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奶粉摧毁的大国自信 ——写于2013年两会召开前夕

    by  • March 4, 2013 • 中国观察 • 5 Comments

    当国内媒体正苦思冥想如何挖掘“两会”的新闻点之时,中国的奶粉再次成了海外中文媒体的热议话题:3月1日是香港奶粉限带出境新法例实施的第一日,新例规定,除非获发许可证,不可携带多于总净重量1.8公斤、相当于两罐婴儿奶粉的数量出境。就在这一天,有十人因违规而被拘捕。3月2日,中国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在全国政协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内地奶粉99%合格。

    这两条新闻真是让人雷倒:要怎样旷日持持久的抢购狂潮,才能让港府罔顾香港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出台一部这样伤害大陆人民感情的法例?这事件要大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中国政府竟然在全国政协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郑重声明本国奶粉质量安全可靠?中国消费者要有怎样的驱动力,才会为了几罐奶粉甘冒坐牢之险?

    且莫笑话,小小奶粉问题实乃折射了当今中国面临的许多大问题,诸如政府信用、厂商信誉、环境污染形成的食物链等等尽囊括其中。以下是我对抢购奶粉事件的追踪分析。

    悲催的答案:中国生产合格奶粉比生产导弹还难

    2008年三鹿奶粉殆害结石宝宝一案被揭露出来之后,举国同愤。有人提出一个问题:今天我们中国卫星、航天飞机都上了天,为何就生产不出合格的奶粉?

    在环环追索之下,奶粉生产商指出牛奶不合格是奶农在原料里掺假所致;奶农呼冤,说绝对没掺假,都是饲料惹的祸;饲料问题就引出一个中国政府最不愿意的话题,即土地污染问题。这一怪罪游戏就到此为止。我记得当时有组漫画,画的就是这一怪罪游戏全过程。只是当时全国土地污染之严重还未被揭示,民众怨愤所向,主要还是厂商

    中国政府当然不想再沿着这个话题追索下去,因为污染土地(尤其是重金属污染土地)上产出的农产品会形成各种致癌物质,政府不想造成民心恐慌。可怜的中国奶牛,从出生之日始,就被这种饲料喂养大,哪有可能产出合格的奶?我还注意到,在那一波毒奶粉的密集报道中,雀巢等外国品牌凡在中国就地生产,由于奶源与中国厂商相同,奶粉也有质量问题。

    据查,中国牧草也进口,比如在美国加州进口紫苜蓿(Parched in the West but Shipping Water to China, Bale by Bale),但那肯定不是给普通奶牛吃的,是特供奶牛享用的特供牧草。

    或许有人会问:我们不是有内蒙古大草原吗?答案是,目前内蒙古退化草地面积已达3867万公顷,占可利用草原的60%以上,鄂尔多斯草原的退化面积更是高达68%以上。只要看看巴西的情况,就知道中国奶牛的可怜了:号称“世界粮仓”的巴西有草原面积 2.25亿公顷,草地畜牧业比较发达,以养牛、养鸡、养猪为主。1965年联邦政府制订了《环境保护法》,规定农牧场20%的土地不能开发,必须用于环境保护,因此,巴西的牛存栏量在2亿头左右,几乎是一公顷地的牧草供养一头牛的标准。

    这就是中国生产合格奶粉比生产导弹要困难得多的原因。

    中国奶粉厂商的尴尬与困境

    国内有两篇报道谈到中国奶粉生产业的情况,一是“国产奶粉规模挑战全球第一,难撼洋品牌高端垄断”,二是“国产奶粉高出进口30%多 出路何在?”。

    这两篇报道谈了几个要点:一,中国厂商的奶源问题。文章没谈国内土地污染造成的农作物污染食物链,但谈到国外牧场基本都有大片的天然草原,远离工业污染,人也少,空气和水源都相对比较有保证,乳牛患病率较低,生产监管严格,产品质量有保证;二、中国奶粉生产规模挑战全球第一,但奶农规模小、喂养成本高出国外同行30%,导致鲜奶价格高。因此,国产奶粉成本高,售价却比洋品牌低,还不受欢迎。

    对于“生产规模挑战全球第一”的奶粉制造业,中国政府当然要扶持。问题是经过了三聚氰胺风波之后,消费者已经对国产奶粉丧失信心。尽管乳制品工业协会不断借助媒体宣称:“当前国产奶粉质量历史上最好”,但还是导致一个世界奇观:在国产奶粉销售困难之际,香港等地出现了奶粉抢购潮。近几年,大陆人到香港抢购奶粉不断成为港媒报导的重要新闻,不但在海外催生了一个为中国人代购奶粉的新行业,还在香港催生出了这么一部奇异的法例。

    香港自开埠以来,大概还未出现过这种奇观,即由于大陆人抢购奶粉而造成奶粉短缺,有人做了两幅图,“大陆人抢购奶粉囤积晒冷大图鉴”,“大陆水货犯全球侵略抢奶粉地图”。香港人在三年大饥荒时曾经慷慨帮助大陆同胞,此时为了奶粉不惜立法限购,于此可见抢购奶粉引发的矛盾之激烈。

    香港为什么要出台这部限购奶粉的法例?

    香港在修订《进出口(一般)条例》(第60章,附属法例A)之前,曾征求公众意见。一共收到团体递交的意见书15份(谘询期间收到的意见书),这些团体除了贸易公司之外,还有公益性团体,基本都是反对这一立法的。最后这部堪称荒诞的法例还是出台了,为什么?

