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逢时:我们到底要什么﹖ ——有关中国人争取自由的几点分享

    by  • April 5, 2013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最近拜读了一些有关有无“敌人”,“革命”与“非暴力”,“宽容”与“仇恨”等文章,在此也与朋友分享一些我的感受。

    (1)“机器个人

    我相信没人会幼稚到分不清是论断政府还是论断个人。任何个人可以原谅或爱任何个人,无论“好人”,“坏人”还是“敌 人”。那么对待一个杀人机器呢﹖对待一个残杀了无数人民的政党呢﹖对待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强大的,至今还在剥夺人民自由的共产党利益集团呢﹖(同理,我 相信没人会幼稚到把“党”和“党员”等同)。

    回顾近代历史,当人民还在被法西斯残杀的时候,当人民正在奋力抵抗法西斯的时候,会首先担忧法西斯的成员被人民“报 复”了怎么办吗﹖会急于强调法西斯的成员中也有“好人”吗﹖会首先担忧消灭了法西斯后的世界会不会充满“仇恨”吗﹖这些是当时的问题吗﹖而我们又如何解释 犹太人半个多世纪后,还在追拿希特勒时代的杀人犯呢﹖难道那是“以牙还牙”的“复仇”吗﹖不觉得这正是正义警示邪恶,只要你犯了反人类罪,就难逃法网﹖这 和个人之间的“宽容”,“和解”,“爱敌人”有何关系或矛盾﹖

    人民正受奴役,随时可能被武装到牙齿的杀人机器吞食。可我们却还想向它抛“绣球”,真以为它会为之动容,放下屠刀﹖狼听了赞歌会变成羊吗﹖顺着老虎的毛摸,老虎就温顺不吃人了﹖

    人民与独裁者之间不是个人对个人,兄弟对兄弟,朋友对朋友,家族对家族,国家对国家的关系,谈不上“爱”与“恨”,“复仇”与“宽容”之类的恩恩怨怨,而是正义与邪恶的胜负问题。从这点上讲,没有妥协而言。因为正义与邪恶不可能“双赢”。

    “机器”和“个人”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不可混为一谈。人们谈的是要消灭一种反人类的制度,要推翻阻碍自由残杀人民的独裁党。“党”不是人。杀人的机器不会被爱,有爱心的人无法爱它。

    中国人还在水里煮着呢,难道当务之急不是如何尽快跳出来作主人,再来担忧如何处理“人”的问题吗﹖爱也好,恨也好, 有无“敌人”也好,让我们先争取能站立起来,冲出牢笼,自己先能作一个堂堂正正的有自由的大写的人吧﹗中国共产党自己选择以人民为敌,它现在就像坐在一头 狮子上,只要摔下来,就必然灭亡。这是它自我选择自取灭亡的结果。我们为此担忧什么呢﹖中国人民至今还被这个骑在狮子上的“人”奴役着,我们却不为自己的 命运努力抗争,而时刻担忧着狮子上的“人”摔下来被狮子吃了怎么办﹖为此,不得不问,担忧的人到底是坐在哪个位子上﹖我以为,只有在狮子上的“人”才会如 此焦虑,不是吗﹖

    (2)“宗教精神法律政治

    我们不是在追求一个民主法制社会吗﹖一旦专制灭亡,民主建立,如何审判罪犯应依照法律。有人喜欢举圣保罗大主教对杀 他的人的宽恕为例。是的,他不仅饶恕了行刺者,还去监狱为他祷告。但是别忘了,首先,饶恕不可能发生在“你死我活”的对抗阶段。当行刺者开枪杀人时,怎么 谈得上“饶恕”呢﹖饶恕的先决条件是凶手被制服并放下了武器。再者,饶恕与执法是两回事。这个杀人犯不是还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而进了监狱吗﹖这就是民主社会 的原则。无人能超越法律。宽容乃是修养,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事。它不能代替法律。建立中国的民主法制社会的目标“八字还没一撇”,有人却在担忧实现后如何 对待“共产党人”,不是有些“杞人优天”,不是对民主对法制对人民都缺乏信心吗﹖

    有人怕人民对“共产党”太“恨”了,他们就更不愿下台了。似乎对它温柔,让他们知道下台后不会被“清算”,那他们就 会放心地放下武器了。似乎他们之所以继续杀人是因为被杀的人太“仇恨”他们了……世界上有用这种安抚杀人犯的方法来制止杀人的先例吗﹖这样对付杀人犯不是 也太容易了些﹖只要对他们唱赞歌便行﹖不觉得奇怪吗﹖——我们不对着手上拿着屠刀的人喊“住手﹗不要再杀人﹗”,却对着手无寸铁的人大叫“千万别杀了刽子 手啊,他们也是人啊”……这不是有点本末倒置吗﹖

    爱,宽容,善意,怜悯,无仇无恨等等,都是人类自由精神的境界,无可非议。但宗教情怀与法律政治不可混淆,实际上也不应有任何矛盾。一个人若具有如此的修养和胸怀,怎能不坚定地推翻一切反人类精神的制度呢﹖正因为对人类的爱,才更需要尽快推倒中国的“柏林墙”——中国共产极权。

    (3)“非暴力抗争非抗争谏言

    为什么坚定地对抗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就意味着“以暴易暴”﹖这个逻辑又从何而来?柏林墙是被人民推倒的,太“暴 力”了吗﹖太“刺激”“执政党”了吗﹖柏林墙是“执政党”在人民的温情抚摸下,备受感动,而一块一块地主动拆除的吗﹖东欧共产党是和人民“和解”“共治” 了呢﹖还是解散下台了呢﹖东欧的共产党人都“人头落地”遭受“报复”了吗﹖东欧人民清清楚楚地知道要什么,不要什么。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没有模棱两可, 左右摇摆——共产党下台,人民要民主要自由﹗东欧人民“暴力”了吗﹖

