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刚柔相济”习近平

    by  • May 17,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5/16/2013

    习近平的强硬,从2009年墨西哥一番讲话后就闻名于世。有人就其强硬性格作了种种畅想,比如畅想他强硬对外,弘扬国威;畅想他重拳治腐,整顿吏治。还有人干脆将习总与普京相比,写了篇“习近平的铁腕与普京的强硬有何异同”,盛赞“从重拳反腐到厉行节俭,从南巡广东力推改革开放,到屡赴艰苦地区访贫问苦,从强势治军到和平外交,从依法治国,到经济发展注重质量效益,……习近平都展示出张弛有度,刚柔相济的治国风范。”

    “张驰有度、刚柔相济”这一评价是否正确?这得看评价者站在谁的立场。

    反腐败: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说“反腐”。习总最著名的反腐语录莫过于“老虎苍蝇一齐打”。“老虎”、“苍蝇”的级别并无中央文件予以规定,在一般传媒眼里,省部级就算得上“大老虎”了。最近,一篇题为“习近平下手又快又狠、连打三只省部级‘老虎’”的文章,就将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及湖北省人大副主任吴永文、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兼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列为“老虎”。其实,这一等级的“老虎”,中共一直在打。2012年5月11日,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崔海容在香港廉政公署第五届国际会议上的发言透露,过去30年,中国共有420余万党政人员受处分,其中有90余名省部级官员因贪腐被追究司法责任。更何况刘铁男等三人出身均为平民,在红色政权的老板们——各大红色家族成员眼中,本不属于“八旗亲贵”,充其量算“包衣奴才”,奴才利用职权贪污腐败,坏我祖宗江山,该抓该判——这是习总反腐的“有所为”。

    我为什么要用“八旗亲贵”与“包衣奴才”这等词汇?那是因为在专制与等级制上,如今中国与大清并无本质不同。中共红色政权骨子里还是家天下,只不过不是皇帝一家所有,而是众多红色家族共同所有,权力授受模式非常重视血缘关系。即使在社会主义国家大家族里,也只有两个半政权如此:一是北韩父死子继,二是古巴兄终弟及,剩下那半个是中国,由红色家族代际传承。中国没有弄成北韩古巴模式,乃是因为毛泽东无合适的男性继承人,经过30年折腾,绕了一个大弯,经过两代管家,权力之棒又回到了红色家族手中。为了不再发生管家摄政,现在已开始培养红色家族的第三代、第四代。

    “红色政权守护人”这一角色的功能首先是对红色家族负责,习近平当然很清楚自己的职守。因此,去年权斗虽然厉害,但对“八旗亲贵”圈人物还是“黄带子阿哥”待遇。 薄熙来权斗失意后,“高墙圈禁”。与薄案有关的太子党成员如陈元,虽然从国家开发银行放了数百亿款给薄,以支持其问鼎大业,但给予的惩罚不过是将其从肥职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位置上调离,与此同时还赏赐一顶“全国政协副主席”荣衔恩养。去年因卷入高层权斗的红色家族成员,许多人的财富不幸被曝光,习近平知道,“不瞎不聋,做不得当家翁”,一律不予追究。因为这江山本就是红色家族集体打下来的,只是当初打着“革命”旗号,不便建立世袭爵位制以慰功臣,如今就让他们拿点财富回家,这也算是理所当然之事。这点分寸,作为掌门人心中应该有数——这叫做“有所不为”。

    管控社会:宽严张驰皆有度

    对谁该严?以下例子供读者参考。据报载,2010年至今,共发生7起因为征地导致工程车碾死村民事件,其中有3起发生于今年3、4月:3月27日,河南中牟县农民宋义和在自家承包地里被闯入的开发商铲车碾压致死;3月30日,湖北巴东农妇张如琼在与当地高速公路施工方交涉时,被施工人员驾驶水泥罐车碾头而死;4月3日,四川西昌市村民宋武华被重钢西昌矿业有限公司的推土机碾压致死。上述事件的发生,缘于权力、资本与农民个体利益发生冲突。主导事件发展及其结局的当然是权力。权力如何对待这些骇人听闻的事件呢?最后都是赔偿谈判,在权力眼中,没有用人民币摆不平的事情。农民们虽然以死相抗,但在与权力的较量中总是败北。

