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浦江死猪漂流后面的环境恐慌

    by  • April 5, 2013 •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话说在中国,死猪扔河年年有,只因这死猪漂流的地点是环绕台商心中那“梦上海”的黄埔江,时间恰逢“中国一哥”习近平在北京大谈建设“美丽中国”的“两会”时期,因此,中国的死猪以及它的主人嘉兴猪农一举成名。

    死猪抛河事件从好几个方面折射了弥漫中国的环境恐慌与死猪事件,反映了人与猪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河流的关系,这些关系构成了中国个人与社会的全景图。

    猪啊猪啊,你从哪里来呀?

    先说死猪来源。上海黄浦江流域发现的死猪数量已经超过1万5千头(据法新社3月19日报道)。这么多的死猪究竟来自哪里?早在黄浦江死猪达8000余头之时,上海相关部门根据死猪检疫耳标信息推测死猪来自浙江嘉兴。浙江养猪户则声称是上海松江养猪场往黄浦江倾倒死猪。3月16日,嘉兴市政府开新闻发布会,副市长赵树梅称不能认定上海水域死猪全部来自嘉兴。至今死猪来自何方,犹是上海嘉兴两地扯皮之事。

    死猪黄浦江奇幻漂流事件吸引了大量中国媒体,湖南的《潇湘晨报》派了记者前去嘉兴养猪基地新丰镇(据说是死猪来源地)探查,结果发现,当地的死猪数量远远超过嘉兴市政府承认的3601头之数,据说近几天在嘉兴当地河流里捞出来的死猪就高达万头,死猪更是高达7万头。在新丰,死猪抛入河浜是公开的秘密。养猪户一般在晚上,或者清晨,趁没人看见就扔到河里。

    当上海与嘉兴就死猪来源问题扯皮时,有网友感叹,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拿出监控异议人士的劲头来调查死猪,不怕查不清来源,可惜在这类事情上,中国政府从来就不想多花精力。

    死猪年年有,为何今年特别多?

    死猪集中漂流河段位于黄浦江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距离浙江河道约20-30公里。在外国媒体看来,这么多死猪随意抛进河里,严重影响了上海市的饮水质量早,算得上一起大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上海市政府为了让市民放心饮水,市容环卫水上管理处处长朱锦向媒体介绍,黄浦江死猪并非偶然,十多年来一直未断,每年春夏之交、夏秋之交均是高发期。这次只是时间早了点而已。

    善于分析中国新闻的人,从这条新闻里会发现好些信息:一,黄埔江里年年有死猪,而且不少,只是在政府看来,永远不会影响水质;二,嘉兴养猪户向来不惜以邻为壑,江河是他们处理死猪最方便的管道。这就带出一个严重的问题:往年的死猪都到哪里去了?

    中国人吃了多少病死猪肉?

    以下是我在网站上搜到的消息,有助于读者知道为何死猪年年有,今年弃江特别多。

    中国新闻网2012年11月9日消息,浙江嘉兴一个由17人构成的制售死猪肉组织,在近三年时间内,加工近8万头死猪,卖出千余吨死猪肉,销售金额达865万元,成为该地近年来制售死猪肉最大案。这个团伙背后还有嘉兴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杨某“罩着”,为他们贩卖病、死猪肉者充当“保护伞”和“卧底”。就在黄浦江死猪漂浮之际,3月14日,浙江温岭对一销售制作死猪肉的组织成员判刑,该组织多达46人。

    这两条消息表明,制作销售病死猪肉的组织绝非一起,被抓到的只是极少数而已。

    在查获这些组织的同时,还缴获了大批病、死猪肉及其制成的腊肉、腊肠、肉丸、香肠等。这些猪肉及其制品经检测鉴定,检出了奇异变形杆菌、副溶血性弧菌等,并检出菌落总数严重超标,经危害性评估认定,人食用后可能导致严重的食物中毒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这些有毒食品多因价格便宜,被餐馆老板买去,或者流向菜场等。

    也就是说,嘉兴养猪户之所以乱扔猪,是因为传统的死猪处理商大户刚被抓捕判刑,其余的同业暂时收手不干,养猪户的死猪一时没有出路,只好江葬。这才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可怜的中国猪,被喂大量抗生素与砒霜