    且不说,印度人民和美国黑人的“非暴力抗争”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和制度,请看“非暴力抗争”的始祖甘地是如何 站在人民中间带领人民破“恶法”顽强抗争最后取得独立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又是如何走在人群的前面领导黑人勇敢抗争最后取得平等的权力的。“非暴力抗 争”不是“非抗争谏言”,不是“作文写诗”,不是期待“执政党”开恩,不是等待“执政党”慢慢按它的步骤“循序渐进”。“非暴力抗争”乃是一种反抗,一种 实实在在扎根于民间的,为自身的权力而抗争的无畏的行动。

    有人担忧,“暴力”“革命”就会产生“流血”,就会形成无止境的“恶性循环”。这一假设只能从中国几千年的农民革命 中找到根据。不错,“以暴易暴”是专制王朝更替的特征。可问题是,难道我们要建立的,是又一个专制政权﹖从历史上看,哪一个民主社会的建立导致了“以暴易 暴”的怪圈﹖

    ———–

    六十多年了,我们还认不清中国共产党的本性,还把它当成一个在民主制度内的正常的执政党来看待;还梦想着可以改变它,还期待着它会立地成佛;还把它的谎言当真话,假象当真相,继续分不清其表面的“进步”与本质的倒退。那么,中国人就只能如普西金所言,像畜牲一样不配自由永远被“套上枷锁,接受鞭挞”﹖

    纵观历史,所有在为自己争取自由平等的奋斗中,有否在奋斗的同时却举着牌子向统治者唱赞歌,声明我不恨你,我爱你。我不要“赢”,我只要“妥协”﹖有这样的例子吗﹖我们不仅要问自己,我们到底要什么呢﹖

    **************

    最近温习了一些老书和老文章,似乎许多的话题已持续谈了百年千年,而似乎许多的问题争执先贤学者们都已有了清楚深刻的认识见解。在此摘录翻译一些可能已是老掉牙的“名人名言”和朋友分享。

    · Any power must be an enemy of mankind which enslaves the individual by terror and force, whether it arises under the Fascist or the Communist flag.—Albert Einstein

    无论是在法西斯还是在共产主义的旗帜下集结,任何以恐怖暴力奴役个人的权力都是人类的敌人。

    · What, man, defy the devil. Consider, he’s an enemy of mankind.—William Shakespeare

    反抗恶魔。视它为人类的敌人。

    · Concentrated power has always been the enemy of liberty.— Ronald Reagan

    集权总是自由的敌人。

    · Resistance to tyrants is obedience to God.— Thomas Jefferson

    对极权的抵抗就是对上帝的顺服。

    · As our enemies have found we can reason like men, so now let us show them we can fight like men also.—Thomas Jefferson

    我们的敌人发现我们能像个人一样地推理,现在让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还能像个人一样地战斗。

    · You have enemies? Good. That means you’ve stood up for something, sometime in your life.—Winston Churchill

    你有敌人﹖很好。这说明你在生命中的某一时刻坚持了某一理念。

    · No people in history have ever survived who thought they could protect their freedom by making themselves inoffensive to their enemies.—Dean Acheson(1893—1971, an American statesman and lawyer; as United States Secretary of State during1949-1953, he played a central role in defining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during the Cold War.)

    历史上以为用温情讨好敌人就能保护自由的人,断无得以生存。

    · There is no crueler tyranny than that which is perpetuated under the shield of law and in the name of justice.—Charles de Montesquieu(1689-1755, a French social commentator and political thinker.)

    最为黑暗残酷的极权就是在法律外壳与正义名义下的长治久安。

    · The Framers[of the Constitution] knew that free speech is the friend of change and revolution. But they also knew that it is always the deadliest enemy of tyranny.— Hugo Black(1886–1971, an American politician and jurist).

    宪法的制定者们清楚言论自由是革命与变革的朋友,同时也是极权的死敌。

    · No man or woman who tries to pursue an ideal in his or her own way is without enemies.—Daisy Bates(1914–1999, an American civil rights activist, publisher and writer who played a leading role in the Little Rock integration crisis of1957.)

    没有任何人希望以自己的方式追求理想却没有敌人。

    · Forgive your enemies, but first get even.—Lester Cole(1904–1985, an American screenwriter.)

    首先必须取得平等,然后才谈得上原谅敌人。

    · We read that we ought to forgive our enemies; but we do not read that we ought to forgive our friends.— Francis Bacon(1909-1992, an Irish born figurative painter of English descent.)

    我们知道应原谅我们的敌人,但却不懂得要原谅我们的朋友。

    · The enemies of freedom do not argue; they shout and they shoot.–William Ralph Inge(1860—1954, an English author, Anglican priest, professor of divinity at Cambridge, and Dean of St Paul’s Cathedral.)

    自由的敌人从不和你多费口舌;他们吼叫着向你开枪。

    · A patriot must always be ready to defend his country against his government.—Edward Abbey(1927—1989, an American author and essayist noted for his advocacy of environmental issues and criticism of public land policies.)

    一个爱国者必须时刻准备捍卫自己的国家而对抗政府

    ———

    常见有人热衷于引用圣经说事,在此也不妨试着引用两句。(中英文均摘自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 He who is not with me is against me.—Matthew12:30, Luke11:23

    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

    · Simply let your“yes” be“Yes”, and your“No”,“No”; anything beyond this comes from the evil one.— Matthew5:37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