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舆情与政治之间的复杂演变

    by  • April 21, 2013 • 中国观察 • 3 Comments

    最近,陕西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任贤良在《红旗文稿》(最高党刊《求是》麾下)上发表“统筹两个舆论场  凝聚社会正能量”,因其针对“强势媒体与意见领袖”那番杀气腾腾的狠恶之语,如“该警告的警告,该禁言的禁言,该关闭的关闭”,在微博上引起骂声一片。

    但我感兴趣的却是这篇文章对官方与民间各有舆论场这一事实的承认。确实,从20098月中国开始启用微博以后,政府对舆论的垄断受到严重的挑战,尽管北京仍然一意孤行地继续实施“控制与引导”并行的政策,但面对微博这一自媒体的兴起,政府深感失控,任贤良这番发言就体现了这种失控感。

    民间舆论阵地出现是官民利益严重冲突的产物

    任贤良们没有认识到的是:两个舆论场的出现,并非完全是因为互联网的普及帮助人们了解真相,而是因为中国社会的利益分配已经形成了官民严重对立的格局。对于非常讲求实际利益的中国人来说,与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舆论的政府“分立”,仅仅只有真相是不够的。只有当人们深刻感受到人民已经被统治集团抛弃、而且自己不幸正好是被抛弃的一员之时,中国人才不得不与政府“分立”并被迫一步一步走上对抗之路。

    马三家劳教所虐囚事件本身足以证明,对中国人来说仅有真相是不够的。马三家劳教所虐囚其实并非新闻,2001213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曾发布一份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Integration of The Human Rights of Women and The Gender Perspective: Violence Against Women. United Nations ),报告提交者是联合国妇女暴力特别报告员库玛勒斯瓦米(Radhika Coomaraswamy),其中就有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虐囚的具体描述,与最近这篇内容极其相近,其中细节惨不忍闻。只有一个细节是《LENS视觉》(20134月号)没提到的:2000 10月,在辽宁省沈阳市的马三家劳教所,教养人员将18名女法轮功学员衣服剥光后投入男犯牢房。

    但联合国这一报告几乎未曾引起媒体关注。原因也很好理解:2001年正是世界张开怀抱热烈欢迎中国加入WTO之时,马三家虐待女囚这种无底线地摧残人的尊严和情节,成了当时那曲世界合奏的“中国交响曲”当中极不和谐的音符。更何况那时大多数中国人都以为国家的强大是个人幸福的保证,对中国政府将法轮功定位于邪教这一宣传深信不疑。因此,尽管这个报告是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布,但国际媒体的眼睛几乎全部盯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光明前景上;看到这些消息的海外华人,一边倒地相信这些消息是“国际反华势力”在抹黑中国;少数中国人就算心里清楚这是真的,也会安慰自己:被政府劳教的人大多是社会渣滓,罪有应得。

    LENS视觉》登载的马三家劳教所虐囚日记,披露的事情与12年前相差无几,但引起的社会反响却迥然不同,只有一个解释:中国的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已丧失殆尽;政府对暴力的迷恋,让中国人认识到劳教制度的黑暗正在吞噬普通人的尊严甚至生命。中国社会的内在紧张,可从《国防白皮书》所列数据管窥一二:中国武警2011-2012年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每天平均4384人次,对内用兵如此之勤,说明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形同水火。

    “任贤良们”可以制造各种精巧的谎言操控舆论,但无法改变人们对自身生活的感知。微博这种自媒体的出现,使民众有平台表达自己的意见。更重要的是,微博传递信息的快捷性与丰富性,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了国际国内记者获取新闻素材的的重要信息源。中共只要继续剥夺民众利益,宣传机器就无法改变两个舆论场这一事实。苏联克格勃全盛时期,都还存在人们私下议政的厨房文化,更何况有了互联网的今天?

    寄生于这个体制的任贤良们并不了解中国人的绝望感:环境生态的严重恶化导致中国人失去了干净水与新鲜空气这类基本生存资源,食品安全威胁着国人的健康,为了让孩子吃上安全奶粉而不惜冒着在香港违禁坐牢的危险。这种绝望的生存状态,让很多中国人认识到一点:自己就算是政治上绝对服从,在中国也难觅安全生活。

