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李克强看跌期权”到“榨菜指数”

    by  • August 12, 2013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对中国经济向好还是向坏,评论莫衷一是。海外流行的“李克强看跌指数”表示国际投行界对中国经济“向好”的期待,中国发改委推出的“榨菜指数”则标识中国实体经济正无可挽救地“向坏”。

    “李克强看跌期权”后面的不安

    所谓“李克强看跌期权”( Li Keqiang put),是指李克强为中国经济提供的保险。“看跌期权”一词是期货交易术语,原指期权购买者拥有在期权合约有效期内按执行价格卖出一定数量标的物的权利,是投资者为自己购买的一道保险。由于有人预测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率可能低于7%,引起外资不安,但李克强近日却承诺今年经济增长率不低于7.5%,这让外资多少感到一点安慰。

    今年6月,巴克莱资本推出的“李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一词,将李克强的经济政策概括为三部分: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和结构性改革。国际投行界将这三点看作中国政府将以金融改革为突破口进行经济改革,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指出李克强经济学缺乏实施的制度基础。但不到两个月,国际投行界推陈出新,推出了不太乐观的“李克强看跌期权”。

    两个月间发生如此变化,是因为中国经济正以各种方式向外释放走低的信号。这一期间中国政府连出重手,美赞臣、达能、恒天然等六大外资奶粉公司均因存在反竞争行为及价格垄断行为而受到重罚,药商葛兰素史克等数家西方药企因行贿问题正受到中国有关部门调查。此举被《金融时报》称为“外资在中国的噩梦”。这两大行业在华外商的遭遇,与其说是中国政府要反腐并整顿市场,不如说是在本国经济结构调整遇到极大困难时,当局保护本国民族工业的一项举措。

    无论是“李克强经济学”,还是“李克强看跌期权”,与其说代表国际投行界对中国经济真实状态的判断,不如说是外资为自己描画的的中国经济幻象。

    国际投行界为何希望中国经济坚挺?原因很简单,从2013年5月开始,国际短期资本开始流出新兴市场,引发了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和资 产价格下跌。5月至6月中旬,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对美元显著贬值,其中南非兰特贬值9.2%,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菲律宾比索贬值幅度也在5%以上。与此同时,新兴市场股市下跌,国债也遭到抛售,国债收益率出现上扬。昔日在中国市场上投注大量资本的投行经理们担心业绩大滑坡,因此希望中国经济挺住,“李克强看跌期权”就是这种信心不足的表现。

    “榨菜指数”意味什么?

    所谓“榨菜指数”属“中国制造”,是国家发改委最近的创新,发改委规划司官员对外介绍,他们根据榨菜的销量分析农民工流动方向,做为制定相应的福利政策的依据。

    但我认为,这个“榨菜指数”其实预示的内容更丰富,不仅代表农民工流动方向,更代表着中国产业结构类型的变化与沿海经济的衰落,简单概括,就是长三角与珠三角那些市场竞争型产业正在衰落,中西部地区政府扶持的项目正在兴起,这一兴一衰就是农民工流动方向变化的原因。

    在此介绍“榨菜指数”的涵义。据《经济观察报》8月9日在“城镇化的榨菜指数”中介绍,涪陵榨菜近年在全国各地区销售份额变化,能够反映人口流动趋势。因为榨菜属于低质易耗品,中等收入的城市人口对其的消费稳定(注:与盐的消费同理,需求弹性较小),消费群体主要是低收入流动人口。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官员发现,涪陵榨菜在华南地区销售份额逐年减少,由2007年的49%逐年下滑到2011年的29.99%。其他市场的涨幅均超过25%,2009年至2012年间,涪陵榨菜在华中地区销售份额从2.6%提高到 10.57%,中原地区从8.02%提高到10.1%,西北地区从9.38%提高到11.91%。

    中国统计数据习惯性造假,但榨菜销售厂家并不需要在销量上造假,用这个指数观察中国经济变化有看点。

    观察中国经济态势,珠江、长江这两大三角洲确实是个重要窗口。从近现代以来,这两地经济一直是兴旺早于其他各地,衰退亦晚于其他各地。若这两个经济龙头地区陷入困境,其他地区的麻烦恐怕更大。

    珠三角原是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主体车间,现在不仅面临加工业衰落,广州市近年培养的以日系汽车为主的这个“战略性产业”也受到很大冲击,处境艰难。过去30年以来,广东省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几个上缴税收大省,现在也面临税源枯竭的窘况。当地政府除了想方设法向企业罗掘税收之外,同时也试图减少对中央财政的上缴。最近,在各省行政长官前往京城财政部求助之时,一向财大气粗的广东省省长竟然也放下身段,加入了“哭穷”行列。

    长三角地区的浙江温州一向被视为私营经济发展的样板。现在以劳动密集型轻工产业为主干温州模式也走到了尽头,鞋业、服装、皮革、眼镜、制笔、打火机等产业都在衰退,今年1-5月,浙江中小企业出口数量减少1500家。温州与广州这两座曾富甲一方的城市,如今均被国内媒体列入产业衰亡城市的名单。

    珠三角与长三角的劳密型企业,一直是中国农民工就业重镇,目前农民工从该地流出,流往华中、中原及西北地区,并非中国经济福音。这种流动表示农民工或是回家,或是在这些离家较近的地区就业。这种就业并非在市场竞争类型的产业里就业,大多可能是在政府推动的项目,即新城镇化需要的基础设施、房地产等建筑工程中就业。据政府部门发布消息,目前,新城镇化已成中原地区经济发展的龙头,西北地区如陕西“撤乡并镇”,推出“县城-大镇-大村”的新城镇化模式,准备十年完成。华中地区的中心城市长沙、武汉的新城镇化内容则是努力扩大新区规划,催生新的商业圈。

    所有这些政府主导的投资,大都无法形成有效的 市场需求,缺乏后劲,也缺乏效益,无异于在旧的“鬼城经济”阴影之下,再催生新的“鬼城经济”。

    以上并非坏消息的全部。此刻,中国正面临近30年来最大的一次产业结构调整。在中国经济中曾扮演主要角色的光伏企业、造船业、钢铁行业、LED照明行业、中小房地产企业等九大产业都面临破产,资源枯竭型城市和产业衰竭型城市的数量也正在增加。

    可以说,中国现在正面临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双衰退的困难局面。国际投行界了解中国虚拟经济的困境,知道中国政府债务和影子银行将可能成为引发中国经济和金融危机的两大风险地带,近三年来急剧发展的信托公司行将破产,第三方理财行据称今年将倒闭600家就是征兆,“李克强看跌期权”成了他们给自己做的定心丸。“榨菜指数”与其说是发改委据之制订福利政策的依据,不如说这一指数预示着中国中国实体经济的衰退。

    (原载BBC·点评中国,2013年8月12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focus_on_china/2013/08/130812_cr_likeqiangandzhacai_byheqinglian.shtm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