    如果说是香港市民抱怨大陆水货客抢购奶粉,港府为了保护本地居民利益而立法,这似乎不太象港府作为,因为香港居民对大陆的意见绝对不止此一端,比如反对大陆孕妇赴港产子占用医疗资源比反对抢购奶粉更激烈,但香港医院管理局(医管局)大会只是通过决议,2013年香港公立医院将停止接受非本地孕妇预约分娩,并建议将未经预约分娩个案的收费由48000港元调高至90000港元。非关宏旨的抢购奶粉竟然成了立法缘由,实在让人想不通。

    还有人说是由于欧盟实行牛奶配额制度,2012年10月奥地利、爱尔兰、荷兰、德国、塞浦路斯和卢森堡六国在2011/2012年度的牛奶产量超过其配额,被罚7900万欧元,因而香港进口奶粉有限,故此实行限带奶粉出境法例。但香港的贸易商应该知道市场供求关系,为何陈情港府希望不要立法?

    通盘考虑之后,我猜想只有一个理由可解释得通,即北京为了保住大陆奶业(世界第一,投入不少),向港府施压,希望其通过立法限制大陆人赴港抢购奶粉,逼迫可怜的大陆人不得不购买他们不信任的国产奶粉。近十余年来,中国利益集团俘获国家(即大型工商业集团通过游说政府改变产业政策)的现象已经非常明显,香港对北京言听计从,在北京施压之下满足中央政府意愿并非没有可能。

    早已荣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竟然无法满足本国母亲对奶粉的安全需求,实属盛世荒诞之事。不管从哪个角度观察,这都是中国的悲剧,是无数中国政治闹剧叠加演化的结果。连一罐小小的婴儿奶粉都无法让本国的母亲们放心,北京的“大国崛起”之梦还能成真么

    (原载于何清涟VOA博客,2013年3月2日,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3/03/china-milk-power/

    Share Button

    About

    5 Responses to 被奶粉摧毁的大国自信 ——写于2013年两会召开前夕

    1. chs
      March 6, 2013 at 17:56

      Mrs He,
      我也是湖南人,算你的粉丝了,潜水10年第一次上来冒泡
      1998年高一读到你的现代化陷阱,这本书就是对于我来说就是中国现代国情的启蒙性读本
      2001年知道你出走美国, 从2003年留学欧洲我22岁到32岁这10年一直关注你的博客,期间数度飞往美国,总憧憬着有机会能见到书的作者, PS 留言完这里我也马上登机要飞往洛杉矶了。
      从17岁到32岁,回头看看,那时你的书里写的完全验证
      体制已经僵死,大陆土地已经是一个毒源之地,土壤,水源,空气 食品 人心 道德。。。
      大陆政权已经踏上了轮回之路,未来很大可能会是肢解成数个区域国家

      • 何清涟
        March 9, 2013 at 20:33

        希望你能看到这一回复。
        我比你更悲观一些。因为不是中国现在不是政权更替就能够走向光明。
        祝你在欧洲一切好,并在那块土地上扎下来。

    2. chs
      March 14, 2013 at 05:00

      Mrs He,

      我现在在洛杉矶,去年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不知为何,这个流亡者组成的国家给我远远不同于欧洲的感觉。在不触犯法律和他人自由的前提下,我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
      去拉斯维加斯超速开到了100迈以上因此上了法院,自己去学习美国交规然后考了驾照,法庭上面面对法官作出解释,虽然罚了我900但我却心甘情愿。而去年11月我在中国某个城市因为开了一些不该开的网页被抓进去派出所罚了5w让我对大陆体制的恶痛恨无比。
      因为工作性质,我奔波于世界各地,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有时候觉得很悲哀,华人自近代以来,四处奔散,流亡四方,百多年后的大陆依然是独裁体制,如今越来越多的大陆中产阶层用脚投票,但凡认识的朋友都用逃离2字来形容这次移民潮。。。。
      身为中国人的悲哀,明明知道这个国家朝着绝路迈进,但是个人却无法阻止,眼睁睁看着这片土地沦陷。。。
      我觉得中国以后就是一个Fail country 的典型例子, 新疆西藏内蒙分离不可避免,李登辉曾经说过大陆要分裂成多块,估计他说的会成为现实。
      按照当时一个还有良心的基层警察说的,被独裁共产主义荼毒的国家,至少要花50年时间去洗清人心的污垢

    3. ljpmy
      March 21, 2013 at 09:21

      在中国大陆,坚持自己的人性是痛苦的,就像文革中的老舍!满腹辛酸,却又难以释怀…… 真的不知道哪里是尽头?

      想到如果按照历史规律行进,日后的中国对这段历史的消化,不知要用多少年……

    4. 劉凌東
      May 29, 2013 at 07:32

      Mrs. He,

      Thank you for your article. As a resident of Hong Kong, it is very interesting and has gotten me to think out of the box on this issue. I would be grateful if you allow me to send some questions to you via email, as some of them I am cautious about asking on open blog. If it it okay with you, could you please send me an email? I eagerly hope for the chance to write to you soon. Thank you very much.

      很感謝您的文章。作為香港居民,您的文章讓我對奶粉短缺這個問題有更多的思考。 我有一些這方面的問題想要向您請教,我希望通過郵件的方式把相關的問題發送給您。 請問您是否方便告知您的郵箱地址?我非常希望能夠有機會與您交流,向您請教。非常感謝!

      劉凌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