    大量的猪因何而死?嘉兴市回应称应是冻死的,这当然是推诿之辞,因为最近嘉兴一带的天气都是摄氏20度左右。目前上海检疫部门已检测出死猪身上带有猪圆环病毒,是一种传染性疫病。从死猪的数量看,这种传染性疫病扩散的范围并不低。

    有两篇文章揭示出了猪大批死亡的原因。一篇是《财经》杂志2013年3月10日的“养猪场污染链”,另一篇是《长江日报》3月19日发表的“嘉兴死猪‘砷论’调查:潜伏在养殖端的幽灵”。这两篇文章揭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唯利是图的中国猪农们,为了让猪尽快出栏,根本不顾猪的自然生长周期,拼命喂各种助长的抗生素甚至砷(砒霜),以下是中国养猪业常见的几种情况:

    1、滥用抗生素。一个中美联合研究团队调查了三个年产肉猪1万头以上的大型养猪场,分别位于北京、福建莆田和浙江嘉兴郊区。研究结果显示:国内一些养猪场大量、长期滥用抗生素,加速细菌的耐药性。耐药细菌是那些发生基因突变后从而进化出耐药性的细菌。通过猪的粪便,这些耐药细菌流入外界环境,产生对人类健康造成危害的具有多重耐药性的细菌。这个研究团队以三个养猪场的猪粪便、粪便堆肥和养猪场附近使用堆肥的农田土壤为样本,共检测到149种耐药基因,其中有63种的浓度比原始森林的土壤检出量高出上百倍,甚至有的高达近3万倍。

    猪农把几种抗生素混在一起大剂量使用,其结果是导致猪极易患病,常见的病是腹泻、伤寒和气喘,过去,大肠杆菌、葡萄球菌感染属于容易治疗的细菌性疾病,现在却变得不易治疗,成为猪的主要传染病。

    2、猪农往饲料中添加一些稀有元素和重金属元素,可以为动物生长提供必需的微量元素。中国的肉猪检测中,最常见的是超量重金属铜、锌等,很难被猪完全吸收利用,一部分超标的重金属会在猪的内脏中聚集,会被爱吃内脏的中国人所食用。

    3、为了让猪长得“皮红毛亮”,给人以健康的感觉,猪农给猪喂食一定量的有机砷制剂。现在,添加砷制剂在养猪业已经不是秘密。根据猪农说法,有种制剂叫有机砷,用在四月肥之类的猪饲料添加剂里,可以促进猪性腺发育和毛皮亮,改进卖相有利于卖个好价钱。但副作用是有机砷蓄积在猪的体内会部分分解为无机砷,喂食四五个月后会大幅增加猪的内脏腐蚀和死亡率。

    嘉兴之殇:鱼米之乡成污染腐臭之地

    嘉兴猪农往黄浦江里扔死猪之举,完全是以邻为壑,行为恶劣。但这又不意味嘉兴猪农道德低于全国水准,因为排污及倾倒有毒垃圾事件在中国各地均有发生。也正是这种以邻为壑,才导致中国现在雾霾漫天、有水皆污,全国遍布数百个癌症村。许多数百年以来的鱼米之乡全成了污染之地。

    以嘉兴为例,一直是鱼米之乡,除美景之外,人文隽雅,乡绅文化深厚,礼乐教化全国有名,在明代已有“江东一大都会”之美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是在“人人害我,我害人人”这种互害氛围中逐渐堕落的。2001年11月,嘉兴北部地区3000多农民因苦于吴江县盛泽镇的工业污水之祸害, 曾于自发组织民间环保行动,沉船筑坝,拒绝污水入境。此次行动得到嘉兴地方政府支持,被称为民间环保的“零点行动”。由于遭受周围工业污染,嘉兴传统产业蚕桑农业难以为继,寻找到的新出路就是养猪。养猪成为当地最大的收入来源,占农民经济收入的50%左右。

    但养猪会造成高污染,中国的养猪场每年会产生6.18亿吨猪粪,作为养猪基地的嘉兴至少年产猪粪数千万吨,还有遍地死猪。这座几十年前荷塘处处,菱藕飘香的江南水乡,如今已成污染腐臭之地。

    此次黄浦江死猪事件,集中体现了中国生态环境之殇。

    (原载台湾《看》杂志,第131期 ,2013年4月5日,http://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3/5049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