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安救灾后非官方NGO的命运

    by  • May 3,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13年雅安地震有两个值得关注的亮点:一是备受杯葛的红十字会信誉(实则是政府公信力),二是在救灾的表现出色的非官方NGO。当人们在揄扬这些NGO的行动能力之时,似乎很少想到这些机构在灾后可能的命运。

    红会信誉是北京的脸面

    中国红十字会的公信力是雅安震灾捐款活动中最受杯葛的一点,郭美美事件成了民众拒绝捐款的主要理由。其实,中国公众并未将郭美美当作红会腐败的万恶之源,因为谁都知道她只是附生于腐败毒果的一株小芽,大家针对的红会及其后台,因此,拿郭美美说事,隐喻的其实是“中国红会政府”这一政治经济共同体的公信力衰败。

    凡了解中国红会政治背景的人,都知道中国红十字会是政府主管主办的慈善机构当中的No.1 ,是中共政府最得用的一只白手套,其名誉会长先后由前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出任。先后任会长的王忠禹、彭佩云都是政府正部级以上高官。现任会长华建敏曾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他那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身份,似乎可以使他忝居“党与国家领导人”行列。因这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红会的信誉体现着政府的公信力,红会在雅安地震后捐款遭遇的困境,其实就等于往政府脸上扇巴掌。

    此次红会募捐,在网上收获12万个滚字(一说16万个)。420日当晚,中国红十字会收到了的捐款仅为14万余元,而壹基金则高达2240万元。这一结果使北京极为郁闷光火,因为在北京眼中,这捐款不仅仅是几个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民众藉此表示的顺服、拥护。民众不顺服,不拥护,就意味着政府威信扫地,脸面无存。

    中国政府一贯奉行“国家机会主义”,当时的情势使北京“明智”地调整了政策,民政部宣称不再限定灾区接收捐款单位,也不再要求公益慈善组织将接受的捐赠汇缴给政府部门,以让自己暂时有个台阶可下。但北京又怎能咽下这口恶气?出于维持政治威信的考虑,随即下令各地助捐。在各地政府卓有成效的逼捐之下,到424日总算持平,红会与壹基金均达1.2亿,只比壹基金少了几百万之数。各地政府下令党政事业机关再接再励,于是最后红会终于筹得5.7亿善款,约占全国总捐款的一半。面对这个成绩单,当局觉得好不容易挽回了面子,没想到又起波澜:中国红十字会被迫承认挪用汶川赈灾8470万巨款,这笔巨款是5年前知名画家方力钧及100多名内地艺术家为襄助汶川地震灾民义卖作品募得8472万元。

    如此局面,国内有评论称:“筹5.7亿善款也难洗红会污点”。

    民意的暂时胜利 

    其实,非官方掌控的NGO在雅安救灾中能够获得机会展现自身能力,基本上是靠民意的支持。没有如潮水般汹涌的民意,政府还会沿袭善款收归政府的故伎。

    汶川地震时中央政府与民间合奏“多难兴邦交响曲”之时,民众的捐款是真诚的。这有事实为证:2008年之前,在慈善捐赠当中,个人捐赠为20%以下,企业捐赠为80%以上。但汶川地震后,个人捐赠总量与企业平分秋色,据某机构对汶川地震救灾捐赠管理系统收录的来源明确的164余亿元捐款的分析,个人捐款70.12亿元,占 43%,超过企业69.29亿和社会组织24.27亿的捐款总额。而雅安地震后,个人捐赠已经缩减到10%,这说明中国“红会政府”这个政治经济共同体的公信力已严重下降。 

    可以说,当北京集中全部力量举办奥运之时,中国公众对红会的信任,其实是对政府的信任。“全国人民”当中不少人正为中国即将举办的2008奥运激动不已,以为那就是中国正在和平崛起的标志。即使事后,部分人权人士针对川震中“豆腐渣工程”与谭作人陷狱的批评,也多是针对四川省地方政府的。

