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寻中国热钱的踪迹:撼动中国经济的隐身者

    by  • August 14, 2013 • 程晓农文集 • 5 Comments

    程晓农

    2013年8月12日

    我在《纵览中国》网站上,于8月5日和9日,分别刊登了“探寻中国热钱的踪迹:6月钱荒的背后”和“探寻中国热钱的踪迹:中国的假外商”这两篇文章。在文中,我分析了中国热钱的动向和它的金主—中国的假外商。本文是这一话题的最后一篇,分析假外商们为什么具有撼动中国经济的巨大能量。

    一、“热钱”动力学

    中国这些隐身在外资外衣下的假外商们,并不总是在扮演支撑中国经济“奇迹”的“积极力量”。他们随时窥测风向,操纵着资金的进进出出,进而撼动着中国的经济走向。中国的媒体往往把热钱流动归咎于美国联储会货币政策的变化,这样讲当然政治上保险,而且也提升了中国的重要性,但是却掩盖了占中国引进外资近七成的“假外资”真面目;同时也误导了经济政策的制定。

    操纵大笔见不得光的热钱时而涌入中国,时而又突围而去,再转身返回,隐身的金主们是没事瞎折腾吗?当然不是,贪官们操纵资金进出,其实与美国联储会的政策未必有多大关系,却可能与国内的政治经济风向息息相关。国内松动银根、保八,假外资就会大举登陆;国内反贪风紧,或者遏制房地产泡沫的决心加大,假外资便溜之乎也,于是,钱荒出现了,外汇占款下降了,银行存款流失了。那在短短一两个月里左冲右突的数千亿人民币,当然不是几百、几千个贪官能操纵得了的;借用现代经济学的入门用语来说,那是成千上万只“看不见的手”的集体所为。他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组织化”的合作,而是各自灵敏的嗅觉在支配着本能的行动。

    二、宏观调控在中国:假外商们调控央行

    中国的热钱严重冲击中国的经济稳定性,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最近,中国政府正在酝酿金融改革,希望通过市场化改革来加强有效的宏观调控,其中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不要动摇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的信心。西方的金融机构也总是从正常的市场经济的逻辑出发,来理解“外国”热钱流动在中国造成的冲击。但是,假外商们只是一股“市场的力量”吗?他们是“外国投资者”,还是中国的“内部人”?再进一步追问一句,他们是政策的被动接受者,还是政策制定的参与者?如果是后者,那么,央行面对着成千上万的体制内假外商们,央行在明处,假外商们在暗处,宏观调控的主动权到底在谁手里?

    既然成千上万的假外商们能够轻而易举地调动数千亿人民币的热钱,进出中国如入无人之境,他们就随时可能把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颠覆得底朝上。比如,央行要松银根,若假外商们判断政治风紧,或者经济形势不妙,决定溜之乎也,那就会出现热钱大举逃离,外汇占款下降,银根反而变紧了;央行要紧银根,如果假外商们同时把几千亿热钱转进国内,央行紧银根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央行和假外商们才能协调一致地行动,那就是,央行的政策目标符合假外商们的利益。假外商们的利益何在?他们自然是希望中国危险的房地产泡沫越大越好,那样才能在中国有利可图。如果假外商们和央行同样认为,经济泡沫过大,那么,双方的动作方向可能是相似的,都要抽出资金;但假外商们决不会坐等央行的紧银根政策执行完了之后再行动,那他们就亏大了;他们一定会得风气之先,率先调动资金开溜;于是,假外商们会对收缩中的中国经济落井下石,比如,央行本来可能只打算让经济泡沫稍稍泄点气,假外商们的一走了之会一下子把泡沫的裂口撕大,或者干脆把经济泡沫戳破。

    如果说,央行和发改委的政策旨在稳定经济,同时稳定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的信心,那么,很可能,他们的政策还未出台,假外商们就开始行动了。所以,央行和发改委最先需要“稳定”的,其实是假外商们的信心,别让假外商们钻了空子、搅了局。然而,要琢磨清楚假外商们的动向,谈何容易。

    在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和执行过程当中,央行会迫不得已地与成千上万的假外商们赌心思。在这样的格局里,究竟谁更有成算?不要忘了,假外商们当中,不少人本身就在各级政府的经济部门,自然对政策的制定过程有一定的影响能力;或者,他们虽不是政策制定的直接参与者,却具有间接影响政策制定的管道和能力,若非如此,他们怎能自如地操纵大笔热钱?当“国际投资者”与“内部人”两位一体的时候,是谁在动摇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的信心?答案大约是一目了然的。那成千上万的假外商、“内部人”,根据他们私人利益的需要,从中国经济中渔利,又随时出手打击中国经济。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说,央行能有效地调控假外商们的热钱流动,还不如说,假外商们调控着央行。