    国内媒体总说,这是地方官员为了政绩,却不知这种情况是中共政府蜕变成自利型政治集团的逻辑后果。当中国的自然资源被所谓经济发展消耗殆尽之后,就剩下土地这一实体财富成为地方政府财源之时,让老百姓活还是让政府活,就成了最后选项。在权力面前,农民其实没有选择,胡星斗最近曾说,他受委托主持江苏连云港灌云县陆庄村征地拆迁研讨会,据协商维权专家周鸿陵提供的资料,该村6000余人,因为征地发生了100 次以上的群体性事件,有1000人次以上被判刑、劳教、拘留、进学习班——为了保住那点活命的地,这个村六分之一的人成了“国家的敌人”。

    英明的中央不知道吗?我可不这样认为。为了维持红色政权,当政者已将中国资源金木水土掠夺殆尽,如今新城镇化成为唯一的经济发展之策,不征地,地方政府何以维持?没有地方官员这些“包衣奴才”效忠,红色政权不就成了光杆司令部?所以,发展经济大计所系,压死几个人算什么?该征还得继续征。

    治国之难:不在治民在治官

    对于红色政权当家人来说,治国难,不在治民而在治官。中国政府对付民变有两手,一是武力镇压。前不久,中国政府发布《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白皮书, 其中提到,武警部队是国家处置公共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的骨干和突击力量,2011─2012年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此数量相当于一场大规模战争所用兵力。二是用钱摆平,比如最近北京安徽女子袁莉亚跳楼事件,最后以给袁家40万元了结。

    但一个政权要想长治久安,还得依靠吏治。吏治清明,政权稳定;吏治腐败,民生困苦,政权也不稳定。习近平这个红色政权掌门人的难处就在于:他无法堵住腐败源头。

    习慕普京,无论是对普京的行事作风还是治国方式,他都甚为欣赏。但普京有些做法习近平却不敢仿效。比如,普京要求官员在今年4月1日以前申报财产,并在6月 1日以前清理自己的海外资产;即使那些离开国家岗位的人员,在正式离职3年之内也不能拥有海外资产;违反规定者将被课以500万至1000万卢布罚款,或被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3年内不得担任公职。

    习不敢效仿普京反腐,其原因就在于他无法惩治拥有巨额财富的红色家族。既然无法惩治红色家族之腐,仅仅约束官员就是无用之举。在腐败方面,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中国的国家资源既然号称“全民所有”、“国有”,凭什么只有红色家族能够巧取豪夺?红色家族能将公共财据为己有,官员为何不能?所以,中国形成了不规则的矩形腐败,即上下都贪,底层官吏只要有足够的事权,照样可以上亿地捞,比如广东那几个贪腐逾亿的小小村官。

    习总书记的“宽严有度”胸怀再次显现:既然不能让官员公布财产并清理他们的海外资产,就清理呼吁官员公开财产的人士;既然没办法阻止权贵资本主义肆虐,就不让国民讨论权贵资本主义;没办法管住权贵与官员的贪婪之手,就管住老百姓的思想,让老百姓不知世界上还有普世价值、公民意识与新闻自由这等事物。

    中国人曾满心盼望经历过“文革”之痛与上山下乡之苦的习近平体恤民情,刷新吏治,重整河山,最后终于盼来了颇显铁腕风格的“9号文件”。体现9号文件精神的“七不讲”,即不许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等等,全是针对老百姓那正在觉醒的权利意识。也就是说,在习总书记眼中,官吏的腐败未必导致红色政权垮台,国民的权利意识觉醒那才真是要了红色政权的命。

    如此“刚柔相济、张驰有度”的治国,站在红色江山众老板的立场看,习近平确实是个合格的掌门人。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04期 2013年5月3日—5月16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7272)。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