    这五年当中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我已经写过很多文章分析批评。要言之,就是中国政府许诺的强国梦已经随着2008奥运焰火展现的大脚印一道消逝,民意自然也就发生巨大变化。雅安地震后,民间通过反捐款表达的反对声浪,应该说是中共1989年之后第一回遇到。北京政治高层从中意识到,那12万个“滚”字背后,其实蕴含中国人对现状的严重不满。 

    对那些批评强制学生、幼儿园家长捐款是“道德绑架”者,当局挑选了几个他们眼中的“刺头”喝茶,最早被请去喝茶就有好作批评的叶隐。但从来不知反省,也从不知认错为何物的中共,无法容忍民间与香港的“抗捐”姿态,于是先是让香港《大公报》于426日发表评论,指责香港“抗捐”是反中央、反民族的行为。接着《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少数港人抵制赈灾捐款——他们的理由站得住脚吗?”希望藉此挑起香港与内地矛盾,让“抗捐”活动蒙上污名,结果出于北京意料之外,许多中国网民表态,支持香港抗捐。

    民意如此,中共纵有高压与五毛大军,目前能够做的也只能是控制、打压,无法操纵改变。 

    川震后中国NGO能否拓展生存空间?

    雅安地震之后的救援活动中,民间组织发挥的重要作用有目共睹。但很少有人分析,这对中国那些没有官方背景的NGO来说,到底是祸是福。 

    最新一期《亚洲週刊》的封面专题是《川震救援民间组织发挥关键角色》。这篇报道如是评价:“与五年前川震相比,此次地震后的官方表现有所进步,政府、军方在震后第一时间做出响应部署,民间组织则在社会动员方面发挥最大作用。民间救援机构显示出强大的组织力与专业水平,联合行动,立体救援,还比拼透明度与公信力,促进中国红十字会等官办慈善机构转变。”其中还特别提到公共知识分子李承鹏组织了专业救援队伍,迅速深入灾区,后方则由微博名人‘肉唐僧’筹集资金、购买物资,过程公开透明,形成高效的民间救援团队,比解放军更早进入一些灾区救援。”

    如果这事发生在民主国家,我相信政府会对壹基金及李承鹏等人表示感谢,因为这是为社会分忧,让灾民受益,帮政府减负。但中国政府骨子里未脱朱元璋那种专制者思维——“恩出自君上,非臣下所得擅专”。在共产党的政治文化中,任何社会组织都被视为非常重要的“政治阵地”,只能由中国共产党独占,绝不能由任何社会势力染指――这是共产党充分领悟的国民党之失败历史经验,按照中国共产党的解释,半个世纪以前中共政治宿敌国民党丢掉大好江山,其主要原因就是允许民间社团(即今日之NGO),以及其它政党如共产党以及“第三种势力”的各民主党派存在发展。这一重要“历史经验”从中共第一代领导人传到了第四代,占领NGO这类“政治阵地”成了控制社会的重要举措。从改革开放早期开始,中国政府就忙于成立各种由政府掌控的“非政府组织”,以便“与国际接轨”,有模有样地以NGO的面目与国际间同类组织交流,互访,参与各种国际活动,并获得各种国际援助。国际机构及外国政府就算知道中国的NGO由政府掌控,也假作不知地输送各种援助。根据美国基金会中心数据库(www.foundationcenter.org的统计,2002年到2009年,美国基金会对华援助约有4亿3000万美元(不含港澳台),其中捐助给学术机构、政府部门、官方NGO的各占 44.01%25.38%16.62%,三者加总为86.01%,而草根NGO获得的捐助只占5.61% 

    非官方控制的民间机构在雅安救灾活动中的表现,让北京当局受到巨大的刺痛,宣布捐款不收归政府只是迫于情势的权宜之计。我凭经验知道,这笔帐中国政府一定会算。更何况,在中共眼中,这是与朝廷争夺民心的“叛逆”之举。只是从何处下口,那是下一步计议的事情。

    ——文章刚写完,我在推特上就看到这么一条信息:“@Danmuzhiyu 政府给基层村一级单位的通知中讲,传言有坏人渗透进灾区搞破坏。所以现在风声鹤唳,有物资都不敢‘私自’要了。”

    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03期, 2013419—52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6845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