    三、隐身者们撼动中国经济的巨大力量

    假外资的来源是贪官们的“活动所得”。把这些资金变身成外资,是他们采取的一种安全措施,虽然费点事,对他们来说,好处还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中纪委,还是监察部,都不能直接派工作组远赴海外,去调查外国公司的资金来源和经营记录。只要中国坚持开放,就不能封锁外资;而对外资进行全面清查,辨别其真假,区别对待,是一件极为艰巨的任务。且不说清查假外资在国内和港澳是否可行,至少那些离岸金融中心恐怕不会“高度配合”。因为那些充当离岸金融中心的小岛国早已患上“热钱依赖症”,现在,有钱要在当地开公司的中国人成了衣食父母;至少,在他们那里,来自中国的美元是真外资,不见得违反当地法律。

    在中国,只要假外资金主的贪腐活动继续下去,他们的“活动所得”就如同长流水般源源不断;何况,他们的队伍会迅速“成长壮大”。毫无疑问,长此以往,热钱在中国的流动规模将越来越大,于是,假外商们撼动中国经济的能力也与日俱增,着实可畏。因为他们的资金是当作热钱来用的,所以,他们对国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高度关注;如果把假外商们看成是惊弓之鸟,也许不算过分。风声稍紧,热钱就准备开溜;风声一过,热钱又蜂拥而入。十八大前后,似乎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形。迄今为止,热钱的单月流入流出规模是几千亿人民币,突破万亿的记录只是个时间问题。

    如此大规模的热钱在中国兴风作浪,它可以造成钱荒,也可以造成台湾90年代初所说的“钱淹脚目”。每当经济遭到冲击,央行只能被动地跟在假外商们后面拾掇残局。热钱流出、钱荒逼人,央行得立即补发货币,就象2013年6月底那样;热钱涌入,房价暴涨,央行得收紧银根,发改委要调整房市准购政策,但是,说不定政策文件刚宣布,热钱又一窝蜂出走了。

    对中国的金融监管当局来说,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重大课题需要尽快研究,那就是,弄清楚热钱流出流入的规律;换句话说,必须了解每次大规模热钱流入或流出的动机,才谈得上有备无患。但这个课题是个巨大的难题,因为很难掌握实情。通常用的问卷调查是绝对行不通的。就象一个研究者不能指望让官员们填问卷回答,“你是如何参与违法贪腐活动的”,热钱动向调查也不能指望金主说出,“我是因为担心某政治风向或经济政策而安排资金逃离”;何况,谁是热钱的金主,没人会主动承认的。问卷调查行不通,蹲点调查也同样不灵,剩下的方法只能是暗中监控了,可这样一来,不又打草惊蛇了吗?

    四、中国特色的经济体系:热钱依赖症

    腐败在中国有上千年历史了,热钱流动在世界各国也屡见不鲜。但是,在当代中国,热钱流动有其独到的中国特色。

    首先,在其他国家,热钱是临时性的外国资金,即便撤走了,也不至于根本动摇本国经济的基础。而中国的热钱本来就是中国经济产生的一块重要财富,严重的收入分配不公决定了中国财富的大部分集中在权贵集团手中。在老百姓的“内需不足”已经无法改变的情况下,权贵们手中的资金就成为带动经济增长的最大潜在内需。但是,无论是房产限购政策,房产信息系统的联网,还是反腐败的压力,都让权贵们直接购买大量房地产时面临麻烦和风险。于是,把钱财送到国外“漂白”之后,再“投资”到国内,通过财富基金来间接投资房地产,不仅仅是金主们的最佳选择,也构成了维持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否则,如果权贵们把财富全都转移到境外,一去不回头,中国的经济就失去了成长的势头。所以,热钱对中国来说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居然帮助中国本来已经失去平衡的经济,又恢复了某种暂时的所谓“平衡”。这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秘诀,也是世界经济史上独一无二的怪例。

    其次,中国热钱的金主大部分既是“外国投资者”,又是体制内能影响政策制定的“内部人”。所以,热钱在中国的流入流出与其它国家的情形不同。在别的国家,热钱的外国金主无法影响热钱流入国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只能通过单纯的市场操作与热钱流入国的中央银行公开较劲;而中国的热钱金主却具有掌握政策制定过程的内部信息和影响央行决策的能力。结果,很可能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央行未动他先动。

    再次,流到其它国家的热钱一般都是在金融市场上活动,可能引起金融危机,却不至于直接造成热钱流入国制造业的震荡;而中国的假外资通过房地产炒作介入国内经济之深,在国际上恐怕是前所未见的。正因为假外资的金主们是“内部人”,有条件为自己的资金找到大赚快钱的地方(当前主要是房地产),又有把握随时可以安全撤退,所以,他们对中国经济的支柱房地产业本身以及它的上游行业,具有巨大的冲击力。热钱可以让钢铁、有色金属、建材、家具、运输等诸多行业繁荣兴旺,也可以一下子把它们推入深渊。对房地产业的下游行业(如广告业、媒体)来说,少了热钱的大力顶托,立刻就会陷入萧条。这样就形成了中国经济的“热钱依赖症”。不仅如此,当前各地地方政府推动城镇化、大兴基础设施建设,目的就是为了卖地筹钱来养政府,如果打击热钱动摇了房地产业的根基,不就断了地方政府的活路吗?