    借“外宣”以壮“内宣”的操控模式蒙蔽了中共自己

    传播学中一个重要的原理,即信息的传播不等于信息的到达(即有效地影响受众)。这一点是中共的宣传部门永远不能理解的,因为他们笃信一点:只要坚持灌输,就一定能够收到洗脑之效。在这一“信念”驱使下,他们除了动员一切资源掌控国内媒体,还投入巨资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大外宣”系统,还高薪聘请外国记者在外宣媒体供职(近年各国媒体大量倒闭,不少记者失业),以此“争夺话语权”。与此同时,中共当然也不会忘记向一些资深“中国专家”做统战工作,让他们“自觉”地为中共在英文媒体上撰稿,时时为中国的进步发出赞叹之声。

    海外各大华文媒体早就被中共以直接投资、间接投资等各种形式控制,国新办通过开会、办学习班等形式定期对这些华文媒体的总编辑等进行培训,不少媒体的总部就设在中国,由中国总部供稿。《人民时报》、新华社及《环球时报》会经常引用这些“外媒”的报道与外国专家的评论称,世界各国人士高度评价中国改革开放成就,赞扬中国领导层的战略眼光与卓越的领导才能,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与影响已与美国并驾齐驱,很快还将超过。

    凭借网络长城将中国的信息与世界分隔开来之后,中共使用这种“在谎言中混杂着部分真相”的宣传技巧,以及“内宣”与“外宣”相结合的方式,确实能够起到一定的欺骗与愚弄作用,对于那些习惯于从CCTV与人民日报获得信息的人群影响尤其显著。但问题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中共自身也难免被自我宣传与一些外国人的谄谀之辞给蒙骗了。由于“内宣”与“外宣”在中国是两套系统,一些党内“理论专家”甚至不知道许多“外媒”如《星岛日报》、《南华早报》、《联合报》等早就成了自家人,看过党媒对这些“外媒”的引述,真以为这就是外部世界对中国的真实评价。这就是今年中宣部误将第一夫人的美貌魅力当作中国软实力大加宣传的由来,因为这些港台“外媒”确实引述了不少外国专家的相关评论,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纪思道发表在《纽约时报》上那篇有关习近平一定会改革的“三要素论”——习父的改革基因遗传给了习,习夫人的美貌魅力深受中国人欢迎,习小姐在哈佛读书说明习对西方文明持接受态度。

    由于内宣外宣以形成有利于中共的国际舆论,再加上中共视一切批评意见为反华反共势力的恶意诬蔑,以及五毛等网络水军那廉价的赞扬,最后导致中国执政集团及其宣传系统成为一个自封闭系统。无论是对人民与政府的关系,还是对中国的真实民意已经缺乏基本认知,甚至愚蠢地将自己营造出来的“民意”当作真实民意。415日,《人民日报》麾下《人民论坛》做了一项网上民意调查,问卷名为《“信心·信念·信仰”调查》,就是否赞同“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人民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说法,是否赞同中国一党执政、多党参政的制度征集投票,半天之内,3000余位网友参与了投票,选择不赞同的超过80%,《人民论坛》不得不迅速关闭该页面。这次民意调查自信心满满开始,以惶惶遁去告终,充分说明中国政府的信息控制不仅阻断了民意的真实传达,连他们自己都丧失了解真实民意的途径。

    历史证明,没有任何政治集团能用枪杆子与谎言长久统治一个国家,当年的苏共如此,中东北非的独裁国家亦如此。中共拼命开动宣传机器,并投入巨资打造“大外宣”争夺话语权,实际上是想用陈腐不堪的极权政治的控制方式来挽救中共的腐朽统治,其结果有如“盲人骑瞎马”,掉入深渊的一天终将来临。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02    201345—418日)

    About

    3 Responses to 中国舆情与政治之间的复杂演变

    1. krizcpec
      April 26, 2013 at 23:50

      And for you record, Ms He, this is the tweet I sent to notify you that I translated your article: https://twitter.com/kRiZcPEc/status/327000293885763584

    2. krizcpec
      April 26, 2013 at 23:59

      This is also for your record only, Ms He, please do not make my three comments here public. I notified you with a tweet that I translated another article of yours on April 4, and you chose the Epoch Times version which appeared three weeks, that was what made me feel my help would no longer be needed. The tweet: https://twitter.com/kRiZcPEc/status/319838906977775616

    3. krizcpec
      April 27, 2013 at 00:01

      This is also for your record only, Ms He, please do not make my three comments here public. I notified you with a tweet that I translated another article of yours on April 4, and you chose the Epoch Times version which appeared three weeks later, that was what made me feel my help would no longer be needed. The tweet: https://twitter.com/kRiZcPEc/status/31983890697777561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