革是不可能的了,唯有听天由命吧。看来只有天災才可以改變中国的,到時又不知道有多少没有特供的普通人要遭殃了,就象当年的唐山大地震一樣。

    2. 剑评
      February 25, 2013 at 15:59

      实在是精采妙文,等中国民主后作大学文学教材。

    3. Roc
      February 25, 2013 at 17:19

      其实还是不平等的,我见过一大城市市长的特供“食品、饮用水全是进口的”,空气肯定安装了净化设备,家人也住在国外……

    4. 祈易
      February 25, 2013 at 17:33

      何老師說得好。我相信,汙染將是中華民族難以揮去的夢魘,將會是會令我們斷子絕孫的禍害。因為現時我們的社會無論是精神抑或是物質,人民無論是生理或生理,都受到不同程度到汙染,有如走在一條慢性自殺到道路上。

    5. 王齊君
      February 25, 2013 at 20:19

      共產黨真的是自做孽
      現在誰都救不了他們了
      在污染這件事上,共產黨完成了”人人有份”的理想

    6. February 25, 2013 at 21:22

      我们这个民族在人文道德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的污染是同样严重的。有于人文道德环境的严重污染必然导致自然生态环境的严重污染。因此这个伟大民族的总体素质在慢慢的衰退。在这个政党统治下的中国就再也没出现过人文自然科学界,真正的同民国时期一样的大师级人物,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敌人也不可能达到的最大胜利。

    7. henry
      February 25, 2013 at 22:14

      死亡才是the greateat leveller.

    8. 无聊看客
      February 26, 2013 at 02:57

      “重度污染面前,人人平等”,嘿嘿,除了阳光中国人总算搞出来了一个可以人人平等享用的东东,而且的的确确是在刮民党的领导下搞出来的,可惜竟然没人欣赏。权贵们是时候要下定决心抛弃这个国家了,看来领导们出走之前唯一的任务是把能带走的财富都带走,习总这十年任期的担子不轻啊!

    9. 蕭何
      February 26, 2013 at 03:56

      馬雲算不算是特權階層? 有人可答我嗎? 謝謝

      • 何清涟
        February 26, 2013 at 09:14

        马云不算特权阶层,他是商业精英,非政治特权阶层。

        • 蕭何
          February 26, 2013 at 17:01

          多謝指教
          文中有一句, 我我不太明白不太明白,
          “採取信息公開的方式來盤家底”的意思是甚麼?
          不知何博士有否時間解答

          • 何清涟
            February 26, 2013 at 20:41

            中国党与政府换届,从来不盘家底,卸任者只说成绩与成就。但这次习李接的家底实在不好,于是通过公布环保数据,说明下届接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山河,比如97%的水污染之类。

            • 蕭何
              February 28, 2013 at 04:51

              謝謝

            • 花儿朵朵
              March 2, 2013 at 16:43

              何女士说得很对。这是历来封建独裁者的共同点。为日后自己的无能先做好铺垫。只要是独裁政府,这样做是必然的。

    10. February 26, 2013 at 16:00

      我读环境保护专业并留校工作。老师在课堂上讲(书本也这么写):不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云云。课余,学校为了搞创收、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在“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里随意改动实验室交来的数据。如果不伪造,客户的建筑项目也无法报批。大陆那种政治挂帅的黑帮体制,用潜规则逼迫人放弃良心,人人从学龄起就被“人格分裂”。专业课程学好了,不能在实际工作中主持正义,只能利用专业技能更加精致化的造假。我就看着自己的专业老师从被要求放弃职业操守的愤怒逐渐堕落成高产的环评报告权威写手。谁害谁啊!?“污染面前人人平等”

      • Hua Wu
        February 27, 2013 at 09:45

        明明是不好的東西,不但要说它好,還要说出好的証据,這是特色之一。

    11. 陶达士
      February 27, 2013 at 03:36

      欲知中国环境的未来,请读【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2007年发表)

      定律1 专制制度产生封闭的信息制度环境,使虚假信息趋向增多.
      定律2 专制制度产生政治僵化,使官僚层趋向腐败和惰性.
      定律3 专制制度产生社会的信任紊乱,使人民治理环境与生态危机的努力失败,直奔崩溃.