    一谈到热钱的猖獗,人们可能就想问一个问题:既然热钱为祸甚大,为什么不设法杜绝它的跨境流动,一举歼灭之?可惜,对中国政府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可能的选项。且不说运作热钱的假外商们深喑辗转运移资金的手法,拥有各种管道,通常会把热钱合理合法地包装起来,要找出隐身的金主们和资金流动的真实目的,何其难也,只中国经济的“热钱依赖症”这一条,就决定了大规模打击热钱难以实施。既然中国政府把经济的稳定视为头等大事,而经济的稳定又有赖于热钱的支撑,打击热钱就等于打击中国经济。从这个角度看,假外商们不光是调控着央行,也“绑架”了各级政府。对中国来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假外商们撼动中国经济的巨大力量不仅来自于他们日益增长的庞大财力,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内部人”身份让他们能呼风唤雨,还因为,任何试图剥去他们隐身者状态的企图,都会造成更大规模的热钱逃离;于是,谁打击隐身者,他便不得不承担破坏中国经济前景的政治责任。

    以往谈论腐败、热钱、房地产泡沫等等现象的种种议论,往往只是分别关注这些现象。以上分析把这些问题串联起来,于是就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中国社会的严重分配不公、老百姓的内需不足以及贪官的资本外逃,本来注定会持续地伤害中国经济;但是,由于贪官们找到了热钱回流、炒作房地产的捷径,贪官们的财富又回流国内,投注在房地产行业的投机上,从而带动中国经济走上了“热钱依赖症”和“房地产依赖症”的歧途。在这样的轨道上,中国经济的成与败均系于热钱的流动;这也意味着,热钱的金主们成了支配中国未来命运的一种关键势力。明白了这点,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反腐败在中国只可能是蜻蜓点水,因为,撼动了热钱金主们,他们就会撼动整个中国经济。同样,为什么中产阶层总感觉到自己的经济社会地位不牢靠,因为中产阶层的命运实际上掌握在热钱金主们的手里;只要热钱金主们一起开溜,中产阶层就可能因房产贬值而成为无产阶级或负资产阶级。

    中国经济走到了这一步,所谓的市场化改革已经成了“阿斯匹林”,吃不死人,也治不了病。除非热钱金主们为了“爱国”,愿与中国经济共存亡,不然,什么时候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可能撤走资金,从而把中国经济拽入泥坑。中国能够把未来寄托在热钱金主们的爱国主义上吗?要知道,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早就拥有别国的身份了(包括萨摩亚和汤加这样的国家);面对财富保值,他们会爱哪个国,谁能回答?

    原载《纵览中国》网站(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2306

     

    About

    5 Responses to 探寻中国热钱的踪迹:撼动中国经济的隐身者

    1. Jack
      August 21, 2013 at 08:35

      以往程晓农先生和何清涟女士的文章几乎每一遍我都认真拜读。每次都有受益非浅的感觉。但这个系列的文章更加精彩,因为这个系列的内容把几个方面都串联起来了,让我们的认识更加全面。

    2. Jack
      August 24, 2013 at 04:02

      想请教程晓农先生和何清涟女士一个问题,这个失去平衡和恢复暂时的“平衡”的循环大概会在什么情况下被打破。打破后会出现什么情形。谢谢!

    3. 程晓农
      August 26, 2013 at 10:54

      我的看法是,取决于各级干部们对局势的信心和判断。一旦大批人出于某种共同的担忧而下决心把资金转移出去,将会在短期内立即造成房市、股市崩盘以及钱荒和外汇储备明显缩水。央行可以通过发行大量货币来补充货币供应,但将因此加剧通货膨胀,也无法挽救大规模的白领失业。如果再造成真外商的恐惧和撤资,那就不好办了。

      • Jack
        August 28, 2013 at 16:37

        谢谢程晓农先生的指点。

    4. Jack
      November 26, 2013 at 05:49

      最近看了萧茗对您关于投资环境探讨的采访,再接合您这片文章的分析,感觉收获更大,再次谢谢您的指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