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总的“鸟笼”只养鹦鹉

    by  • September 22,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的政治生活只剩下一个重要主题,即强力管制言论。当局从查谣言、抓大V、直到“两高”释法,并由《求是》杂志发文誓言让“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9月16日),目的只有一个,即让国民闭嘴,并将批评中共政府(包括官员)视若畏途。如此种种盛举,让我想起2008年习近平对待批评言论的“鸟笼论”。当时他发表“鸟笼论”时,官媒盛赞他面对批评言论具有充分的自信与大度,如今那份自信都跑到哪里去了呢?

    习近平的“鸟笼论”

    2008年6月25日,在卡塔尔访问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与随行采访的香港记者茶叙时,被问及如何面对国际社会“干扰”北京奥运会,习近平答称:“世界之大,什么人都有,本来这个世界就是很热闹,……在一个笼子里有各种鸟,如果把那些吵得厉害的鸟拿出去,那么笼子里就不热闹。我们对于热闹已经怀平常心了,司空见惯,关键是我们自己把这个事情做好。”中共宣传高官赵启正写了一篇“习近平以‘鸟笼子理论’喻奥运杂音,展现大国姿态”,盛赞其“表现中国党和政府的大度情怀,开放心态,令人耳目一新”,还有论者干脆舍去奥运背景,从中引申出习近平对不同言论的“宽容”。

    习的这番话其实与大度宽容并无多少关系。习当时说这番话,主要是其地位所限,毕竟不是中国的“一哥”,以储君身份视事,说话做事多少还得思量并留有余地。更重要的是,面对世界这只“大鸟笼”,他既无拿走“吵得厉害”的鸟儿的管理权,也无定于一尊的话语权,于是只好表示洒脱。

    如今,他成了中国这只“鸟笼”的主子,笼里的“鸟儿”们叽叽喳喳,有唱宪政的,有网络检举要反腐败的,“鸟儿”们既不肯跟随中央领导的指挥棒起舞,各种“叽喳声”更与规训“百鸟”的中宣部的主旋律不一样,所以习总不高兴,要将这些不听话的鸟“拿出去”,让其它鸟儿齐唱主旋律。

    爱叫的“鸟儿”不讨喜

    以前每次加强言论管制之时,国内人总会下意识地琢磨一下:这次打压的是什么言论?哪些事情与哪些人比较敏感?琢磨的目的是为了保留自己的发言权与活动权,让今后的言论与活动尽量不触碰底线,“脱敏化操作”。这样做,固然有点犬儒,但因为是在重压之下,因此被普遍认可是种生存技巧。其结果当然是当局的管制越来越随意,划定的禁区越来越多,活动范围越来越小。

    这次被当局拿掉的那些“吵得厉害”的“鸟儿”,其实并非一个种类。主张公民社会的许志永与王功权,一直主张走温和改良路线,甚至温和到连改良路线图与时间表都没有拿出来,还是被当局视为“吵得厉害”。因为有关宪政与公民社会的主张,再温和也主张限制公权,保护民权,中共当局正好要限制民权、扩张公权,所以嫌这些鸟儿吵。这很符合“割韭菜原理”,地里的韭菜大概是,不太温和的反对派被逐一消灭之后,温和改良派的代表就成了笼子里那只吵得最厉害的鸟,于是得拿掉。

    拿掉王功权则是另一番考虑。在政治、经济、知识三类社会精英当中,垄断全部政治资源的中共利益集团通过利诱逼迫等各种方式,让后两者必然依附自己,很忌讳这两大群体中的成员直接“联谊”,尤其忌讳有“反骨”的成员们“联谊”。据说王功权最近几年不仅要表达不同政治意见,还有行动。反对派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经济实力,通过各种渠道募集款项很困难,这是当局最乐见的窘境。邓小平在80年代对政治反对派主要施以政治惩罚,一般不开除公职,这让许多政治反对者越批越香,声誉大涨。因此当局从1989年之后改变做法,采用“卡住异议者的胃”这一方法,动辄让单位以各种理由解除职务交解聘,不少人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之下,被迫就范。如果有企业家参与政治反对活阵营,情况就有可能好转。目前对当局不满的民营企业家越来越多,因此先得将这位有反骨的王功权镇压住,让其他人望而却步。

    当局何以不喜欢薛蛮子?