    12. February 27, 2013 at 11:36

      与日本友人談及中國特權階層的特供(水食品等),他們不信,說在日本是無法想像的。其實這種不平等之等級划分,和中共歷史一樣悠長。老百姓早已習以為常,但空氣污染讓人們最低的安全網都喪失已盡。怎麼活呀?若干年後,中國平均壽命數据肯定會更改,人口大約也會急速減少。炎黄文明的歷史也許會走向終結。可怕。
      關於空氣污染,一般先進國家都經歷過,但那是在未知情況下經濟発展所帶來的后遺症,曰本在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期的公害便屬之。可五十年後的中國,空氣污染面積超過日本國土面積三倍以上,這是不可忽視之現象,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明知故犯,國家犯罪,發達國家的教訓、經驗、技術他們會不知道嗎?輕視人命帶來的报應。

    13. 路过的
      February 27, 2013 at 11:44

      越看越觉得没希望,感觉这个国家快完了,悲哀!

    14. February 27, 2013 at 15:51

      应该追究温家宝的责任,罪责有五:1,破坏环境到了崩溃的地步;2,带头搞腐败,家族敛财200亿,造成无官不贪的局面。3,垄断媒体,践踏【宪法】;4滥发货币,造成高通胀;5,污蔑中国人民素质低,拒绝民主改革;

      • 四明山人
        February 28, 2013 at 09:57

        温家宝他是排第几位的,排他前面的反倒没了责任?他不过是为党背黑锅的.

    15. 未来
      February 28, 2013 at 06:49

      陶达士 说 应该追究温家宝的责任。 我想应该追究的远不止这一个人。是一党专制把中国害成这样。而在胡温时期,胡是践踏宪法的第一罪人。

    16. 陶达士
      February 28, 2013 at 13:15

      胡在十八大裸退有功,胡派人马与习的人马合流,使习主席有足够的力量独自掌舵;习如果要成功平定天下,就必须依靠人民,开启政改,抓捕“新四人帮”扫除阻碍将是宪政革命的一个不错的开场锣;

    17. Hua Wu
      February 28, 2013 at 16:12

      胡主席裸退,是还政于红二代。毛主席在莫斯科说’世界是你們的’,這个’你们’指的是红色后代,我看是并不包括胡温等人。

    18. Paul
      March 1, 2013 at 03:35

      感觉马云的发声也有点阿Q精神的味,丧事当喜事来讲。这点跟政府的宣传调调很像。

      放弃政府责任胡温一代尤甚,新君应不至如此,但估计无本质差别。环境污染的速度也许会降低些,而同时失业问题会更严重吧。

      中国公众这次能得知的以往都为国家机密的污染信息,很多是因为权力交接或权力斗争而来。想通过此次机会建立民间监管的组织恐怕是奢望。环境NGO都被称为“海外反华势力”的代表。

    19. 无为子
      March 1, 2013 at 13:42

      感谢何老师写的好文章。中国的悲剧是胡温蓄意破坏环境的结果。这是灭种灭族的罪恶,真是令人心寒。必须清算这些恶魔的罪恶。建议以灭绝中华民族罪起诉胡温。有胡锦涛代表政治局的内部讲话为证。胡言《谈到军事摊牌的准备工作,不能不提到对科学发展观的理解。这些年来我们强调科学发展观,强调重视生态环境以支撑可持续发展,有些同志就提出,要把治理生态环境放到第一位,而把经济发展放到第二位。这是一种不正确的偏向。不错,做为经济发展的代价,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来我国各地的环境污染日益严重,从空气污染到地下水污染,从江河湖海污染到农田污染,从污染农田生产的污染农产品到污染饲料生产的畜产品和水产品,对人民的生命及健康威胁越来越大。但是出路在哪里?如果我们把我们的经济发展步伐慢下来,把重心转移到环境治理上,势必减缓我们国力的发展,影响到我们的军事斗争准备。军事斗争打不赢,丢掉了政权,我们就丧失了一切,人民就丧失了一切。反过来说,我们军事斗争打赢了,我们就有了一切,全世界都由我们安排么。 》

    20. Pingback: 深刻な汚染は”特別提供”の安全感を崩壊させた | 清涟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