    我原来孤陋寡闻,不知薛蛮子为何许人。这次将中国官方及以前网上披露的信息全部读过之后,才明白他为何成了中国当局整治微博大V的祭品。薛蛮子的政治言论并不算出格,最多就是跟风嚷两嗓子,他的特点是,太想将网络上的虚拟地位转化为现实地位——批判文章说,他想“将网络虚拟权力转化为现实权力”,他自己在牢中承认,转微博有如皇帝批折子般快意。尽管这一转化遥不可期,但对于将任何权力(包括虚拟权力)都视为禁臠的中共来说,有这种愿望就大不该。于是薛蛮子喜好流连风月场所,成为当局抓他并抹黑的最好理由。尽管全国不知多少男人都与薛蛮子一样爱好风月之事,但当局只在意他这一单,也是没奈何的事。当局并不忌讳以嫖娼罪抓他只是借口,这从后来刊发的批判文章,以及让他在央视上现身说法的内容均与嫖娼无关,只与他的微博大V身份有关可证。

    应该说,薛蛮子具有的一些条件,使他成为中共当局整顿微博立威的最佳目标。如果顺便抓个人,“榜样的力量”可能不强。薛蛮子很特殊:他有“红二代”身份,但又与这个群体不亲近;他是企业家,但无论是其“第一桶金”还是他擅长的经营方式,在其他企业家眼中看来不太正宗,对他有疏离感;他有美国护照,但连同其家人都已长年生活在北京,他是“鱼儿”,那北京就是“水”。无论是他本人还是美国政府,大概都对他那“美国公民”身份不太当真。以上这几点,平常他用作身份标签时,似乎哪都沾边,挺象一回事。但真有事情发生,比如现今陷狱时却四六不靠。因此,当局以“嫖娼罪”将其抓捕,颇能产生震慑作用,让一些网民产生错觉:连薛蛮子这样的人都抓了,咱得悠着点。

    秦火火是一位起于底层,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但却借助网络成了网络知名人物。在当局眼中,让这样的人成了气候,正是咱制度的优势,是党的恩赐,你不感恩也罢了,还时不时地抓把灰往党的脸上扔一把,是可忍,孰不可忍?至于秦火火造的那“谣”,就我看到的那被用作证明的十来条,如讲雷锋真相的,其实在网上流传多年,并非秦火火原创。

    中共向来讲究抓典型,于是精选了一些典型予以打击,然后再由“两高”粉墨登场,宣布“网上诽谤信息”如果“被点击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发布者就可能面临“诽谤罪”刑事指控并入狱。在这种高压政策之下,再由网络大V、企业家潘石屹在CCTV上表示,大V发言要“有纪律性”。潘石屹当年因为网上公布美大使馆测量的空气数据,而被认为敢言,他如今都表示要“有纪律”,别人谁敢不服?毕竟,“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鸟儿是珍稀品种,少而又少。

    经此一番大规模“净网”,中国这只“鸟笼”里百鸟失声,只剩下鹦鹉、八哥等善于学舌的鸟儿,每天被主人喂食并跟着主人学说“主旋律”,见到主人就撒欢,对主人喜欢的人就说,“你好,欢迎欢迎”,见了主人不喜欢的就说,“坏东西,滚出去”,聪明一点的还会加上一句,“换了皮肤,滚到你美国主子那里去”,如同贵州省那位陈鸣明副省长一样。面对这样一只“鸟笼”,不知习总书记是否满意?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13期,2013年9月6日—9月19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0791)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